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男子从骂声出口到扔茶杯,相隔时间不到3秒钟,这么短的时间韩义哪能反应过来?

不过不要紧,他反应不过来,有人能反应过来。

就像是瞬移一般,距离韩义不到5米的毁灭者一号,整个人拉出一道残影,在茶杯离韩义面门不到50公分时,稳稳接住。

随后“咔嚓”一声,把茶杯捏了个粉碎,墨镜后的双眼更是死死盯着对方,只待韩义一声命令,就把对方撕扯成碎片。

韩义已经站起来了,等看清扔茶杯的男子后,忍不住一阵无语,这世界真TM小。

随后再朝对方几位朋友看去,一个不落,前年过年时到大寨乡的那几个中海小开全在。

扔杯子的青年看到突然冒出来的毁灭者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却没有被吓住,指着韩义骂道:“你个王八蛋,那次是你搞的鬼吧?”

青年几个同伴也认出了韩义,朝他涌了过来,看那样子分明是想动手。

餐饮部值班经理就在现场,看到这边客人起冲突后,立马跑了过来,“别激动别激动……大家有话好好说……

你们都是我们酒店最尊贵的客人,出现任何损伤我们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侬让开……今天非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冈巴兹。”

“伐要拦着……娘赤壁,今天阿拉非要搞死这个十三点。~“

“……”

一帮人使劲推搡着值班经理,嘴里夹枪带棍的骂着,其中一个韩义要是没认错叫陶宇的男子,伸手指着韩义,“我告诉你,你今天哪也别想走……”

被人指着鼻子骂,换一般暴脾气早就上去干他丫的了,可韩义没这个想法,甚至连这个念头都没起。

转身就走。

堂堂天义董事长,大庭广众之下跟人大打出手,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死啊。

当然了,事情要辩证看。如果对方骂的是他父母、何潇潇或者大猫小猫,其中任何一个,韩义不把他屎打出来跟他姓。

“你tm有本事别走……”

“您消消气,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

…………

回到客房,韩义有些郁闷,饭吃半拉子,他还没饱呢!

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送餐过来,之后打开电脑开始处理公务。

之前的事情已经被抛诸脑后。

而就在韩义走后,那一帮人依然不罢休。

实在是前年在黔省被整的有些惨。

被上百号老少爷们拿着斧头、镰刀、打鸟的短铳等利器,追了五六里地,最后活生生翻了个山头才逃过一劫。

这且不算,一辆牧马人、一辆路虎被那些山里的刁民砸了个面目全非。

法不责众,何况他们也不知道是谁砸的车,所以只能把这笔帐算在韩义身上。

可惜他们一直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要不然早就找上门去了。

今天好不容易遇上,要是不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实在难咽下这口恶气。

一帮人饭也不吃了,找人四处打听对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间房。

酒店方也知道餐饮部发生的事情了,赶紧上去通知住客。

服务员前脚刚给韩义送了餐了,后脚大堂经理就来了。

“咚咚咚~”

房门开了,门里是一个穿着黑西服、条纹白衬衫、修身窄脚裤的女孩,一张中西合璧的脸蛋,漂亮得就像是精灵一般;

而门外是一个看着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标准的鹅蛋脸,肤白貌美,穿着酒店制式工作服,盘起的宫髻给人一种端庄大方的感觉。

“您好小姐,请问韩先生在吗?”

“在!”门里的自然是苏瑞尔。点点头应声到。

“什么……”正在窗口办公桌上吃饭的韩义,话没说完就惊奇道:“咦,是你啊!”

门外的女人也是一愣,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看到名字有些熟悉,没想到还真是韩先生。”

韩义停下筷子笑说:“今天还真是巧。刚刚在楼下就碰到几个熟人,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门口作少妇扮的女人,正是曾经聚美华东区大区总经理卢梦琳,去年还被韩义给骂哭过。

卢梦琳笑着走了进来,“是啊!是挺巧的。”

韩义伫着筷子笑问:“你现在在这里上班啊?”

“是啊~”可能是想到了去年那一幕,卢梦琳还有些不好意思,“韩总这是来中海出差吗?”

“我啊,刚从国外回来。”

卢梦琳双手贴在小腹,恭敬的站在那里,嘴巴嗫嚅了两下也不知道该怎么接?

两人本来就不怎么熟悉,之前还是上下级关系。现在嘛,虽然合并后的聚美已经归阿哩了,但韩义依然是她需要仰视的存在。

“那个……楼下有几个人一直在打听韩总身份,您看要不要避一下。”

卢梦琳这么说是有原因的。

韩义是国内科技大佬,财富百强人物,这种人跟几个富二代去斗气,也实在有些降低档次。

不过韩义的脾气她摸不清楚,这人做事有些随心所欲,有时候发起神经来,简直吓人。

反正她就被他吓哭过……不对,是骂哭的,当着她面骂她狗屁不如。

虽然事情过去了,但卢梦琳还是觉得,这个男人挺没风度的。

韩义可不知道她在腹诽自己,抿抿嘴,感觉任由几个纨绔富二代胡闹也不行,就问:“你知道他们家里是干嘛的吗?”

“呃——”卢梦琳心下一愣。

您这是有多大的仇啊,还打算斩草除根啊?

卢梦琳迟疑了一下,摇摇头干笑道:“不知道。”

站在一边的苏瑞尔说:“卢海琦,男,1985年出生,汉族,家住浦江西区金海花园21号101栋,

父亲卢永,英耀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固定资产8000万;

张俊峰,男,1988年出生,汉族,家住浦江西区……

安东,男,1987男出生,汉族……

陶宇……”

卢梦琳张大嘴巴看着苏瑞尔,一副合不拢腿的表情。

这个女人的脑子简直太变态了,就好像拿着别人的资料在照本宣科一样,连个顿都不打的。

韩义看他们这么横,原本还以为是什么豪门富少呢,结果倒好,没一家资产规模超过汪键霖口中的“小目标”。

这种小公司,韩义懒得跟他们多废话。

拿出电话打给沈心,“给我收购几家中海公司,听好了,英耀新材料;鸿云生物科技……”

卢梦琳:“……”

一言不合就收购,太狠了。

…………

下午三点半。

浦江西区,鲁班路荣欣大厦B座2012室。这里是英耀新材料有限公司总部。

从一个做塑钢的工人,到生产金属材料,再到现在的研发新产品,卢永脚踏实地、勤勤恳恳经营了十来年,终于把他的小公司做成了一定规模。

而他今年目标是突破亿级大关,争取早日借壳上市。

“伤不起真得伤不起,我爱你爱你……”

听到这个音乐铃声,卢永差点没吐血,肯定又是那个喜欢恶作剧的儿子给他设置的。

没管铃声的事情,卢永接起电话问:“您好……”

“天义科技?您好您好……收购我们公司?这个嘛……”

天义科技卢永自然知道,目前可以说是中国高科技企业领头羊;

尤其是在光学领域,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号召力,连浙省赫赫有名的顺宇光学,都是天义的兄弟企业,其实力可见一斑。

在他看来,未来ATH都要靠边站。

让他搞不懂的是,天义怎么突然想起收购他们英耀了?

难道……

英耀有好几项合金钢专利,而他听说天义科技目前在搞机器人开发,难道说两者有什么联系不成?

不过要是天义肯注资英耀,他们公司绝对会迎来一个高速发展。

脑海里千回百转,卢永试探着说:“白经理,您看能不能这样……”

电话里传来一道很不耐烦的声音,“注资是以后的事情,我现在就问你卖不卖?”

“嘶嘶——”卢永变得非常为难,最后咬咬道:“卖!”

说难听点,像卢永这样的小公司,根本拒绝不了天义这面大旗。收购你是给你面子,不给你面子,有的是办法整你。

也不用拿以势压人来说话,商场如战场,被藤讯、阿哩吧吧整死的公司不知凡几,去年今日头条差点没被小马给整死,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

至于私人恩怨,又有什么关系?

搂草打兔子而已。

……

一家年产值过千万的公司,前后没用10分钟就完成了电话收购,堪称光速。

至于其他几家公司,根据经营以及产业发展前景,或收购,或注资成为股东。

当韩义来到酒店大堂时,那几个小二代还不知道,他们父亲已经变成了韩义手下,正在酒店外等着他呢……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