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0号礼拜三,上午10点,

天义科技分公司,山南北区创业大厦B座503。

“根据2018年业绩显示,薄世全球销售额高达810亿欧元,约合6300亿人民币,较2017年增长7.5%;

亚太地区占比为27%,约218亿欧元;

而在中国总销售额达135亿欧元,净利润占比25.9%,约合273亿人民币;

其中汽油电子喷射系统、辅助泊车系统以及驾驶辅助系统业务全面开花。

另外,薄世于去年9月份正式开工建设电池厂,

薄世执行董事邓纳尔说,博世将制造出比三星、松下更好、更便宜的产品,以应对后两者去年在内华达州与特斯拉一起合作,大规模生产锂离子电池事件。

而根据德国方面传回来的消息,薄世早在2015年便和德国联邦技术物理研究所共同开发研究无损太阳能电池;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薄世生产的电池,很可能不是什么锂离子电池,而是太阳能电池。”

江枫一口气说完之后,看了眼办公桌后面的老板以及负手矗立在书架旁的西装男。

江枫今年30岁,黔省人,中大保密学院硕士毕业,网络高级工程师,曾在某国企保密单位工作,

现在是天义新成立的“国际商业情报分析中心”小组组长,隶属于天义行政后勤部,直属上司韩义。

韩义翘着二郎腿倚靠在老板椅上,搁置在扶手上的右手食中二指,富有韵律的敲击着,

沉吟良久,韩义说:“还有吗?”

“中海那边传来消息,由薄世CSO文森特·薄世率领的访华团,于昨日傍晚8点钟抵达虹桥机场。”

韩义点点头,“行,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江枫“嗯”了声,刚走没两步,韩义在后面提醒道:“你那发型可以稍微改变一下,我觉得短寸比较适合你。”

高高瘦瘦、脸型跟吴秀波有六分相似的江枫,回望了眼小老板头上钢针似得短发,咧嘴笑道:“回头试试看。”

等江枫离开后,韩义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口边,俯瞰着下面繁华喧嚣的马路。

过了没多久,韩义右手竖了一下,站在身后的赵洪武掏了包“软云烟”出来,颠了一根递到他手中。

“咔哒——”赵洪武给他点上烟。

韩义抽了一口,问道:“那家伙什么情况了?”

“据内部消息透露,目前上肢两手至手肘已经没有知觉,下肢神经毒素已经蔓延到膝盖骨以上6公分,今天早上6点转院去了中山一院。”

“神经毒素?他们已经找到匹配毒源了?”

赵洪武摇摇头,“没有找到,中毒说只是内部说法;

根据权威专家分析,唐·纳德可能得了一种及其罕见的代谢障碍性疾病;

这种疾病会阻止肌体内的细胞分裂,间接造成身体部件功能衰竭。

不过暂时还没有得到验证。”

韩义面无表情的抽完烟,吩咐道:“去查查那个文森特,回头把结果告诉我。”

“嗯!”

…………

羊城樾绣区,中山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

高级病房里,躺在那里的唐·纳德,双颊凹陷,嘴唇干裂,一双眼睛里布满了死灰色、动也不动,犹如一具活僵尸,看着特别渗人。

此时病床边围了不下十个外籍人士,个个西装革履,面容冷峻。

良久,其中一位五十上下、留着精致络腮胡的男人,用西德语问:“为什么好好的会发生这种事情?”

旁边一位西欧女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用德语回说:“暂时还不清楚。

根据唐纳德董事所言,上个礼拜四晚上,他在华侨城那边发现身体出现问题,之后被紧急送往华侨医院;

在出事以后,唐纳德董事近期所接触的物品,都经过了严格的检疫,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络腮胡男人竖起手在下巴上摩挲着,一双堪蓝色的眼珠里闪烁着冷酷的光芒。

思忖一会,男人挥挥手,示意众人先出去。

等病房里只剩下一位贴身助手后,络腮胡男人坐到病床边,看了眼床头的生命检测仪,说:“有什么想说的?”

嘴唇干裂的唐·纳德,好像连眼部末梢神经都已经坏死了一样,足足五分钟都没有眨眼睛。

过了良久,静谧的病房里,终于响起唐·纳德刻骨的声音,“我知道是他。一定是他!”

见他终于开口了,络腮胡男人从怀里掏出一盒铝制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白色烟卷,点燃后徐徐喷了一口,

淡蓝色的烟雾飘荡在唐·纳德头顶上空,慢慢升腾,最后消失于无形。

“据可靠消息说,他是被人用重手法打死的,整个脏腑都碎裂了,当场死亡。”

顿了一下,络腮胡男人感慨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如果情报无误,他在那一刹那间承受的打击力量超过3000磅,近1.5吨,非常骇人!”

唐·纳德眼睛里酝酿着愤怒、痛恨以及不甘,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仇恨道:“你是不是打算和对方握手言和?

我告诉你,不可能的!

我比你了解他。

这是一匹恶狼,他时刻会在暗中盯着我们,只等着时机成熟便会扑上来;

到时候他会把你、把我、把理查德、把薄世,统统撕扯成碎片,吞进肚子里。”

“哎——”

络腮胡男人无奈的叹息了声,“你也知道家族里正处于权力交替时期,理查德日子其实也不好过,好几笔账款的去路被死死咬着不放;

一旦查出来,连他自身都难保,哪还有精力去管家族的百年大计。”

唐·纳德不说话了,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变成了死灰色;

他知道,他已经被放弃了!

络腮胡男人把香烟在垃圾桶里摁灭,站起来说:“明天会有专机接你回德国治疗,这边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说完络腮胡转身离开。

…………

下午两点钟,山南北区长岭皮水库。

原本计划行程26号回金陵的韩义,因为出了枪击事件,意外延迟了几天。

不过现在不得不回去了。

沈心刚刚打来电话,总装部一位挂着金星的大人物来天义了。

此时总经理办公室里,韩义坐在电脑前边修指甲边问:“明天是劳动节,要不要一块回去看看?”

王小虎憨憨的笑了笑,“好啊。”

韩义瞥了他一眼,“回去看翁倩啊?”

“呃……”王小虎脸色有些不自然,反问道:“那个……潇潇姐还几个月快生了吧?”

“呃……”韩义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骂骂咧咧声,没过一会,韩义老家那位邻居刘大瓜从门外走了进来。

韩义问道:“怎么啦大瓜叔?”

“小义来啦!”刘大瓜招呼了声,然后气愤道:“百十斤槽钢边角料,他们就大爪机一挖,全给埋了,你说气不气人?”

“为什么啊?”说着韩义从桌上拿了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刘大瓜接过去喝了一口说:“图省事呗!反正用不上,也懒得收拾,正好全给埋了。”

“噢?”韩义朝王小虎看去,“你知道吗?”

王小虎点点头,“这个深二建做事确实有些不靠谱。

现场材料布置规划,物质保管,还有多余材料退库都做的很散漫;

我提醒过几次,那个霍经理都是嘴上说着整改,就是不见行动。

而且一个项目经理,三五天见不到人是常事。

有事找他商量,总是在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王小虎稍微一说韩义便懂了。

那个霍经理估计是看他年纪轻,所以经常搪塞他。

而且王小虎这人吃软不吃硬,只要不顶着他干,他轻易也不会翻脸。

时间长了,那个霍经理自然也惯出毛病来了。

“把电话给我。”韩义伸手到。

王小虎拨号后交到他手中,“嘟…嘟…嘟……

哎……王经理啊,不好意思啊,我这有点事情,过五分钟打给你好吧!”

“嘟嘟嘟……”

“……”韩义拿着电话有些发愣。他一句话没说呢,对方就给挂断电话了。

韩义就等了五分钟,然后又打,连续打了三遍才接通。

刚接通那边就跟被人追杀一样,气喘吁吁说:“那个……王……王经理,我…我真有急事……过一会我打给你。

先这样啊!”

然后不等韩义说话,对面再次挂断。

韩义把电话一收,对王小虎说:“通知项目部,换施工单位……”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