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义让人调查过刘锦烨,这个比女人长得还好看的男人,背景简单的就跟伪造的一般;独生子女,父母双亡,留下一笔净值超5亿人民币的资产。

然后这家伙还是个坚定的不婚主义者,女权主义者。

划重点——你他瞄的一个大男人,代表得了妇女同志吗?

门口,刘锦烨提着一瓶酒吟到:“月夜孤寂难眠,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

韩义:“去票昌。”

“……”刘锦烨。

熟悉以后,韩义也不端着他董事长架子了,转身屋里走去,“深更半夜,扰人美梦,你这是很不道德的行为。”

刘锦烨跟了进来,顺手把门关好,“现在才10点过一刻,睡的哪门子觉。”

“你整天又不上班,喝茶饮酒,溜猫逗狗,逍遥自在,我可是要工作的人。”

说是这么说,韩义却没赶他走。

刘锦烨跟他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就是个很纯粹的朋友,

以他现在的交际圈来说,这样的人已经不多见了。

刘锦烨熟门熟路的去了904的咖啡吧,取了两只酒盅过来,倒了一杯琥珀色酒液出来,“喏,尝尝看怎么样。20年陈酿。”

韩义张嘴打了个哈欠,接过来放在鼻端闻了闻,一股清冽扑鼻的酒香直冲脑际,“确实挺不错的。多少钱买的?”

刘锦烨帮自己也倒了一杯,头也不抬说:“说你俗你还不承认。美酒就像美人一样,是不能用金钱去衡量的,你这是亵渎。”

“道理没错,但我什么时候用金钱去衡量女人了?你这是过度解读我的话。”

刘锦烨很优雅的喝了一口,“是不是我的话刺痛了你哪根神经,所以你才这么敏感?”

韩义懒得跟这个长舌夫争辩,看着窗外朦胧的月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刘锦烨好像已经洞悉他的心情一样,问说:“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我帮你分析分析。”

韩义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来猜猜啊!”

刘锦烨端着白玉杯,走到落地窗前的半圆形沙发上坐下,翘起修长的腿,“长夜漫漫,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如果我所料不差,应该是跟女人有关吧?”

“然后呢?”

刘锦烨微微一笑,很妩媚,“然后啊……你现在身家亿万,事业有成;最重要的是,还年轻,将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这样的条件,说实话,对女孩来说就是一剂充满诱惑力的毒药;

哪怕明知道喝下去是个死,也会奋不顾身。”

“噢,再然后呢?”

“然后就该你困惑了!”

刘锦烨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你知道人生苦痛的一大来源是什么吗?”

“什么?”韩义随口问到。

“是毕生想要被他人了解的渴望。”

顿了一下,刘锦烨继续说:“我有一次到澳洲旅游,正好看电视上有娱乐节目记者采访澳洲赌场大亨詹姆斯·帕克;

你知道他吧?

他是世界闻名的富二代,曾经和米兰达·可儿、玛利亚·凯丽等诸多明星传出花边新闻。

当时记者的问题很不友好,他们问詹姆斯·帕克,会不会担心和他约会的女孩子们,只是因为他的钱,才和他在一起?

你知道詹姆斯怎么回答的吗?”

韩义来了兴趣,“噢,怎么说的?”

“他说,不不不,我完全不在意!富有本身就是我的一部分,我能够接受完整的自己。她们爱我的钱,也是爱我。”

说着刘锦烨笑了起来,很漂亮,“詹姆斯的回答让我感到惊艳,那一刻,我觉得他是个哲学家。”

“……你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吗?怎么鼓吹起金钱至上论了?”韩义无语到。

“当然,我一直是!”

说完,杯中酒一饮而尽,刘锦烨提着酒瓶离开了。

…………

翌日,韩义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是阮红妆,通知他总装部的人已经到公司了。

本来昏昏欲睡的韩义,立马就蹦了起来,刷牙洗脸穿衣,风一般的冲出了家门。

半个小时后,董事长办公室。

“不好意思孟工,让您久等了。”韩义握着面前老头的手,一脸歉疚到。

“孟工”全名孟良工,特种兵装备部副部长,高级技术工程师,授少将衔,享受正军级待遇(中将)。

部队里,像孟良工这样的高级技术人才,是没有离休一说的,取决于他的身体状况。

所以尽管已70多岁,孟良工依然奋斗在军工第一线。

孟良工爬满老人斑的脸上笑容可掬,拍着韩义紧握的手背说:“不碍事。是我过来的太早了。”

老头过分的热情,让韩义有些不自在,“呃……那个,孟工,您坐。”

老头热情的拉着他的胳膊坐到沙发上,“昨儿你们沈总给我详细介绍过天义所取得的科研成果,

小韩,你真得很了不起啊!

很多发明成果,为咱们国家的现代工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怎么样,愿不愿意到我们总装部挂个职?

我在这里向你保证,不低于上校!”

旁边的总装部工作人员听到这话,全都露出了惊诧的目光。

按照天义这位作出的成绩,如果到部队挂职,配上校衔已经很了不起了。

上校是团级干部,相当于正处级,跟市公安局局长平级。

就像BAT三位掌门人,其实都有在国家部门挂职,级别最高的马华縢,就是正处级干部。

这且不算,实际上他想到部队挂职,远没有那么简单,需要很多部门签字同意,手续非常麻烦。

现在,他们老领导竟然主动开口邀请,而且起步就是上校,这是有多么看重对方啊?

“那个……谢谢孟工的厚爱!我年纪轻,还需要多锻炼锻炼!”韩义笑着婉拒到。

孟老头眼睛里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失望,不过还是试图劝说:“老话说的好,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小韩你在光子应用上取得的辉煌成就,是很多人一辈子难以企及的高度。就凭这一点,谁也不能说什么。”

韩义笑呵呵的转移话题,“呃……不知道孟工这次过来……”

听到他真得拒绝了,总装部的工作人员眼珠子差点没惊掉,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种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他竟然有勇气拒绝,脑子怕不是S?

他难道不明白,只要点个头,以后就是半个军方人,后面有一票大佬愿意为他撑腰?

以后在中国不说横着走,也是挺着腰杆走。

何况只是挂职而已,又不是实职。

天义几位高管倒是能理解韩义的心情。

本身就是高科技企业,掌握的也都是敏感技术,如果再到军方挂职,政治标签是怎么也洗不脱了。

这对于一个有志于走国际化发展道路的公司来说,是一件弊大于利的事。

…………

在说了一番题外话之后韩义才知道,这次总装部过来,是想让他帮忙开发军用高能热成像仪。

热成像仪早已为人们熟知,

像工业、公安、消防、医学等,都已经开始大范围使用,

比如检测电力设备,不需要断电,不接触设备,利用热成像仪就可以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另外,热成像仪显示出的图像非常直观和快捷;

它不受电磁干扰,能远距离精确跟踪热目标。

反正好处多多。

不过总装部显然不是想开发这一类普通的民用热成像仪,实际上,部队用的热成像仪,起码比民用先进10年以上;

他们想开发的更类似于电影《我是谁》里面,挂在树梢上的特战人员用的热成像望远镜,

可以隔着车棚布看到车里有多少人,在什么方位,然后进行精确打击。

但这里面有个问题。

“热成像”就是通过物体辐射的肉眼不可见的红外线,在光敏元件上再通过电子技术显示出来。

而红外线和可见光一样,只是波长大于可见光,光谱位于红光之外,因此可见光是不能穿越墙壁的。

换句话说,电影《我是谁》里的那个红外望远镜,只是虚构的而已。

那到底有没有设备能穿越墙壁看到屋里情况呢?

有!

就像此次总装部提出的“高能热成像仪”。

这种高能热成像仪穿透力极强,设备里凝聚出来的热波长像伦琴射线一样,能穿越墙体;

在功率足够的情况下,甚至能穿越一定厚度的钢板、重金属。

但是,这种高能热成像仪体积庞大,美国“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于2016年开发出来的高能热成像仪,比一座7座SUV还大。

这样庞大的体积,一般的特种作战是派不上用场了。

但并不是说不能用。

比如一伙匪徒劫持人质,躲避在一个封闭的室内,军方就可以使用这种高能热成像仪,锁定匪徒位置;然后使用穿甲弹一击致命;

另外,同样的方法,也可以使用在局部冲突中。

所以,总装部对于此次合作非常重视,

来意还没说明呢,先把高官厚禄允诺了出来,

就是希望韩义能全力以赴帮助研发高能热成像仪。

……

韩义没有立即答应。

不是开发不了,而是……

他要回去算算,需要花费多少能量?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