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落后蛮昧的地方,武力永远是解决问题的第一途径。

当收到韩义跟自由阵线联盟的人起冲突消息后,萨加拉塔所有势力都开始坐山观虎斗。

他们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好戏了。

果不其然,8月2号早上,自由阵线联盟连谈判都没有,直接带着武器装备去了西南部贫民窟。

不过那边有很多中国人,为了防止造成大规模流血冲突,总统府办公室打电话给自由阵线联盟,让他们稍微收敛一点。

电话刚刚放下,更加骇人的消息传来了。

一直龟缩在诺里斯东部的图桑格部落,有大批族人向加喀呐结集,预计不少于5000人。

…………

“快快快,打电话给哈巴德那个老家伙,他是不是疯了啊?”萨加拉塔总统“伊桑·朗费罗”,大声咆哮到。

开玩笑,整个萨加拉塔总共不过才3万多兵力。

除掉后勤保障、海军、空军,以及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地方武装,加喀呐的部队也就5000人左右;

来这么多人,他们是打算推翻他的政权吗?

那边打电话的同时,伊桑·朗费罗立刻让总统卫队准备直升机,做好逃亡的准备。

“总统先生,哈巴德说是为了自由阵线联盟而来。”

“自由阵线联盟?他们什么时候跟那边起冲突了?”

疑问了一句,这位胆小鬼总统怕图桑格搂草打兔子,顺便把他给解决了,所以没敢留在加喀呐看戏,乘飞机去了邻国避难。

至于自由阵线联盟,伊桑·朗费罗才懒得管他们死活呢,那是法国人该操心的事情。

图桑格部落的先头部队,于下午两点抵达加喀呐,随后直扑自由阵线联盟的6个办公地点。

自由阵线联盟当然也收到了风声,

不过他们向来看不起图桑格那帮乡巴佬,才懒得管他们去哪里。

眼下没有什么事比教训那个中国人更重要的事情。

而西南部的施工现场,200号自由阵线联盟成员,还没进施工现场就把停在路边的两三辆汽车给推翻了。

坐镇现场的毁灭者2号,如同一道利箭般窜了过去,甚至空气中都带出了呼啸的破空声。

“嘭嘭嘭——”

就好像骇客帝国里的场景一般,那些手持刀枪的黑人大汉,如同仙女散花一般飞向了半空中,随后重重的摔落在了地面上。

事态升级。

有人开枪了。

“砰——”

开了第一枪就有第二枪,一时间,子弹就像爆豆子一样,噼里啪啦。

“噼噼…啪啪……”

苏瑞尔这样的工业机器人已经可以做到躲子弹地步了,毁灭者徒手接子弹还不跟玩似得?

一双无影手在空中飞舞,弹头撞击在毁灭者2号的掌心,发出一道道沉闷的声音。

很快,一轮攒射过后,枪声停止了,只剩下零星的几声,而让所有人不敢相信的是,对面那个人竟然没有被打成筛子,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

“……”

那些拿着枪的人,如果见鬼一样看着毁灭者一号;另外那些拿着钢管的人,也是大口吞咽着吐沫,吓得瑟瑟发抖。

“当”的一声,有人扔下了钢管。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很快,所有人都丢下了武器。

…………

当这边消息传回自由阵线联盟时,里面高层极为震怒,发誓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就在自由阵线联盟试图召集更多人手,去冲击工厂所在地时,有人发现事情不对劲了。

“十三太保”里的四五六三个委员,坐镇在加喀呐东北部的“柯林小镇”,这里有他们的两百多名正式成员。

下午两点半,一个叫“蒙哥马利”的委员,站在窗口比抽雪茄,旁边手下正在向他汇报贫民窟那边的动静。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啪”的一声,随后有什么东西把他双眼给糊了,用手撸了一把,

是血!

鲜红的血液!

血液里面还伴随着白色的粘稠物。

蒙哥马利扭头一看,手下已经躺在了地上,脑袋后半部分开了好大一个血瓢,汩汩往外冒着鲜血,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的眼睛迅速瞪大,然后变得极为惊恐,就在他脑海里刚生出躲藏的念头,窗外飞来一颗子弹,他的世界彻底变得黑暗。

此时楼下的街道上,一下子涌出很多黑人青年,向着自由阵线联盟的办公楼冲来。

“你们干什么……”

门口的成员话刚出口,就被七八个黑人围上来一顿痛殴,其余人鱼贯而入冲进了办公室。

一楼大厅里,两名委员正坐在沙发上喝茶,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冲过来的人踹翻在地;

混乱中,不知是谁捅了他们两刀。

萨加拉塔赫赫有名的自由阵线委员,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另外的地方。

加喀呐自由阵线联盟势力范围内、发生了大范围的骚乱以及流血事件,枪声从下午两点起,一直持续到晚上五点钟。

加喀呐所有组织,在这一刻全部噤声,没有人敢跳出来找这个不自在。

商业联盟委员会的塞西·齐默尔曼,很清楚这一切的背后是谁在捣鬼,怕有人打他黑枪,在暴、、动来临之前,已经脚底抹油了。

而各国驻萨加拉塔大使馆也是发出紧急通知:

“鉴于萨加拉塔及周边区域存在较大baokong风险,提醒在萨本国公民暂勿前往该地区,并且暂时取消该国赴萨所有航班次。”

第二天上午,法国《政治时报》出了评论员文章,对萨加拉塔国内一小部分“野心分子”,进行了强烈的抨击;

同时措辞严厉的表示,不排除在必要的时候采取武力,协助恢复动荡的萨加拉塔时局。

到了中午,《国际观察报》传来消息,在8月2号下午的冲突中,共造成70多人伤亡;

其中十二人当场死亡,十七人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

一时间,世界舆论哗然。

8月3号晚六点。

自由阵线联盟核心成员,对被图桑格占据的据点大楼,发动了猛烈冲击,双方再次发生交火。

萨加拉塔的势力,同样还是作壁上观。

他们已经看明白了,图桑格针对的只是自由阵线联盟,与自己无关。

而随着图桑格部族成员越聚越多,自由阵线联盟节节败退,到了8月4号下午,绝大部分人缴械投降;

剩余的残兵败将,则是一路向东,被迫离开了加喀呐。

到了这个时候,自由阵线联盟已经可以算是彻底除名了。

有鉴于他们在国内年轻人心目中的地位,接下来还将有一段漫长的舆论口水战时间,甚至不乏流血冲突。

不过萨加拉塔算是暂时稳定了下来。

总统府那边,在跟图桑格谈判过后,同意把自由阵线联盟定性为非法组织,同时把他们的势力范围划归给图桑格,条件是图桑格大部分族人必须离开加喀呐。

图桑格成年男性有6万多人,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留在加喀呐,很多人寝食难安。

…………

持续混乱了五天的加喀呐终于恢复了平静,街头随处可见军警持枪巡逻;那些趁火打劫分子,也全部偃旗息鼓。

旧有的秩序被打破,赞新的时局总是要适应一段时间。

城中,星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韩义站在窗口前,看着以往热闹的集贸市场,多了几分萧条,问说:“你说我是不是不该来萨加拉塔?”

“这要看你怎么定性。

政治是经济的体现,而武力则是保证经济有序发展的手段。如果只想当一个富家翁,只要在国内安心发展下去,这辈子衣食无忧;

但如果你想让天义成为跨国托拉斯财团,那这一步必不可少。”

韩义也只是感慨一下,而并不是真的后悔。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何潇潇,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喂~”

…………

中国金陵。

已是怀胎九月的何潇潇,被安排在金陵待产。

不耐烦医院里一大帮医生护士前后围绕着她,干脆住到了大杨村。

上午九点,太阳从云层后面露了出来,散发出炙热的温度;村道两边的风景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院子里的遮阳棚下,何潇潇斜靠在躺椅上,旁边圆木桌上摆着洗净的葡萄、小番茄、西瓜,还有各种坚果类零食。

旁边俞静瑶,一手扇扇子、一手看手机,不时给何潇潇看看,“姐,你看这套粉色的衣服漂亮嘛?”

“嗯!漂亮。”

“那我就买了。”俞静瑶边操作边说:“姐夫什么时候回来啊?”

“今天晚上到家。”

就在这时,张彩珍端着一盆衣服从屋里走了出来,“静瑶,外面热,带你姐到屋里坐着。”

“没事阿姨。稍微出点汗,对身体有好处。”

张彩珍边晾衣服边抱怨:“你说他也是的,你这都快生产了,还要往国外跑。”

“没事妈,他马上就回来了。”

“什么时候啊……”张彩珍话没说完,隔壁院子里传来一阵喧嚣声。

原来是一帮十一二岁的小孩,手上要么抱着篮球、要么拿着滑板,看样子是打算出去玩。

其中一个抱着篮球的小胖子,看到晾衣服的张彩珍,嬉笑道:“乡巴佬,你家那个傻儿子呢!”

这个小胖子是隔壁家的外孙子,放暑假过来玩的。

张彩珍气得脸都变色了,可她这么大人也不好跟个孩子计较,就说:“怎么说话呢?你家大人没教育你嘛。”

“咦~~”小胖子扮了个鬼脸,眼珠转了转,看到身前井台上有半碗塑料碗装着的洗衣粉,拿起来朝铁栏杆对面的张彩珍泼了过去。

今天刚好是西南风,洗衣粉顺着风全吹到了张彩珍脸上、身上、以及洗净的衣服上,还有一些则飘向了院子里。

“呸呸呸——”

俞静瑶连连用手抹脸上的洗衣粉,随后站起来怒斥道:“你个小坏种,是不是想死啊!”

让她们没想到的是,小胖子跳到水池上,居高临下把篮球狠狠砸向俞静瑶,而实际上篮球却飞向了躺椅上的何潇潇……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