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早上,韩义睁开眼之后,就一直看着穹顶上亮闪闪的星空图案,满脑子都在想着能量问题。

能量现在成了公司发展道路上的一块拦路虎,没有能量,很多东西根本就不敢去随便实验。

就好比跟艾斯顿合作开发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前景非常广阔,也是天义能不能迅速成为世界级工业制造霸主企业的重要一环。

机器人三大核心零部件分别为减速器、伺服和控制器,成本分别占机器人成本的50%,30%,20%。

减速器工作原理,是把电机的转速降低,从而得到大的转矩,可以等同于汽车在上坡时需要减速的道理,

“伺服”,源于希腊语“奴隶”的意思。

“伺服机构”就是一个得心应手的驯服工具,服从控制信号的要求而动作。

在信号来到之前,转子静止不动;信号来到之后,转子立即转动;信号消失,转子能即时自行停转。

控制器不需要太多解释,它就是用于对机器人进行控制,以完成特定的工作任务。它是机器人的大脑,以算法为核心。

现在天义跟海思合作开发出了控制器,艾斯顿提供了伺服;

而减速器国内供应商较少,日苯HarmonicDrive和“帝人”公司几乎垄断了全球工业机器人减速器领域,目前全球市场占有率高达80%,

故而国内机器人本体的减速机采购价格更高,占本体比例高达50%。

除了价格以外,日苯生产的加速器韩义并不满意。

减速器分为谐波减速器跟RV减速器,分别用于大型机器人末端轴、腿部腰部手肘部位的控制,

其中谐波减速器由于部件重量重、外形尺寸过大,随着使用时间增长,运动精度会显著降低。

这对于要求精度的制造企业来说,是致命的。

怎么办?

换零部件。

人工加部件,换一次都要大几万,省出来的那点人力费用有一半都交给了日苯公司。

所以韩义想自己生产减速器。

现在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能量!

昨天晚上他回来之前去了趟远郊,从羊城送过来的6吨近8万部手机,一共只给他带来117点能量;而这批手机总共花了4700万,平均下来一点能量要花40万人民币。

钱倒是小事,关键风险跟收益不成比例。

冒了那么大个风险,花了那么多钱,得到的那点能量,还不够开发一个高能成像仪呢!

手机这块现在已经可以彻底放弃了。

…………

躺在那里想了一会,韩义又把思维重新集中到了大件上。

可问题是,大件意味着目标也大,容易被人盯上。

“要不……去国外收购?”

想到这里,韩义眼睛不由一亮,随后猛的坐了起来,“对噢,去国外收购!”

不过随后又想到了场地问题,韩义皱眉呢喃道:“在当地租赁仓库……不行不行……租仓库目标太明显……

不租仓库那就……

租大型货轮?”

想到货轮,韩义忍不住兴奋了起来,一拍脑袋说:“对!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下地赤脚走到窗台边一把拉开窗帘,外面阳光普照,花园里的鲜花姹紫嫣红,他的脑筋也跟着活络了起来。

租或者买一艘大型海轮,可以通过贸易公司去国外大批量收购报废汽车、报废工业设备;

由酆大酆二他们押运到公海上,然后让船员离开,他上船重组吸收,这样也不虞泄密。

另外还可以重组几套大型卫星干扰器,这样也不怕那个世界警察从天上窥视。

至于海轮的安全,回头合成一台防护型机器人出来,碰到一般的打家劫舍,保管他们有来无回;

就算遇到外国军舰都不怕,照样杀得他们屁滚尿流!

韩义越想越正确,打开制造商应用联系苏瑞尔,把自己的想法跟她阐述了一遍,

苏瑞尔自然没有任何异议,于0.0001秒之内,帮他在全球检索出多达7814条有效货轮租售信息出来,其中载货量5万吨级以上的2663条;

在他的授权之下,苏瑞尔联系上开曼的代理公司,让他们帮忙注册新的贸易公司。

韩义站在窗前等了10分钟,“影子贸易公司”已经注册好了。

随后苏瑞尔通过这家贸易公司预订了一艘30万吨级大型散货海轮,对方报价3亿5000万。

据公开资料显示,这艘船是由中国通城铭德重工生产,总长:225.55米,宽:23.77米,深:14.70米,内燃机,主机功率:6900千瓦。

按照国际售价来说,这种吨位的散货船价格约在6000万—1亿美美元之间,以最低价6000万美元计,造价也超过3亿元人民币。

最主要是,这艘船是全新的,3亿5000万可以说一点也不贵,甚至给韩义一种亏本甩卖的感觉。

“怎么这么便宜啊?”

苏瑞尔说:“这艘船原本是由加拿大买家定制,叫铭德152,因铭德重工未按时交付且建成时铭德重工已宣告破产,买家解除了买卖合同,之后该公司进入资产清算环节;

2017年初,该船在掏宝上拍卖,最终以9600万被新加坡籍买家拍走。”

“……合着这个买家什么也没做,转手就可以赚2亿5000万?”韩义无语到。

“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目前该船不知因何缘故,还停留在中海阳山港。”

“噢?还没被提走啊?”

“是的。”

“行,我知道了。”韩义挂断电话,想着给谁打个电话,问问具体情况。

他是有钱,但也不想便宜了这个新加坡二道贩子。

就在这时,房门“咔嚓”一声开了,“姐夫……”

俞静瑶经常住在韩义家,时间长了有时候也会忘记敲门。

就像现在,本来准备喊韩义起床吃早饭的,结果门一开,就看到个赤果着上身的韩义站在窗口边;

清晨和煦的阳光从窗外挥洒进来,让他整个人沐浴在金光中,如同太阳神阿波罗一样光芒万丈。

更让她脸红心跳的是,以她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平角裤前凸起的一大块,实在是太醒目了。

“那个……姐夫……我……我先下去了。”俞静瑶一张粉嫩的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结巴着说完后门也不关就跑掉了。

…………

吃早饭时,俞静瑶脸蛋一直红扑扑的。

何潇潇也没管她这茬,别说还穿着衣服呢,就算果着又能怎么样,看一眼又不会怀孕,“你车学的怎么样了?”

她大着肚子开车不方便,又不想让保镖代劳,所以上个月让俞静瑶去驾校报了个名。

俞静瑶低着头哼哼道:“科目一二过了,下个礼拜天去考科目三。”

“不错嘛。”何潇潇夸了一句,然后夹了块鸡蛋白给她,“喏,奖励你的。”

韩义喝着稀饭的同时端详了一番何潇潇,他发现,自从怀孕后她就变得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范儿了;

乌黑的头发从中间自然分开,红润的脸庞上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肤如凝脂,白里透红;

一身白色露肩荷叶领连衣裙,带着现代的浪漫小清新,同时又不失性感妩媚,素手芊芊,举手投足间不经意的显示出优雅高贵的气息。

看着看着,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一幕幕绯绯的画面。

“咳咳……”

把脑海里不良画面驱散掉,咳嗽了一声问俞静瑶:“教练有没有教你们,开车过程中要注意哪些地方啊?”

俞静瑶抬起头“啊”了一声,嘴唇上的绒毛还黏着红米粥汤印,“那个……教了啊!起步前打转向灯,看倒视镜嘛;还有下车前看后面有没有行人之类的。”

韩义又道:“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们,路上哪些车子不能惹啊?”

“嗯!这我知道,豪车嘛。”

说着俞静瑶如数家珍道:“像宾利、法拉利、迈凯伦、帕加尼、布加迪、劳斯莱斯等等,这些车子的车标我都认识。”

“不对!”

俞静瑶楞了一下,“那什么车啊?”

韩义憋着笑一本正经道:“记住,不要惹面包车,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上面会下来多少人。”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