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有些时候,我们说一个城市小的时候,其实根本就没有了解到这个城市。

我们总是从我们的主观上去判断,觉得这个城市有些小,可从来都没有仔仔细细,彻彻底底的去了解过这个城市。

等到有一天,当你发现这个城市还有你不知道的秘密存在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自己的无知,才会知道,原来,你真的是太幼稚了,有知道连这个城市里面有这么一个地方你都不知道,就敢说这个城市很小了。

齐父带我着我很快就进入到这个城中村里面。

可能是因为时间太晚了的缘故,街道上没有一个人,我就这么一直跟着齐父走着。

也不知道是走了有多长的时间,最终,当我们停在一个门口的时候,齐父终于是看向了我。

他微微一笑,说道:“是不是觉得有些好奇,这个城市里面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地方?”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确实是有些好奇。”

齐父微微一笑,说道:“其实,这里最早的时候,住的都是一些科学家,你应该知道咱们这个城市是干什么的,那些科学家非常的重要,将他们安排在这里,能够保证安全,也能够保证有些重要的东西不外泄,这里很重要,不仅是对于这个城市,更是对于整个国家!”

齐父这么一说,我就有些懵逼了,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重要性,在齐父的这里,竟然都上升到了国家安全的层面了。

这让我多多少少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震惊。

这个时候,齐父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你也不要担心,现在,这个地方,其实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不过,对于全国贩毒网络来说,这里依旧还是很重要的,这么跟你说吧,这里就是贩毒分子的一个窝点。”

齐父一句话让我给愣住了,我看着齐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就在我还有些愣着的时候,齐父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紧接着,我也跟了进去。

进去之后,我才发现,这里看上去像是个村子,但是,进来之后,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特别的高大上,就好像是一个王宫一样。

我有些震惊,齐父却是呵呵一笑,说道:“不必震惊,对于这个贩毒网络来说,我就是大脑,作为大脑一样的人物,当然也会得到很好的房子了。”

说着话,齐父又推开了一个房间的门,带着我走了进去。

进去的一瞬间,我就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张照片,那是一张比较古老的照片了,上面是一家三口,男的应噶就是齐父了,那个女的,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就是齐老师的母亲,而那个被齐父抱在手中的女孩,其实应该就是齐老师了。

看到这张照片的那一个瞬间,我突然之间就感觉有些感慨。

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至少,从照片上看,是这样子的。

可是,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破灭了,这个本来应该很幸福的家庭,现在却只有一张照片了

“这些年来,你会觉得快乐吗?”我看向了齐父,突然就想问这个问题,所以,我问了出来。

齐父呵呵一笑,说道:“快乐么,呵呵,快乐是个什么东西,我只知道,我有重要的任务要完成,我只知道,要完成这个任务,就得丢弃掉很多本来不应该丢弃的东西,作为一个公职人员,我别无选择。”

突然,齐父说到了这个,一下子,我就愣住了,我不明白眼前的这一切是为什么,感觉心里面很复杂,跟很多情况一样,在这个时候,我的大脑里面是复杂的,思想是复杂的。

复杂到在这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再说些什么了。

所有的一切,在这个时候,似乎都应该要结束了。

没有人觉得这一切有什么问题,也没有人觉得这样子下去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但是,很真实的存在的,其实就是内心之中的那些骄傲的想法。

作为一个人来说,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你的心里面总是会有很多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当这些想法出现的时候,有些时候,你可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破解自己脑海里面的这些想法。

有些时候,你也会烦恼,你也会无奈。

更有些时候,你心里会纠结,会恼火。

可是,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面对着这些事情,你别无选择,只能是向前走。

不管路上发生了什么,不管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前进,对于你来说,都应该成为一个永恒的主旋律。

这个旋律,是你没有办法更改的,也是你没有办法去抛弃掉的。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会顺其自然的发生的。

该发生的,自然会发生,如果在某件事情发生之后,你依然还是停留在原地,最终,你肯定会发现,你会为你这样的做法付出很惨重的代价。

而这种代价,有些时候,是你能够承担的起的。

但是,有些时候,却又是你没有办法去承担的。

我跟齐父的对视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在这一段时间的对视里,我感觉自己和齐父似乎是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但也感觉,双方似乎在某些方面,有那么一点点的共通的感觉。

“你想说什么?”在跟我对视了很久的时间之后,齐父突然对我说道。

我楞了一下,立马就说道:“我没什么想说的,但是,我有一些想问的,我想知道,你所谓的公职,又是怎么回事儿?”

看到我这样问他,他呵呵笑了一声,说道:“这件事情,我现在没法告诉你,但是,我想,大概买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你应该就会明白了吧?”

我看着齐父,心里满满的都是一伙,正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呢,突然,我听到外面出来了警笛的声音,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城中村的混乱。

彭的一声,外面的门被踢开了,紧接着,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来,在我满脑子都是懵逼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就将我们给控制住了。

我看着对面的齐父,他嘴角有那么一点点的笑容,看上去很淡定的样子。

我可没法淡定下来了,这他妈的就像是飞来的横祸一样,我不知道齐父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我心里清楚,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我立马就喊了起来:“你们抓错人了,跟我没有关系,我是今天才被领到这里的,什么都不明白啊。”

这个时候,一个中年警察走了过来,先是看了齐父一眼,随后又看向了我,微微一笑,说道:“小同志,谢谢你的举报,如果不是你的举报,我们是没法抓获到这个贩毒团伙的。”

这个中年警察这么一说,我就感觉自己更加的傻逼了,很多的东西,在这个时候,其实确实是说不清楚的,我想说,举报的事情不是我干的,可是,再一看齐父,我就明白了过来。

隐隐约约的,我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猜测,不过,这个时候,即便是心里有一些猜测,也还是不敢说出来。

该怎样的就怎样,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即便你心里想的再好,也还是没有办法去面对的。

我没有说什么,选择了沉默。

这几个警察就这么一直看着我们,期间,那个中年警察跟齐父互相看了对方很多次,但两个人似乎就像是商量好了的一样,只是不断地去看着对方而已,却从来都没有跟对方说过一句话。

这样的情况确实是让我感觉有些无奈,不过,在这个时候,就算真的是特别的无奈,也还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些事情,在这个时候,还是只能默默的平静着,默默的承担着,默默的,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情都不做。

时间过去了很久,大概是两个小时之后吧,那个中年警察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没多久的时间,我们就被压出去了。

在被压上警车之前,其实我都还想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

警车上除了警察之外就只有我和齐父两个人了,齐父并没有什么事儿,反倒是我,竟是被套上了头套,这让我心里有一种发慌的感觉。

我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为什么齐父没有被带上头套,反而是我,被这黑布隆冬的东西给套在了头上。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有很久的时间,终于,在市区的一个角落里,我被从车上放了出来,头套也被揭开了。

站在我面前的只有那个中年警察,他看着我,微微一叹气,说道:“其实,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媒介而已,你就是那个媒介,我不管你现在愿不愿意相信,也不管现在你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子的事实,已经这样了,我相信你自己一定会明白这一切的。”

说完,这个警察拿着头套就走了。

直到这个警察离开这里,其实我心里都是有些想不清楚,我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可是,既然我的心里都已经清楚了,这个时候,我也就不愿意再多纠缠着问什么了。

不过,这个时候,对于齐父的身份,我心里已经有那么一点点的确定了。

不过,这个事情毕竟太复杂了,里面牵扯的东西也太多了,自己也不太敢确定。

只是感觉,自己的猜测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喜欢美女老师请大家收藏:()美女老师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美女老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中华神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中华神盾并收藏美女老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