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猫小猫的满月酒并没有大肆操办,就是两家亲戚,还有韩义及何潇潇的同学朋友。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开了8桌。

席间宾来客往,觥筹交错,韩义喝了很多酒,到后来也没看清谁敬的,杯到酒干。

没吃超级解酒丸。

他觉得没必要,大猫小猫一辈子就办一次满月酒,老爸还作弊,也太怂了。

等酒精上头、胃里翻江倒海之时,他才后悔不已。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肯定……

还是不会作弊!

“呕……呕……”

酒店装饰豪华、纤尘不染的厕所里,韩义蹲在隔间里大声呕吐着。

苏瑞尔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旁,递了两张纸巾过来,“你可以吃一颗解酒药的。”

韩义擦擦嘴巴上的涎液,喘息道:“不……不用~”

“明明身体已经发出求救信号,为什么还要苛求它呢?”苏瑞尔问到。

韩义听到了,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这是碳基生命间的一种特殊感情。就像每个细胞的细胞核里的DNA都是基本相同得一样,这是一种血浓于水的感情,你不会明白的。”

“这样嘛……”苏瑞尔呢喃了一句,“我知道了~”

“走吧~”韩义扶着厕所门站了起来,走到洗漱台冲了把脸,又漱漱口,回了席间。

……

……

宝宝才刚满月,未免人多受到惊扰,所以单独开了个套间,由何家这边的女性以及保姆照顾。

此刻房间里,何潇潇看着大猫小猫红彤彤的小脸,显得很不开心。

韩家那头的亲戚,甭管是谁来了都要亲一亲。

女人也就算了,那些胡子拉碴、咧着黄板牙的大老爷们也来亲,气得她差点没发飙。

宝宝那么小,皮肤又那么嫩,不疼吗?

“哇…哇哇……”

“哦~~不哭不哭~”何妈妈抱着小猫哄着。

跟女儿想法不同,何妈妈是医生,她对胡子扎脸倒没什么介意的,就是每次看到亲过后宝宝脸上黏着的口水很反感。

所以何家这边她明令禁止任何人亲宝宝,不管男女老幼。

“潇潇啊,要不你跟小义提一下,让他跟他爸妈说一声。”何潇潇二姑何向青建议到。

她跟娘家这头关系一直不怎么亲近,现在一直在想办法修缮。

何潇潇气哼哼道:“他喝的跟个醉猫似得,我怎么说啊!”

何妈妈说:“算了,反正过两天人家都回去了。”

何向青却不赞同,“那怎么行。你看他们牙垢那么厚,一年到头都不刷的,细菌肯定很多。宝宝这么小,抵抗力又差,万一传染上怎么办?”

娘俩心里本来就有些不喜,何向青这一说,更是心疼。

就在这时外面门开了,韩义两位从老家赶过来的爷爷辈人物,在儿孙辈的带领下进来了。

“宝宝在哪呢,给我看看喽~”

“爸,您腿脚不好,慢点走。”

穿着立领中山装的老头,中气十足说:“怕啥呢~小义这个孩子有出息了,包的大飞机给我们坐的,还用小汽车一路接到这里,我都没走两步路。”

涌进来的一群人来到客厅内。

房间内暖气很足,四五个女人都穿着单衣,见有人进来了,便纷纷起身,收拾搁置在沙发椅背上的外套。

“来来来……坐坐坐……”

“这是老大吗?哟,长得真漂亮,跟小义小时候一模一样。”

“不是,这是妹妹。”

“噢,妹妹啊,怪不得这么可爱呢!给太爷爷亲一个。”

老太爷要亲,何家女性也不好说什么,眼睁睁看着长长的胡子扎在外孙女脸上,何妈妈都心疼坏了。

老太爷亲过了,然后轮到叔爷爷,“来,给我抱抱。”

何妈妈就小心的抱过去,“慢着点。”

“放心!小义小时候我还抱过呢。来,给爷爷亲一个。”说着又低头亲了过去。

“哇……哇……”

“哈哈哈,她还生气了呢~”

“给我抱抱……”

眼看何潇潇在一旁生闷气,何向青就上前抱了过来:“好了好了,别亲了,没看宝宝都哭了嘛~”

“怕啥勒~小孩子哭一哭对身体好。”

“就是嘛!噢噢~~宝宝不哭,爷爷给你个红包……”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个红纸封装着的红包塞进大猫手里。

红包踹裤兜有一段时间了,皱皱巴巴,上面的红染料把底下的白面都染红了。

大猫两只小手紧紧抓住红包,然后往嘴里放。

抱着大猫的是何潇潇大叔家的婶娘、表哥何伟的妈妈唐慧,伸手阻止说:“宝宝,这个脏,不能吃的。”

那位给钱的叔爷爷,听到这话脸色有些不好看。

韩义一位婶娘就说了,“哪有那么娇气啊!小义小时候,年糕掉地上了捡起来擦擦也一样吃。”

“现在跟过去不一样。那时候是没办法,现在谁家掉地上了还吃啊?”

韩义婶娘说:“我就是打个比喻嘛,也没说一定要吃。”

唐慧说:“可你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小孩子小,什么也不懂,大人不教育他怎么知道这个东西不能吃?”

“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勒。哪能没教育呢,那也……”

眼看两家拌起嘴来了,韩义那位太爷爷说话了,“一点小事不要伤了和气。”

说着朝何妈妈道:“我虽然年纪大勒,见识没你们年轻人广,但以我看来,小孩子抵抗力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差。

你们不要大惊小怪,那样反倒不好。

另外,老话说的好,三岁看到老,小孩子宠一点是应该的,但也不能太娇惯了,你说我这话有道理吗?”

何妈妈笑了笑没说话。

对方是长辈,她也不好反驳。

但是有些观念不是凭年纪大就可以改变的,起码大猫小猫,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不净的东西一概不许碰,更不许往嘴里放。

眼看何家几个女眷抱着宝宝不撒手,韩家亲戚只好离开了。

…………

下午三点半宴席结束,韩义喝趴了,等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亮起了朦胧的路灯。

捂着脑袋清醒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自己在翡翠园家里。

床头保温杯里放着温茶,端起来“哧溜”喝了大半杯,嗓子眼那股子火烧火燎的感觉才消退下去。

咂咂嘴,有点涩甜,竟然还放了蜂蜜,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贴心。

在床上又躺了会,然后才撑着胳膊起身。

牙刚刷到一半,房门被人悄悄拧开一条缝隙,一双骨碌碌的大眼在门后张望了下,等听到独立卫生间里传来的哗哗水声,才一下子把门推开。

“姐夫,你醒啦!”

来的自然是俞静瑶。穿着一身红色卫衣加蓝色紧身牛仔裤,既活泼又时尚,尤其是牛仔裤下的大长腿更是紧致诱人。

一嘴牙膏沫的韩义“唔唔”了两声,漱过口才说:“他们人呢?”

“有的在楼下,有的在酒店。”

韩义擦了把脸,把毛巾晾到自动烘干架上,扭头笑道:“你跟耿凯琳犯冲啊?”

这两天,两个人就跟斗鸡一样,一副恨不得弄死对方的样子。

倚在门框上的俞静瑶,撇撇嘴,不屑一顾的样子,“我才懒得搭理那个心机……女。”

紧跟着又告黑状:“姐夫我告诉你,别看她人前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心眼多着呢,而且特别势利眼,看谁有钱巴结谁。

你信不信,我要是像姐夫你一样有钱,她肯定也来巴结我。”

“背后说人坏话,当心舌头长疮!”随着话落,耿凯琳推门走了进来。

“你……你……”俞静瑶伸手指着耿凯琳,气得花容失色,“偷听别人说话,你……你耳朵里长疮。”

当着韩义的面,俞静瑶也说不出难听的话。

耿凯琳为免在韩义面前失了印象分,也没有回嘴,露了个轻蔑的笑容,朝韩义甜甜笑道:”姐夫~下去吃饭了。”

“呵呵~好!”

出了卫生间,韩义到隔壁衣帽间去换了套衣服,回到房间拿起手机道:“走吧!”

跟在一旁的耿凯琳,朝床头柜看了眼,“姐夫,我帮你倒的醒酒茶你没喝啊!”

“呵呵,是你倒的啊。我说怎么还加蜂蜜了呢~”

耿凯琳很淑女的笑着,“嗯。宿醉喝蜂蜜加柠檬汁,对肠胃有好处。我爸每次喝醉酒我妈都帮他泡,我就偷师了一招。”

俞静瑶就见不到她装出的那副清纯样,气得牙痒痒,恨恨道:“就知道拍马屁~”

随后两个小姨子一左一右簇拥着韩义下了楼。

刚到楼下,韩义就发现家里气氛好像没有前两天那样和谐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