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天被血神的气势吓的一时竟然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不过他对血碑门的失望更大了,好像是血碑门在也没有办法,给他提供庇护了一样,不过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凭借自己的实力来创造什么。

“发生了今天的事情,是我教徒无方,对天遥门造成的伤害,在这里我血神给天遥门赔罪了!”血神极为真诚的对着下面的那些修士说道。

众人听到了这个声音都是一片哗然,他们都没有想到血神这个血碑门的巨老,竟然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对着天下修士的面前道歉。

“不过!”血天突然话锋一转对着李坏说道:“李坏,你之前冒充我们血碑门的人,我对你追杀你心中是否有怨恨!”

“没有!”李坏丝毫没有犹豫的回答到,他也知道之前的事情的确是他自己做的不对。

“那你今天又为什么要杀我血碑门的人呢?”血神的眼睛中蕴含着寒光看着李坏,常年在高位时候产生的势齐齐的想着李坏压了过去。

而李坏却是不为所动,整个人好像没有感受到这些一样对着血天缓缓的说道:“你的弟子逼婚,这件事因我而起,这件事我朋友并没有错,想要杀我的人,我只能让他先死!”

李坏的声音不大却是能够让着所有的人全部都听清楚了,就算是下面的那些修士也没有想到,李坏这个时候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他的心思也在急转,他也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血神想的到底是什么,不过看这样子来说,血神应该不会杀他了。

“哈哈,这个的确是,想要我死的人,我一定要让他先死。”血神散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仿佛是对着李坏的肯定一样,不过紧接着他面色一寒说道:“但是我血碑门的人不能白死,这件事是也算是你跟着血天引起的,那么就请你们两个解决吧!”

“师傅!”血天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不可思议的看着血神。

“不要叫我师傅,这件事都是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搞出来的,今天如果你不能将着李坏杀死的话,那你就去死吧!别给我血碑门丢人!”血神对着血天无情的呵斥道。

李坏的大脑则是飞速的旋转着,他实在是不明白血神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在他的猜测之中,血天应该是做了什么样的事情,而血神想着凭借这个机会剔去血天,而且还给大家留下了一副大义凌然的摸样。

“好!”李坏没有任何犹豫就接受了。

“那其他杀害我们血碑门的人呢!”血天有点不自然的说道,他想着将着花明他们那些人全部都杀光,也想凭借这血碑门的实力,来将着李坏他心中的这根刺永远的剔除。

“等你杀了李坏,他们自然等着你去杀,你的伤势我会将着你医治好的!”血神说着打出了一道血光血天身上的那些伤势快速的恢复好了。

“李坏我也帮你医治一下!”白灵也看出来了,李坏的身上有着很重的伤势,走到了李坏的身边,直接用这自己的能量给李坏开始医治了伤势。

在这么多年的时间中,白灵并没有研究什么攻击或者防御还有速度什么的,她一心只研究怎么替别人疗伤,因此她的疗伤的方式,很多的地方都要超过一些老怪了。

而李坏也并没有拒绝,他知道血天这个人虽然很是让人讨厌跟鄙夷,不过他本身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就从他在短短的这几百年的时间中可以达到了四级天道的境界就可以看的出来。

“这样的战斗有没有规则!”李坏缓缓的问道,他也知道自己是在别人的地盘之中,因此他想要掌握主动权,就必须提前抓住对方的心,而不给对方任何的借口。

“没有规则,这不是普通的比试而是生死的决斗,你们可以拿出你们所有的手段!”血神仿佛是看到了李坏的想法,静静的对着李坏说道。

“是师傅我一定不会让着你失望的!”血天也认为这是他挽回自己的面子的一个机会,而他自己现在也有信心,自己有那暗影侍卫传授的那些神奇的神通,绝对能够杀死李坏。

“记住,这次的比试是绝对的公平的,就算是无论出现了什么样的情况,我都不希望任何人插手,今天就算是剑人还有鬼杀他们都来了,老夫也不怕!”血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血碑门的那些人还有血魔都对这个掌门表现出来了深深的敬佩。

他们知道刚才他们血碑门丢失的面子已经完全的找回来了,而下面的那些修士,还有王都也都对着这个掌门露出了一丝敬佩的气息,现在整个场地的控制权全部都掌握在了血神的手中。

换句话说,就算是李坏一会被血天打死了,花明他们也不能出手,因为这个是一个公平的比试,如果花明跟着小一他们出手的话,就算是血神出手将着他们都击杀了,他们的师傅也不能说一些什么,因为他们破坏了这个笔试的规则,而血神最为这里的一门之掌也完全有资格这么做。

“哈哈,想不到你自己竟然回来找死!”血天冷冷的对着李坏说道,他感觉到他的师傅提出这样的条件就是为了找个机会将着李坏击杀。

“呵呵,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李坏并没有跟着血天进行一些言语上的争执,他反而是走到了花明他们再的地方,将着自己空间的蓝天跟着小青全部都放出来,再次回到的场上。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要死了,因此才将着他们放出去,我告诉你,今天你们必须都得死,一个个的都被我血天杀死!”血天森然的笑着,仿佛李坏跟着花明他们全部都都已经是死尸了一样。

“难道你只会口舌之利吗?”李坏极其不屑的对着血天说道,不过他在暗中也在聚集着自己的能量,准备随时对着血天进行攻击。

“哼!我就让你见识一些我们血碑门真正的血碑不是你的那个模仿我们血碑门的血碑可以相比的!”血天对着李怀的恨,已经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形容了,说着重新凝聚出来了一个巨大的血碑,想着门板一样,向李坏狠狠的拍了过来,好像是要将李坏置于死地一样。

“这么多年来了,看来你还是没有什么增长,上面的血腥味虽然十足,但是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你杀死了,没有足够的怨气,你又怎么能称为血碑呢!”李坏看到这个比几百年前更加恐怖的血碑,却表情淡然的说道。

不过血碑门的血魔血上还有血神听到了这句话全部都是心中一惊,全部都用这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李坏,他们没有想到,李坏竟然能够说出他们血碑门的血碑的特点跟发展的方向。

之前说过,血碑门的每个传人出来的时候,都会去引起一场腥风血雨杀人无数,而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全部都凭借自己杀的那些人,滋润自己的血碑,跟杀戮者的那个尸山血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李坏也瞬间凝结出来了,自己的鸿蒙天碑,不过这个时候的鸿蒙天碑完全都是由他的那些神秘的血色能量聚集而成的,也完全变成了红色,第一眼看上去,他的天碑比这血天的那个血碑更加想是血碑门的血碑。

就这样两个形状大小甚至就连着气息都很是相似的东西,仿佛都是他们的宿命对撞一样,再次碰撞到了一起。

轰!

一声巨响响起。

李坏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血天的血碑上面的血腥能量甚至都还不如杀戮者的那些杀戮能量,而血天则是感觉到了滔天的杀意,全部透过了那个血碑以此为媒介想着自己的识海侵蚀了过来。

碰!

血碑直接破碎,而李坏的天碑却还保持着大部分的形态再次向着血天轰击了过去。

刷刷刷!!

血天马上就召唤出来了自己的金梭向远方逃走了。

李坏也并没有追击,他知道在他没有小白的情况,是很难跟的上血天的速度的。

“不可能,你的那个破东西是根本就不会比得上我的血碑的!”血天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切,根本就不能够相信眼前的这些东西。

“不信咱们在试试!”李坏淡淡的说道,好像根本就没有将血天放在眼睛中一样,而是再次凝结出来了一个全新的血碑淡淡的看着血天。

“你以为我不敢吗?”血天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再次开始的他的吟唱。一个虚幻的碑影竟然再次从血碑门的深处李坏冲了出来,快速的融进了他的身体。

紧接着一个比刚才还要庞大十倍的天碑再次被凝结了出来,而那个血碑上面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气息,上面的血液仿佛还是在隐隐流动一样,仿佛那并不是死亡的鲜血,而是刚刚从喉咙处留下的新鲜鲜血一样。

喜欢极品戒指请大家收藏:()极品戒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极品戒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不是蚊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是蚊子并收藏极品戒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