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加拉塔”位于非洲西部凸出部位的最西端,总人口1600万,国土面积20万平方公里,2018年的总GDP180亿美元。

萨加拉塔是全球最不发达国家之一,70%的人口从事农业耕种,森林占土地总面积的31%。可耕地约占27%,东部和东南部有丘陵高地,北部则多为起伏的沙丘。

这里自然资源丰富,矿藏有钻石、黄金、锰、镍、铀、铁和石油。

截止2017年,已探明的石油储量约2.2亿桶,天然气储量1.1万亿立方米,铁矿石15亿吨,铝矾土12亿吨,镍4.4亿吨,锰3500万吨。

但由于内部政治、宗族、宗教势力错综复杂,一直以来饱受战争及局部冲突影响,自然资源开发对国民财富的贡献率不到1%。

说到内部冲突不得不提一下萨加拉塔的历史。

1638年法国人在“萨加拉塔河”河口建立了贸易站。整个17和18世纪期间,欧洲人从塞内加尔境内运走大批奴隶、象牙和黄金。

到了19世纪初,成为了法国殖民地,被法国统治了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直到1960年法国才签署了“权力移交”协议。

不过权力是移交了,但背后的“那把刀”却一直留在萨加拉塔,虽然是民主共和制,但实际上一直以来都是法国人的后院。

而一个完全统一的政治体系显然不符合法国人的利益;

这一点可以参考中国的近邻“阿三娘”,被英国人蹂躏了这么多年,到现在都已经习惯成自然。只要英国人吼一声,立马宽衣解带,予取予求。

闲话不表。

经过韩义的多番考察,最后选择了萨加拉塔作为海外主要基地。

一个相对平稳的政治体系同样不符合他浑水摸鱼的心态,而且这里地下埋藏了丰富的自然资源,对于制造商应用来讲,非常关键。

另外还有一点,距离萨加拉塔500海里外的“绿海角”群岛,地扼美、非、欧、亚4大洲海上交通要冲,

它是从欧洲绕道非洲去亚洲海上航线的必经之地,各大洲远洋船只及大型飞机过往的补给站,被称为连接“各大洲的十字路口”。

选定目标后,接下来就是实地考察。

带着苏瑞尔,毁灭一号,从萨加拉塔西海岸首都“加喀呐”港口登陆,随后乘汽车前往市中心的下榻宾馆。

虽然早已从新闻里知道,非洲非常穷,萨加拉塔更是穷上加穷,但真等亲眼目睹后才知道,“穷”这个字是怎么写的?

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总统官邸的所在地,加喀呐就像是20世纪初的中国西部小城,几乎很难看到摩天大厦;

沿途随处可见那种自建的二层小楼,东一座、西一座,乱七八糟,高低不平,毫无规律可言;

就像是拉粑粑一样,这里拉一泡大的,然后别人嫌臭,蹲远一点再拉一泡小的。

穿过下坡路集镇时,道路两边没有成排的商业店铺,而是像赶集似得,支一个帐篷,地上铺一块毡毯,上面摆满了中国进口的小商品,五花八门,卖铁锅的同时还卖山寨手机。

人潮拥挤中,面包车与丰田霸道共舞,西装革履与衣衫褴褛齐飞。

“滴滴滴——”

后面一辆像美国80年代的米黄色出租车发出急促的催促声。

苏瑞尔充耳不闻,跟着前面一辆标致308慢悠悠朝前开。

想快也快不了,前面人群堵塞,除非插上翅膀飞过去。

终于,前面的路通了,宽大的凯雷德防弹越野车,带着逼人的气势冲了出去。

…………

一个小时后,来到了市中心。

这里要比港口所在的西南区域好上很多,起码城市建设规划显得更加整齐划一,路面上也没有那么多的垃圾;

偶尔还有那种建设得很漂亮的园林式庄园城堡,远远看去繁花似锦,绿树成荫,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住在里面?

一路向东北,路过市政府、法院大楼、驻萨大使馆区域,来到了下榻的五星级宾馆“拉塔酒店”。

带着红色小礼帽的黑人门童,热情的等在车门边,等车门打开,看到下来的是一张东方面孔后,用日语说道:“空你其哇~~”

“中国人。”

门童立刻反应过来,用拗口的中文说道:“您好,欢迎光临。”

在门童的引领下,韩义来到了提前预定好的商务套间。

一等进入房间,韩义便把自己仍进可以当床睡的米色沙发里,“苏瑞尔,快帮我捏捏,散架了。”

门口苏瑞尔在给过小费后,走过来坐在沙发边给他马杀鸡。

她力度掌握的刚刚好,揉、捏、推、敲、每一块肌肉、每一处要穴都非常到位,按的韩义直哼哼,“你这个手法快赶上专业技师了。”

苏瑞尔却道:“你腰部跟腿部的肌肉过于松弛,需要进行适当的锻炼。”

“知道。等忙过这一阵吧。”

过了五分钟,韩义睁开眼说:“好了。”

坐起来抻了抻胳膊问:“政府方面联系的怎么样了?”

苏瑞尔回说:“情报中心联系上一名社会党议员,名叫塞西·齐默尔曼,他是加喀呐商业联盟委员会十一委员之一,其人属于激进派。”

别看“商业联盟委员会”听起来好像不怎么样,但是要知道,这是由萨加拉塔“将军队”和“公安部队”合并组成的经济和货币联盟;

负责协调外交政策和交通运输,控制内部邦联组织机构及制度,权力非常大。

至于哪个派别,这个问题不大,在富兰克林面前,统统都会变成金钱派。

韩义点点头说:“通知一下,今天晚上我请齐默尔曼吃晚饭。”

“知道了。”

…………

晚七点半,拉塔酒店贵宾宴会厅。

齐默尔曼是一个60来岁的干巴瘦黑人小老头,穿着略显肥硕的白衬衫,蓄着浓密的络腮胡子;

吃饭时,一双不大的老鼠眼,不时扫过韩义手腕上的积家表,里面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韩义伸手朝旁边示意了一下,戴着墨镜鸭舌帽、充当翻译的苏瑞尔,递过来一个精致的锦盒。

“齐默尔曼先生身份尊贵,只有这样的手表才配得上您。”

黑人小老头毫无顾忌,当着韩义的面就打开了锦盒,看到里面静静躺着的亮闪闪劳力士钻表时,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韩义直言不讳道:“我想在萨加拉塔投资兴建高科技研发中心,但是里面涉及到一些行政手续批复,希望齐默尔曼先生能帮我解决了。”

“比如呢?”

“比如像常规军用武器装备。”

“哈哈,这当然没问题,只要你有钱就行。”

“钱我当然有,但是您也知道,贵国的商业环境实在是堪忧;尤其是东北部地区,那里常年动荡不平,民间武装组织、地方家族等,各方势力纠葛不清,我怕我的投资会打了水漂。”

小老头很熟练的切着盘中的煎鹅肝,边吃边哈哈说:“这没什么好担心。只要你不离开加喀呐,我保证你不会有任何事情。”

韩义皱皱眉头,“齐默尔曼先生,我是来投资的,我只是希望你能保证我正常商业活动不受影响。至于我个人安全,这一点不用麻烦你。”

“当然当然。”小老头一脸笑眯眯的样子,“你把相关手续提交上去,回头我会帮你搞定。”

“就这么简单?”韩义看了他一眼问到。

韩义还在等着他说怎么搞定呢?比如介绍其他商盟委员、地方势力首领、民间武装组织头头给他认识等等。

开这种特种研究机构,可不是光有批文就行的,还要平衡好各方利益,要不然以后麻烦多着呢!

没想到这个前后拿了上百万美元好处费的老王八蛋,居然敷衍他。

谁相信谁傻子。

回头再打电话给他,保证说正在处理中,然后再以各种借口继续索要好处。

小老头放下手上的刀叉,喝了一口鲜橙汁说:“这里不是中国,也不是欧美国家,这里是萨加拉塔,人们穷的连饭都吃不饱,谁又在乎你开的什么研究所?你说我说的对吗?”

说着扯了张餐巾纸,抹抹嘴巴扔在了盘子中,“我那还有事呢,今天就先这样吧!回头有消息了我打电话通知你。”

韩义低着头切牛排,脸上面无表情;

等终于切下来后,用叉子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齐默尔曼先生,我们中国有句老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叫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顿了一下,韩义又面带微笑说:“那行,我等着齐默尔曼先生的好消息。”

小老头没说话,站起来走出几步远之后,扭头看了眼背对着他坐在那里的韩义,目光里露出不屑的表情,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