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聪已经做好了被韩义开除的准备,虽然他心里有一万句MMP要讲,但他是这边的负责人,谁都可以逃过一劫,但他难逃其咎。

和薛聪的“视死如归”不同,对面曹庸真得很不甘心。

他从一个小小的科室文员一路爬到分公司行政主管的位置上,在公司数次人事大调整中都坚挺到了最后,谁知道这次竟然阴沟里翻船,被一个煞笔工程师给坑了,心里的委屈真是道尽三江水都诉说不完。

而且人家薛聪是海龟博士,离开这里可以很轻松的找到工作;但他不行,他只是国内一家211本科毕业生,到人才市场随便抓一个,学历都可能比他高。

之所以能进天义,主要得益于金师大学生的加分项。

可是……他是行政主管,分管保卫处。

眼看老板进来了,曹庸咬咬牙先站了起来,“老板……”

“什么事~”韩义脸上看不出喜怒。

“这次确实是我工作上的失职,我没有把安全守则落实到位,在谢轶离开公司时,保卫处疏于防范,没有及时清点检查,我……我错了!”

韩义转头看薛聪,“你呢?”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薛聪也没有进行辩解,站起来说:“董事长把公司交给我来管理,我却辜负了您的信任,我……我接受公司任何形式的处罚,绝无怨言。”

韩义目光掠过他,在会议室里看了看,“还有人吗?”

“……”

“没人说话是吧?”韩义问:“谁是保卫处负责人?”

“我~”坐在会议桌最南端的一个黑壮男人站了起来,看上去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董事长……我……”

“坐下吧!”

韩义就站在会议桌前面,看着众人说:“薛聪跟曹庸记大过,降两级任用,同时扣除两个季度奖金;

撤销保卫处原处长职务,降两级,扣除一个季度奖金,由顾浩涆担任;

陈采妮降一级,扣两个月奖金;

周明飞降一级……”

一连点了七八个名字,韩义顿了下说:“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你们自己主动请辞,听清没有。”

“是!”

“散会~”说完韩义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一直等脚步声走远后,会议室里人才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被点到名的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降级是非常严重的处罚。

天义对普通管理人员采用分级考核制度,半年考核一次,一年晋升一次,降一级等于一年白忙活。

这白忙活的一年可能就包括奖金,员工激励股,以及各种隐形福利。

不过总算没有直接开除,以后好好干还有机会。

薛聪最先站了起来,“好了,大家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吧!”

大难不死的曹庸,抹了把脑门上并不存在的虚汗起身准备走人。

“老曹……我……我怎么办啊?”坐在最末端的黑壮男人哭丧着脸问到。

曹庸转头看了眼,差点没笑出声来,等会议室里人都走掉后才恨铁不成钢说:“你这个脑子啊……老板都给你机会了,你还不主动承认错误,这不是自己找死嘛。”

“……”

曹庸也没有多说。

降级还有机会,被撤销职务,那就当真是普通员工了。在天义这样竞争力强悍的公司里,不会再有出头之日。

摇摇头,曹庸离开了办公室,脑海里想着回去一定要烧个香,谢谢老天爷的保佑,让他躲过一劫。

…………

谢轶被成督市公安局以“盗窃商业秘密罪”批捕了,虽然没有造成损失,但是因为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买受人给了500万现金),将面临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至于其他三个商业间谍,也差不多。

虽然这件事没有造成损失,但是数据安全问题却引起了韩义高度重视。

哪怕苏瑞尔再铜墙铁壁,但数据毕竟还要开放给工程师使用。

只要是人,难免有麻痹大意的时候,这个时候有效的防护机制就成了最后一道枷锁。

为了避免再发生类似事情,韩义让研发部开发了一款对接式数据读取器,然后让苏瑞尔在开放数据底层加密;

这样一来数据只能在公司内网使用,一旦离开内网,这些数据就会变成一堆乱码,必须要二次授权口令;而且一旦联网,苏瑞尔可在后台清空数据。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三八妇女节前一天,美国商务部发出公告:天义科技集团旗下的卫星地图可能会对美国国土安全造成威胁,故此决定,禁止任何使用天义卫星地图的产品进入美国国内。

消息一经公布,立刻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国内网上网下更是骂声一片。

天义这边倒是很淡定,这种事情当初卫星发送上天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在天义合作名单录里,除了合资车企,没有一家美国本土公司。

虽然影响肯定是有,但远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

这个礼拜何潇潇没有回来,下午处理完公司的事情,韩义静极思动,想见识一些不一样的风景。

首先想到的是到其他国家去逛逛,到瑞士滑个雪,到威尼斯去坐个船什么的;

但是又觉得太远了,想想还是在国内吧!然后盘算是去西域还是五岳之巅,又或者昆仑?

最后突然又懒癌发作,算了,还是到秦淮河畔去喝个茶吧……

月下一壶酒,对影成三人;

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钱;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这些都在提醒我们,干什么都得两个人以上才有意义,就算打灰机,自己撸跟女票撸,那感觉能一样吗?

所以韩义就想着找谁一块去喝茶。

从办公室出来下了楼,经过秘书科时看了看,里面人去楼空,只有两个苦逼的男同胞在干活。然后他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天,还是三八节,连沈心都放假了。

“董事长好~”

办公室里两个正在边干活边聊天的秘书,看到老板突然进来,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问好。

韩义摆摆手,“还有多少没做完啊?”

“呃……快了。”其中一个眼镜男说到。

韩义就笑说:“嗯,今天是三八节,做完了早点回去伺候女朋友去。”

眼镜男苦着脸说:“我倒是想伺候呢,可惜没有女朋友。”

“原来是单身狗啊,那就好好努力,回头公司发一个妹子给你。”说完韩义嘿嘿笑着走了。

眼镜男“狗胆包天”,在后面喊道:“老板,你说话要算数啊!”

韩义嗯了声,头也不回的说:“就是有个不好的地方,偶尔会漏气。”

“……”

…………

韩义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找谁,最后干脆打给小姨子。

那边哼哼唧唧,应该是在睡觉,过了几秒钟就好像是有人拿针扎了她一下似得,猛的提高了嗓门:“喝茶?好啊,到哪里喝?”

韩义就把地址报了一下,俞静瑶就开心道:“姐夫你帮我点份红茶,我很快就到。”

“好的~”

就在说着的功夫,车子已经来到秦淮河边上一家现代风茶馆,招牌上的字迹也不知道是艺术体还是象形字,反正韩义看了半天也不认识。

茶馆分两层,每层大概六七十个平方,这在寸土寸金的秦淮河已经很不错了;店里环境优雅,高端大气,客人也是低言浅笑,很符合秦淮河的浪漫气质。

“先生这边请。”

一楼客满为患,在服务生的带领下,韩义上到二楼,一打眼看去,里面也是坐了大半客人,且以女性居多。

在最南面的临窗位置坐下,韩义点了两份茶品,还有几份坚果类的零食,然后给俞静瑶发了个定位图就坐等。

就在这时,隔壁几个女人谈话断断续续传进韩义耳中。

“这套味道不错的……到底是法国货,就是不一样……”

“是……你像人家美国或西方男人,每天早上出门都换一套衬衫,腋下还要涂除臭剂……所以你接近任何一个西方男人,他们身上都发出好闻的味道……”

“嘻嘻……是啊……”

牧羊犬哪里都有,韩义充耳不闻,等茶上来就边看风景边等俞静瑶。

过了足有半小时俞静瑶才到。

穿着一身宽松的牛仔裙配白色帆布鞋,头戴鸭舌帽,脸上撑着硕大的蛤蟆镜;最让韩义忍俊不禁的是,面前还背了个婴儿篼,小猫安安稳稳的坐在里面,一双黑漆漆的大眼四处好奇的瞧着。

“呵呵,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来,粑粑抱。”韩义张开手到。

俞静瑶把小猫从兜里抱出来交到韩义手上,无奈说:“我下楼时抱了一下,她就死活不撒手,一走就哭。”

韩义哈哈笑了起来,抬手刮小猫的鼻子,“哥哥那么乖,就你淘气~”

小猫已经7个月大了,长得粉雕玉琢,此时一双粉粉嫩嫩的小手往韩义脸上抓,嘴里喊道:“粑粑……粑粑……”

“好吧好吧,粑粑不说你了,你是最乖的。”说着韩义朝俞静瑶问:“我就点了些坚果,你看还要点什么?”

俞静瑶把背篼取下,理了理牛仔裙,坐下说:“够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