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对宇宙了解的越来越深,韩义愈加相信,一切都能用自然科学解释得通。凡是解释不通的,只是我们对它了解的不够深。

比如脑电波、生物电、生物磁等等。

伊芙琳说她能回到过去,从理论上来讲,这是行得通的;但是从感情上来说,他宁愿听到她说自己是外星人,也不愿意相信她可以回到过去这种荒谬的事情。

可是……

即使他再如何不愿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那些古董还好说,但是那颗巨大的非洲之星是作不了假的。

伊芙琳没解释,而是带着韩义去了地下室,一个建在湖泊下面、面积足有500平方以前上的巨大保险库。

保险库里摆满了类似银行保险箱一样的柜子,像迷宫一样,半敞开的抽屉里,堆满了金条、金块、钻石、宝石、翡翠等价值昂贵的物品。

韩义不是女人,对这些亮闪闪的物品不敢兴趣。

不过对伊芙琳的大手笔倒是挺佩服。

继续向前走,来到一面像水晶似的墙壁前面,伊芙琳手不知在哪里摁了一下,原本严丝合缝的墙壁,缓缓打开一道足够两人过的通道。

后面一个房间要小的多了,只有不到20平方。

让韩义无语的是,房间几个保险箱里还是钻石,不过变成了鸽血红、粉钻、黄钻、绿钻、蓝钻这样的稀有钻石。

房间中间还有个透明的玻璃柜,柜子里摞了半人高的房产证、不记名债券等。

伊芙琳没看这些东西,走到乳白色墙壁旁边,蹲下来在地砖上摁了一下,角落里突然出现一道仅够一人通过的地道。

韩义:“……”

不过看到这里,韩义也大约明白了这个女人的良苦用心。

不论是名人字画、还是钻石黄金又或者不记名债券,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相信到了这里,绝少有人会想到再去检查一下房间里还有没有暗道?

伊芙琳当先走了下去,韩义顿了一下,让隐身的毁灭者挡在前面,然后自己走在中间,苏瑞尔跟在最后面,同时启动液态防护服,只留两只眼睛在外面。

防人之心不可无。

万一这个女人在下面藏了个炸弹怎么办?

地下道很短,只有两三米,下去后是一个更加逼仄的地下室,只有七八个平方;但是通风良好,并不会让人感到憋闷。

地下室正前方有一个一米五高、像加油机一样的柜子,柜子下半截是纯黑色,上半截是一个玻璃柜,三脚架上放置着一个银色手环。

还不等韩义说话,苏瑞尔的声音已经在他耳边响起,“这是5级能量采集器。”

韩义楞了一下,顿时恍然大悟,“噢~~原来如此!”

能量采集器是制造商工厂的重要部件,主要用于星球能量采集、压缩、存储、转化等功能。

就像他的制造商工厂,要不是因为没有能量采集器,何必偷偷摸摸的去买手机合成,甚至跑到美国去偷报废汽车?

不过随后他又奇怪道:“怎么会是五级呢?”

他的制造商工厂配备的是2级能量采集器,可以初步吸收转化星球上的常规能量,像交易平台上的2级及以下压缩能量块、对应的就是2级能量采集器。

至于5级的能量采集器,对应的自然是5级制造商工厂,而5级制造商工厂据说可以合成泰坦级宇宙战舰。

这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中。据公开资料显示,全宇宙目前只有机械族有5级制造商工厂。

韩义有些讶异,也有些惊喜。

老天爷对他真是不薄,不仅送他个制造商工厂,连这种传说中的物品都送到他面前,实在是太他娘的够意思了。

忍着“抢”的念头,韩义明知故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伊芙琳说:“这就是我能回到过去的秘密。”说话的同时从玻璃托盘里取出能量采集器戴在手上。

韩义伸手道:“给我看看。”

伊芙琳笑了笑说:“这里有些闷,咱们出去说吧。”

韩义朝她覆盖在能量采集器上的左手看了眼,也没让隐身中的毁灭者强抢。

反正“衣服”都已经脱了,还怕她“裸奔”不成?

两人原路返回,来到最前面的城堡里。

看看时间,已经是4点多了,两个人干脆又赶回棕榈滩。

……

傍晚的棕榈滩,比白天多了几分喧嚣,路两边三三两两的中老年人,边遛狗边享受优美的海景;

而海滩那边则更多的是年轻人,那种的气氛即使坐在车里也能感受到。

本来说要赶回去吃晚饭的伊芙琳,突然提出下车走走。

韩义自然无所谓,跟着伊芙琳一块下车。

到了海滩边,伊芙琳脱掉脚上的水晶凉鞋,提着裙袂赤脚在沙滩飞奔了起来。

韩义就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伊芙琳跑了一小会,然后一屁股坐在沙滩上。用手掖了下裙摆,防止走光。

等韩义过来后拍拍身边笑说:“坐~”

韩义居高临下看去,发现伊芙琳牙齿挺白的,另外在她脑后鬓发间隐约看见两根白头发。

除了少白头,一般情况下人有白头发说明心思重,要考虑的事情多,禅精竭虑,导致供应头发营养的血管发生功能障碍,影响黑色素颗粒的形成和运送,最终形成了白头发。

等韩义坐在后,伊芙琳抱着膝盖,缓缓说:“你知道嘛,我7岁就没有父母了,后来寄宿到纽约唐人街的亲戚家里。

开始一切都挺好的,他们没有小孩,把我当亲闺女一样对待……”

韩义没再打断。

之前见到的一切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对方内心必定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但却找不到任何人来倾诉,且又要维持这么庞大的财富,可想而知内心有多么焦虑不安?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对象吐露了,自然就变成了“话痨”。

伊芙琳叹息一声,这是韩义自昨天见到她后第一次叹气。

“也许都是命中注定吧!在我八岁那年,有天夜里我正在睡觉,突然感觉有人在脱我裤子……”

迟疑了下,伊芙琳看着大海说:“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吗?就像那个在寒风中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连思维都僵硬了。”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韩义总结了一句,问:“然后呢?”

伊芙琳很赞同他的话,点点头道:“然后我用藏在枕头底下的小剪刀扎了他一下,趁着他痛苦的时候,翻窗逃跑了。”

“不幸中的万幸。”

“也许吧!”说着伊芙琳用手抚摸右手腕上的能量采集器,说:“我一直跑,跑到下城最大的一个垃圾回收站,躲在一个纸箱里。”

“可以想象。我9岁时掉到村里一个废弃的地窖里,当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吓得我嚎啕大哭,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伊芙琳笑了笑,说:“那个垃圾场附近有很多流浪狗,可能是嗅到我气味了,一直对着我哼哼。”

韩义点点头,“能理解。自从知道狂犬预苗造假后,我对狗都客气多了。”

伊芙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忍不住拍了他胳膊一下,“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逗啊?”

韩义笑了笑,没说话。

伊芙琳心情明显没有之前那么晦涩了,嘴角带着笑意说:“后来我就一直往垃圾堆里爬,然后也不知道在哪里摸到了这支手环,眼前一闪我就到了1970年的中海。”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伊芙琳好像如释重负一样,脸上如小女孩一样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不等韩义问,伊芙琳笑容满面说:“说实话,当时我并不是太害怕,甚至还挺开心的。

当天下午吧,我被街上一行戴着红袖子的人送到了孤儿院。因为我身上脏兮兮的,他们就以为我是流浪儿!

说来也是挺巧,一个礼拜后有华裔慈善家到孤儿院捐款,恰好那个慈善家跟身边人用英语交流了几句。

我本身是在美国长大的,而我父母是华裔,8岁时双语交流已经没有障碍了。

然后我就用英语和那个慈善家说了几句话。”

“后来呢?”

“后来这件事闹的挺大,很多人都过来像审特务一样审问我,还有记者拍照。我挺害怕的,就胡说家在美国,跟父母来华国旅游时走失了。

大概两个月后吧,我稀里糊涂登上了去美国的轮船,在美国孤儿院一直待到成年。

而在这期间我也发现了手环的秘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