在安康又盘桓了一日,众人在温泉酒店泡了澡,在当地又等来了从东海运来的物资,多是些常用之物。

像萧玉龙常喝的红酒与雪茄,红玉带的茶叶,璇玑用的化妆品等等。

还托人打捞回了许多物件,有丢掉的武器跟当时带在船上的重要物品。

拿到东西之后,众人乘坐了几辆车子开始走秦岭公路。

萧玉龙的主车是自己的骑士十五世,后面跟着乌尼莫克房车与大G。

车队走走停停,车上的女子一路上不时的下车拍照。

秦岭是华夏的分水岭,南面此时已经是春回大地,到了北面则依旧有白雪覆盖的地方。

过了中线,仿佛换了季节。

绿的、红的、白的、黄的,五颜六色。

这样的公路之美,人的一辈子真的应该领略一次。

一行人也是陶醉其中。

萧玉龙本以为李仙儿会着急自己的爷爷,毕竟老人生病了嘛。

可谁知道李仙儿是全队最不急的,每到一处地方,她还要去周围勘探当地的土地。

有什么甚至大包小包的把土地包回去,估计是要拿去做化验。

萧玉龙知道李仙儿不是不孝之人,心想这其中多半是有缘由的。

不过他也没问,就这样来到了药王镇。

因为中药材的缘故,这里竟被打造成了复古小镇,每家每户都是朱门白墙,二层小楼。

李家在小镇上数一数二,也十分好找,镇上最大的建筑就是他们家的。

当萧玉龙等人的车停在李家大门口的时候,人还没下车,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响了起来。

萧玉龙往外面看了眼,顿时看到两个熟悉的面孔。

他一脸诧然的扭头问道:“仙儿,你哥嫂这是转性子了?怎么放鞭炮欢迎咱啊?”

李仙儿也是一脸懵,“我不知道啊,平时也不怎么联系,最近倒是向我主动示好。”

“事出反常必为妖啊。”萧玉龙笑了笑,拉着李仙儿下了车。

顿时,李家众人围了上来,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像是欢迎回家省亲的皇后似得。

其中为首的正是以前在江城开药店的李子帅与妻子刘翠。

当时因为他们为难李仙儿,被萧玉龙没少赏巴掌。

此时见面却仿佛早已经忘记了从前的芥蒂,笑脸相迎,嘘寒问暖。

周围街坊邻居也围拢上来,纷纷问东问西。

“仙儿,这是你男朋友不?高高大大好帅气啊。”

“仙儿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跟你妈长得越来越像了。”

“仙儿改天给我家也带带货啊,听说你直播好厉害。”

李仙儿从没感觉到回家还这么隆重,都有些不自然了,脸也红了起来。

忽然,她的手被抓住。

她愣了下,发觉是萧玉龙抓着她后,更加害羞了,本能的想要收回去。

“没事,冷月去有关部门了。”渣男说他媳妇不在。

李仙儿这才略微放心了下来,任由他牵着手进了门。

李家如今除了李子帅与刘翠回来以后,上面还有李子帅的父母与其他叔伯,唯有李家老爷子李北芪没出来。

李北芪就是李仙儿的爷爷,听说生了病,卧床不起。

李仙儿被热情的请到堂上后,众人寒暄过后,坐在首位上的李二牛就给李子帅使了个眼色。

李二牛是李子帅的父亲,也是李北芪的次子,李家生意的负责人。

北方这种小镇不讲什么家主,一般家庭到这个年纪早就分家了,大家族则分院。

李二牛作为次子,分的是西院,老爷子只会种地,不做生意,掌印早就交给了李二牛。

如今李家的生意盖的就是西院的章。

所以,李二牛算是家主。

李子帅收到李二牛的眼神之后,立刻走到门口朝着外面往里窥探的孩子们喊道:“去去去,边儿玩去。”

孩子们纷纷唱着跳着散走了。

李二牛见只剩下自己人,这才笑着对李仙儿说道:“仙儿,事情在电话里也跟你说了,就是你爷爷守着挖出来的那个盘子不松手,谁也不给。”

“这盘子如今被许多人盯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我的意思是把它拿出来上交给博物院,一是免了咱家的祸端,二是博个仁义的名。”

李二牛一脸诚意,正义凛然,让人不免觉得他为人十分正派。

李子帅也忙说道:“是啊,这东西好是好,可咱这么小的家族根本留不住。”

刘翠则帮腔道:“昨天仇家还派人来恐吓,说是不交出盘子,要让咱们灭门。”

“翠儿!”李二牛喊住刘翠,接着又对李仙儿说道:“我们小门小户守不住这样的宝贝,但把它交给宵小之辈也愧对列祖列宗,所以还是上缴国家最为稳妥。”

李仙儿听明白了,“你们就是想让我劝爷爷拿出那个盘子对吧?”

李二牛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拿出来,而是上缴国家。”

萧玉龙插嘴问道:“怎么上缴?由谁上缴?”

李二牛说道:“市里博物馆的张馆长已经来了镇上很久了,他亲自来取。”

李仙儿看向萧玉龙,萧玉龙点点头。

李仙儿于是说道:“二叔,堂哥,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劝劝爷爷的。”

说完,李仙儿不再多留,转向后院去找自己的爷爷。

她赚钱之后,在镇上有盖别墅,萧玉龙让随行人员全部都去李仙儿的别墅住着,自己则跟着李仙儿一起去看望他爷爷。

李仙儿的爷爷没有住在李家大房子里,而是住在后面一处老院子,院子没有墙,围了圈篱笆,里面有几只鸡鸭饿的嗷嗷叫。

李仙儿进门之后,顺手抓了麦子喂给鸡鸭,又对萧玉龙说道:“小心地上。”

萧玉龙低头看去,竟有不少鸡粪,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打扫了。

“嗨,这有什么呢。”萧玉龙并没在意。

这时窗户内有个老头从炕上爬起来,往外看了一阵,忽然面色大喜,“仙儿回来了吗?是仙儿吗?”

“爷爷,是我。”李仙儿连忙进了屋子。

屋子有股陈旧的霉味儿,家里没怎么收拾,墙上挂着几件农具。

虽说是种药材的,可家里却没有任何晾晒的药材,门口倒是有药渣,但只是普通温补药而已。

里屋盘着一道火炕,炕边是个灶,灶里黑灯瞎火的,上面没有放锅,只放了一个火盖。

老爷子脸色煞白,坐在炕上开心的看着李仙儿。

李仙儿伸手往炕上一摸,顿时心酸的落了泪,“爷爷,这么冷的天怎么没人给你烧炕啊?这冷的哪能受得了?”

秦岭一带盘火炕的不多,但有些老人喜欢热,也会这样做。

老爷子冲李仙儿嘘了声,接着翻身就从炕上跳下来,然后原地蹦了两下。

这举动把萧玉龙跟李仙儿都吓到了,也太硬朗了吧?

李北芪说道:“你们放心吧,我没病。”

李仙儿说道:“胡说,你在电话里都是骗我的。”

“没有,我是骗他们的。”

“那你脸怎么是白的?”

“我吃了几天白附子,专门装出来的样子。”老爷子一脸奸诈的笑了起来。

李北芪笑着说道:“自从咱田里发现那个青铜盘后,市里的,省里的,全国各地的都来了,我就知道这个事情不简单,所以我就把东西藏了起来。”

“最开始他们不罢休,每天缠着我,我走到哪儿都有人找我买那盘子。”

“还有你二叔跟你堂哥,胳膊肘往外拐,老子撺掇我卖掉。”

“我只能装病!”

李北芪是个老药农,自己名叫北芪,也常年服食北芪,身体十分健硕。

萧玉龙观他的气的,觉得这人只要不出意外,活个百来岁就是玩儿似得。

而且他熟通药性,服用了几天白附子后,让自己脸色变白,因此装病。

萧玉龙听完后点了点头,是个精明的小老头。

李仙儿则依旧心疼的说道:“二叔他们都不照顾你吗?那外面乱糟糟的,你每天能不能吃到一口热饭啊?”

李北芪说道:“说实话,以前是很怠慢,但最近殷勤的很,只是每次派来的人都被轰走了。”

李仙儿这才略微放心了下来。

李北芪忽然看向萧玉龙,“仙儿,我让你找的国家博物馆的人,是他吗?要是的话,咱赶紧把盘子交给国家吧,最近一到晚上家里就进贼。”

“爷爷,我不是博物馆的人,我叫萧玉龙,是仙儿的男朋友。”萧玉龙笑着点点头。

李北芪愣了下,接着眼前一亮,一张老脸顿时开心的绽放了,“原来是孙女婿啊,快,快上炕,今天咱爷俩整一口。”

李仙儿脸色有些红,但没有否定,只是白了萧玉龙一眼,接着说道:“爷爷,玉龙他也懂古董,他这次来,就是代表国家来收盘子的。”

“代表国家?”李北芪有些疑惑了,既然不是博物馆的,那怎么……

“不急,只要确定盘子还在,我会以郑重的方式让盘子上缴国家,该有的证书绝不能少。”萧玉龙许诺。

李北芪则笑道:“小子,我可不是质疑你,我绝对相信我孙女儿的眼光。”

说完,他一把掀起灶上的火盖。

那火盖翻过来后,立刻露出了青铜盘的真容。

喜欢一世高手请大家收藏:()一世高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一世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拓跋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小妖并收藏一世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