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是小长假最后一天,返程的人非常多,金陵通往中海的沪宁高速上车辆更是一辆接一辆。

一辆日产尼桑车主正准备打方向盘超车,就在这时,一道黑色闪电从旁边“咻”的一声穿了过去。

尼桑车主正打算拨转向灯的手吓得立马缩了回去,朝前看去,黑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余光瞄了眼码表:110,“我……”

有相同经历的远不止这辆尼桑车主,奔驰宝马保时捷都是差不多,余光只看到一道黑色闪电,等再看去时,前方只剩下一个车尾灯。

而那辆正在风驰电挚的黑色奔驰650,里面坐的自然便是韩义。

上午问了几个人才知道,那艘30万吨散货轮确实被新加坡籍商人买走的;但是里面涉及到很多问题,导致这艘市场估价在4亿~4亿2000万的货轮只卖了不到一个亿。

之所以一直没被开离阳山港,就是因为相关方面一直在扯皮。

不过司法程序已经于今年3月底结束,仲裁判定对方胜诉,如果不出意外,最迟在6月底,这艘散货轮就要被开走。

他不管仲裁结果,但是想让他花3倍的价格去买那位新加坡籍买家的货轮,绝对不可能。

就在韩义沉思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阮红妆、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她坐过很多次苏瑞尔的车,四平八稳,连颠簸都很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狂飙突进,除了监控拍照之外,没有低于220码的;

窗外的车子就跟一道残影般被拉长,然后被迅速的甩在后面;

高速行驶发出的“呜咽”声回荡在密封性良好的车厢里,虽然不刺耳,但那种压迫性的憋闷让她嗓子眼有些痒,有种想吐的感觉。

由于太过紧张,右手一直紧紧拉着车门上的扶手,左手没着没落,只能卷曲成拳缩在心口。

“嗡~~”

在跟一辆拖挂车会车时,产生的轻微颤动感,让阮红妆吓得立马闭上眼睛,左手试图抓住什么东西。

抓来抓去,终于抓到了一只大手,然后紧紧的握在手心里。

回过神的韩义扭头看了眼,问:“到哪里了?”

副驾驶上的酆大说:“到苏城了。距离目的地还有147公里。”

“慢点开吧!”

戴着墨镜棒球帽显得非常冷酷的苏瑞尔、点点头,车速降到了160。

韩义笑道:“苏瑞尔是全世界最好的驾驶员,没有之一。”

回过神的阮红妆立马松开手,有些尴尬的捏着职业套裙下摆说:“嗯!苏工开车是挺好的。”

韩义挪挪身体,把中央扶手放下来,问道:“我记得你家就是苏城的吧?”

“嗯。”阮红妆点点头,稍稍有些不好意思。

“家里兄妹几个啊?”

“还有个哥哥,在一家电子厂里做部门经理。”

“结婚了吗?”

“嗯,去年才结的。”

韩义随口问道:“彩礼多少啊?”

聊了两句,阮红妆之前紧张的心情也慢慢镇定了下来,

撩了一下眼额角的鬓发笑道:“因为我嫂子也是当地的,像买房、装修、家庭配车这些都是两家商量着办;至于彩礼,我哥给了6万6。”

“房子是大头子!就你们苏城,房子加装修就算经济实用型,一套置办下来恐怕也得200万左右吧?”

“对!”阮红妆轻轻颔首,“我哥2万3买的,96㎡光毛坯就花了220万,我嫂子家出了一半。”

“那还不错。”随后韩义又笑道:“你哥结个婚,把你爸妈他们都掏空了,你将来结婚怎么办啊?”

“没事啊!”阮红妆笑说:“反正我三五年内都没有结婚的打算。就算真到了那一天,只要是真心喜欢他,没有房子也不要紧,我不介意租房结婚。”

韩义哈哈大笑,“天下的女人都像你这么想,那就好了。”

两人聊着的功夫,车子已经进入中海。

…………

中海浦江东区,某高级茶楼里。

韩义见到了康必成帮忙联系的一个名为董爱新的商业掮客。

对方40来岁,面白无须,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手腕上戴着只劳力士金表,气派十足。

“韩总您请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办,保证万无一失。”董爱新拍着胸脯保证到。

韩义也不跟他兜圈子,直言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三天内你要是能让货轮重新走司法拍卖程序,我给你500万。”

“嘶嘶——”听到500万,董爱新倒吸一口凉气,随后立刻道:“好!我相信韩总。”

随后董爱新又跟道:“不过韩总您也知道,货轮从法律上来说已经归属于对方,如果看不到真金白银的话……”

韩义知道他想说什么,“你放心,一亿保证金随时可以到账。”

“那就没问题了。”董爱新兴奋的站了起来,“韩总您等我的好消息。”

韩义点点头,站在身后的酆大立刻从怀里掏了个厚厚的信封递过去,“这是你的车马费。”

“谢谢韩总。”

等对方离开后,韩义又坐了一会,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正是康必成打过来的。

“你感觉怎么样?”

韩义端起茶杯喝了口说:“不怎么靠谱。”

“要不这样,你先在那边等一下,我再帮你联系两个?”顿了一下康必成笑道:“其实找陈家栋,今天晚上就可以搞定,可惜你不愿意。”

韩义撇嘴道:“找他?那我还不如去找孟工呢!”

“……当我没说了的。”

谈话到此结束。

…………

接下来两天,韩义就在酒店里等着。

当然,也不是什么事没做。

通过影子公司,韩义在欧洲及北美那边建立了4个大型中专仓库,专门用于储藏报废车辆,只等货轮抵达附近港口,就会有成批次码放好的集装箱往货轮上运送。

第三天早上,接到了那个董爱新的电话,说货轮离港的手续暂时被卡住了,但是对方也在找人疏通,想重新进入司法拍卖程序有些难度;

潜台词就是他无能为力。

韩义见过一面后便根本没对他抱有希望,包括这个手续冻结也不是董爱新的能量,而是他通过别的关系办理的。

韩义有些郁闷。

他的关系网都在苏省那边,太上层的关系用在这上面又有些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人情债好借不好还,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愿意去找那些老家伙的。

“难道真去找陈家栋?”

韩义摇摇头,心里还是非常抵触。

两个人暗中斗了好多次,要不是不想扩大矛盾,他早就让酆大去跟他真人PK了。

现在让他去求对方,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嗡嗡嗡……”沙发上的手机响了。

韩义拿起手机看了眼,陌生来电。

“喂,哪位?”

电话里传来一声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我,陈家栋。”

“……艹。”

“你说什么?”

韩义龇牙咧嘴道:“我、说、艹!怎么啦?”

“你TM再骂一句。”

“哟呵,我还真没听过像你这么贱的要求。我再骂一句,你咬我啊,傻、、逼。”

“你TM脑子有病,我懒得跟你多说。”说完陈家栋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韩义楞了一下,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咧嘴道:“这个傻、、逼,找骂来了?”

“嗡嗡嗡……”电话又进来了,还是那个号码。

韩义迟疑了下,接起来问道:“干嘛?”

陈家栋没理会他挑衅的语气,说:“1亿8000万,想要的话准备好现金。”

“嘟嘟嘟……”

韩义看着挂断的电话,恨恨的骂道:“你TM想的倒美,我就不买,你又能怎么样?”

发泄了一句,韩义眉头皱了起来。

3亿5000万,这个价格是之前的报价,实际上,一旦货轮开出阳山港,价格立马会上涨,预计要到3亿7000万到4亿。

也就是说,如果不买铭德152号,买别国的远洋货轮,起码要多花上一亿多到2亿之间,而且还是二手货轮。

韩义纠结无比,想到陈家栋此时得意的嘴脸,忍不住再次骂了句,“这个傻、、逼……”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