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海军情报指挥中心会议室。

“潜水爱好者……”

看到这封连借口都找得如此拙劣的匿名信,亚历山大差点没气笑。

“有没有查出来对方是谁?”

“正在查。”穿着海军少将服的情报部头头劳伦·科弗代尔回了一句,不过脸上的神色却相当古怪。

亚历山大皱皱眉头,“怎么啦?有什么话就说好了。”

亚历山大最近在国外参加一个联合军事协防会议,刚刚回到法国,不清楚发生在南太平洋上的事情。

科弗代尔捧起桌上的资料说:“一个礼拜前,第二舰队潜艇部接到对外安全总局的协查通知,去南太平洋附近调查一个小岛……”

听完科弗代尔的话,亚历山大脸色顿时变了,“有这回事?”

科弗代尔点点头,“虽然不敢百分百确认,但是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个人在背后搞鬼。”

亚历山大狠狠一拍桌子,一双鹰眼里充满了愤怒,“哼,难道他还打算威胁我们不成?”

会议室里一帮海军高管都没说话。

现在明摆着人家就是在威胁他们,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把声纹发到他们海军司令部来了。

亚历山大也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多愚蠢了。

现在是他们海军部的小辫子被人家捏着,如果不打算让红宝石赤裸裸的暴露在别国眼皮子底下,只能想办法和对方私下和解。

不过亚历山大心里也万分奇怪,对方到底是怎么拿到红宝石声纹的?

这个问题如果不搞清楚了,他恐怕睡觉都不踏实。

随后亚历山大解散了会议,匆匆赶往总统府。

……

韩义确实想狠狠敲法国政府一笔,可是想来想去,这件事非常麻烦。

首先是一个信任的问题。

换位思考,他也怕对方出尔反尔,拿钱后再把声纹公布出去。虽然这样做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其次也很麻烦。敲的少了犯不着费那个功夫,敲的多了法国政府宁愿退役也绝不接受威胁。

他倒是想录制凯旋级战略核潜艇的声纹呢,可惜茫茫大海,他到哪里去找对方的核潜艇?

“难道就这样算了?”

韩义考虑了两天,心里那口气还是咽不下。

“我干嘛一定要卖给法国啊?”想到什么的韩义,眼睛不由得一亮。

他相信中国有关部门对这份声纹一定非常感兴趣,相比个人来说,政府之间肯定也能拿到更多的好处。不一定是金钱,比如某项限制进口的技术设备。

而且投鼠忌器之下,法国政府短期内肯定也不敢再到南太平洋去找他麻烦。

……

两天后,由王翰牵头的相关部门找到了韩义。

来的是两个老头,肩膀上都扛着麦穗五角星,看到韩义还挺客气的。

接下来也没什么好说的,韩义把完整声纹直接交给了两个老头。两个老头没问声纹从哪里来的,他自然也不可能说,总之都非常默契。

当然,更不可能提到阿堵物。

前后不过半小时,双方握手告别。整个过程出奇的顺利。

等两个老头离开后,王翰过来了。刚进办公室便一脸惊叹的看着韩义,“什么东西啊,居然惊动了两位将军?”

昨天下午韩义请他递了个U盘到上面去,没想到仅隔了一天就来了两位大人物。

韩义盯着他看了看,然后呵呵道:“前段时间我……”

不等韩义说完,王翰就连忙说:“别别别,咱学过保密条例,刚刚是开玩笑的。”

“真不想知道啊?”韩义一脸认真的问。

“不想知道。”王翰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

“不想知道就算了。”

说着韩义到酒柜里拿了瓶82年的茅台出来,“来,庆祝一下。”

王翰肥硕的手指捏着2两的玻璃杯,笑道:“确实该庆祝一下。今天老爷子跟我说了,上面已经同意你们进入飞机领域,如果不出意外,批文很快就会下来。”

“果然是好事成双。”韩义哈哈大笑,“来,干杯。”

……

批文是在2月26号元宵节这天下来的。

和批文一前一后到的还有5000万。当然,是人民币。

不过韩义依然很高兴。

起码没给他发一面奖状加500块。

而且人民币怎么啦,很坚挺的好不好!

在办公室里待了一上午,下午本打算去大杨村吃晚饭,然后俞静瑶打电话来,说她现在在燕京,让他也一块过去。

何潇潇她们大年初六就去了燕京,韩义也有些想大猫小猫了,于是收拾了一下乘飞机去了燕京。

下飞机时没到五点。

俞静瑶开着何潇潇那辆粉色的兰博基尼来接的机,之后直奔东三环何潇潇的咖啡吧。

正如何潇潇当初的设想一般,她真得把咖啡跟服装设计联系在了一起。

在日坛公园西面的银河SOHO租了个500平米的房子。其中一半是咖啡吧,一半是服装设计展览室,走小资精品路线。

到目前为止,营收处于持平状态。

当然,实际上是亏损的。

总投资550万,这些钱放银行一年利息也不少。没赚钱就等于亏。

不过也无所谓了。

韩义所有资产加一起,一天的毛收入,何潇潇一辈子都赚不回来。

从机场到SOHO20来公里,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华灯初上时才到地方。

找了个地面停车位,下车后,戴着棒球帽的俞静瑶在前面兴高采烈的走着,“姐夫,你还是第一次来吧?”

“嗯!”韩义边走边看。

作为地标性建筑之一,夜晚的银河SOHO火树银花,姹紫嫣红,非常的漂亮。而且这边的游客也非常多,一对对时尚小情侣相携从身边经过,喧嚣热闹。

俞静瑶就给韩义介绍着这边的情况。

想到什么的韩义问道:“你那个小尾巴呢?”

“她爸妈过来了,陪他们购物去了。”俞静瑶嘻嘻笑到。

两人从西大门入口处进了SOHO购物中心,乘电梯直达顶楼,何潇潇的咖啡吧就在这边。

刚从电梯里出来就看到何潇潇了,站在一家装修的很有范儿的店面门口打电话。

韩义朝匾额上看了眼,艺术体的“那年那月那一天那个地方咖啡屋”。

韩义笑说:“这个名字有点长。”

“我起的。本来16个字呢,我姐说太长了,就去了几个字。”俞静瑶得意的说完,然后又抿着嘴问:“怎么样姐夫,好听吗?”

“嗯,好听,有那么点乡愁的味道。”说完韩义摇摇头,“可惜啊,时光匆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俞静瑶还以为他意有所指呢,轻声喊了句“姐夫”,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消失不见。

韩义顿了一下跟道:“就像听到波涛汹涌四个字,再也联想不到大海一样。”

“……”俞静瑶一口吐沫差点没噎死,红着脸抗议道:“姐夫你又开车……”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