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沈心睡到自然醒,摁了一下床头的控制器,厚重的麻布窗帘缓缓滑向两边,暖融融的光照透过纱窗照射进房间,在窗台边黑曜石茶几上倒映出金黑交错的方格子。

“啊……”沈心起身抻了个懒腰,白色背心下露出一个优美的曲线,嘴里跟着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她发现自从做了全身肌肤修复之后,不仅体质变好了,睡眠质量更是上了几个台阶。

伸手揉揉头发,沈心掀开被子下地,出了套间后来到另外一个房间门口,敲敲门喊道:“梦琳,起床啦……”

因为这几天经常会商量事情到很晚,所以两人干脆住在一起。反正也都有独立卫生间。

敲门后等了5秒钟,见没反应后沈心拧开门锁走了进去。

房间里被褥叠放的整整齐齐,哪有什么人啊?

“她昨晚没回来?”沈心先是一惊,随后眼睛不由瞪大了,“她……”

就在这时,客厅传来“滴”的一声,门开后卢梦琳蹑手蹑脚走了进来。刚关好门转身,便看到沈心站在她房门口,两人四目相对。

卢梦琳有些尴尬,“那个……沈姐……早啊!”

沈心朝她略微凌乱的头发看了看,脸上浮现出好笑的神色。

也没揭破她,笑道:“早!快点洗漱一下,等下一块去吃早饭。”

“嗯……”卢梦琳点点头,脚步虚浮的回了房间。

……

半个小时后酒店餐饮部。

沈心、卢梦琳还有韩义一块吃的早饭。

初始尴尬之后,很快便把床上那点事放在一旁,三个人边吃边谈公务。

上午十点,沈心乘坐大猫号飞往美国纽约。

当天下午,新西兰媒体收到了匿名线报,称“海外投资办公室和通讯企业Spark可能存在权钱交易”。

线报里提供了哈利皮尔斯和Spark董事局主席Jones的助手约翰斯顿、在过去一段时间频繁见面的视频证据,还有双方的通信记录。

另外还有哈利皮尔斯上班时间看小电影,下班时间和女下属约会等劲爆的内容。

新西兰媒体仿佛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迅速行动起来。

在新西兰政务是完全公开的,同时,在这里有诸多的法律来限制公务人员滋生腐败,诸如:《防止公共机构腐败行为法》,《秘密佣金法》及《反重大欺诈法》等法律。

除此之外,政府公务机关和公务员们还要接受来自媒体,社会团体及纳税人的随时随地的“监督”。

例如,新西兰历史上唯一一位华裔女部长,因涉嫌携带自己的丈夫用公费到“大吃货国家”旅游、而被人告发,从而被迫辞职。

再比如,新西兰媒体针对国内公务员手机话费做了一项调查。在这次调查中,一名政府高管被爆出,一个月的手机话费竟然高达5000纽币。这名高管当天下午便被带走接受调查。

在这里,一旦一名公务人员“不轨行为”被曝光,与之关联的政府部门会立刻介入调查,然后再给予公众一个合理的解释。

至于为什么效率这么高,因为人少啊!新西兰一共只有不到500万人,中国随便一个三四线城市都超过新西兰总人口。

再加上税率高(赚的越多缴的越多)、福利好,当地人吃饱了没事做,不盯着政府盯着谁?

就看你有没有好好为人民服务。

……

晚上临下班前,位于市北的市政大楼外来了大批媒体记者。

OIO负责人米歇尔·本,闻讯后大发雷霆。

她不是怪皮尔斯私下跟Spark的人接触,而是怪对方做事太不小心,居然连上班时间看小电影都被媒体知道了,简直蠢出了天际。

本来这是他个人的事情,这下害得OIO也受到了牵连,而她作为主管负责人,同样也要担负一定的责任。

另外一边,哈利皮尔斯和他的情人金岚躲在卫生间里不敢出来。

皮尔斯此时已经完全陷入懵逼状态。

跟Spark公司的人接触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没有金钱来往,上面调查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

最可怕的还是幽会的事情。

他是有家庭的人,还有两个正在读书的孩子要养活,现在被曝光了,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

突如其来的打击,令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陷入了舆论的风潮。

相关部门在第二天一早进驻OIO,展开调查。

与此同时,天义项目部的人也来到OIO,就大宗土地购买事宜接受审查。

此时OIO自顾不暇,没心思也没时间去刁难天义,在确定手续没有问题后,第三天上午就签字同意了。

这边过关后,天义拿着OIO的回函到新西兰国土部报批,那边更简单,给钱就行。

700公顷的丘陵地带,租赁10年,300万纽币,20年500万纽币。

买断就贵了,要1亿5000万纽币。

这还只是针对的丘陵地带,换做水草丰茂的牧区,价格还要成倍上涨。

项目部打电话问韩义怎么办,韩义二话没问,直接道:“买下来!”

15000万纽币,换成人民币也就不到7亿,上次一个高温补助还花了9个亿呢,这点钱对于现在的天义来说就是毛毛雨。

……

7月15号,礼拜四上午,韩义乘刚刚运抵新西兰的大猫号DMO—003商务飞机,前往南岛“布莱尼姆”。

布莱尼姆在南岛最北端,人口只有不到3万人,除了酒庄以及自然风光外,这里也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很平静也很普通。

而卫星发射中心就在布莱尼姆以东20公里。

30分钟后,直升机降落在布莱尼姆东郊的一座篮球场里。

篮球场外,两辆八成新的宝马730li外面,站了几名黑衣男子,领头的人正是他的保镖队长贺建东。

等韩义下了飞机,贺建东快步走上来,“老板好!”

韩义拍拍他肩膀,笑呵呵问:“曾令词他们呢?”

因为之前的撞车事故,天义暂停发展无人公交车,韩义把曾令词调到了“太阳能汽车事业发展部”任部长,统管全局。

贺建东笑说:“曾部长他们在基督城,正在跟当地商会谈判。李哥在那边照看着,我就过来了。”

李哥就是兵王哥李拓。

韩义点头笑道:“走吧~”

等上车后,韩义摸摸车上的真皮坐垫问道:“这车你从哪弄来的?”

贺建东笑道:“二手车行买的。基督城那边很少卖新车,而且大多都是日苯车,我就随便买了两辆。一共35000刀。”

韩义点点头。

作为发达国家,新西兰汽车行业非常完善,人们对于汽车的认识也很全面。

对于普通上班族来说,汽车就像国内的自行车,电动车,就是一个普通的代步工具,4000纽币,5000纽币可以买个小车开上好几年,亦或是1000多纽币买辆破车,能开去上班就行。

正因为如此,这里满大街到处都是二手车,其中以日苯车居多。

当然,这对天义来说问题不大,新西兰销量不佳,可以卖到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去嘛。

……

20公里,开了不到10分钟,来到一个叫Vera的小村庄,这里只有七八户人家,唯一一条公路就是通往布莱尼姆的,并且只能容一辆汽车通过。

再往前一大片区域就是天义集团买下来的卫星发射中心,并且没有道路。

虽然从卫星图片上早已看到了这边的景象,但是实地看到这边的景象,韩义还是有些失望。

高低不平的丘陵地带上、生长着稀稀拉拉的灌木丛,方圆几千米鬼影子看不到一个,显得非常荒凉,跟一路所看到的优美风景完全是两码事。

不过随后又是想笑。

卫星发射基地还指望多漂亮不成?

就在这时有外貌如同正常人类的男性机器人、从西南方徒步走来。

挥手让贺建东他们回避一下,韩义问道:“他们什么时候抵达港口?”

为了尽快完工,韩义从南郡岛那边调了1000名机器人过来。

穿着工装服的机器人说:“预计在后天晚上11点。另外萨加拉塔的劳务签证在两天前已经发到新西兰海关,暂时还没有收到回函。”

“这个交给我去办,你们先做规划……”

作了番安排后,韩义也没在这里多作停留,乘车赶回了布莱尼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