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力量超过规则的束缚之后,人心底的欲望就会无限制的膨胀,认不清现实,最终被欲望的火焰所吞噬——鲁迅说。

随着底蕴越发的强大,韩义反倒越来越讨厌打打杀杀。杀心太重的人,心智很容易被蒙蔽,遇到事情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暴力解决,从肉体上打击对手。

这样真得不好。

但是……

不喜欢使用暴力不代表不会使用暴力。遇到那些肌肉长到脑门里的人,只有把他们打疼打怕了,他们才会听你讲道理。

在知道那些匪徒的藏匿地点后,韩义派了四名工业机器人过去扫荡。

他现在就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他?

下午3点05分。

西工山脚下的某栋公寓里,四名劫匪同伙正静静等待着天黑。

今天香江海陆空全部封锁,路上到处都是警察在设卡盘查,他们根本不敢外出。

不过快了。香江是国际金融中心,像这样的大范围临检不可能长时间进行,只要挨过24小时,他们就可以离开香江。到时候海阔天空。

想到那些黄金,即使还没脱离危险期,几名劫匪眼睛里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就在这时,在外负责放风的匪徒提醒道:“有人进来了……到二楼了……三楼……四楼……注意,他在门外。”

门外,一个戴着鸭舌帽、长相酷似姜文的中年男子,仔细看了看门牌号,然后很优雅的敲门。

“咚咚咚——”

屋里四名大汉互相看了看,屏气凝息,默不作声。

“咚咚咚——”

仿佛已经认准屋里有人一样,外面敲门声一刻不停。

众人沉不住气了,其中一名眼神锐利的白种小胡子男人,用持枪的右手示意了一下,一个手臂上刺着蝎子的大汉慢慢朝门口走去。

来到门口之后,纹身男把枪背到身后,问道:“Whoareyou?”

确定屋里有人之后,门口的“姜文”抓住门把手,然后用力一拽,门把手连同锁芯被整体拽了出来,防盗门也露出了一道缝隙。

“快走……Police……嘭嘭嘭……”门口的纹身男惊叫了一声后,对着敞开的防盗门连开数枪。

“姜文”当然就是工业机器人了,编号23.

“23”身体稍微侧了侧之后,如灵猫一般迅速窜进了屋内,随后一脚自下而上踹在纹身男的腹部,把他踹出去三米远,狠狠砸在客厅茶几上。

哗啦啦——

铝合金框架被一下压扁了,钢化玻璃更是四处飞溅。

砰砰砰——

剩余三名匪徒,一边射击一边朝阳台跑去。

不过就在这时,阳台上突然冒出一个“人”来,截断了几人的去路。

“砰砰砰……去死吧……”

从阳台爬上来的人同样很彪悍,面对射过来的子弹夷然不惧,身体幻化出一道残影、以Z型朝退缩回房间里的匪徒扑了上去……

两个工业机器人前后夹击,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四名匪徒很快被缴械。

而与此同时,另外两名工业机器人去了米敦道。根据潜艇里的匪徒供述,还有几名负责接应的同伙躲在这里。

同样没有任何悬念,一枪未放的情况下被缴了械。

……

尖沙嘴左敦道“隆海”大厦内,韩义端着杯子随口道:“警察很快过去,快点!”

西工公寓内,“姜文”拿着枪指着跪倒在地上的一名匪徒脑袋,冷冰冰道:“你们听好了,我只问一遍,如果不回答或者骗我,我就会打爆你的脑袋。

现在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被枪指着的正是那名纹身男,用仇视的目光看着工业机器人,“fuck,你去死吧!”

砰——

连多余的话都没有,23一枪打爆了纹身男的脑袋,鲜血混合着脑浆喷浆在其余几人的脸上身上。

“啊……尼尔森……尼尔森……”其余四名大汉失声惊叫了起来,包括放风的全部在内。

23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实际上他根本不懂悲伤为何物,用枪指着那个小胡子男人的脑袋问:“你叫什么名字。”

“弗兰克·凯文。”小胡子男子大抵知道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很痛快的把名字说了出来。

“很好,现在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知道这批黄金的?”

“我们是自由佣兵组织【刺刀】的成员,消息是一个国际情报贩子卖给我们的。”

“那个情报贩子叫什么名字,人现在在哪里?”

“真名不知道,只知道外号叫【黑曼巴】,根据地在葡萄牙的里斯本。”

韩义透过机器人的瞳孔仔细盯着凯文的面部表情,可惜看不出什么,“再问一遍,让我看看他表情变化。”

23号弯腰从地上捡了一块碎玻璃,然后贴在小胡子左脸颊上,“嗤啦”一声划了过去,留下一道10公分、深可见骨的伤口出来。

“啊……”小胡子惨叫了起来。

“我再问一遍,叫什么名字?人现在在哪里?”说着23把还在滴血的玻璃贴在了小胡子的脖颈上。

疼得浑身打摆子的小胡子,用嘶吼的嗓音喊道:“我说了,叫黑曼巴,在里斯本……”

韩义仔细盯着对方的瞳孔变化看了看,说:“好了,回来吧。”

……

一个小时后,西工那栋老旧公寓楼下站满了警察,而警戒线外的记者以及围观群众更是人山人海。

十几分钟后,穿着白大褂的医院工作人员抬着三副担架陆续从楼宇里走了出来,其中有两架上面盖着白布。

紧随其后,荷枪实弹的飞虎队押解着其余两名犯罪嫌疑人出来了。

记者闪光灯顿时此起彼伏,而更多的记者则朝着现场指挥官、一位高级督察围了过去。

“张警官……”

“来,大家让让……让让……”

谢南烟此时也在现场。看着被抬上救护车的欧籍男子脸上狰狞的伤口,奶海里不自觉就浮现起那张笑眯眯的脸。

重案组组长林明过来了,笑眯眯道:“小谢,这次你可算是立了大功啊!”

谢南烟摇摇头,“林队,这事跟我关系不大,是那个韩义派水下机器人追查出来的结果。”

“呵呵,人家那边说了,不用报道他。回头你就代表警队,答记者问吧。”

“不是……”

“行了,你就不用谦虚了。人家什么身份你也知道,不可能出来抛头露面的。”

谢南烟还是摇头,严肃道:“林队,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这些匪徒的藏匿地点对方也知道,现在死人了,我怀疑……”

不等她说完,林明便截断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要清楚,一来你没有证据,二来对方不是你能随便调查的人;

第三,这件事到此算是一个圆满结局,无论是我还是上面都不想再节外生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说完这位四肢发达的重案组组长抬起手,想拍拍谢南烟的肩膀,不过随后又放下了,语重心长道:“我现在大概知道你父亲为什么情愿让你加入警队,也不愿让你经商了。

虽然我是警察,但我还是想跟你说一句,这个世上不是非黑即白的,有时候也存在一些灰色地带。

而咱们要做的是,尽量控制这些灰色地带向黑色地带蔓延,而不是把它们当作黑色地带一块打击,那样只能适得其反,你明白吗?”

谢南烟沉吟了片刻,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林明笑道:“走吧,咱们一块去见见那位科技教父,顺便感谢一番。”

……

卢梦琳也来香江了,此刻就在隆海大厦的办公室里。

她上月27号就来了,一直在忙着开拓香江这边的市场。

“老板,你过来怎么不通知我去接机啊?”匆匆赶回来的卢梦琳,刚进门便嗔怪到。

韩义打量了番。

卢梦琳一如既往的少妇扮。上身一件轻奢风prada黑白条纹衬衫,下面一件圆筒铅笔裤,脚蹬金色缠丝绑带高跟鞋;

高高挽起的发髻露出洁白饱满的额头,容貌靓丽,气场十足,身材在他所认识的女人里也是出类拔萃。

“呵呵,临时起意,明天早上就回去了。”

卢梦琳带着一阵香风在韩义对面沙发上坐下,笑语盈盈问:“这么快啊,要不再逛逛?”

韩义端起茶杯随口道:“一个人有什么好逛的。”

“要是老板不嫌弃的话,我陪你逛呗。”卢梦琳掩嘴窃笑到。

“嗯,这个可以有!”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