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网络只瘫痪了几分钟,但是造成的后果还是非常严重的。

至少给韶官造成上百亿人民币财产损失;

而日苯经过三天的连续抢修,才刚刚恢复金融、工厂、交通、电力、通讯等部门的正常工作生活,至于损失,目前还没有统计出来。

据日苯那边媒体说,此次病毒潮的破坏力,不亚于一场七级地震,后遗症非常大。”

周和平说完后,看了眼对面沙发上的年轻人,面色严肃道:“韩总,这还仅仅是几分钟,如果是几十分钟呢?一天呢?智能病毒的威胁太大了……”

韩义双手交叉,两个大拇指飞快旋转着,等对方说完道:“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呃……”周和平看了眼肖俊聪,然后接着道:“截止今天上午10点,韶官那边至少查获了100部含有智能病毒的手机,而日苯那边虽然没有确切数字,但想来不会低于这个数字。

韩总公司是搞人工智能的,想来对智能病毒特征应该不陌生,这种拥有无穷量变的病毒,除了智能杀毒软件……”

韩义不等对方说完便打断道:“你既然知道智能病毒拥有无穷量变,就应该知道它是杀不死的。

而且智能病毒只要改变一下分裂结构,就可以变成智能杀软,到时候谁杀死谁还不一定呢!”

旁听的柳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立刻意识到不对,脸色绯红的底下了脑袋。

周和平明显不甘心:“可是韩总……”

“别可是了……”韩义再次打断,随后慢条斯理说:“带样本了吗?”

“带了!”

韩义点点头,直接送客,“你们先回去吧,留一份下来让我们工程师研究研究。”

周和平还待再说,结果被旁边的肖俊聪拦住了,“那就不打扰韩总了。”

“嗯,慢走~”

看到两位大佬离开离开,那边的柳鸾才松了口气。

不过随后又兴奋了起来。

瞧瞧,两个平时她需要仰视的科技大佬,在韩义这位国内科技教父级人物面前,就像小学生一样,都不敢抢嘴的。

等韩义回来后,柳鸾刚打算开口,他随口道:“走吧,吃饭去。”

“那……那我的采访。”

“边吃边说。”

……

那边周和平一直等出了大门,坐上车后才说:“你怎么不让我说啊?只要把智能框架做好,怎么可能被反杀嘛,他这分明是……”

“别说了~”肖俊聪拎了拎黏糊糊的衬衫,“韩义这个人做事向来自我,连我们周总都怵他,你跟他犟,没你好果子吃。”

周和平一张脸变得更黑了。

肖俊聪拍拍他肩膀,“行了,别郁闷了。我知道你压力大,可事情都出了,急也没用。”

“哎~”周和平叹息一声,想说点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以前的黑客,那是一种褒义词,是对技术大牛的尊称,包括绿色兵团,红客联盟,华夏联盟,黑鹰等等,组织里的高级成员,都曾为中国的网络安全事业做出过一份贡献。

那时候他们崇拜的不是那些有钱人,而是技术比他们厉害的人,哪怕有再大的怨恨,没有一顿酒是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可是再看看现在那些所谓的高手,技术不咋样,捞钱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厉害。

更有那恬不知耻的人,把他们曾经辛苦构建起来的网络安全,当作赚钱的筹码,公开喊出,国人愿意用隐私交换便利。

真是笑死人了。

谁愿意拿隐私交换便利?

还不是被软件绑架了,你不接受协议,你就无法使用他们的软件。

就是这么霸道,就是这么不要脸,如果是在国外他们也敢这么说这么做,保证罚的他们倾家荡产,连孙子辈都还不清。

肖俊聪知道周和平心里所思所想。

周和平不是气愤韩义不鼎力相助,而是为下一代网络安全事业的接班人忧心。

韶官那边出了那么大个事,全世界都闹的沸沸扬扬,但是国内私下里没多少技术员讨论智能病毒的遗患,以及解决方案。

因为现在没人讲技术,就讲钱,谁钱多谁就是老大,谁就可以号令群雄,莫敢不从。

那种一心钻研技术的人,真得太少太少了。

“行了老周,别担心了。你应该换个角度想,智能病毒的出现,其实又何尝不是一个契机?

按照正常技术更迭速度来讲,智能病毒起码要在5-8年后才会出现,现在既然提前出现,也必将推动世界上那些大的安全公司寻找解决方案。

而且按照智能病毒的破坏性,根本就是个不死不休的结局,但是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周和平抬起头,目光涌动着一层光芒,“你是说……”

“我什么也没说,”

肖俊聪视线投向反光镜,天义科技集团几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

天义员工食堂里。

“家是哪的?”

“长洲的。”

“韩总……”

“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爸妈,爷爷,还有个弟弟。”

韩义呵呵笑道:“你这么拼,该不会是一个扶弟魔吧!”

“我弟弟很乖的,现在在中海财经大读大三,年年都拿奖学金。”柳鸾说完,跟着问道:“韩总,能谈谈您对DTT框架协议的看法嘛。”

“没什么看法。一力降十会你懂吧?”说完韩义又问道:“有没有男朋友啊?”

“啊……”柳鸾那杏仁眼里满是惊讶,一双樱桃小口也是微微张开,显然对这个问题很吃惊。

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了,瓜子脸上浮现出一团酒红。

“呃……还……没有。”柳鸾有些不好意思。

“是空窗期,还是良禽择木而栖?”

“都不是!只是现在社会诱惑太多,乱花渐欲迷人眼,所以我想等一等,相信属于我的那个他、迟早会来到我的身边。”

柳鸾对自己的回答感到非常满意,然后强装镇定的看了眼韩义,胸口如小鹿乱撞,“难道霸道总裁师弟看上我了?死了死了……我该怎么办,万一他告白,我要不要接受的……”

“昨天听你说,也是金师大的对吧,哪个校区的?”韩义笑眯眯问到。

“仙园。17届。”说完柳鸾心跳加速,一块水煮鱼片夹到中空又掉了下去。

“呵呵,那我还得叫你声师姐了?”

“呃……嗯!”

本来是采访的柳鸾,现在完全变成了被采访者,脑海里被自己某个想法给搅的乱糟糟的,问什么答什么。

“愿不愿意到天义当新闻官?”

“好啊……”回答完的柳鸾猛的发现不对劲,瞪着眼睛惊问道:“你说什么?”

韩义重复了一遍。

“新……新闻官,什……什么意思啊?”

韩义边吃饭边说:“天义缺个新闻发言官,我看你学的是传媒,又是记者,所以想让你去试试。”

“这样啊……”柳鸾心里哑然失笑,原来是背景调查啊!

不过也是,以小师弟的身份什么样的国色天香找不到?就算自己再漂亮,也没道理第二次见面就来撩她,那也太没品了。

亏自己还在那自作多情。

下降的智商重新附体,柳鸾又被韩义的话给惊到了。

天义新闻官啊,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岗位,如今就这么唾手可得,让她有些不敢置信。

现在这个社会,青年靠什么出头?

头等青年靠出身,二等青年靠关系,三等青年靠天资,四等青年靠努力,五等青年耍文艺,六等青年打游戏!

她心里窃以为,小师弟是看在同学关系上。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柳鸾咬着下嘴唇狠狠点头,“愿意愿意,十万个愿意。”

“呵呵,愿意就好!尽快把手头工作处理好,回头到人事部报道去。”

“嗯~”

吃过饭,临分别前,柳鸾还是忍不住问道:“我能问一下,为什么选择我吗?”

韩义哈哈大笑,“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你非要靠才华,我要是不给你一个机会,那不显得我眼拙嘛。”

……

回去的路上柳鸾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那个小师弟当场表白,自己到底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