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感官世界失去了所有元素,没有外界事物的反馈,没有颜色、气味、声音、冷热的对比,这里就像是永恒的幽狱,能让人遗忘时间的流逝。

浓烈的硝烟味忽然出现在气味的感官世界,再其后是细声细语的人说话声,一股非常温和的暖流蓦然涌入世界的中央,好似一枚金闪闪的太阳,照亮此地。

艾德里安娜的五感渐渐复苏,一股格外清新的男性味道在硝烟味中突出出来,就近在咫尺。

艾德里安娜终于睁开了眼睛,翡翠色的眸子折射天空下微弱的光线,一张认识的男人脸庞映入其中。

许是能量的包裹太温暖了,瓦解了艾德里安娜的警惕心。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些愣神,为什么自己会就这样睁开眼睛,而不是闭目静察外界的变化。

她感觉到自己丰满的胸脯一侧覆盖着一只男人的手掌,登时脸色一变,“啪”地拍掉了乌阳的手。乌阳醒悟过来,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他本没有那个意思。

艾德里安娜环顾四周,周围果然还是长安区的废墟战场,处在她身边的只有驾驶赤红色机甲的敌人,这名救她一命的男人,还有躺在担架上、丧失生命气息的达尔克。

重新吸入一口空气,虽然空气混浊,混合了各种各样的味道以及灰尘,但艾德里安娜为能再次闻到空气的味道而暗暗舒一口气。

在生死间徘徊的感觉对任何人而言都是非常糟糕的,即便艾德里安娜在战场上有类似的经历,下次再经历时也不会心情轻松些。

“感谢您的帮助,乌阳上校,真是麻烦您了。”艾德里安娜看乌阳上校穿的完全是休闲装,便如是说道。

她挣扎着想爬起来,四肢却因僵硬不动太久且缺乏血液循环而使不上力气。

“比起你能活,这算什么麻烦的,而且其他人的速度未必赶得及。”

乌阳拉了艾德里安娜的手臂一把,帮她站稳。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艾德里安娜,她全身除了浸染血渍的军装左胸口以外,没有别的伤口。

正当乌阳打量艾德里安娜伤势的时候,艾德里安娜突然朝年长安踏出一步。

“就是你,妨碍军官任务!”艾德里安娜握紧右拳,冰冷地道。她不需要任何凶恶的表情,单单是站在那里,就给年长安无尽的压迫感。

年长安顶着压迫感,硬着头皮道:“军官大人,我怎么知道您是军官,明明只需要一句话,您非要连同长安区一起毁了,我难道还能不保护大本营和手下的兄弟不成。”

艾德里安娜不想听年长安解释,若不是这个安全区当地的“土著”搅局,SS级追捕令早就被她斩下。

她下一步要做的动作就是干掉年长安以解心头之恨。

乌阳看出了情况的走势,他没有直接去拦艾德里安娜,而是从她侧身靠近,凑到她耳朵旁轻声道:“别人是给边关军队打下手的,所以有点实力,虽说的确阻碍了你,从逻辑上讲也不能怪他。退一步讲,他认定身为敌人的你已死,却仍然保护好你的身体,杀他,不太好。”

乌阳一不用官位压制,二不讲大道理,三不指责艾德里安娜,而是在她耳旁语气温和的建议,且没给年长安听到。

艾德里安娜听完乌阳所说,紧握的拳头一点点松开,冷酷的表情有所缓和,变回平静无波的样子。

乌阳是上校,压自己两级,可他言行举止反而像是把自己当作同级的同事。他能做到这一步,还照顾自己的面子,如果再当面折了他的面子,未免太不懂做人。

“你,滚开。”艾德里安娜淡淡地吐出三个字,年长安面色发青,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最终,年长安挪出一两步,然后快走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中。

此处只剩下乌阳和艾德里安娜两人,还有躺在担架上一动不动的达尔克。萧瑟的风席卷地面,掠过战场的每一个角落,也流经战场的边缘。

“接下来去哪?回新京复命?”乌阳问道。

艾德里安娜轻挽发丝,鲜红的长发于空中起舞。她扭头看向乌阳,深吸一口气,丰满的胸脯一收一放,

“乌阳上校,我想请您帮我,完成任务的军功我们可以五五分。”艾德里安娜翡翠绿色的漂亮眸子掠过一阵水灵的光芒,她认真地道。

“继续那道SS级追捕令?”

“嗯。目标逃跑了,逃跑的时候还召唤了一个70米高的多足巨人。他称那个巨人为‘克瑞斯’,应是三阶的荒野生物。”

乌阳拿手指捏起白T恤的胸襟,一松手衣服便弹回到身上。

“没带装备,总觉得难以和三阶的荒野巨人作战啊。”乌阳暖阳一般的笑容里带了一丝歉意。

乌阳这话相当于迂回的拒绝。艾德里安娜清楚,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有乌阳的协助显然不可能追上吴奇再击败他。

虽然极度的不甘心,可她只能在这里放弃了。

“抱歉,是我欠考虑,请忘了我刚才的话吧。”

艾德里安娜轻声说完,蹲下将担架上的达尔克抱到怀里。她抚顺了达尔克的面部肌肉,把他惊骇恐惧的表情抚平,变成平静安宁。

达尔克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眼角的银色鳞片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艾德里安娜清晰地感受到,达尔克与自己不同,是真的死了。

长刀不仅破坏了达尔克的心脏,还抽走了他的血和异能病毒,否则,达尔克也不至于如此。

“对不起,达尔克。”艾德里安娜抱着安然熟睡的美少年,闭目痛思道。

虽然她们之间没什么感情,但达尔克至少是她一战的部下,他的死是她无能的体现。时间过去那么久,成钊也没出现,结局可想而知。

到头来,父亲格雷戈交托给她的两个实验体,不仅帮上了大忙,最终还都死在这场任务中。

某一刻,西方的地平线远端传来了隐隐的闷响,声音很轻,轻的太不真切,仿佛只存在于冥冥之中,是幻听。

乌阳裤子口袋里的折叠电脑突然响了,与此同时艾德里安娜的电脑也是。乌阳感到疑惑,取出电脑并打开悬鹰本部发来的讯息。

瞬间,他橘色的阳光双眸洞射出震惊之意。

“艾德里安娜,你说的目标,翻过边关的高墙了......”

————

PS:按错了,凌晨就发了。。第二章可能会晚些,要拜年。

喜欢黑骑请大家收藏:()黑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黑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夕山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夕山洵并收藏黑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