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潇潇这个礼拜没回来,何妈妈因为参加学习所以也没来金陵,家里就两个保姆,张姨跟周姨。

韩义哄了会大猫小猫,等他们睡觉后交给保姆,而他脱下一身的疲惫上了楼;新闻发布会加上应付有关部门,让他这两天心神俱疲,现在只想好好泡个澡睡一觉。

不过刚到楼上他的电话就响了,是Spaceflight的老酷哥弗瑞德·普尔曼。

“嗨,韩,没打扰到你吧?”

韩义走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拽了拽脖颈的领带笑说:“当然没有。”

普尔曼说:“我看到了新闻发布会,你们的纳米卫星真得非常棒,如果不是亲眼看着它们上天的,我发誓,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纳米卫星传输回来的照片。”

“谢谢~我为它们感到骄傲。”

“是得,韩,你有理由骄傲。”普尔曼的话带着由衷的赞叹,不过随后便开心道:“还记得上次那个加拿大人吗?他是罗杰斯通信公司的执行总裁劳瑞恩·沃纳。

昨天跟我通电话时,劳瑞恩·沃纳想让我帮他联系一下,他们罗杰斯非常想代理你们的卫星图片,你觉得怎么样?”

“是嘛,回头你让他给我打个电话。”

“OK~”普尔曼笑说了句问道:“我发给你的计划书,你觉得怎么样?”

韩义沉吟了下说:“我看了第三投资方的资料,他们的行事作风我不是很满意,能不能换一家?”

韩义口中的第三方就是****银行。

这个财团跟美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防止将来出现不可控的情况,还是趁早跟他们划清界限。

“这个嘛……”普尔曼迟疑了下说:“你知道得,大海里充满了不确定性,想找到优质的投资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韩义倒是想完全自己投资。可是这种涉及到能源的项目,不找几个强力盟友,到时候有得烦了。眼红病可是绝症,无药可医。

“弗瑞德,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只是希望咱们的合作能更加的纯粹一些,你懂吗?”

普尔曼当然懂,“好吧,让我再试试!”

挂断电话,韩义手机直接关机,洗了个澡上床睡觉。

……

翌日,阳光明媚,窗外鸟儿的“叽叽喳喳”伴随楼下不知大猫还是小猫的哇哇哭声传递到韩义耳中。

被吵醒后他也不睡了,脸没洗牙没刷就跑下楼,抱起保姆手中哇哇大哭的小猫,“我就知道又是你!”

韩义身上熟悉的气息让小猫的哭声出现了片刻的停顿,瞪着一双蓄满泪水的大眼看着他,可能在想面前这个人到底是谁?

想了几秒钟没想出来,“哇哇……”

“噢,不哭不哭~”韩义哄了两下,问保姆周姨,“宝宝是不是饿了啊?”

40来岁的周姨家是隔壁县市的,从事保姆工作已经有6个年头,经验非常丰富,“刚刚换过尿不湿,喂过奶,也帮她量过体温,一切都正常,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哭。”

韩义点点头,拿了件童袄披在小猫身上,然后抱着她去了前面的花园。

“看~这是月季花……这是三角梅……它个粉色的是茶花,你看多漂亮……”

韩义抱着小猫流连在一簇簇鲜花前,淡淡的香气煞是好闻。

小猫暂时不哭了,瞪着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眸看着。还没等韩义开心呢,一阵风吹来,她的眼睛眨巴了下,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凶,怎么哄都没用。

韩义挠挠脑袋,“这可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披着身黑色长款睡袍的刘锦烨从花园左边篱笆处冒了出来,“婉君这是受什么委屈啦?”

“不知道啊~”韩义无奈说:“也不饿,也没生病,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哭。”

刘锦烨跨过篱笆走进来,“来,给我抱抱。”

韩义就把小猫递给他。

可能是换了个人,小猫迟疑了下,盯着刘锦烨看了会,然后眼一闭继续嚎啕大哭。

刘锦烨伸手进襁褓,拿出小猫的细嫩的小手在自己光滑的皮肤上慢慢摩挲着。小猫就抓啊抓,抓了两下突然停下了,又睁开泪眼看了看,哼哼呀呀了两声。

“韩老板,你家闺女真聪明。”

韩义笑呵呵说:“聪明什么呀,就是个淘气包。”

刘锦烨摇摇头,“韩老板这话不对。婴儿不会作假,她哭肯定是有原因的,要么饿了,要么生病了,又或者哪里不舒服,总之就是不开心了。”

“呵呵,她还会不开心啦!”韩义笑问到。

刘锦烨说:“那当然了。婴儿没有太丰富的表达能力,只能通过哭来表述。”

韩义虚心请教道:“那她为什么哭啊?”

刘锦烨用两个指头在小猫掌心逗了逗,然后又抓着她的手吻了一下,“我在医院当过一段时间义工,像你闺女这样的情况见过很多,估计多半是突然认生了,让她妈妈哄一下就好。”

“原来是想妈妈了啊!”韩义有些无奈,“可是她妈妈在燕京呢。”

“这怎么可以。婴儿要最贴心的呵护,就是常言说的母子连心,这一点是保姆给不了的,你当父亲的也不行,只能是妈妈~”边说刘锦烨还边拿着小猫的手在他脸颊上摩挲,好像是在安慰她一样。

韩义心里也有些后悔,早知道不让何潇潇去燕京读书了。

“周姨,帮我到楼上拿一下手机。”

屋里周姨放下手里的活计,匆匆上楼拿了手机过来,“先生给。”

韩义找到何潇潇电话拨打了出去,“喂,潇潇。”

“我在上课呢,怎么啦?”电话里,何潇潇压低声音问到。

“小猫想你了,早上一直闹腾呢!”

“啊……那怎么办啊?”

韩义就把电话按了个免提送到小猫面前,“喊妈妈~”

“小猫,你怎么啦~”

听到何潇潇的声音,小猫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电话那边的何潇潇哄道:“小猫乖~妈妈过几天回去看你好不好?”

小猫也不知道是对手机感兴趣,还是何潇潇的声音让她感到熟悉,对着手机咿咿呀呀。

韩义就说:“开视频吧~”

“我在上课呢,要不等会?”

“那……好吧!”挂断电话,小韩冲小猫笑说:“呐,你也听到了,妈妈说等下给你打电话。”

小猫嘴撇了撇,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还不如不打呢!”刘锦烨冲韩义翻了个白眼,哄起怀里的小猫:“婉君不哭……”

……

10月份,凭着一首主打新歌《想我还是她》,俞静瑶杀入【亚太音乐新人新歌榜】前三名;

而天义科技为其倾心打造的【梦幻少女】光影视觉效果,更是让俞静瑶成为了治愈系少女代表人物,俘获无数少男少女的心。

华艺应该也是看出俞静瑶跟天义科技关系匪浅,更是重点栽培,请旗下歌手何捷、陈楚深为其站台,从上月十五号开始,展开集中式的宣传推广。

10月底,《想我还是她》在国内多个音乐榜单登顶;国内著名音乐人张亚栋,评价俞静瑶的嗓音是近年来少有的拥有高辨识度的歌手。

如此高的评价,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真得是非常难得。

另外一边,天义科技集团毫不掩饰对俞静瑶的专宠,免费为她打造【梦幻少女】系列,配合华艺的宣传,差点没把华艺给乐疯掉。

4号中午,刚从湘省回到金陵的俞静瑶就接到了韩义电话。

“姐夫,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湘省那边邀请我参加下一期的身临其境了。”

“嗯,好好加油~”鼓励了一句,韩义问道:“你现在在哪里啊?”

俞静瑶说:“就在轩武区的公司里!怎么啦姐夫?”

“没什么,就是小猫今天有些闹腾,想问你有没有时间帮我照顾一下她,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俞静瑶一听赶紧说:“好,我马上来。”

俞静瑶拿起背包匆匆出了办公室,那边经纪人兼助手过来了,“瑶瑶,赶紧准备一下,公司帮你联系到藤讯音乐专访,咱们现在赶飞机去深城。”

“那个……云姐,我家里有点事情走不开,你看要不等明天吧?”

这位穿着一身正装的“云姐”哭笑不得,“开什么玩笑,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排队等着,你居然跟我说明天?

好了,家里的事情先放一下,等回来再处理。走吧!”

俞静瑶连连摇头,“真不行云姐,我姐夫在等着我呢!”

“你姐夫谁啊?把电话给我,我跟他说。”

“我姐夫韩义。”俞静瑶失口说了出来,随后娇俏的吐了下舌头,赶紧跑掉了,“云姐,我先走了。”

“哎……你给我回来……”

云姐追出去连喊了三四声都没叫住人,气得狠狠甩了下手里的文件,“还没成名呢就这么大牌,像什么话!”

刚往回走了两步,云姐突然楞住了,“她……她刚刚说她姐夫叫什么来着……韩……韩义?”

想到公司内的谣言,这位经纪人云姐变得晕晕乎乎了起来……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