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过后,姬芜沫那苍白的脸上明显变得红润了起来。而注意到姬芜沫的脸色好了一些,项云初这才松了一口气,输送着的生命能量也停了下来。

“可以放开我了吧?”良久,看到项云初丝毫没有一丁点的自觉,姬芜沫这才咬着牙说道。

“我抱着自己老婆干嘛要放开!”项云初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谁是你老婆!你还要不要脸了?”姬芜沫心里一阵的烦躁。

“谁怀了我孩子,谁就是我老婆!脸不脸的有个屁用,不要就不要了!”项云初很不要脸的说道。

“你!”姬芜沫让项云初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眼看姬芜沫那恨不得将自己瞪死的目光,项云初觉得让姬芜沫这么气着也不是办法,毕竟她可是怀着孩子呢!

于是项云初连忙转移了话题:“行了,别这么气了,你刚才都吐血了是怎么回事?你倒是先把事情说清楚了!”

刚开始的时候,项云初还以为是自己让姬芜沫动了胎气什么的,可接着项云初又觉得不对劲,哪有动胎气会吐血的?这哪是动胎气啊,简直就是要命!

姬芜沫本不想跟项云初多说什么的,但想到项云初刚才输给自己那道真气的神奇之处以及为了肚里孩子的安危,姬芜沫思量了片刻才开口道:“之前落下的伤还没痊愈……”

虽然当时姬芜沫与项云初进行双修的时候获益不浅,但那只是修为上的增长,之前和穷奇战斗所留下的创伤依旧十分的严重。

而有一点姬芜沫没跟项云初说的是,怀孕耗费了她巨大的元气,这么多个月过去了,非但原来所受的伤没有丝毫的好转,甚至还让她的状态每况愈下。

姬芜沫这么一说,项云初才想起了当日他们和穷奇的第一战确实并不容易。

他自己倒还好,有着生命能量的滋养,就算是再重的伤都项云初来说都算不了什么。可姬芜沫就很难说了,她可没有自己这般的手段,尤其接下来她还怀孕了。

想到这里,项云初忍不住紧了紧姬芜沫的小手,这段日子来可是苦了她了。

不过很快项云初冒出了新的疑问,他向姬芜沫问道:“就算之前的伤没好,你也不至于瘦成这副模样吧?”

“我们轩辕一族的血脉天生强悍,哪是普普通通就能造就的,要不然你以为如今轩辕一族何以只剩下我一个?现在该说的都说完了,可以放开我了吧?”姬芜沫冷声说道。

她也知道这些事情是没法隐瞒的,干脆也没藏着掖着。

放开姬芜沫那是不可能的,非但如此下一刻项云初又一次向着姬芜沫吻了下去。

看到项云初居然如此的无耻,姬芜沫恼羞的同时也给了项云初一个耳光。

只不过项云初这是彻底的赖上姬芜沫了,受了这么一巴掌,项云初依旧是纹丝不动,依旧紧紧的贴着姬芜沫的樱唇。

姬芜沫还要继续甩出第二个巴掌的时候,突然一股熟悉的能量再次从项云初那里传来。

不过让姬芜沫脸色一阵赤红的是,这股能量竟是从项云初的嘴里渡来的,这让姬芜沫又气又羞,这已经举起的巴掌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尽管姬芜沫不齿项云初这无耻的行为,但是为了肚里的孩子,最后她还是生生的忍了。

其实姬芜沫倒是有些错怪项云初了,他的生命能量虽然也能通过触碰姬芜沫的任意部位从而传到她的身上,但因为姬芜沫所受的也不是外伤,这样子输入生命能量不仅会造成浪费,而且效果也会打上一个折扣。

最好的方法,依旧是直接将生命能量导入体内,这样才能更好的让五脏六腑吸收生命能量,并通过血液循环游遍全身。这也是项云初为什么要把生命能量做成口服的丹药。

这一次项云初给姬芜沫输入的生命能量可比方才要浑厚许多,并且因为是直接导入姬芜沫体内的,因此效果也上升了一个台阶。

不多时,姬芜沫原本压制不住的伤势已然在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着,甚至就连怀着孩子所损耗的元气似乎也得到了补充。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姬芜沫一扫方才那种衰败的气息,再次变得生机蓬勃。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半点的伤势以及气息颓败?

不过生命能量是停止输入了,但项云初嘴上依旧没有半点要松开的意思。

眼看自己现在的情况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而项云初那种奇特的能量也早就停止了输送,可他依旧在占着自己的便宜,这让姬芜沫的脸上也是一阵的发烫。

她原本举着的那只手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落在项云初的脸上。不管怎么样,项云初刚才才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难题,自己要这么打脸显然是有些不妥的。

贝齿一紧,姬芜沫最后也是狠狠的咬在了项云初的嘴唇上,她倒要看看这个淫贼到底有多么的无耻!

姬芜沫可是真的使劲的,在猝不及防之下,项云初的嘴唇直接就被咬破了,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眼珠一瞪,项云初差点没痛得叫了出来,姬芜沫这小妞可真是狠啊!压根没有半点的留情!

不过她这么发狠无非就是为了不让自己亲,自己偏就不叫她如意,继续忍痛品尝着她那丁香般的甘甜。

姬芜沫算是明白了项云初的脸皮到底有多厚,这一吻直接就是一个小时,要不是她突然来了胎动,恐怕这厮不知道要耍流氓到什么时候。

“我听听!”项云初把耳朵贴在了姬芜沫的肚子上仔细的听着小家伙的动静。

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没出生就如此的不老实,刚好一脚踹在了项云初的脸上。

项云初与姬芜沫结合所孕育的孩子哪里能是简单的?在猝不及防之下,项云初竟是被一下子踹翻在地。

“我去,这小家伙还没出生就敢对他老爸动手动脚?”项云初摸了摸刚才被小家伙踹的地方,一脸的郁闷。

看到项云初这糗样,姬芜沫心里也是一阵的好笑,不过面对项云初,姬芜沫的脸色依然是紧紧的绷着。

虽然被自己那还没出生的小家伙踹了一脚,但项云初也不恼,接下来对着姬芜沫的肚子又是抚摸又是亲的,还自言自语的说着各种不着调的话……

喜欢都市闪电侠请大家收藏:()都市闪电侠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都市闪电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星期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期五并收藏都市闪电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