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洲的局势,随着巴布亚一颗赤狐洲际纳米导弹的爆炸,瞬间变得风平浪静。之前叫嚣着要狠狠教训巴布亚的澳大利亚,也是偃旗息鼓。

正如韩义所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巴布亚都穷成那个鬼样了,人均GDP不足澳洲的130,把他们逼急了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

当外部安静下去后,罗宾贝内特又开始血腥镇压内部武装势力。所有敢于反抗人员,要么被当场打死,要么被俘虏后判处极刑。

在这期间,罗宾贝内特的“贴身护卫队”功不可没,数次瓦解针对他的暗杀行动。

其中最厉害的一次要数3月2号,罗宾贝内特去莱城召开军事会议,刚下飞机没多久就遭到国外的雇佣军组织伏击。

双方在城市内展开了猛烈的交火。

就在形势岌岌可危之时,罗宾贝内特的一名贴身保镖突然冲出防御圈,单枪匹马杀入敌人藏身的工事。

这名超级保镖几乎以雷霆扫穴的姿态,把70多名雇佣军打死在当场。

经此一役,再没有见钱眼开的雇佣军敢到巴布亚去。

经过两个多礼拜的扫荡,巴布亚渐趋于稳定。

3月10号,巴布亚军管政府宣布解除戒严令。

3月12号,联合国派出医疗援助小组进驻战后的巴布亚,同时,华国也宣布对巴布亚展开人道主义救援。

……

就在巴布亚闹的轰轰烈烈之时,邻居澳大利亚正在为日益萎缩的矿石出口量而着急上火。

澳政府三次跟华国有关方面展开紧急磋商,甚至明确表态,愿意把铁矿石价格恢复到原来的基础上。

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华国方面却打着官腔表示:不着急,我们先考虑考虑……

作为澳大利亚主要矿石贸易对象,华国消减采购计划,意味着产量严重过剩。

就在巴布亚宣布解除戒严令的当天,必和必拓位于南澳大利亚州的第二大矿区“塔库拉”,宣布“非计划性生产调整”。也就是停工。

当澳洲舆论一片哗然之际,位于墨尔本的菲利普大厦内,几大矿企巨头正在召开协商会议。

必和必拓的执行董事布兰登·斯蒂芬斯面色严肃说:“经过我们不懈的追查,中钢的生铁锭是从一个叫胡德的矿石掮客手中购买的,有证据表明,这个人跟天义集团董事长韩义交从过密。

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一切都是这个人在背后搞鬼。”

画面上出现一张韩义跟胡德勾肩搭背的大幅照片。

汉考克女首富莱茵哈塔,肥腻的下巴气得不停颤抖着,“我就知道是他。这个该死的混蛋,为什么不去研究他的技术,要来矿石领域搅和。”

布兰登皱着眉头说:“但是我们一直没搞清楚的是,这么大批量的生铁锭,对方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另外根据华国那边发回的消息,这个人不仅手握大量生铁锭,还大批量抛售高品位铁矿石、氧化铝、铜矿石,且价格同比降低5%-10%不等。”

莱茵哈塔恨恨道:“我早就说过,当初扣押的20万吨生铁锭不应该还给他们,你们不相信。现在怎么样?

仁慈不会换来任何善意的回报,人家只会认为我们软弱可欺!”

澳洲第三大矿业公司“艾力西斯”的董事长彼得·马乔里,冷声道:“现在不是说那些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对方到底从哪里弄到的矿石?”

莱茵哈塔说:“搞清楚又如何?难道你们打算去搞破坏吗?不要忘了,这个公司可是有能力制造超音速飞行器以及大威力武器的,生产基地的防御一定非常森严,我们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

莱茵哈塔的话提醒了众人。

是啊,就算调查出来又如何?难道指望澳洲政府派军舰去扫荡?

别开玩笑了。先不说政府会不会同意,就算同意又如何?澳海军多次派军舰到南郡岛海域执行侦查任务,但每次都是落荒而逃。

这还仅仅是侦查,一旦他们敢去扫荡,后果会是什么样,没人敢想象。

商量到最后,只剩一个办法:谈判!

……

韩义在国内待了不到一个月,上中旬在金陵跟中海,下旬待在深城。

到了三月份,韩义谁也没带,一个人到处去浪……对了,还有苏瑞尔。

先在缅甸、老挝、泰国、越南等地四处转了转,然后又跑去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见识到了各种风土人情。

期间还学会了40多种语言,包括地方方言。

到了4月份,韩义去了欧洲。

由东向西,从白俄罗斯到波兰、捷克,然后再到奥地利、瑞士、意大利、法国。

期间顺道去了趟德国慕尼黑,看望一番维多利亚。

说实话,欧洲国家无论是城市规划、历史文化氛围、自然环境保护都远不是东南亚国家能相提并论的;但不知为什么,韩义就是觉得没有在东南亚国家那边待得舒服自在。

治安是一方面,主要是这边人并没有像电视电影里表现的那样乐于助人,相反,都非常自私;

韩义遇到十几次抢劫事件,没一个人肯伸出援助之手的,全部加速离开,甚至连报警的都没看到。

真正做到了“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境界。

用一个词来形容,冷漠!

譬如现在。

韩义到马赛的“守护圣母圣殿”参观,出来后在露天停车场遇到几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法国男人,说韩义他们停车时把他们新买的雷克萨斯刮花了,要1000欧的修理费。

韩义忍不住想笑。

先不说之前他们停车时,旁边根本就没有车辆,就算有,以苏瑞尔的技术,怎么可能撞到他们车子?

另外,他们口中的“雷克萨斯”哪里像新买的?三年前买的还差不多!

这就是赤裸裸的讹诈!

停车场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有当地的也有欧洲其他国家的,但是没有一个上来围观,甚至连瞥一眼的都没看到几个。

韩义也懒得跟他们废话,朝苏瑞尔道:“悠着点,别再打残了~”说完自顾自上了车。

戴着墨镜鸭舌帽的苏瑞尔,右手往下一甩,一根半米长的甩棍露了出来。

最前面的大胖子,狞笑道:“小妞,看来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让大爷教教你该怎么做……”

说着大胖子抖着一身肥肉上来了。在他想着,以苏瑞尔的体型力量,根本连他的防御都破不了。

然后下一秒大胖子就后悔了。

也没见酝酿,苏瑞尔就这么横着抽了过去。甩棍带出一道尖锐的破空声狠狠抽在大胖子的手臂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啊……”胖子捂着胳膊撕心裂肺的惨嚎着。

不过这才是刚开始。

在后面三个同伙没反应过来之前,苏瑞尔甩起棍子没头没脑的一顿乱抽,打得胖子直接瘫倒在地方跟蛇一般疯狂扭动着,嘴里大声求饶。

几个同伙叫嚣着冲了上来,不过迎接他们的依然是雨点般的棍子汤。

“啪啪啪啪啪啪——”

一顿疯狂输出后,几个法国混混痛哭流涕的倒在地上大声求饶着。

等停车场管理员“姗姗来迟”时,韩义丢了张名片过去,让他们有什么事找自己的代理律师去谈。

说完不顾阻拦扬长而去。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