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我们模糊了很多概念,淡忘了很多事实。

就好像很少有人清楚,或者忘记了,intel,AMD,nvidia,背后其实都是一个老板,只不过占比股份多少的问题;

再比如,很少有人清楚,微软,谷歌,甲骨文,苹果等76家公司都是美国4个资本公司大份额持有。

再或者,娃合合,苏伯迩,两个公司早就被法国公司给收购了,某个扛着民族主义大旗,勾起了广大国民的无限爱国情怀的人,其实多少年前就拿到了绿卡。

而李哲巨也忘记了一件事,光腾图像处理器的大股东是天义。(之前是51%,后来韩义又买回来一部分,现在是61%)

他同样也不清楚,香江“亚星”(简称GE,是仲信和通用合资成立的公司)的高清海洋导航系统,是天义免费提供的。

李哲巨犯了两个错误不自知,然后想靠着长石庞大的商业结构给韩义一个下马威。

结果一下懵逼了。

李哲巨收到消息时,TMO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客户电话一通接一通,张嘉豪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一分钟损失在几十万上下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李哲巨亲自打电话给藤讯技术群老总鲁山问情况。

这里说一下,李家曾经是藤讯最大的股东,持有藤讯20%的股份,不过后来被李老二以2000万人民币卖掉了。

李哲巨亲自打电话,鲁山当然要给面子。

打电话给岳敏才说情,那边回了一句“这是老板的意思”,然后便挂断了。

鲁山隐约明白了什么,然后再一调查才知道事情原委。

……

“什么,光腾老板是他?”

听到这个消息,李哲巨显得非常惊讶。

不过这边还没结束,那边更大的噩耗在等着他。

李家航行在几大洋上的十几条远洋货轮,突然间从卫星地图上消失了。

李哲巨匆匆忙忙赶往港口的远洋地面服务公司,这边比TMO乱的更厉害。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几百条人命,上百万吨货物,一旦出事,绝对能动摇李家的根基。

“什么情况了?”

卫星总控室里,高鼻子蓝眼睛的负责人,急出了一脑门的汗,“13点45分,所有商船的卫星跟踪系统全部自主关闭,刚刚联系过亚星,那边正在排查原因。”

李哲巨皱着眉头走到一片雪花的监控屏幕前,“船跟人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通过卫星电话联系上了,全部原地待命。”

大海里非常危险,一旦偏离航道撞上暗礁,后果不堪设想。

李哲巨点点头,然后就在港口这边等着消息。

14点03分,亚星那边打电话过来告知,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天义人为关闭了他们家的卫星端口接入,不让他们获取适时卫星影像。

李哲巨气得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什……什么,你们亚星的卫星数据是天义提供的?”

“是的!李先生。”

“仆街啦你!”

破口大骂了一句,李哲巨恶狠狠道:“我不管那么多,你们现在立马给我想办法恢复系统,要不然我告得你们倾家荡产……”

…………

金陵雨澜花苑里,韩义通过纳米卫星看着静静停泊在北太平洋上的三艘远洋油轮,眼睛里流露出狰狞的神色。

挖掘机器人此刻就在油轮下方的深海里,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油轮就会沉入大海。

不过看着站在甲板上晒太阳的中国船员,最终还是没有下得去那个手。

这些船员只是打工仔,而且都是一家的顶梁柱,如果跟着葬身大海,后面就是几十个家庭的家破人亡。

“还是心太软啊!”

摇摇头,韩义起身朝阳台走去。

9月底的天气秋高气爽,花园里百花齐放,金灿灿的阳光照在草坪上,郁郁葱葱。

在花园里绕了一圈,来到19号楼的栅栏旁,刘锦烨没来这里。

穿过两家房子中间的林荫小径,来到屋前的大路上。

今天是礼拜六,小区里人还是挺多的,前面的小高层住户也到他们这边来散步。

韩义顺着大路朝前走了没多远,口袋里的私人电话响了,是燕京那边的号码。

接通后才知道,来电的竟然是亚星总经理,一位背景比王翰陈家栋还要吓人的大人物。

双方聊了一会之后,对方提到了香江那边的事情,话说的还算客气,但言外之意就是希望韩义网开一面。

韩义压下心底的火气,语气平淡道:“既然他能请动你说情,那我给你这个面子。不过你跟他说,必须赔偿我们公司的损失。

5000万美元,什么时候钱到账,什么时候解开端口。”

电话里的人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说:“行,我帮你跟他说一下。”

挂断电话之后,韩义发了个银行账号过去。

李哲**本没得选择。

相比TMO来说,油轮停泊一天,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而且大海上变化万千,万一出个什么事,后果更是无法想象。

李哲巨看来是认怂了,电话挂断不到5分钟,一笔国际转账通知来了。

数了一遍,确定没少个0之后,韩义打电话给王鹤鸣,让他解开端口。

钱虽然不算多,但包二奶养嫩模花掉的,跟被人讹走的,那能是一个感觉吗?

估计李哲巨此时心里都快气疯了。

暂时就这样了。

回头再慢慢割他肉!

信步朝小区出口走去。

……

徒步走到菜市场,买了一些新鲜食材,兴致勃勃的回到家准备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可是突然又不想做了。

坐在阳台上看着太阳渐渐西沉,感觉越往上爬越孤独,想找个人聊聊天,撸个串都难。

翻开通讯录找了一圈,然后就打给马耘了。

“老马,吃晚饭了吗?”

远在杭城的马耘,接到韩义电话有些意外,带着招牌式的笑声说:“正在吃,韩老板有什么事吗?”

“没事。吃的什么啊?”

“炸酱面,腌蒜头,青菜炒香菇,还有个鸭翅。”

“说的我口水都下来了。”

马耘正在琢磨着韩义打电话过来的用意呢,随口笑道:“要不来杭城,我请你吃饭。”

“呃……”韩义考虑了一下,“行,回头我找你玩去。”

“……”马耘,“好,来了打我电话。”

挂断电话,韩义肚子有些饿了,可是懒得烧饭,也不想到外面吃。

至于机器人烧的,没有灵魂,他也不想吃。

眼看天空变得昏暗了下来,韩义还是没想到去哪里吃饭,最后干脆打给了阮红妆,问清地址后驱车赶了过去。

……

阮红妆在建业区单独租的一室一厅的公寓。

接到韩义电话时,她正在家里吃晚饭,听到他要过来,吓得立马把工作服又换上,然后画了淡妆。

收拾利落后,忐忑不已的站在公寓楼下等着。

大晚上,老板突然造访,让她心里有些七上八下,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万一……万一他今晚留宿怎么办?

想到这个问题,阮红妆顿时脸红不已,心更是怦怦直跳。

就在这时,小区入口处一道灯光过来了,正是韩义的车子。

阮红妆迎了上去,声音有些干涩的喊道:“老板~”

“嗯!”韩义应了一声,径直朝楼宇走去。

阮红妆住在5楼,40来个平方的单身公寓,收拾的非常整洁,墙上、门上、冰箱上,到处挂着卡哇伊的毛绒玩具。

餐桌上还用菜罩罩着两菜一汤,以及半碗米饭。

韩义哈哈大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快给我盛饭去。”

“啊……”阮红妆有些惊讶,“老板你还没吃啊。”

“嗯,快去,我都快饿死了。”

“噢噢……”阮红妆就赶忙去盛饭,心里却在想着,难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