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义回来的比较仓促,非洲那边还有很多首尾没有解决;

不过问题也不大。

除了像自由阵线联盟这样的异类,其他势力组织起码可以先坐下来谈判,谈不拢大家再各凭本事,这样就给他留下了缓冲时间。

不过这些事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天大地大,何潇潇以及肚子里的两个宝宝最大。

…………

翌日。

韩义真开眼,感觉胸口有些重,用手在空调被下摸索了把,一条光洁嫩滑的大腿搁在他的肚子上。

再看房间环境,他才恍然明白自己身在何方!

转头,如丝般顺滑的黑瀑散落在枕头上,而脑袋则钻到了被窝里,露出半截凝脂般细嫩的脊背,白里透红。

“唔~”枕头下面的脑袋动了动大腿,哼哼道:“痒~”

韩义笑了笑,抱住她的脑袋亲了口。

过了不到一分钟,何潇潇抬起头,睡眼惺忪道:“几点啦?”

“大概7点半吧。”

何潇潇慢慢睁大眼睛,等看清面前是谁后,嘴角荡漾出甜蜜的笑容,伸出光洁的手臂,勾住他的脖颈,在他唇上“吧唧”了口。

“香吗?”何潇潇眨着萌萌哒的眼睛问到。

“香!”

何潇潇仰起修长的天鹅颈,“那我漂亮吗?”

韩义仔细观察了番,何潇潇细腻的额头上有淡淡妊娠纹,不过很淡,不凑近了看几乎看不出来;

然后脸上肉比之前又多了一点,看上去肉感十足,挺可爱的;配上大大的眼睛,翘翘的鼻子,粉嫩嫩的嘴巴粉,

“嗯!很漂亮。”

“有西非美女漂亮吗?”

韩义坚定道:“中国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而你是其中的佼佼者。”

见他态度端正,且语气诚恳,何潇潇非常满意,顺手拍拍他肩膀,“爱卿眼光不错!”

韩义失笑不已,伸手捏捏她肉呼呼的脸蛋,“脸皮现在很厚嘛。”

何潇潇杏眼圆瞪,“你信不信我打你儿子?”

“……”

…………

饭桌上,韩义听说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穿着白色抹胸吊带裙的俞静瑶、拽着面包往嘴里塞,“要是将来我儿子也这么调皮,我非把他吊起来打不可。”

韩义乐呵呵道:“嗯,这个我支持。”

吃过饭,他上楼拿了个黑色绒布袋下来,从里面倒出几十颗一克拉左右的裸钻。

阳光斜斜照射进遮阳棚,正好照射在韩义手上,折射出万朵霞光,璀璨迷人。

俞静瑶立刻惊呼了起来,“哇,好漂亮啊!”

韩义笑说:“回来的比较仓促,而且非洲那边除了钻石,也没什么好东西了。自己挑一颗,就当姐夫奖励你昨天的勇敢。”

“啊……”俞静瑶鹅蛋脸上浮现出一抹绯色的氤氲。

钻戒代表什么意义,她还是明白的。这要是拿了,好说不好听啊!

何潇潇笑说:“拿着呗,你姐夫也不是外人。”

“那……好吧!”俞静瑶应了声,然后低头在韩义掌心里挑选。

决定钻石有没有保值价值,除了要看切工跟净度,还要看重量,只有达到一克拉以上才值得收藏。

而韩义手上这些钻石无论是重量、净度还是切工都达到了“收藏级”标准;

按照现在国际市场裸钻价格来说,一颗起码在二十万人民币以上。

俞静瑶不懂这些,反正在她看来,这些钻石都好漂亮,一双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在里面挑了一颗她自认为最小的,“就这颗吧!”

韩义把钻石全倒进绒布袋,随手放到旁边桌上,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后递到何潇潇面前,“这是你的。”

何潇潇定睛细看,锦盒里赫然是一颗硕大的粉色鸽子蛋,在阳光下散发出妖娆的色彩,姹紫嫣红。

旁边眼睛里还冒着小星星的俞静瑶,惊的合不拢嘴,“真得好漂亮啊……”

没有女人能抗拒得了这种东西,何潇潇也不例外,眼睛里很快被雾气迷蒙了,变得水汪汪一片。

“谢谢~”

韩义呵呵笑道:“这么客气干嘛,都老夫老妻了。”

何潇潇娇俏的白了他一眼,难得没有回嘴。

…………

韩山去了店里,张彩珍去菜市场买菜,韩英、韩小宝趁着暑假,和王小虎爸妈他们一块回黔省老家了,家里就他们三人。

在院子里的遮阳棚下,几个人吹着自然风聊天。

韩义这段时间也是累的够呛,每天精神都是高度紧张;不是害怕,而是要通盘考虑各方面的反应,主要是法国。

他要在法国人反应过来之前,把事情解决掉,不给他们借口派兵进驻萨加拉塔。

所幸一切还算顺利。

接下来将是旷日持久的暗战。

反正萨加拉塔已经有了“两把刀”,也不在乎多他一把,正好比试比试,看谁的刀更快更准更狠。

就在韩义脑海里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路上传来低沉的发动机声音;很快,一辆保时捷911开过来了,停在隔壁院子门口。

车门打开,里面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男的大概四十来岁,白衬衫、黑西裤,梳着大背头,腆着大肚子,老板架势十足;

女人目测三十五六上下,穿着黑色纱裙,身材高挑,盘着宫妆辫,脸上带着颐指气使的富家太太样儿。

隔壁那位寡居邻居董翠兰,听到动静从屋里快步走出来,老远便招呼道:“你们来啦,外面热,快到家里坐。”

三人一前一后进了家门,临关门前,董翠兰还有意无意朝205院子里看了眼。

韩义笑了笑,端起桌上红茶喝了起来。

他发现非洲除了钻石外,当地特产的红茶口感也非常好,温润绵柔,余韵悠长。

俞静瑶等他放下茶杯说:“姐夫,前几天有一个唱片公司联系我,说我的音色很不错,想帮我出唱片,你看怎么样?”

可能是想到上次的惊魂,跟道:“是正规唱片公司。”

“噢,哪家公司?”

“华艺兄弟。”

听到不是陈家栋的公司,韩义没说什么,问道:“歌唱得怎么样了?”

“老师都夸我呢!”说着俞静瑶问道:“要不我唱首给你听听?”

“好啊!”

“我就清唱吧!”俞静瑶站起来咳嗽了一下,压了压嗓子唱:“手中雕刻生花刀,

锋千转蜿蜒成画;

盛名功德塔,

是桥畔某处人家,

……

正如她自己所说,俞静瑶的嗓音真得很不错,有那么点烟熏嗓的味道,同时也不刻意的追求声音的沙哑,而是有着独具一格的清冷;

这种嗓子唱这种古典风歌曲,可以说相得益彰。

轰烈流沙枕上白发,

杯中酒比划,

年少风雅鲜衣怒马,

也不过一刹那

……

韩义左手放在大腿上轻轻打着节拍。

俞静瑶节奏掌握的非常好,唱起来游刃有余,把歌曲里那种“功名利禄不过是他人手中笔,她在局中也只一眼惊鸿”的意境,给很好的演绎了出来;大太阳下面听来,竟带给他很凉爽的感觉。

俞静瑶唱到一半时,隔壁院子里走出几个人,正是董翠兰,以及女儿女婿。

三个人出了门,绕过围墙外的景观树,径直走进韩义家院子。

董翠兰认识韩义,但不知道这个小年轻是干嘛的,反正看起来很有派头,包括207一家子,都对他挺客气。

而这个小年轻为人也很和气,每次看到她都是笑眯眯的点头致意,真说起来,她对这个小年轻还蛮有好感。

不过那是之前,现在她宝贝外孙被打了,昨儿个下午去医院,连医生都说这个下手的人挺狠。

当时就把她眼泪说下来了。

本来她打算报警,但是问过女儿之后,女儿说先别报警,等协商不了再报不迟。

就在董翠兰打算开口时,坐在那里的小年轻瞥了她一眼,然后抬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她先等一下。

简简单单的动作,如果是一般人做来,已经不能是称之为老气横秋了,简直就是以小卖老,充大尾巴狼;遇到脾气火爆的,估计当初就要发飙。

但是这个小年轻做来,却让她感觉非常的自然,那种无形中的气势,令她不自觉生出矮对方一头的感觉。

董翠兰已经冲到嗓子眼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憋得满脸通红。

跟在后面的女儿,很诧异的看着韩义。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把她能说会道的母亲给镇住了,对方什么身份?不是说黔省迁徙过来的乡下人嘛!

俞静瑶没理会身后的情况,继续唱着。

换一隅你安康,

便销得这沧桑,

你还在我的心上……

最后一段跳跃感十足的r&&b,俞静瑶用了十足功力,甚至身体都微微躬了下去,把心底压抑的那股子精气都给迸发了出来。

“好!”韩义跟何潇潇一起鼓掌,“唱得不错。”

俞静瑶站在那里回味了片刻,等心情渐渐平复后才谦虚说:“谢谢姐姐姐夫的夸奖。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以后我会好好努力的。”

何潇潇见她头上冒出了汗珠,招招手说:“快坐下歇一会。”

“嘻嘻~谢谢姐姐。”

韩义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口,等放下才问董翠兰,“你们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被他刚刚气势所慑,能言善辩的董翠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董翠兰身后的少-妇走上来,从拿着的文件袋里掏出几张照片放到桌上,冷冷道:“看看吧,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韩义看了眼照片,随口道:“如果是我儿子,我会把他吊起来打一顿。”

少-妇:“……”

……

……

ps:求个票吧!好悲催的。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