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后,浦江西区的出租屋里。

“我之前没跟你说,蓁蓁她父亲是……”

等罗春全部说完,韩义一阵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原来秦蓁蓁家来头甚大,她父亲是燕京某司司长,权力很大,是那种到地方上封疆大吏都要给三分面子的那种;

而她母亲同样也不是什么普通人,是某大型国企的老总。

除了父母,什么叔叔、婶婶、姨娘、舅舅、姑姑,总之七大姑八大姨,全部是体制内的人。

这样的人家找夫婿,首选当然是体制内的人,再不济也要找一个富商巨贾,就罗春这样的,说个不好听的话,那就是矮子坐高凳——够不着。

不过罗春这运气也是没谁了,之前泡了个局长家的女儿,这次路边随便“捡尸”就捡了个司长家的闺女。虽然拖了个油瓶。

所以说啊,人长得帅,连运气都TM比一般人好。

罗春却是叹息了一声,“不怕韩老板你笑话,原来我真打算这辈子就这么吊儿郎当的混混算了。”

“现在呢,又想通了?”沙发上,韩义端起塑料杯喝了一口问到。

秦蓁蓁就在旁边,但罗春却毫无顾忌说:“嗯,我想通了。我想往上走走,看看上面的风景,这次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

罗春确实想通了。

说人和人之间都是相互利用,这话有些过了,但是一个人对别人只有索取,而没有回报,这个人就是毫无价值的。

一次两次还好,时间长了,谁都厌烦。

何况请韩义出面镇场子,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如果纯粹是用来装逼打脸,那将毫无意义,别说韩义了,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你有这个心就行。”韩义点点头,又问道:“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罗春毫不迟疑道:“蓁蓁父亲是下来检查工作的,他们现在在酒店,中午飞燕京的飞机。”

“那就走呗!”韩义起身到。

……

外滩某市委酒店里,秦凤山一家正在收拾行李。

“妈,你劝劝爸爸啊……”秦蓁蓁妹妹秦夭夭,拉着她母亲胳膊到。

正在收拾行李的妇人,皱着眉头道:“既然她选择这条路了,那么后果自然由她自己来承担。”

那边窗台下正在抽烟的男人,扭头严厉道:“我警告你秦夭夭,以后不许再从经济上援助她,她有能耐自己养活自己去。”

“爸!姐她就是一时脑子糊涂,你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嘛。”

“我已经给她两次机会了,不会再有第三次。”说完秦凤山起身道:“走吧!”

酒店门口,罗春一行人也刚到。

下车后罗春深呼吸了一口,转头朝韩义看看,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韩义笑道:“你别看我,我就是来喝上午茶的。”

他轻松的态度感染到了罗春。

是啊,司长怎么啦?我哥们是天义集团老总,上到省市、军区领导,下到BAT、各大国企掌门人,哪个不给他三分面子?

没什么好怕的!

“走!”罗春一拉秦蓁蓁母女俩手腕,大踏步朝酒店门口走去。

市委酒店从外部看只能说普通,但内部环境却相当好,里面设施朴实无华中透着一股大气;

而且不像一般酒店那样恨不得把每一寸空间都利用上,这里地方很大,随处可见的室内盆景,把宽敞的大厅点缀的活泼生动,在这炎炎夏季里也显得更加清爽宜人。

走进来的韩义,被凉爽的空气激得打了个寒颤,随后360个毛孔都是一阵舒爽,呼了口热气说:“我去偏厅那边等你们。”

“嗯!”罗春点点头,带着秦蓁蓁还有小女孩,朝休息区走去。

等了不到5分钟电梯开了,里面走出的正是罗春那便宜老丈人,丈母娘、小姨子。

“妈,你看,姐来了。”

秦凤山皱皱皱眉头没说话,径直朝门口走去。

罗春抻了抻衣服下摆,带着秦蓁蓁迎了上去。

“伯父伯母好~”

“你来这里干什么?”秦凤山脸上露出威严的姿态,语气显得极为不耐烦。

“果然啊!”罗春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声。自己这样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人,在人家眼里估计就是一个蝼蚁。

随后他又想到了韩义,不知道那位老同学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是不是自己在他眼里也是如此?

感慨了一下,罗春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伯父您应该知道,我大学是在金陵念的……”

秦凤山根本就不想听,不等他说完便朝门口走去。

罗春刚踏前一步,后面警卫过来拦住了他。

罗春焦急道:“伯父,您听我说,我跟韩义……”

被警卫拦着的罗春,心里真是又憋屈又难受,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大喊一声“去尼玛的,老子不伺候了”。

可现实告诉他,他不能那么做。就算不为了自己考虑,也不能辜负了韩老板的鼎力相助。

而远处的韩义也看到了这一幕,无奈的摇摇头。

也不怪罗春。

要不是有秦蓁蓁跟着,这种级别的领导别说搭话了,连靠近都做不到。刚刚是他考虑欠妥了。

起身远远喊道:“罗春!”

韩义这一嗓子令大厅里稀稀落落的十几名客人及服务人员齐刷刷看了过去,包括秦凤山一家也是下意识扭头看去。

“咦,这个年轻人好眼熟啊!”

“他是……是……韩义?”秦凤山楞了楞,脸上露出了一丝讶异的神色。

在众人的瞩目下,韩义笑呵呵的走到罗春身旁,主动勾住了他的肩膀。

“韩老板,我……”

“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眼看那边的秦家一家子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韩义拍拍他肩膀,“走,过去!”

有韩义在身旁,罗春顿时胆气一壮。

一直来到秦凤山身旁,韩义才松开罗春肩膀,伸出手笑呵呵道:“秦司长您好,我是韩义。”

“韩……韩总你好!”秦凤山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下意识握住韩义的手,“你们……”

“呵呵,罗春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最好的哥们。”松开手,韩义乐呵呵的再次搂住罗春肩膀。

罗春瞥了眼“老丈人”的脸色,眼角直抽抽,嘴巴微微张口,目光里有着一股难言的尴尬,总之精彩纷呈。

至于“丈母娘”跟“小姨子”,眼神不停的在罗春跟韩义之间来回转悠,那种难以置信的表情,跃然于脸上。

罗春心里顿时就跟酷夏的烈日下喝了杯冰水般,从上到下,每一个毛孔都通泰舒爽。

心忍不住哈哈大笑,“还是韩老板面子大!”

韩义依然搂着罗春肩膀,伸手朝偏厅的饮茶区示意了下,笑呵呵道:“秦司长,要不到那边坐一会?”

这位秦司长“勉为其难”的点点头,然后当先朝大厅东面走去。

……

“我认为,一个优秀的企业要正气大于邪气,没人敢说真,没人敢多做多管,这样长此以往……

另外,企业运营当中,最怕的就是外行指导内行,这一点无论是国企还是私企……”

王对王,虾对虾,乌龟对王八。

韩义身份摆在这里,即使如秦凤山这样的人,也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在初始的震惊过后,两人有说有笑了起来。

“嗯,韩总说的有道理!一个人要不断地完善自己的人格和能力,一个企业也要坚持不懈地去创造一个能发展、能克服困难、能走出逆境、能解决各种问题,受员工和客户,乃至社会尊重和关爱的氛围。这才是一个优秀的企业!”

韩义笑着点点头,“听说秦司长很快要主政苏城,到时候还望您大力支持!”

半个小时前还冷冰冰的秦凤山,此时哈哈大笑,“我在这里向韩总保证,只要你们天义能把传感器分厂落户到苏城,到时候我亲自给你们剪彩。”

传感器分厂可不仅仅意味着一个传感器,而是一个庞大的项目群,到时候建立在传感器之上的产品,会在苏城遍地开花。

“这个目前公司正在做规划,苏城确实在考虑城市内……”

就在这边畅聊着的时候,隔壁桌气氛也变得非常和谐。

秦凤山二闺女,正在“审问”罗春,而他老婆就在旁边静静的听着,脸色跟之前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为什么叫他韩老板啊?”

“大学里的时候……”

罗春娓娓道来的同时,目光无意间掠过隔壁桌的两人。

看着“老丈人”笑意盎然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想到,如果此刻换成自己坐在对面,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笑出来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