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金陵已是万家灯火,窗外的树影在飞速倒退着。

想起下午纪光华说过的话,韩义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要说理工男容易感性,这话一点不假。

纪光华好歹也是五十来岁的人,又是身价五六亿美金的大老板,结果被他几句鼓舞的话,竟然说的泪目了,也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不过有句话叫“相识满天下,知音有几人”。

找一个脾气相投、身份差不多、还要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真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回想了片刻,韩义拿起身旁的手机看了眼,7:23;

家里也没人,这个点也不想回父母家,顺手翻开通讯录,想找个人一块喝茶去。

打电话给俞静瑶,她去燕京了;

打给卢震海,正在苏城出差;

打给易秀川……算了,人家老婆孩子热炕头;

阮红妆……大晚上老板跟秘书喝茶,典型的有事秘书干,没事……

还是窦豆吧~

……

刚回到学校的窦豆,晚上被几个同学硬拉着去了珠江路后街的酒吧一条街,还没进门就接到了韩义电话。

“啊……您说什么……我跟同学在酒吧街这边呢……老板您也来啊……好啊……”

把地址报过去后,窦豆朝等在门口的几个同学说:“你们先进去吧,我……我等个朋友。”

几个同学一下子围了过来,嘿嘿笑道:“豆豆同学,老实交代,到底什么人?”

“就是~神秘兮兮的,还朋友,你什么朋友我们不认识啊?”

“快说!要不然就别我们不客气了……”

三四个女生虎视眈眈的看着窦豆。

梳着个独马尾的窦豆,顾左右而言他:“哎呀,你们不认识啊,快进去吧!”

几个女生互相看了眼,其中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的女生朝另外几个女生眨眨眼,“好吧,那我们先进去吧!”

说着几个女生相携进了酒吧。

窦豆转身朝酒吧街路口走去。

站在路口等了不到10分钟,一辆黑色奥迪A8L从主干道那边快速靠近,很快停到了窦豆跟前。

后车门打开,韩义从车里走了下来。

窦豆惊喜道:“老板你还真来啊!”

“呵呵,回家睡不着,就出来转转喽。”说着韩义朝人影幢幢、霓虹闪烁的酒吧街上走去,“我有一年多没来过酒吧了。”

窦豆跟在他身旁,嘻嘻笑道:“老板您这身份到酒吧,不大合适吧!”

韩义哈哈大笑,“修仙还讲究历练红尘呢,我怎么就不能来?”

还没等窦豆继续说,迎面背光走来几个女生,等快到近前时几个女生“嗤嗤”笑了起来。

窦豆惊呼道:“好啊,你们居然套路我。”

“嘻嘻,谁让你不说实话来着。”

“对啊!等帅哥就直说嘛,我们又没说不让带家属。”

“快快快,介绍一下,这是不是你家那位?”

几个女生七嘴八舌的说着。

窦豆有些不好意思,“别瞎说。他……他是我老板。”

韩义笑呵呵道:“你们好,我叫韩义。”

“噢,你叫韩义啊……什么,你是韩义?”

几个女生刚打算继续调侃,一听说他叫韩义,顿时惊呼了起来,随后仔细一看他的脸。

“我的妈呀,真……真是韩义~”

“看到活的了~”

韩义:“-_-||……”

路过的行人听到“韩义”二字,也是下意识扭头看过来。

好在灯光暗淡,认出他的不多,不过还是有人低头窃窃私语了起来。

本打算来小酌两口的韩义,无奈之下道:“那……你们玩吧,我先走了。”

窦豆这个气啊,拿眼狠狠瞪了眼几个室友。

几个女生也是理亏,吐吐舌头,“窦豆,我们先走了。”说完立马撒丫子走人,随后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她们中间传出。

窦豆跟着韩义原路返回,“要不……到前面清吧坐坐?”

韩义确实不想这么早回去,于是便点点头,“好啊~”

…………

清吧就在酒吧街入口处的一栋欧式洋房里。

里面人不算太多,空气中流淌着悠扬的萨克斯风,加上暖色调的装饰灯光,氛围相当好。

考虑到窦豆是女生,而且还是学生,所以便也没要洋酒,点了两杯意大利精酿。

酒上来后,两人边喝边聊。

嗯,基本都是韩义问,窦豆说。

“毕业后打算回老家还是留在这里啊?”

豆豆是湘省妹子。

窦豆摇摇头,“不知道。我妈想让我回去,可是我舍不得离开,这里有太多美好的记忆了~”

说完窦豆抿了口酒液,乳白色酒沫沾在嘴唇淡淡的绒毛上,带着一丝丝小诱惑。

韩义视力好的可以当望远镜,但是在这么近距离下,竟然没发现她脸上有什么瑕疵。

小小的脸蛋,挺翘的瑶鼻,丰润小巧的嘴唇,皮肤好的过分,像水蜜桃一样,掐一把能出水。

如果非要找一样出来,也就是身高了,大概在一米五五左右。

“那你家兄弟姐妹几个啊?”韩义随口问到。

窦豆说:“一个哥哥,还有个弟弟。哥哥在老家上班,弟弟在我们那读专科院校。”

顿了一下,窦豆笑道:“对了,说一件特搞笑的事情你听听。”

“嗯,你说~”

“这次我五一赶回去,正好我哥相亲。先是在茶座里见的面,双方都挺满意的。然后我哥就上门送给对方亲属看看嘛,我哥不好意思,非拉着我一块去……嘻嘻……”

说到这里窦豆自己先忍不住乐了起来,“老板你应该知道,到女方家是要先吃茶的,坐的农村长条凳,我跟我哥一人坐一边,然后我哥……”

窦豆又笑了起来,“哎呀……我都不好意思说~”

韩义就乐呵呵的端起酒抿了口。

“我哥他……他用力过猛,屁股上的裤缝炸裂了,里面……里面穿的是海绵宝宝内裤……”

说完窦豆趴在桌上笑了起来。

韩义也是哈哈大笑。

窦豆笑了一会继续说,“当时女方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倚在门口看我们吃茶,然后我哥他……他噗嗤一声炸了……”

“啊哈哈哈……”窦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韩义也是乐的不行。

世上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情嘛,裸奔也不过如此了。

“后来怎么样了?”

“还好,两个人目前正在相处当中。”

韩义乐呵呵道:“总算是个喜剧。”

“嗯~”

…………

在酒吧里坐了一个多小时,10点多点两人起身离开。

现在正是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酒吧街上比之前看到的人更多,喧嚣沸腾,近乎摩肩接踵。

两人边走边聊,前面车来了,韩义笑说:“要不要送你回去?”

“呃……不用了,我去找我同学她们。”说着窦豆挥挥手,“老板你慢走。”

韩义点点头,“嗯,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

正打算转身走人呢,七八米外的圆形花坛边,一个男的突然跪倒在地,双手紧抱着身旁女生的脚脖子,撕心裂肺的哭着。

“呜呜呜……芊……别离开我……”

被抓住脚脖子的女生非常不耐,“你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啊……”

“芊,我求求你了……你别离开我好不好……呜呜呜……等我赚到钱了,一定给你买名牌包包,买豪车……”

眼看周围人越聚越多,女的一脸不耐烦道:“我跟你在一起一年了,你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送过我……”说着女生使劲挣扎。

男生苦苦哀求,“芊,我以后一定加倍对你好……求你别跟他走……”

围观的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顿时议论纷纷。

“哇……这个女人好过分啊~”

“是啊,一看就是拜金女。小哥哥对她那么好,她居然忍心这样伤害人家……”

窦豆也气愤道:“这个女人可真够绝情的。”

没等到回答,她就抬头看去,正好看到韩义嘴角挂着的笑容。

窦豆无语道:“老板,您居然还笑得出来……”

“戏演的这么好,为什么不笑?”

“纳尼?”窦豆一脸惊悚,“什……什么?演戏?他……他们在演戏?”

“啊,对啊!”

窦豆朝前凑了两步,看到了男生脸上晶莹的泪珠,心里怎么也不相信韩义的话。

“不相信啊?”韩义呵呵笑道:“这样,你喊一嗓子警察来了,看看会怎么样?”

看着男生痛彻心扉的哀求声,窦豆到底还是没忍住,“警察过来了~”

听到窦豆的话,前一秒还半跪在地上的男生,下一秒立刻站了起来,搂着女生的脖子,在众人还没回过神来之前,若无其事的走出了人群。

窦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