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东区,东龙大道1号,汤臣高尔夫俱乐部。

今天是立夏,又赶上了好天气,从球场前方一眼望去,蓝天白云,绿茵幽幽,令人心旷神怡。

隔着一道玻璃墙的俱乐部里,头戴黑色棒球帽的陈家栋,窝在环形大沙发里刷手机,在他对面,两个40开外的中年人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过了大概半小时,穿着制服的服务生过来,倾身对陈家栋耳语道:“陈总,人到了。”

陈家栋掀掀眼皮:“知道了。”

等服务生离开不到五分钟,黑曜石地板上传来一阵富有节奏的皮鞋踢踏声,陈家栋收起手机,站起来转身看去。

迎面走来两男一女,最前面的男子年约二十四五岁,穿着一声裁剪合体的黑色西服,体型匀称,行走之间带着强大的气场。

休息厅里,数十道目光都聚焦到年轻男子身上,等看清他的相貌后,好几双眼睛的主人都露出了惊疑的神色。

“这谁啊,好强势的样子。”

“你连他都不认识?天义科技老总。”

“原来他就是天义老板啊,好酷的样子!”

“当然!国内数一数二的科技大佬,能不酷嘛。”

陈家栋一直等来人走到面前才开口,“来啦。坐吧!”

韩义打量了一眼陈家栋,一年多没见,对方还是老样子;

英俊的面庞上带着常人不易察觉的傲气,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跟小年轻一样,剪个齐眉刘海装嫩;

尤其是脚上的尖头皮鞋配修身版窄脚裤,看得他尤其难受。

“真矬~”韩义嘀咕了一句,坐到了斜对面沙发上。

身后的陈家栋歪歪嘴没说话。

韩义开门见山道:“什么时候能出港?”

老话说的好,跟谁过不去,也别跟钱过不去。

和陈家栋的矛盾先放一边,35000万跟18000万,两者价格差了一倍。他还没傻到拿真金白银去置气的份上。

何况,这回是陈家栋主动打电话过来的,他可不认为对方好心帮他,无非也是中间有利可图罢了。

正好,他省了一笔钱,陈家栋发一笔小财,谁也不欠谁的。

陈家栋双手交叉,两个大拇指飞速旋转着,“钱到账,最迟一个礼拜。”

“给个国际账号我。”

陈家栋也没婆婆妈妈,随口报了一串数字。

韩义拿起电话装模作样打了一番,俱乐部外面等着的苏瑞尔立刻汇款。

两分钟后,陈家栋拿起手机操作了一番,点点头道:“行,没问题了。”

说着朝对面两个中年男子道:“张律师,把协议给韩总看看。”

韩义接过来随便翻了翻,也是做个样子而已。

他既然连合同都不看就敢把钱转给对方,自然不怕陈家栋赖皮。

把他惹火了,让他有命赚钱没命花。

陈家栋示意道:“没问题就在下面签个字吧,回头你把船舶所有人的手续提交到法院跟海事局那边。”

顿了一下又提醒道:“另外挂靠国家需要变动的话,还要归属国回函批复,这些手续你自己去办。”

韩义接过阮红妆递过来的钢笔,在协议下面签上名字,问道:“没事了吧?没事我就先走了。”说着韩义就打算起身离开。

生意谈成了,陈家栋自然也没必要继续忍着他,嗤笑道:“走呗,没人留你。”

“嘁,你留得住吗?”

陈家栋说的“留”是客套话上的“留”;韩义说的“留”是武力上的“留”。

陈家栋自然听懂了,目光掠过阮红妆,落在毫无存在感的酆大身上。

打量一番后,目中闪过一丝不屑的光芒:“有钱了多出去见识见识,说这些坐井观天的话,容易让人笑话。”

抬腿欲走的韩义,转身又看了回来,“呵呵,我坐井观天?要不你让我见识见识井外面的天空?”

“行啊!就怕你不敢来。”说话之间陈家栋站了起来,径直朝门口走去。

韩义嘴角勾了勾。

他正愁找不到出气的机会呢,既然对方主动往上凑,当然是满足他了。

…………

浦江东区,沿江路,某大型拳击会馆。

与想象的中的地下黑拳不同,这家会馆光明正大的开在繁华闹市区,旁边就是商业街与购物中心。

乘电梯上到11楼,入目所及,装饰豪奢的运动大厅里人满为患。

陈家栋熟门熟路,从内部通道走上了12楼,韩义带着酆大跟在后面。

来到12楼门口,两个手拿磁性探测器的年轻人,看到陈家栋后,恭声说了句“陈总好”,连检查都没有,直接放行。

门后面是一条曲折蜿蜒的长廊,厚厚的地毯人踩在上面悄无声息。

再次过了一道安检门之后,实木大门打开,柔和的灯光伴随着沸腾的喧嚣声散发了出来。

穿过前面的风水屏风,一个巨大的拳击擂台映入了眼帘,上面两个赤膊男子凶狠的搏斗着,没有戴手套的拳头打在身上发出“嘭嘭嘭”的闷响;

扭头朝四周围呈阶梯状散落的几百个软包座椅看去,此时已经座无虚席,随着拳台上的攻击,声嘶力竭的呐喊着。

韩义听康必成说过,国内、尤其是南方城市有很多这种地下拳击场,一般都是富人的游戏。

客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预测下注某个拳击手,也可以自己带人过来打比赛。

除了可以在拳击场开出的盘口下注外,也可以私人赌斗。

陈家栋把他带到这里来,用意不言自明:不服咱就干一场!

没有同围台边的观众坐一起,陈家栋从旁边的木质楼梯上了浮空看台。

从最前面一眼看去,上面二十来个开放式豪华包间,有大半已经坐了人。

陈家栋人头很熟,一路走过去,很多人都开口打招呼,年纪从20多岁到50开外不等,其中有几个韩义看着还挺面熟,好像在某些重要场合见过。

看到韩义出现,谁也没露出吃惊的神色。

能坐到二楼的,哪个不是身价亿万?

就像现在,在路过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女人身边时、连陈家栋都主动打招呼。

而那个女人就端坐在那里,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

至于跟过来的韩义,则是看也没看。

走到22号包间,陈家栋坐了进去,也没招呼韩义,自顾自从兜里掏出个亮银色雪茄盒,剪好后端起台面上的红色烛台烘烤了起来。

韩义就不说话,看着他装逼。

越装越好,等下脸打起来也越响,“啪啪啪……”

“嘶——”陈家栋很有范儿的吸了口,“说吧,想玩多大的?”

韩义今天奉陪到底了,伸手往后面招招,酆大从口袋里掏了张墨黑色卡片递了过来。

“认识吧?”韩义晃晃卡片。

陈家栋眼角抽搐了一下。

这是瑞银于2018年8月发出的至尊卡,仅针对中国福布斯富豪榜前200位,授信额度:10亿。

所谓的10亿,其实也只是不限额的具体化而已。

等真用到10亿授信额度时,说明自身企业经营遇到了很大困境,到那时还能不能刷出来就是两说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反正陈家栋没资格拿到就是。

韩义晃着卡片说:“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磨洋工。一局一千万,能玩就玩,玩不起你就说,我现在就走。”

陈家栋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从牙缝里蹦出个“艹”。

韩义嘴一张就回了句“S—B。”

一直跟在陈家栋身后的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眼睛瞬间变得骇人无比,像似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般,死死的盯着韩义。

陈家栋头也没回的摆摆手,冷声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别回头输了说我坑你。”

“这样啊!那就干脆点,5000万一局,怎么样?”韩义怕说多了引起对方的怀疑,所以没敢说1亿。

激将法是建立在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心上,要不然明知道有很大的可能会输,谁又会真的那么傻,拿几千万去赌?

陈家栋见他再次提高赌注,脸色有些变化,目光朝酆大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孔上看了看,

“行!就5000万。”

…………

5000万的赌斗不是一笔小数目,很快便引起了轰动。

拳馆这边也是特事特办,本来的比赛全部往后顺延,且没有开盘口。

二十分钟后,一切准备就绪。

穿着黑西服的酆大施施然走上了拳台,之前那个目露凶光的年轻人步履稳健的跟了上去。

看台上,本来嘈杂的声音,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随着“叮”的一声铃响声,穿着黑色卫衣的年轻人、一个助跑腾空而起,右脚带着凌厉的破空声抽向酆大的脑袋……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