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一阵吃痛,猛的一用力,直接把她撞了出去,走出去把门关上,挡在门前才看自己的胳膊。

血淋淋一个牙印,疼的他直吸冷气,喝道:“你他妈属狗的啊?”

“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让我见孩子,我咬死你!!”

陆游看着她一副状若疯狂的样子,深吸一口气道:“当初要公司的是你,现在要孩子的也是你,你怎么什么都想要啊?这世界是你说了算嘛?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罗婷婷站在那神色很是落寞,整个人都在哽咽,好一会儿缓缓道:“我曾经把她当成了我的致胜法宝,还曾在某个夜晚里想着自己赢了你,可是这些日子我度日如年,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的灵魂有一半属于她,现在我什么都不想要了,只要她,我是一个母亲.....。”

“你还知道你是个当妈的人?”陆游好不留情面的呵斥道:“你根本不配,你也别想见道她,现在,滚,立马滚!!”

“我不滚,你让开,我看一眼,就看一眼!”

罗婷婷像是疯了一样冲了上来,跟陆游撕扯成一团,蒋思雅的车开了过来,看到这一幕跑下来把两人分开。

吵闹声吸引了不少人邻居,纷纷打开窗户看着。

“那不是陆游家嘛?怎么了?”

“那个不是罗婷婷的嘛,这是要往回要孩子啊?”

“哎哟喂,这事儿可大了,快拿手机拍。”

蒋思雅把罗婷婷推开,看到陆游胳膊上已经满是鲜血,急忙问道:“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

罗婷婷看着两人,心里更加难受,站在那质问道:“你要给我孩子当后妈嘛?你自己生不出来嘛?”

“我只是来看看而已。你至于说话这么恶毒嘛?”蒋思雅被她说的话气坏了,皱眉道:“当初是你不要的,换了那么多钱,现在良心觉得过不去了?”

“我不管那么多,只想要回一梦,否则我不走了。”

陆游见她如此,没好气道:“你爱走不走,有种一直在这呆着,先带我去医院。”

一上午的时间,罗婷婷都待在门口,整个人说不出的失魂落魄,视频已经在网上满天飞,舆论再一次炸了锅。

游族金融面临生死危机。执行总裁却忙着跟陆游抢孩子?

这个消息对于众多股东而言,绝对是一次重击,不少持有游族债券和股权的开始抛售,商界开始躁动不安了起来。

陆游去缝合了一下伤口,中午回了家,看到她还在那待着,带着戒备打开家门进去了。

陆一梦坐着学步车在屋子里乱跑,那双纯真的大眼睛里说不出的可爱,歪着小脑袋,朝陆游问道:“粑粑,我听到麻麻的声音。”

陆游蹲下身子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虽然她会说的话不多,可是小家伙很机灵,没想到她还记得罗婷婷的声音。

下午蒋思雅待在家里陪孩子玩儿,明天是周一,她得去学校,看着一梦可爱的样子,她实在想不明白,罗婷婷就算是再功利,怎么忍心抛下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

如果是自己,别说一个游族,就是一百个游族也别想换自己的孩子,已经是傍晚了,蒋思雅给一梦换了纸尿裤,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道:“阿姨要走了。”

小家伙立马不开心了起来。噘着嘴,大眼睛眨巴眨巴道:“不要阿姨走。”

“那阿姨在这过夜啊?”

她立马高兴的拍手。

蒋思雅笑了起来,开口道:“外面有一头大老虎,我要是在这呆着,她怕是要冲进来吃了我,明天你茜茜阿姨来跟你玩儿。”

小家伙用手指着门口,稚嫩的小腿朝着那边跑,要出去。

“可不能出去,外面有老虎,这几天你都不能出去,知道嘛?”

蒋思雅把她安顿好,站起身走了,小家伙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陆游急忙跑出来抱了起来,哭闹声传出去,顿时让罗婷婷的心都揪了起来。

看到蒋思雅出来,她冲过来问道:“一梦怎么了?怎么带的孩子啊?”

“我要走,她不舍得,我劝你一句,你最好别堵在门口了,要不然孩子都不能出来玩儿。”蒋思雅看着她叹了口道:“早知如此,你又何必当初呢?”

“你别走!!”

“干嘛?你还要跟我打架啊?”

“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蒋思雅看着她,心里还是有几分同情,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餐厅内人并不是很多,角落里,罗婷婷恢复了总裁的样子,坐在那看着一桌子饭菜吃不下去。

“我知道你不是来吃饭的,说吧,我现在跟他说不上什么话,你要是打算让我说情,我真没法张口,可能我明天都进不了门了。”蒋思雅耸了耸肩膀,把丑话说前面了。

“你俩现在在一起了?”

蒋思雅想了想道:“不知道,他没说过,我也没说过,大家都不是十八九的小孩子了,而且沈茜这段时间也在。”

“沈总也在?”

“是啊,她前几天还给孩子买了不少玩具,明天应该会来,一梦最喜欢她了。”

“呵!”罗婷婷笑的有几分荒谬,自己的孩子跟自己不亲,跟两个不相干的人亲,开口问道:“她现在长高了吧?”

“对啊,坐在学步车满屋子跑,过段时间就能自己走了。”

“真快啊!”

“是啊,用不了几年就是大姑娘了。”

罗婷婷不说话了,端起面前的红酒杯一饮而尽,脸上满是苦涩,好半天才说道:“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这么选择嘛?”

“你想拿到游族呗,商业方面你赢不了他,全球都没几个人能赢他,这方面他很有自信,只要稳定下董事会,都不是问题。”蒋思雅吃着饭道:“你打败他了,你是第一做到的人。”

“我也打败了我自己,我承认,当时我爸的死,我把责任推到了他身上,那一段日子我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整个人昏昏沉沉,犹如行尸走肉一样,只有一个想法,帮他完成遗愿,顺便整治陆游,我甚至想过,只要我得手,我就把钱全捐出去,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自杀。”

“那你为什么没死?”

“我爸的去世,让我绝望,整个世界都是黑的,可是当她出生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活着有了一种特殊的意义,我需要对一个生命负责,黑暗之中亮起了一抹光芒,其实她走的第一天,我就后悔了,那天晚上我哭的很厉害,只是没想到,她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吞噬着我的灵魂,现在我真的快活不下去了。”

蒋思雅看着痛哭流涕的她,心里有几分不是滋味,一梦不能没有妈妈,她能感觉到,陆游的决心没那么坚定,在孩子面前,他这位商业奇才,柔软的就像是一块海绵一样。

“我帮不了你太多,只能跟他说一下,其他的,就算了。”蒋思雅松口了。

“谢谢!”罗婷婷看着她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找个人嫁了呗。每个女人的命运都是如此,就像是每个男人都要找个女人。”

“有喜欢的人嘛?”

“我一直都喜欢一个人啊,也没啥好的选择,你带孩子走,也正好!”

罗婷婷听到这话愣住了,好半天咬着嘴唇道:“孩子不能没爸爸啊!”

蒋思雅翻了个白眼,自己就知道这样子,多了一个竞争者,自己跟沈茜这回怕是争不过人家了,一时间心里有些乱,收拾了一下东西道:“我先回去了,你也找个落脚的地方吧。”

“好的!”

金融界风起云涌,新一轮的战争就要来临,整个金融行业如临大敌,白可隆坐镇香江,可是这几天随着对金融的了解,还有杨晨光的介绍,他心里越来越没底了。

夜幕下,杨晨光看着眼前这个人,他总是想证明自己跟陆游平起平坐,折腾了这么多年,六十多岁的人了,还是不服气。

心里也是有些无语,开口道:“这事儿很棘手,要不然采取金融管制,可是这边的情况也知道,不可能的事情,比起上一次,这回的手法会更加狠毒,引起游族金融强大了,漏洞自然多,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不敢来,吓回去,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恐怕全球只有陆总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行?”

“我不是说你不行,而是这件事情,陆总回来,也不行。只是陆总在,他得想好这件事情的后果,陆总疯起来,那可是什么都敢做,你敢去鹰国玩一圈嘛?就像是几年前的陆总一样,你回得来?”

白可隆不说话了,几年前的事情,现在来看都心有余悸,他可能在那边牢底坐穿了,据他所知,陆游当时用尽了浑身解数,留下几十亿美金才脱身。

“他回的来?现在的游族跟他有一毛钱关系?”

“有可能要回来,你没看今天的新闻嘛?罗总去找他了,还是放不下孩子,俩人在门口大打出手,闹的是沸沸扬扬,商业不应该有太多的感情,可是现在,用感情来挽回商业,或许是个不错的办法。”

“这马上就是关头,有用嘛?”

“所以,我打算把现在的情况全部告诉他,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集团,马上要付之一炬了,他现在也是当爹的人,总得给自己孩子留点财产吧?”

白可隆坐在那不说话,好半天闷声问道:“晨光啊,我真的不如他?”

“白总,人各有用处,放在合适的位置,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应,之前你们两人,一个负责生产,一个负责市场,双剑合璧,无人能敌,这个世界不是每个人什么都懂,你让他弄主板,他也不行啊!”

白可隆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心里多少有些释然了,总不能把游族毁灭吧。

次日舆论还在发酵,给陆游打电话的人越来越多,可惜手机早就关机了,陆游忙着在厨房里给孩子做早饭。

蒋思雅敲开了房门,走进来看到陆一梦朝着她笑了笑,抱起来道:“你爸爸呢?”

陆一梦用小手指了指厨房。

蒋思雅刚走进厨房,陆游头也不回的说道:“别跟我说,你替她来说情,她请你吃饭,哭诉一个母亲的痛苦,你又被感动了。”

“你在我身上装摄像头了嘛?”

“我用脚指头都能想的到,告诉你,没门,从她不要孩子那一刻起,一切都完了。”

“其实人应该有的选择,对吗?”

“那为什么第一次选择的时候不郑重,感觉到痛了,想第二次选择?晚了!”

“没晚,没有几个人能在第一次就做好选择的,你就真的每一次选择都是对的?”

“当然,我每一次选择都是对的!”

陆游说完愣住了,他每一次选择都是对的,是因为他上一世已经选择过一次了,这辈子的每一次选择,都是第二次选择。

门铃响起。

蒋思雅打开门看到沈茜,开口道:“你今天不忙嘛?”

“你今天不是去学校嘛?”沈茜把手里的玩具、衣服、小零食放在一旁问道。

“我有点事儿。”

“听说她来要孩子?闹的沸沸扬扬的,全国人都知道了。”

真说着话,门铃又响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以为是罗婷婷来了,陆游走出厨房道:“不许她进来!”

蒋思雅打开房门看到杨晨光和郑琪琪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些礼品,脸上笑呵呵的。

“你俩怎么来了?快进来。”

“陆游,你看看谁来了?”

陆游放下早餐,看到两人也有几分诧异,纳闷道:“你俩现在闲成这样?”

“我们来看你,最重要的是,有个特别的人也来看你。”杨晨光卖了个关子道:“你猜猜是谁?”

“我懒得猜,只要不是她,谁都一样。”

房门打开,白可隆迈步走了进来,开口道:“我给孩子买了点东西,算是一个见面礼。”

陆游看到他,坐了下来,扫视着这么一大群人问道:“啥日子啊?都来了?距离孩子一岁早着呢。”

“陆游,我是来给你道歉的,之前几年是我不对,我也想清楚了,折腾到现在挺没意思的。”

“用不着,现在游族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说啥都没用。”

杨晨光急忙跑了过来,给孩子喂饭。随口道:“说句心里话,你走了以后,这天下大乱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跑出来,仗势欺人,最近有个八十岁的毛头小子叫什么巴飞特,要搞我们,你说好笑不?”

“不好笑!”

“陆总,现在游族金融面临危机,一旦形成连锁反应,游族可能就一蹶不振,你也不希望你亲手创立的公司轰然倒塌吧?”

“随便,倒闭就倒闭,哪有不倒闭的公司?”

众人看着他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也是无语,只能先暂停,帮他打扫打扫屋子,收拾一下家里面。

金融冲击就在今夜,整个金融界都在紧张中,只剩下最后几个小时了,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只能用资金对冲,让损失降到最小,已经做好了股市被收割一波的准备。

蒋思雅一个人说不动,沈茜坐在那不说话,她很不高兴,对于罗婷婷她向来看不起。

“你过来一下。”

“干什么啊?”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总不能让游族受创吧,不管怎么说,现在游族在罗婷婷手里,她也是一梦的妈妈啊!”

沈茜看着她,蒋思雅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心软。

“你不会是想接受她吧?我接受不了,三个人?搞什么啊?”

“现在不谈这些,就说公司,那么多公司高层都不行,现在陆游一心全在孩子身上,我觉得让罗婷婷进来吧。”

“你要疯?”沈茜瞪大眼睛看着她道:“你就不怕陆游为了孩子,就娶她一个人,毕竟人家俩有孩子,做事情过过脑子好不好?你那么好,就想着成全别人,前几年怎么没见你成全我啊?”

“现在不说个人的事情,就这么定了,这回听我的,到时候你去给开门。”蒋思雅说完掉过头走了。

半个小时后,罗婷婷有些紧张的握着拳头,蒋思雅按响了门铃。

沈茜不想开门,这简直就是一个愚蠢女人做出的愚蠢决定,可奈不住门铃一次次的想,最终也只能妥协,打开了门。

罗婷婷冲了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陆一梦,瞬间泪流满面。

“麻麻!”

“是麻麻!!”

陆一梦叫了起来,黑漆漆的眼睛里满是兴奋,拖着学步车就跑了过去,陆游听到外面的声音,打开门看到罗婷婷抱着孩子一个劲儿的亲。

陆游看到路一梦紧紧的抱着她的脖子,整个人说不出的开心,这段时间她是第一次这么开心,无论什么礼物,恐怕都比不上自己的老妈亲上一口来的开心。

看着孩子,他的心开始慢慢的融化,大人的一切成见,在孩子面前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之前他很不理解那些大人的婚姻明明不幸福,为什么还要为了孩子委曲求全。

这一刻全明白了。

很多人都在等着奇迹出现。可惜没奇迹了,资金开始转动,应对一切危机,巴飞特开始操纵账户,为他这一次出击做准备。

最后两个小时,各大金融公司已经准备好了,每个人的眼里都有着一抹灰色。

各大电视台报社忽然接到消息,有重大新闻发布,陆游回归了,这个消息就像是一颗炸弹一样迅速爆炸。

不到二十分钟,对外新闻发布会现场已经聚集了上百家媒体,一个个瞪大眼睛等着,陆游一身西装重新回到了世界的舞台。

“首先很感谢各位的前来,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金融危机已经度过,但是金融市场依然有人捣乱,尤其是游族金融,借住这样一个窗口,我想释放一个对外的信号,如果有人敢搞游族金融,不要怪我到时候回访,十倍奉还。”

“请问,您是否会重新回到游族?”

“应该吧,游族是我亲手创立的企业,不论任何时候,我都是游族的一员。最后奉劝一句,有些人已经快退休了,就退休,想玩儿我奉陪!”

消息一出震惊全球,最后一个小时,账户已经铺开,接下来就是登陆香江,巴飞特的手有些颤抖,一次次的重播着陆游的视频,最终叹了口气,说了一句,我老了。

当这次金融冲击取消后,全球金融界都惊的目瞪口呆。陆游这一次真的是商业教父一般的存在,一句话吓退巴飞特?

十几日后,他正式宣布退休了,一场争斗多年的金融战争,最终以这样的方式落下了帷幕,让人叹息。

一年后,巴厘岛上热闹无比,今天半个岛都被包了下来,机场内飞机不停,全球富豪前来,这里要举行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

当然了,罗曼不可能来,他现在正在某个监狱里画个圈圈诅咒陆游呢。

陆游端着酒杯跟众人客气着。此次婚礼,共有全球各地宾客三万多人,富豪榜前一百悉数到场,机场内的私人飞机都快停不下来。

陆游看着爸妈收拾的干净利索,脸上笑容很是高兴,整个人心情说不出的开心,陆一梦跑来跑去。

“一梦,别跑了,一会儿婚礼就要开始了,知道嘛?”

现场人山人海,这一场婚礼陆游对外捐赠一百亿人民币,用作儿童疾病救治工作,至于结婚证上写谁的名字。他最终决定听从罗佑华给的建议。

谁也不写!

婚礼开场,三位新娘身着婚纱犹如三位翩翩起舞的仙子一般朝着陆游走了过去,本来陆一梦当童女,牵着三人,此刻却噘着嘴一脸不高兴,抱着陆游的大腿。

“快去啊,你得完成你的工作。”

“我要芭比娃娃!我要芭比娃娃!”

“都跟你说了,那个限量版的好贵的,几万块买个破娃娃,这日子过不过了?”

“我就要!”

“你听话,太贵了,爸爸很穷的,买不起。你看你妈跟那两个阿姨没有?爸爸娶她们花光了所有钱,以后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没钱,懂吗?作为穷人家的孩子,你要学会独立!”

下面的宾客听到这话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您老人家还穷?

陆一梦不满意的掉过头接新娘,婚礼圆满进行,她幼小的心里埋下了一颗贫穷的种子,我家好穷!

(全书完)

喜欢重返2001请大家收藏:()重返2001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重返200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山西吴彦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西吴彦祖并收藏重返200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