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的路上,顾羽越想越不对劲。

对方这是明着冲他来的啊,可问题是他跟朋友朱晓光今天刚到中海,而且中途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矛盾,这根本说不通。

问了妹妹顾安若,顾安若表示自己没有交男朋友,也没有潜在备胎,说明这不是情敌故意找茬。

“到底是谁呢……”

理科男逻辑思维都不差,顾羽稍微想想便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不确定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不过不要紧,回头试试便知道了。

……

一直到校门口,顾安若才掩住嘴巴惊呼道:“哇——哥,你现在也太牛了吧,出门居然……居然有保镖了!”

胖子朱晓光撸了一下半指长的头发,潇洒不羁道:“实话告诉你吧安若,那个保镖其实是韩总派来保护我的。”

“嘁~你脸大。”

“你还别不信!你记不记得,当时那个人其实是准备打我的,然后我保镖才怒而出手。之所以说是小羽的保镖,其实是为了隐藏我的身份。”

看他一本正经的胡诌,顾安若掩嘴咯咯娇笑个不停,“好好好,你是大人物好了吧?”

“嗳,这还差不多……”

三个人说笑了会,顾安若要回去上课,顾羽想了想说:“今天请个假,哥带你到淮海路那边去买点衣服。”

“不用!我衣服挺多的。”

顾羽伸手揉揉她脑袋,“行了,别骗哥,你来来回回就那几件衣服,以为我不知道啊。”

“哎呀,哥,真的不用……”

“走吧!”

刚好出租车来了,顾羽拉着顾安若上了出租车,后面朱晓光也跟了进去。

“师傅,淮海路~”

“好勒~”

等车子启动后,前座上的朱晓光扭头道:“小羽,你不是说要克制消费嘛,现在又打的。”

顾羽翻了个白眼说:“我的意思是合理消费,没让你做守财奴。”

“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合理消费啊,好让我以后心里有个底?”

“对于我来说,花在我妈跟安若身上的都叫合理消费;至于你嘛,只要管住那张嘴,别的都行。”

朱晓光从小到大没别的爱好,就是嘴馋,喜欢吃各种美食。2018年跟顾羽去深城时才150斤,三年后到金陵时已经变成200斤的胖子了,几年打工赚的钱有13花在当地各种小吃上。

顾安若自然也知道这些事,此时听她哥提起,笑得前仰合后。

……

“淮海中路”商业街是中海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一,它与“中华第一街”的金陵路齐名,是中海公认的最美丽、最摩登、最有“腔调”和情调的一条街。

而夜晚的淮海中路更是五光十色,各种现代化建筑在霓虹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各种温馨典雅的时尚连锁店璀璨夺目;

还有众多餐饮娱乐名店以及优越的酒店服务,构成了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购物天堂。

当从商业街入口处下来时,朱晓光仰头看着五彩斑斓的夜空,惊叹道:“这里可真漂亮啊!”

顾羽那张狭长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晦涩,“漂亮又能怎么样?用心创造快乐,没钱玩你麻痹。这里跟深城一样,穷人只能看看而已。”

顾安若伸手搂住她哥的胳膊,仰头朝她哥削瘦的脸颊看了看,心里感觉特别心疼,“哥——”

她哥这些年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尤其是当年打架坐牢还被学校开除的事情,一直令他耿耿于怀。

回过神的顾羽,笑笑说:“没事,那件事我早忘了。韩总说的很对,我们坚持一件事情,并不是为了得到他人的认可,而是心里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

南郡岛,夜已深。

沙发上,卢梦琳抱着一杯咖啡盘腿坐在沙发上,对面虚拟大屏幕中顾羽三人正在朝一座商场走去。

“那件事……看来还是个有故事的娃啊!”卢梦琳嘴角噙着一抹笑容,朝斜对面书房看了眼,韩义正在里面看书。

卢梦琳想了想,起身走了过去。

“咚咚咚——”

卢梦琳敲了几下门,然后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韩义正斜躺在沙发里,手上捧着本英国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写的《开放的宇宙》。

见卢梦琳进来,韩义斜瞥了眼问道:“怎么啦?”

“顾羽那个小家伙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啊?”

“故事啊……”韩义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嗯了一声说:“顾羽在大四时因为打架坐过一年牢,还被学校开除了。”

“啊……为什么啊?”卢梦琳有些惊讶。

“是这样的,当年他一位师姐被导师骚扰,然后那个师姐向他诉苦;那时顾羽为人……怎么说呢,算是嫉恶如仇吧,立刻向学校反映。

学校那边呢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精神,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然后顾羽就到网上发帖,把这件事给捅了出去;

而学校那边得到消息后,派人把帖子全部删掉了,还派人警告他,要是再胡说八道就取消他的研究生资格以及各种奖学金。

顾羽没有理会,依然坚持己见,到各大论坛发帖;

然而没过几天在他晚上勤工俭学回校的路上,几个流氓混混过来堵他,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混乱中顾羽抢过一把匕首把对方其中一人给捅伤了。”

卢梦琳皱着眉头说:“这些人简直无法无天。”

“呵呵,你以为仅仅是这样?告诉你,当时公安局调查时,顾羽把他师姐的事情告诉了警察,怀疑那些流氓混混是预谋犯罪;

然后警察到学校去调查,结果你猜怎么着?”

卢梦琳不笨,立马就猜到了,“他那位师姐不承认自己被导师骚扰?”

“不错。他那位师姐为了顺利拿到学位证书,在警察询问时矢口否认自己被骚扰过;而且还污蔑顾羽,说他追求自己不成后,故意往她导师身上泼脏水,目的是为了败坏她的名声。”

卢梦琳气得银牙紧咬,“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韩义合起手中书本说:“换一般人心态早就崩溃了,但是顾羽不一样,他出狱后到深城打工,赚钱供母亲看病,供妹妹读书,365天如一日的钻研机械知识;

其中好几项创新发明都有很大的市场前景,可惜落在梅华宇那个不识货的家伙手中明珠蒙尘了。”

卢梦琳赞叹说:“他真得很了不起。”

顿了一下卢梦琳看着他问:“所以你才这么看重他?”

“一半一半吧!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且他真得很努力,所以我给他个机会,看他究竟能飞多高?”

想到之前食堂门口发生的事情,卢梦琳走上前拉着韩义的手说:“走,一块陪我过去看看……”

……

中海,淮海中路某购物商城内。

顾羽虽然压抑了自己大肆消费的冲动,但是在他妹妹身上却特别舍得。凡是服务员说好看、而他也觉得漂亮的衣服,一个字:买!

还有鞋子、包包、手机、手表,凡是顾羽觉得应该买的,一律全买,顾安若怎么劝都没用。

等帮他妹妹买完之后,又帮他母亲还有朱晓光买了很多东西。

两个小时不到,顾羽这个月刚补发的11万工资,还剩了2万多点,把顾安若还有朱晓光看得心惊肉跳。

“哥,别买了,够了,妈从来没用过化妆品,你买这些她也不会用~”

“是啊小羽,我成天跟机械打交道,穿这么好的衣服就是浪费……”

顾羽终于满足自己花钱的欲望了,此时笑得特别开心,搂着朱晓光肩膀说:“感谢的话就不说了,反正这辈子有我吃的一口,肯定不会让你饿着。”

这几年要不是有朱晓光不时的开导,他早就沉沦下去了,又怎么会有今天?

“小羽你突然这么煽情,我有些不习惯啊……”

顾羽哈哈笑道:“不习惯那就慢慢习惯。现在你们快想想,还缺什么东西?”

“不缺不缺,我们什么也不缺了……”

顾羽目光无意间超过三楼的电子产品广告牌,眼睛一亮说:“对了,安若你不是想要一台智能平板嘛,走,上去买去。”

“嗳,哥,我不要了……我真不要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