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号上午。

金陵妇幼保健医院,特护房。

与特护房相连的会客室里,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一波接一波。

刚把何潇潇一帮同学送走,还没来得及进房看何潇潇,后脚赵源生跟女朋友费晓楠联袂而至。

“韩老板,恭喜恭喜啊~”

刚当上爸比的韩老板、从昨晚何潇潇出产房后,脸上笑容就没停下来过,此时嘴角更是裂到了耳后,“谢谢谢谢……”

两个人握着手,一块走到临窗的沙发边坐下。

小姨子俞静瑶跟堂妹韩雪一块帮着端茶倒水。

“什么时候回来的?”

跟年前相比,瘦了些的赵源生,脸上笑容变得愈加沉稳内敛,“刚到。还没回家呢!”

韩义拍拍他胳膊,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边韩义两人聊着,那边费晓楠进了亲子房。

亲子房很大,足有50㎡,由苹果绿跟米黄色打造成了暖色调,里面人不多,除了韩义母亲、何妈妈以外,还有一位月嫂。

床上,何潇潇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精神还不错,见到费晓楠进来,冲她笑了笑。

费晓楠轻手轻脚来到床边,跟两位妈妈自我介绍了下,然后探头看一左一右睡在何潇潇身边的宝宝。

穿着大红色婴儿服的宝宝,小脸皱巴巴的,就跟小老头一样,头上稀疏的毛发贴在脑门上,闭着眼睛在睡觉。

“真好玩~”

何潇潇两手护佑在宝宝身边,一脸的母性光辉,“嗯!两个小东西闹腾了我好几个月,这下算是轻松了。”

费晓楠羡慕嫉妒恨:“你是轻松了,我可还没开始呢!”

“那就抓紧啊!你跟你家老赵感情稳定,还等什么呢。”

费晓楠摇头道:“他才刚下去,这个时候正是关键时候,等稳定下来再说吧!”

等两个妈妈走远一点,费晓楠才小声问:“顺产还是剖腹产啊?”

“顺产。”

“啊……”费晓楠整张脸都皱到一起了,歪眼斜嘴倒吸气,“听说顺产很疼的!”

“还好吧,反正我没撒感觉。”说着何潇潇笑眯眯的看了眼两个呼呼大睡的宝宝,“也有可能是他们在肚子里折腾够了。”

两个女人又靠近说了些私密话,很快何潇潇脸红了,声音也变得越来越低。

…………

送走赵源生两口子,后脚卢震海到了。

相比以前,现在的卢震海要成熟稳重的了很多;和他一样,理了个精神的短发,白衬衫、黑西裤、黑皮鞋,走路带风。

“韩老板,恭喜当爹了。”

韩义砸吧了下嘴,“我怎么感觉不对味啊?”

卢震海哈哈大笑。

两个人聊了几句,韩义问道:“陈以墨呢?”

“她跟她爸妈去海南了,明天晚上到家。”

“嗯!”韩义点点头,又问:“制药厂那边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卢震海顿时眉飞色舞,“我发给你的数据你没看吗?告诉你,火的一塌糊涂!

从上个月初上架开始,到月中各大代销点全部脱货。月销售额440万,毛利润270万。

这还只是第一个月,这个月才过半,销售额已经超过上个月月度总和了。”

说着卢震海端起茶杯喝了口,“可惜你不让做广告,要不然【金力神】说不定已经红遍大江南北了。”

韩义笑了笑说:“急什么,慢慢来。脑白金那种产品才需要营销,才需要铺天盖地的广告,咱们的产品不需要。

有那个打广告的钱,你不如多买两套设备,多备一点货。

相信我,要不了多久,产品保证会供不应求。”

“好,我听你的。”

…………

让韩义没想到的是,中午老板娘夏歆带着她儿子一块来了。

夏歆还是老样子,扎了马尾辫,穿着身素色印花连衣裙+亮银色水晶鞋,一副邻家大姐姐的模样。

两个人有好长时间没见了,偶尔韩义路过建业区商业街,会特意经过她手机店,不过从来没碰过面。

“现在生意怎么样?”

“还行,够生活的。”夏歆温柔的笑着,然后问:“这才一转眼的功夫,你都当爸爸了,感觉还是昨天一样。”

韩义就笑。

这一说他记起来了,前年年底,当时夏歆到清河嘉苑给他收拾屋子,结果被何潇潇“堵在屋里”,当时是夏歆硬推着他去追的。

现在一转眼,他跟何潇潇都有了宝宝。

心底莫名升起时光易逝的感觉。

“是啊,一切就像做梦一般。”

就在两人聊着的时候,茶室门口,韩招娣满眼好奇的问俞静瑶:“瑶瑶,这个人谁啊?”

趁着堂嫂生宝宝的机会,韩招娣今天有幸认识了一下她堂哥的朋友。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

从工商界、政界到娱乐界的大佬,以及省委副书记、政法高官家公子,个个来头惊人。

对了,还有昨晚陪了半宿的那个王胖子;

快临走的时候问俞静瑶才知道,居然是上将军家的儿子,一口吐沫差点没噎死她。

韩招娣现在对这个堂哥佩服的五体投地。

物以类分,人以群居。从这些人脉关系里就能看出来,这位堂哥现在的能量有多大?

俞静瑶仔细看了看客厅里客厅那位少妇,又打量了番对方的穿着,猜测道:“应该是商界朋友吧。”

韩招娣看了眼那个女人,然后小声问俞静瑶:“瑶瑶,问你件事。”

“嗯!说呗。”

“呃……我看网上报道,有的说天义市值上千亿,有的说几百亿,还有的说我堂哥在负债经营,那他现在到底有多少钱啊?”

说完韩招娣又赶紧解释了一句,“我就是好奇问问。”

俞静瑶笑了笑说:“姐夫倒是跟我说过一点。

关于他有多少钱这个事,其实说起来挺复杂的。

我简单跟你说说,天义目前其实一直处于烧钱当中,但是他如果想让天义赚钱,随时可以,他只是想天义未来赚更多的钱。”

顿了一下,俞静瑶笑道:“说的有点绕哈。这么说吧,天义虽然暂时不赚钱,但是天义品牌价值在不断增值;

那么代表公司的盈利业务盈利能力不断增强,公司滚动中的现金流在不断增长,然后去开发更多有价值的项目;

这样的公司,不能单纯从赚钱不赚钱的角度来看。

比如市场份额?品牌影响力?团队建设?都不是想用钱买就能买到的。

说回姐夫他有多少钱这件事上,你可以说他现在欠了一屁股债,也可以说他现在是全球最富有的一批人之一。”

韩招娣听明白了。

朝外面客厅里还在攀谈中的两人看了眼,然后搂着俞静瑶,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小英说你住在翡翠园那边,回头我也跟你一块去住两天。”

“啊……这个啊……”俞静瑶有些囧,她自己都是死皮赖脸赖那边的,怎么好再擅作主张的带韩招娣?

“要不……你问姐夫吧?”

“好吧!”韩招娣眼睛浮现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

一直忙到晚上6点钟,韩义才有空去陪何潇潇。

两个人温存了片刻,然后想到了另外一件大事,“名字。”

其实关于名字这件事,两个人早就商量过了,但是意见不统一。

因为……

何潇潇说,如果两个都是男孩就算了,如果两个女儿,或者是一男一女的话,她想让女儿跟她姓。

韩义一心想要一个女儿,现在好不容易生个女儿,跟何潇潇姓,让他有一种,卡插进取款机,吐出来的钱被分走一半的感觉。

不过谁让何潇潇劳苦功高呢?

在她苍白着脸色盯着他看了足足五分钟后,韩义终于无奈点头,

儿子叫“韩凌风”,小名“大猫”;

女儿叫“何婉君”,小名“小猫”……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