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接机器人分点焊和弧焊,两者在汽车车身焊接中各占50%比例。

既然要比试,那就全面一点,都拉出来溜溜,反正两者在技术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不过一个是焊接铁和碳钢,还有个是焊接不锈钢。

在林书富的促成下,罗伊·特里同意两家进行比试。

但是为了确保“公平公正”,罗伊·特里要求把比试放在两天后。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为了每年数亿美元的订单,罗伊·特里要保证绝杀天义,所以他要从总部空运两套最先进的焊接机器人,防止出现意外。

韩义也是一样。他们此次就带了一台点焊机器人过来,弧焊还在改装中。

所以双方约定两天后进行焊接机器人比试。

…………

江南忆,最忆是杭城。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白居易的【忆江南】中,对杭城不吝赞誉之词。

韩义对这座天堂之城也是早有耳闻。

不过之前路过杭城只是走马观花,没有停下来走走看看。

这回趁着闲暇之余,正好到处溜达溜达。

第二天一早韩义去了西湖。

看了“两潭印月”,它比三潭少一潭。

看了“断桥”,可惜没断,也没有美女跟他隔桥相望;

时代变了,再也找不到那种“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参差十万人家”的感觉,也不会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意境。

不过韩义倒是也没失望,骑着共享单车,一边看一边脑补那种悠然神韵,心灵也得到了另类的升华。

从灵峰山下来后,时间已到了11点。

顺着西溪路后街小巷一直往前骑。

昨儿夜里下小雨了,工整的青石板路面还有些湿润,被洗刷过的空气也飘着似有若无的泥土芬芳,令人心旷神怡。

穿梭在曲径悠长的小巷里,路两边行人显得不紧不慢,大都市的快节奏生活在他们身上完全看不到。

前放传来一阵“咿咿呀呀”的哼唱,韩义转头寻找,好像是从前面一家戏茶食驿二楼发出的。

等骑过去发现,这是一栋带着西洋风的古典小楼后门,隐约可见楼上人影幢幢,甚是繁忙。

韩义把车一停从后门进去了。

至于共享单车,跟在后面的毁灭二号会帮他看着得。

沿着狭窄的木质楼梯上了二楼,眼前豁然一亮,入目是跟茶馆一样装饰风格;

开放式大厅不算大,也就60㎡左右,上面有个曲艺表演的小舞台,两个唱曲儿的老者正在上面咿咿呀呀;下面是七八张实木桌子,已经坐满了客人。

韩义跟人一块拼了个桌子,然后坐下静静聆听。他也听不出是哪个派别,要的无非就是个意境。

点了两菜一汤,青菜炒香菇,东坡肉,还有个紫菜蛋汤。

别看都是寻常菜,店家厨师手艺却不错,色香味俱全,尤其是东坡肉,陶器小罐中,东坡肉肥瘦相间,肉香扑鼻,带着最纯正的杭城风味;

在这样弥漫江南韵味中的小楼里听着好曲,品着佳肴,也算是人生一大享受了。

…………

曲听完了,饭也吃过了,继续上路。

顺着小巷骑到头转弯,前面就到了主干道,马路上车流如织,行人脚步匆匆,跟后巷的静谧怡然仿佛是两个世界。

韩义拿出手机查询了一下,然后继续朝西骑,前面是闻名遐迩的西溪湿地公园。

从高庄处入园,骑着车子到处逛。

公园的树木繁盛茂密,长长的青藤一圈一圈缠绕在树干上;林间既有任性生长的灌木,也有一簇一簇修剪整齐的灌木,错落有致。

公园深深,绕了几圈后,韩义也不知道到了哪里。

看到前面隐约露出的黄墙黑瓦,就骑了过去。

到了跟前才发现,居然是一座寺院,匾额上书写着“曲水庵”三个鎏金大字。

韩义依稀记得这个寺院。是明祟祯元年云栖古德禅师重新创建。

依溪筑一庵,门迎曲水,非舟莫渡,故名“曲水庵”。

门扉洞开,韩义信步走入进去,迎面是一个功德箱,功德箱后面是一个八角供奉亭,里面供奉着弥勒佛;

亭子两侧还刻着两行佛家箴言:开口便笑笑天下可笑之人,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韩义走到功德箱旁边,把口袋里装的几千块钱都塞了进去。

有了大猫小猫,他内心也变得柔软了很多。

如果钱能买到他们一生平平安安,他愿意拿整个天义去交换。

转头看去,庵不大,左右两侧的庑廊应该是香客宿舍,东西两面各有一阁楼,西阁楼后面还有一亭子,里面安置着一口大钟,别的再无其他。

此时庵内悄无声息,连一个游客都没有。

朝前走去,青石板扑就的路面,碧绿的青草从砖缝里顽强的生长出来;正楼屋角两株梅树,虽没有绽放花蕊,但也青枝绿叶,雅意幽幽。

走到东面阁楼旁发现,原来是讲经堂,堂内整洁清爽,像似有僧人在此生活一样;

顺着小楼两侧扶梯上楼,楼上香堂,中堂内供奉着阿弥陀佛、观世音、大势至西方三圣菩萨。

另外,中堂下面有香炉也有功德箱,箱子前面有一蒲团,用来烧香拜佛。

就在韩义看着的时候,堂侧走出一老和尚,穿着灰色海清,年约七旬上下,慈眉善目。

老和尚走到案台边,抽出三支香递给韩义,“施主请便。”

“谢谢大师。”韩义接过香道了声谢,走到案台燃炉旁点燃后,来到蒲团边跪下来,举香过前额,闭目为大猫小猫请愿。

起身把香插入香炉内,后退半步双手合十,请愿结束。

整个过程,包括请香、点香、跪拜、上香,韩义动作都非常标准,旁边的老和尚就一直微笑看着。

韩义再次道谢了一句。

老和尚问道:“不知这位施主从何而来?”

“金陵。”

老和尚表情有些意外,然后说:“有位施主一直在等你。”

“噢?谁啊?”韩义疑惑到。

老和尚说:“你去看看便知。”

韩义带着疑问跟着老和尚下了楼,朝斜对面的香客宿舍走去。

来到中间一处门外,老和尚说:“她在里面!”

“麻烦大师了。”韩义道了声谢,敲敲门。

“门没关,进来吧!”

听到里面的声音,韩义脸上出现惊讶的神色。

推开门,10㎡的小屋内很简陋,一张床,一张方桌,两条方凳,临窗位置摆了个书桌,而书桌旁手捧书卷之人,不是宋芸香又是谁?

宋芸香穿着一身素色连衣裙,一头黑瀑似得长发用一根彩带束在脑后,眼眸璨若星辰;

此时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身上,整个人美的就像画里走出的人儿。

韩义踱步走过去,带着一丝惊奇问:“你怎么在这里?”

宋芸香抿嘴笑笑,“你猜!”

“这我上哪猜去?”韩义笑说了句,又问:“那你怎么没去上学啊?”

9月开学,宋芸香就没再去学校,打电话给她也是关机;这次来杭城,本也打算结束后去海岛市看看怎么回事?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她了。

“已经没有必要了。”

宋芸香淡淡的语气,让韩义有种不秒的感觉,惊问道:“你……你该不会打算出家吧?”

宋芸香白了他一眼,眼眸里有笑意,“我还没看破红尘呢!”

“噢,那就好。”韩义松了口气,“你要出家了,世上可就少了位女科学家了。”

说着韩义拉了张凳子坐下,“说说,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分。”宋芸香说了句佛经里的话。

韩义笑笑没接茬,心里也有些讶异。

上次去宝岛,然后撞见宋芸香,这次来浙省又再次撞见她,如果不是有人泄露自己行踪,那还真是猿粪。

然后想到朱川曾经说过的话,忍不住好奇道:“我听说你14年的时候休学了一年多,为什么啊?”

“因为我得了一种病!”宋芸香憋着笑说。

韩义愣愣道:“什么病啊?”

“没钱会死病。”

韩义:“……”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