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四合院,陈雪和魏峰都还没有休息,二老一脸怒气地看着魏无涯。

让魏无涯没有想到的是,秦悠悠也没有休息,陪着陈雪和魏峰等着魏无涯。

魏无涯这几天干了什么,外界不太清楚,但是来吊唁的宾客们却很清楚。

消息传播的比风都还快,什么为了爱情,什么为了地球和平,还有什么为了国家的尊严,以及那什么为了观岚集团的尊严,魏无涯敢于奋不顾身的勇闯龙潭虎穴,勇气和大爱值得称赞,陈雪并不认可来宾们的评价,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测和评价,纯粹都是胡扯。

魏无涯安静地跪在父母面前,低眉顺眼地看着地面,聆听母亲低声怒斥……

作为一名普通的母亲,此刻的陈雪不再是女强人,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集团董事长,她失去了太多亲人,她并不希望已经远离行伍生涯的魏无涯,冒着生命危险去和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在陈雪看来,孙子和孙女还幼小,这个家不能没有顶梁柱,张家二老不能再受到失去亲人的打击,魏无涯头脑发热去复仇,那就是不负责的表现……

魏无涯没有辩解,直到母亲不知道该说什么。

挨过了训斥,魏无涯看了看熟睡的儿子和女儿,摸了摸小怀瑾毛茸茸的小脑袋,心底一阵酸楚。

离开孩子的房间,看着这些天为了丧事忙前忙后,几乎没有好好休息,面容有些憔悴的秦悠悠,魏无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一夜,魏无涯几乎没有睡着过。

……

吊唁的宾客很多,白色的菊花围满了罗娜儿的墓地。

黑白的墓碑上,是一张黑白的照片,凄凉的寒风吹过墓园,带着寂寞的低呜声,吊唁者们心也仿佛被拉进了一方灰色的世界,气氛愈发的悲伤肃穆。

罗娜儿的墓地,和她亲生母亲张慧然的墓地紧挨着。

陈雪愿意相信,罗娜儿回到了亲生母亲的身边,陪伴她的母亲长眠于此。

看见妈妈的照片,年幼的魏怀瑾虽然不明白死亡的意义,但他似乎也知道,以后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也许是之前哭累了,魏怀瑾没有哭闹,很乖的趴在奶奶怀里默默伤心,偶尔还会帮奶奶擦拭眼泪。

看着墓碑上那两张那么相似,那么年轻的面容,陈雪楼紧了怀里年幼的孙儿,陈雪越发觉得伤心难过,越发觉得对不起张家人,更对不起张慧然。

让陈雪觉得伤心的还是儿子魏无涯的表现,从殡仪馆到墓地,魏无涯始终低着头,不知道是在看脚尖,还是在看地面,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副肃然的表情,仿佛凝固了一般,就连一个字都没有往外吐过。

……

接下来的四天,魏无涯没有去工作,仿佛换了个人似的,魏无涯一改在之前的忧伤,变成了一名称职的奶爸,只要孩子起床了,便和两个孩子形影不离。还会开车载着张家二老和两个孩子,一起去公园和儿童游乐场,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直到第五天,陈雪实在闹不明白儿子想什么,而且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有些事情,总要有个结果。

吃过晚饭,陈雪抱着孙女秦采薇,魏峰抱着孙子魏怀瑾,一大家子的目光都盯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仿佛只有看着孩子们,他们才会忘却忧伤和悲痛。

今天的日子很特殊,是罗娜儿头七之后的第一次家庭会议。

在魏峰的主持下,四合院里的一家老小,包括秦悠悠在内一共八口人,参加了家庭会议。

虽说是一家之主的魏峰主持,实际上魏峰只是负责在晚饭时下达通知,开会前作一个开场提示一下而已。

陈雪保持着不苟言笑,看向秦悠悠说道:“今天说几件事,悠悠呀,最近一段时间多亏了你忙里忙外,公司给你放个长假,你们俩一起带带孩子,和姥姥、姥爷一起出去度假村玩几天。无涯一个大男人带两个小孩子,细不细心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俩个孩子都很活泼,一不留神就到处跑,到头来还不是累着二位老人?”

陈雪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反正魏无涯和秦悠悠要在一起,现在最好先习惯一下,另外看着魏无涯,毕竟葬礼前后如同两个人,让人有点儿不放心,特别是她这个当妈的都看不透,二位老人不好当面问个明白,恐怕也只能借着秦悠悠的口,探探风。

秦悠悠矜持地点点头,答应了下来。这几年秦悠悠也没白跟着陈雪和罗娜儿,至少学会了察言观色,也听明白了陈雪的话外之音。

张家二老笑了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俩个孩子确实很活泼好动,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但毕竟是姐弟,总是形影不离,有魏无涯一个人盯着,这几天还真没有出过纰漏,可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俩孩子走岔了呢。别看俩个小家伙小胳膊小短腿,一动起来,二老还真追不上两个小可爱。

除此之外,二老对秦悠悠并不排斥,虽然之前觉得秦悠悠可能破坏孙女的婚姻,但接触的久了,心性善良又执拗的秦悠悠,让他们仿佛看到了已经过世的傻女儿,那种心情和心痛,让二老感慨良多。如今秦悠悠对二老更贴心,二老也把秦悠悠当亲人对待。

陈雪看着二老,和颜悦色的商量:“之前也听娜儿那孩子提起过,说咱们一大家子去度个假,在家睹物思人,我也就不多说了,不如让两个小辈,带着孩子一起出去散散心,您二老觉得呢?”

二老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魏无涯没有理由反驳,反正母亲的话里提到了他,不出意外的话,第三个话题就会谈到他的安排。

果然,陈雪看向了魏无涯。

陈雪试探着儿子的态度,一边酝酿着说辞:“度假的地方你定,你上有老下有小,责任可不小。心情好了,再回来……”

魏无涯一听就明白了,母亲还有后话要说,反正早晚得有这一茬,早说开了,早好。

“妈,那咱们还是先说正事吧。”

“什么正事?”陈雪明知故问道。

“第一,我正式向您提出辞职。第二,这次我们一起去南海度假,因为会待上一年,所以我还是觉得辞职比较合适。第三,您有其他安排,可以直说,我听着。”魏无涯没有一句废话。

陈雪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儿子打算带孩子去南海常住,那样会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可爱的孙子和孙女。至于和调查部那边的约定,就当没有发生过吧,反正调查部那边也要先检查魏无涯的精神状态。

其实,陈雪之前和秦志远交谈的时候,也有点儿担忧儿子的精神状态,但现在,她觉得儿子的思维条理依旧清晰,言谈举止还是没变,就是性格确实变得有点儿淡薄,应该和儿媳的死不无关系。

“我儿子辞职了,整个集团都让老娘一个人担着?”陈雪不急不缓的语调,虽然有点儿官腔的味道,更多的像是自嘲。

“您也辞职了吧,反正上头派两位是派,再派两位还是派,您当个股东不好吗?这样您和我爸都退下来,跟我们一起去南海,一大家子其乐融融。不好吗?”魏无涯学着母亲的口气接着说:“就这么决定了,下一项议题。”

“你秦叔叔最近两天跟你见过面没有?”陈雪一改咄咄逼人,顺着话题一转。

“没有,您是想说我和悠悠的事吧?等三年,悠悠应该不会有意见。”魏无涯这一次也没含糊。

“一年,你必须同意。”陈雪语气一变,俨然一副说一不二的姿态。

有了张家姥姥和姥爷的发言支持,父亲默认支持的态度,魏无涯只能默认。

见魏无涯妥协,陈雪接着说:“其实,我是想问,你秦叔叔有没有跟你谈,让你重新回调查部的事,如果你想重新穿上军装,我不反对。”

魏无涯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回答:“这件事,再说吧。您和我爸,还是考虑一下退休的事。”

陈雪看了一眼怀里的孙女,又看了看孙儿,和家人相比,观岚集团可以放下。

……

第二天,秦志远和魏无涯长谈了一次,希望魏无涯重新回到检查部担任教官,教学基地任由魏无涯选择。

一个月后,魏无涯才交接完手头上的所有工作,正式离开了观岚集团。

一身军装的魏无涯和秦悠悠,携着张家二位老人,带着一双儿女,一行六口人,一同来到了南海的小岛上。

迎着凉爽的海风,推开了熟悉的院门,浓郁果香的味道弥漫了整个校园。

这栋小楼承载了魏无涯很多回忆,这一次魏无涯和秦悠悠商量好了,打算在这里长住一段时间,至少得住到孩子上幼儿园之前。

张家姥爷和姥姥也喜欢这里,一是安静,气候宜人,适合修养;另一个是每天都和孩子生活在一起,教导两个孩子学习,有了活泼可爱的孩子,就不会陷入悲伤的回忆中而无法自拔。

秦悠悠清扫房间的时候,发现床头柜的抽屉里,有一支古老的掌上游戏机。

有些好奇的她放下吸尘器,打开游戏机时才发现,游戏里有一个很古老的电脑单机游戏,里面有两个通关的存档。

罗娜儿曾经和秦悠悠聊起过,她喜欢不喜欢仙剑游戏的故事,因为有一个悲剧的结局,但是她喜欢游戏里的灵儿,即使命运不公,也爱得无怨无悔。

秦悠悠还记得,就在罗娜儿遇难的前几天,罗娜儿还调侃过秦悠悠,说秦悠悠就像林家千金,虽然地位显赫,天资灵秀,聪敏慧黠,但是情深义重,明明整片林子可以选择,偏偏就爱一颗歪脖树。

直到现在,秦悠悠才明白,罗娜儿或许早就预言过她和她的人生。人生有兜兜转转,也有悲欢离合,也许命运就是那么爱作弄人吧。

远处隐约传来军人们唱的军歌,听着两个孩子和老人的欢声笑语,抬头看了一眼阳光明媚的窗外,秦悠悠觉得,在这里住上一辈子也好。

【完】

喜欢星际入侵请大家收藏:()星际入侵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星际入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小猫不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猫不吃鱼并收藏星际入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