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说青莲门已经名存实亡,但毕竟上古道门根基很深,哪怕青莲门的人几乎都死了,只要遗留下来的那无数典籍还在,再把青莲门复兴起来,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经过紫萝和两名首长的协商后,青莲门的新一任掌门,由风神接任。

风神虽然之前从来不是道门的人,但也因此,他可以避嫌。

加上这么多年来,风神一直在暗中履行着自己守护者的职责,也足以让几名首长感到安心。

当权者只是一代人,但守护星之彼岸,却是千秋大事,不容马虎,绝不能让一个信不过的人去打理青莲门。

于是乎,在这一年中,风神与紫萝在神州各地,找了一些资质不错,又无依无靠的孤儿,带入了青莲门,进行培养。

蟠龙阁那边,则由长老琼玉代理了掌门之位。

两人虽然有秦川这么一个儿子,但当初就没体验过带孩子的过程,如今有了这么多弟子要教育,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隐居山中,大有神仙眷侣的味道。

山中的薄雾还未散去,青莲门的大练功场上,已经有十几个五六岁到十一二岁年龄不等的男女孩,在那里练着基本功。

一个个孩子练着青莲门最基础的锻体武术,每个动作都看起来颇为稚气,但一张张小脸都很认真。

穿着身青衫的风神站在这些弟子面前,教导着他们练功的口诀,时不时指点出一些细节的差错。

“风神哥哥!你看谁来啦!”

一身碎花裙的紫萝蹦蹦跳跳地从远处跑来,身后跟来的,自然是秦川和柳寒烟。

风神显然早就发现了他们到来,朝秦川二人笑了笑,“你们来啦”。

秦川感慨颇多地看着这块他小时候曾经练武的场地,又看看这些一丝不苟继续练功的孩子。

“看来用不了二十年,青莲门就要人才济济了”。

“嘻嘻,那是自然,小宝爹娘的眼光怎么会看错呢”,紫萝站在一张石凳上,让自己好显得高大一点。

秦川一阵无语,“跟你说几次了,别叫那名字”。

紫萝一嘟嘴,跳到风神的背后面,一把抱住风神的脖子,撒娇道:“风神哥哥,儿子又凶我……”

“我他吗哪凶你了!?是你老一口一个小宝小宝的好不好!?”秦川忍不住拔高嗓音。

一旁的柳寒烟推了推他,蹙眉道:“你就让娘叫你几声,又不会怎样”。

风神似乎习惯了这对母子的交流,吵吵闹闹的,他听得却很开心。

“这次来,是定好了成婚的日子了?”风神问道。

秦川这才严肃了点,道:“就在下周,我来告知你们,好让你们提前出山,寒烟的父母都不在了,你们就得多辛苦一点”。

“哈哈……儿子娶媳妇,当父母的怎么会辛苦?”风神一只手把后面的紫萝拎了下来,道:“不要撒娇了,带弟子们去吃早餐吧,红絮应该都做好了”。

紫萝眨眨眼,问秦川:“小宝,媳妇儿,你们饿吗?一起去吃?”

秦川一阵无力感,叹气笑道:“我们就不吃了,我去跟我师傅师娘说一声,虽然他们肯定不会参加,但总要让他们知道”。

柳寒烟也点头说:“母亲,我不饿”。

风神和紫萝也没多说什么,让二人问候过傅青衣后,再去找他们多坐坐,便带着弟子们去用餐了。

秦川和柳寒烟则是一路来到了禁地山谷。

星之彼岸所在的洞穴外,已经搭建起了一间竹屋,里面摆设简单,却一应俱全。

这里住的不是别人,正是纳兰霜。

得知了傅青衣的魂魄依然存于星之彼岸中,纳兰霜便要求过来看上一眼。

没料到的是,那一日傅青衣把秦川送出星之彼岸的过程中,对星之彼岸的特性有了更多的了解。

于是乎,傅青衣的魂魄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更加稳固,可以开始短时间地与外界交流。

纳兰霜在禁地中与傅青衣“隔世”再遇,感念沧海桑田,便起了在这里隐居的主意。

秦川和纳兰沁一起,在这里造了这间小屋,也算尽了一份心。

秦川二人到达时,纳兰霜并不在屋子里,不用想都知道,她肯定是进去陪傅青衣聊天了。

走过长长的通道,进入岩浆环绕的地下空间。

在顶部的星之彼岸,正有一道淡淡的光束,落在地面上。

光束之中,傅青衣的魂魄透明而清晰地站立着,旁边则站着纳兰霜。

纳兰霜的手上,正拿着一只手机,似乎在给傅青衣看着什么东西。

“哎?你们怎么突然来了?”纳兰霜见到秦川与柳寒烟,不禁颇为意外。

秦川二人上前行了礼数,“之前寒烟醒来后,就说要办婚礼,下周婚礼就要举办了,你们两位虽然不参加,可总要来打声招呼”。

“你这小子,结了婚倒成熟不少,还知道这么多规矩了”,傅青衣乐呵呵道。

秦川看着光束中的魂魄,笑着问:“对星之彼岸的理解怎么样了,你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复活?”

“哼,说得真轻巧,能稳固我的魂魄,都是运气好才做到的,你以为这道门先祖创造的星之彼岸,有这么轻易掌控其规律?”傅青衣一阵感慨。

纳兰霜横了他一眼,“我看你还是乖乖在里面待着吧,这么一来,这辈子你都得守着我,没了我就没人跟你说话,看把你无聊死”。

“哎呀……霜霜,当年是因为门规,我才只好抛下你个女儿,我也是被逼无奈……就跟紫萝他们俩口子是一个道理,现在我只是一孤魂野鬼,怎么还会抛下你呢?”傅青衣讨好着说。

秦川注意到纳兰霜手上的手机,道:“师娘,这手机在这里都有信号?”

“当然啊,这是我让沁儿特意帮我做的,为的是能在这里上网”,纳兰霜解释道:“这星之彼岸既然和空间与时间有关联,那我想现在的人类科学理论,很多或许能帮上忙,我也不懂这些,就在这里查些资料,给你师傅参考一下”。

秦川恍然,这办法倒是不错,道:“我再想办法设计一台能在这里使用的计算机,好让你们在这里也多些乐子”。

有先知在,秦川对这种设计并不需要费多少心思。

三天后,位于遥远的北极圈,冰岛。

万丈极光,犹如上帝在整个天际作画,大量的绚烂的色彩,染透了整个苍穹。

一艘豪华游艇,正悄然停在一个小岛边。

船的甲板上,罗曼诺夫家族的族长娜塔莉亚,和伊贺家族的伊贺绯樱,正望着不远处的岛屿中央,那一座由纯粹的冰所雕刻出来的冰雕城堡。

冰雕的城墙,冰雕的庭柱,冰雕的高台,和无数冰雕的玫瑰花。

好似一座梦境中才会出现的城堡,冰雪的世界,令人神往……

“我们真不上去吗?”裹着一件皮衣的伊贺绯樱,有些期待地看着岛上的情形。

娜塔莉亚摇头,眼中带着羡慕与祝福:“剑魔阁下说了,那里不需要别人在场,谁也不准上岛”。

伊贺绯樱无奈地笑了笑:“还想着当统帅的婚礼见证人,看来这次是白来了”。

娜塔莉亚望了她一眼,“伊贺小姐,难道你不觉得,能在这里见证,就已经很浪漫了吗?”

伊贺绯樱愣了下,随即释然地点了点头。

此时,就在这座冰雪城堡中,在迷人而宏伟的激光普照下,举办着一场温馨的婚礼。

没有宾朋,没有亲属,只有这对新人。

“你是怎么想到,来这里办婚礼的?”

望着仿佛大自然神迹的极光,一身洁白婚纱的柳寒烟,喃喃地问身边的秦川。

秦川则是欣赏着妻子的这一身由红龙魔法协会帮忙制作的婚纱,那上面镶满了光能魔法水晶,使得柳寒烟整个人就宛如天使降临,散发着柔和圣洁的光辉。

“我知道你不喜欢喧闹,虽然酒席要办,要跟亲人朋友一起接受他们的祝福,但婚礼……我觉得还是属于我们两个人,才最完美”。

“别人的婚礼,都是红红火火,热热闹闹,我们这样……也算婚礼吗?”柳寒烟问。

秦川牵着她的手,在女人耳畔道:“这不是给别人的婚礼,这只是属于我们的婚礼,至少你心里很喜欢,不是么?”

柳寒烟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在极光的映照下,美艳不可方物。

她伸出白皙的素手,放到秦川面前。

“怎么了?”这回换秦川问。

柳寒烟道:“戒指啊,你不会结婚没准备吧?”

“我以前不是送了你一个吗?还要啊?”秦川一愣。

柳寒烟美眸中闪过一抹促狭之色,“一看就知道你没有用心准备,该不会带我来这里,就为了避开你那些其他的女人吧?”

秦川叹了口气,玩味地笑着说:“虽然我没带戒指,但我有别的要送给你”。

“什么?”柳寒烟疑惑。

秦川忽然伸手进一处冰花丛中,再度拿出手时,已经变戏法般,拿出了一只小熊布偶!

柳寒烟目光一凝,那赫然是自己那只断臂小熊,不过……断臂已经接上了!

“这……小熊不是在展览馆吗?”柳寒烟意外地问。

秦川温柔笑道:“我把它取了出来,然后一针一线,用差不多一样的材料,接上了这只手。虽然技术粗糙了点,但好歹勉强能看……”

柳寒烟接过小熊,发现那只断手的缝纫处,确实是手工做的。

“你……缝的?”柳寒烟讷讷地看着男人。

秦川点点头,轻轻一把搂住自己的新娘,“从此以后,我希望你的一生,就会像这只小熊一样,再也不会有残缺”。

柳寒烟娇躯轻颤了一下,扬起臻首,娇靥泛起一抹红晕。

“老公……”

秦川怔了下,随即问:“你叫我什么?”

“老……老公”,柳寒烟弱弱地说。

秦川皱眉,“大声点,我没听到”。

柳寒烟眼中露出一丝不悦,转而用更加轻的声音问:“我们去洞房好不好?”

“好啊!!!”秦川想也不想就大声回答。

柳寒烟猛地一脚踩在秦川的皮鞋上,“这回耳朵不聋了!?”

“哦——谋杀亲夫啊!!!”

一声痛并快乐着的声音,划破了北极的海空,越过了万道霞光。

一年后,东华市沿海的沙滩边,一对男女慢悠悠地走着,在沙滩上留下长长的脚印。

“老婆,怎么你的肚子还是没什么变化?真怀上了吗?”

“诊断出我怀孕的是你,是不是,你这个大夫还要问我吗?”

“嘿嘿”,男人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着问:“那你肚子里有个小生命,是什么感觉?”

孕妇轻抚了下小腹,咬了咬薄唇,道:“就是……肚子里突然有了个小东西,感觉怪怪的,不太舒服……”

“什么叫小东西?!那是咱的孩子好不好!?”男人一脸郁闷。

孕妇嫣然一笑,“放心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让他安安稳稳地出生的……”

男人一阵抓狂地苦叹摇头,“老婆,你现在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结婚前你可不是这样的,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孕妇戏虐地看着他,“可能跟某人在一起久了,就被带坏了吧……”

正在说笑间,迎面走来一个身穿宽松亚麻衣裤,灰白头发,却红光满面的老人。

老人面带着和煦微笑,来到这对夫妇面前站定。

“老人家,有事吗?”夫妇二人并不认得这个陌生老者。

“也没什么事,我只是从你家中拿回一件本是属于我的东西,特意来跟你告知一声”,老人笑吟吟的,挥了挥手上,一块黑漆漆的铁板。

“无锋?!”

秦川愕然,随即猛地醒悟:“你是剑圣!?你没死!?”

老人哈哈笑着,也不回答:“年轻人,剑在你这里,已经没用了。这是我父亲留下来的一块铁,我父亲留下的遗物,所以……我就将它带走了”。

言罢,老人就迈着大步,朝远处走去。

秦川忙追上几步,问道:“前辈!能否告知我,那无锋到底是何种材质!?为何能承受通神剑意!?”

老人脚步一定,目光深邃地回头望了一眼,反问:“剑是什么材质,这还重要吗?”

秦川心神一震,下意识地回头,望了眼柳寒烟,和她的小腹……

“是啊……这都不重要了”,秦川豁然开朗,仿佛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再度敞开在他面前。

抬起头,秦川大喊:“谢谢前辈!”

可话音喊出时,却根本已经没了老人的身影,仿佛凭空消失。

“老公,你在跟谁说话?”

柳寒烟这时走上来,一脸好奇地问,同时还左右张望了一下。

秦川心头咯噔一下,不可思议地问:“你说什么?我在跟剑圣说话啊,你刚才不是看见他老人家了吗!?”

“剑圣?剑圣前辈不是早就去世了吗?”

柳寒烟困惑地道:“我刚才看你突然就站在原地,疑神疑鬼的,好像跟谁聊天,还提到无锋什么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秦川张着嘴,讷讷地立在沙滩上,望着远处老人刚刚离开的方向,浑身一个激灵……

过了许久,秦川哈哈笑了几声,感慨万千地摇了摇头。

他轻轻搂住妻子的肩膀,道:“我没事,咱回家吧”。

“到底怎么了?”

“真没事……反正,一切都不重要了”。

【番外篇完结】

喜欢全能弃少请大家收藏:()全能弃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全能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霉干菜烧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霉干菜烧饼并收藏全能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