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就坐落在江岸边的“欧世大厦”内,这座大楼属于薄世产业,层高146米,总建筑面积53000平方米,29层白花岗岩玻璃帷幕的双塔型大楼。

这座大楼是商研两用,1—13层入驻了包括保险金融证券会计非盈利机构等国内著名企事业单位。

再往上就是薄世的研究所。

薄世本身就是做安防系统起家的,而安保人员则由德国赫赫有名的“杜斯曼”集团负责,整个大厦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尤其是13层以上,没有得到允许,连一只苍蝇都休想飞进去。

不过苍蝇飞不进去,不代表机器人“飞”不进去。

中午12点,大厦3楼的男厕玻璃掀开了一角,随后一个人影从玻璃侧缝下面无声无息间钻了进来。

隔壁单间里有人在唱歌,“人在广东已经嫖到失联,有时也怀念当初小姐姿势那么经典,躺在床上将你我相连,怀念妳……”

进来的人影从厕所里出去后,绕了一圈来到了安全通道,从安全通道一直上到11楼,然后一个原地起跳跳到距离地面2.5米高的窗台上,从里面打开厚重的防风窗户,钻到了大楼外面。

如果此时有人仰头朝上看的话,一定能看到一幕骇人的场景。

只见光芒熠熠的大楼外部,一个人影就像电影里的绝世高手一样,贴着白花岗岩玻璃向上跳跃着攀爬,每一次都能向上跃升1-2米,速度非常迅捷。

可惜,转眼间大楼表面的人影已经不见踪迹。

…………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原本韩义不打算让苏瑞尔大白天去,可是研究过欧世大厦的安防后发现,越是晚上研究所的防卫越是森严,

尤其是数据储存室,全部采用物理隔绝手段,并且有安保专人看守,想夜深人静静悄悄的潜入进去根本是痴人说梦。

所以只能来个“白日闯”了。

中午韩义在传感器厂吃了个午饭,然后拉着负责人“曾令词”一起离开了公司。

路上韩义说:“我了解过了,沈学名是光传感器的第一批员工,三次考核,除了因为英语不过关,被刷下来一次外,其余两次都是高分通过。

包括那次被刷下来的一次,专业知识论答也是优秀。

我就搞不懂了,到底什么环节出了问题,导致人家做了两年,到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操作工?

难道就因为人家是高中毕业生?”

曾令词今年才34岁,毕业于复柦大学,主修微电子与光电子集成工艺,曾先后在国内多个企业担任重要职务,去年6月份才刚到天义。

“思维僵化,这是很多企业管理者都有的通病,简单说就是不能代入9000后的思考模式,造成了彼此的沟通困难;

这样就会形成管理模式僵硬,不会变通,没有人情味。”

“人情味……”

韩义手指头在大腿上敲击了两下,“这话说的对。一个员工父亲生病了请长假,居然要跟董事长申请才能获得批准,这不就是没有人情味嘛。

当然,我也知道人事有人事的考虑。

但我认为这种事哪怕就是编的也不要紧,因为不可能每个人都这么坏。

就像网上报道的那个入职三天就宣布怀孕、休完产假就辞职的女人,如果是在我们公司,我一样不会追究她,还要谢谢她。”

韩义说的事,曾令词知道,而且当时他就在宁博那边。

话说2017年宁博某个公司在招聘会上招了一位女文员,面谈的时候,公司人资部门询问其有没有结婚、有没有怀孕、最近打算不打算怀孕这些问题时,那位女士都说没有,于是双方签订劳动合同。

可是这位女士入职三天后,就告知公司自己怀孕了,为了保胎,需要常请假,常休息,当然产假也是必须的。

这家公司的老板也没生气,女员工的要求,什么请假了,什么早退了,都统统满足,工资照发,社保照上,一点也没有亏待这位女员工。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等那位女员工休完产假了,单位等来的却是一纸辞职申请书。

曾令词点点头笑道:“说实话,当初我看到那个新闻也挺气愤的,不过后来想想,那家小公司却是赚大了。

据我所知,后来他们出去谈生意,宁博那一带的同行都非常照顾他们,现在生意也是蒸蒸日上。”

韩义哈哈大笑,“对嘛,就是这个意思。越是大公司,越要有大公司的气量。三五万块钱没什么大不了,天义给得起,但是公司形象却是十个、百个三五万也买不回来的。”

两个人聊着的功夫过了东龙大道,前面是新国际博览中心,上次传感器展销会就是在这边举行的。

看着车外人来人往,韩义忍不住说:“下去走走?”

曾令词笑道:“好啊~”

曾令词长得有些书生气,带个眼睛,卫衣牛仔裤,要不说的话,一点也看不出是个管着七八百号人的经理,更像是个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

韩义倒是穿着西服,不过到底还是脸嫩,跟曾令词走一起,活脱脱两个出来找工作的应届毕业生。

两个人沿着博览中心西面的人行道朝北走。

“我记得你结婚了吧?”韩义问。

“嗯!女儿三岁了。”曾令词笑到。

韩义笑问:“哪一年的。”

“17年8月份。”

“是嘛,我闺女儿子也是8月份生的,不过是去年。”见曾令词疑惑,韩义乐呵呵道:“双胞胎。”

“儿女双全,老板你人生圆满了。”

“哈哈,你也不差。对了,回头带你闺女到我家认认亲。”

曾令词也是哈哈大笑,“那老板咱们可就说定啦!”

“好啊~”

大猫不知道,他稀里糊涂间已经多了个媳妇出来。

……

这里挨着高科技产业园,尽管不是星期天,路上行人还是非常多,而且摩肩接踵。

前面刚好是公交站台,韩义就提议过去坐坐。

刚走到站台边公交车来了,正好腾出两个座位,不过其中一个被个年轻人眼疾手快的占据了,剩下一个,当然给韩义坐。

已经快忘了公交车是什么滋味的韩义,看着拥挤的人群、心里迫切想爬上去回味一下;

不过考虑到自身安全,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不过随后韩义想到了公交车计划,“金陵那边已经开启了无人公交车计划,现在还缺一个负责人,要不要过去试试?”

曾令词问:“那这边怎么办?”

“这边已经上了轨道,让崔宇航他们按照规划生产就行。等以后上新品了,你再两边跑跑,怎么样?”

曾令词笑道:“行啊。”

就在这时,一位拎着布袋子的大妈杵到了韩义身边,韩义就站起来笑道:“您坐。”

“谢啦,小伙子。”大妈客气了一句坐下了。

韩义刚打算走人,大妈问道:“小伙子今年多大啦?”

“27~”韩义说。

大妈慈眉善目的笑道:“是嘛,我闺女今年也25了,长得可漂亮了。”

韩义乐呵呵的笑着,心里还在想,难不成打算把你女儿介绍给我不成?

只见大妈又说:“27岁还坐公交车,小伙子要多多努力啊,我闺女都买车了。”

韩义:“……”

…………

下午五点正是下班的高峰期,江对岸的欧式大厦门口,就像赶鸭子似得,涌出黑压压的人群。

不过这里面70%……绝大部分是去吃晚饭的。

而就在此时,位于26楼的工具房却自动打开了,像壁虎一样贴服在顶部的苏瑞尔悄无声息的落到了地面,然后迅速穿过玻璃门,从员工通道上了楼,来到28楼的独立配电间。

只听“咔哒”一声,半栋楼的电都停了,楼道、办公间、紧急通道里的应急灯都跟着开启。

苏瑞尔就跟一道魅影般,迅速去了数据室,而这个时候的数据室员工刚刚离开。

苏瑞尔像开自家门一样打开了厚重的密码大门,侧身钻了进去。

物理隔绝的数据房也是用的独立电源,并没有停电,此时巨大的数据房里,无数服务器组在闪烁着红绿交替的光芒。

让苏瑞尔来到数据房,跟如龙入海没什么区别;

连拷贝数据的硬盘都没用,拔了根数据线往嘴巴里一插,三秒钟不到,海量数据便被拷贝到了她的大脑里……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