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知觉并不是麻木,而是末梢神经坏死。

就像动过手术的人都知道,哪怕伤口完全愈合了,附近的肌肉组织在很长时间内都是没有知觉的,稍微摁压一下,还会有刺痛感。

华侨城某酒吧男厕单间里。

此刻的唐·纳德吓得亡魂皆冒。

在久久不能雄起的情况下,他用手去掐了一下,但是却一点也不疼。

没有痛觉,代表着末梢神经的坏死。

想到这点,唐·纳德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匆忙提上裤子,推开门便打算去医院瞧瞧。

然而右脚在落地的一瞬间,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砰咚——”

唐·纳德从20厘米高的台阶上摔了下去,发出了一声闷响。

而在厕所里的人看来,这个老外明明已经站好了,但不知为何突然又倒了下去,就跟喝醉酒一样。

“啊……我的脚……”倒在地上的唐·纳德,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爬起来,而是抱着脚鬼哭狼嚎了起来。

“我的脚没有知觉了……这TM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厕所里人一看这情形,立刻通知外面的酒吧老板。

酒吧老板匆匆赶来,一边拨打120一边焦急的问:“先生怎么啦?先生您没事吧……”

10分钟后,120来了。

倒在地上使劲锤击着双脚的唐·纳德,被人抬到了救护车上。

20分钟后,唐·纳德被送到了华侨城医院。

在做过一系列检查后发现,唐·纳德身体各项功能正常,唯独三条腿没有知觉。

医生用小木槌敲击唐·纳德的右脚大拇指,问:“有没有感觉?”

“fuck~你这个狗屎!我说了没有,你难道聋了吗?”一向以绅士示人的唐·纳德,此刻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狰狞可怖。

被骂的医生黑着脸继续检查。

没办法,这是洋大人。

…………

第二天上午九点,唐·纳德末梢神经坏死从脚掌蔓延至脚踝。

如此奇怪的病情,吸引到众多专家主动前来查看。

经过多番研究讨论后,最后大多数专家都怀疑唐·纳德中了神经性毒素。

神经毒素是有毒化学物质,可破坏人体神经系统正常传导功能,引发呕吐、呼吸急促、末梢神经坏死等症状,能迅速致人死亡。

最具代表性的4种神经毒素分别是塔崩、沙林、梭曼和VX。

既然有了怀疑对象,下面自然是毒理测试了,而且必须要快;

一旦侵入脏器,很快会造成器官衰竭而亡。

唐·纳德同样清楚神经毒素的威力,听到自己中的就是这种毒素,吓得肝胆俱裂,哀求着医生救他。

中午12点,唐·纳德被转到深城第一人民医院,只有这里有神经毒素毒理测试设备。

神经毒素的毒源需要一项项检测,非常繁琐。

下午四点半,唐·纳德双脚末梢神经坏死蔓延到脚踝五公分以上。

然而毒理测试才仅仅完成了两组比对,且均对不上型号。

晚上六点半,薄世中国,中海总部请来了专家医疗团队,以及非常齐全的神经毒素解毒剂。

而这时出现了另一个突发情况。

唐·纳德在愤怒中不小心被锐器划破了左手拇指,然而他却感受不到痛觉。

——病毒入侵到手部末梢神经了!

…………

第一人民医院对面一家茶餐厅二楼,赵洪武慢悠悠喝着茶,桌上还放着两屉蟹黄包。

过了不久,右手边楼梯处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30来岁,留着八字胡的矮个男人从楼梯立柱处冒出了头。

一双老鼠眼在楼上四处打量了番,很快,那张平平无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朝东南角走去。

“老板~”男人走到赵洪武身边,微微躬身喊了句。

赵洪武示意了一下,“坐吧!”

“嗳。”男人应了声,恭敬的坐了下来,警惕的在左右看了看,然后不等赵洪武问便主动说:“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那个白皮猪坏着呢!

公安局那边与他相关的报案多达40多宗,且大多与女人有关。”

赵洪武看了他一眼,“我让你打听的呢?”

男人又压低了几分声音,“据内部可靠消息,他中了一种非常罕见的烈性神经毒素,几十位专家束手无策,现在只能等死。”

赵洪武眼睛里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给我继续盯着,有任何情况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嗯。”男人点点头。

赵洪武伸手入怀,掏了个厚厚的信封放到桌上,“自己当心点!”

“我知道,老板!”男人恭敬的拿过信封,掖进了裤腰带里,“谢谢老板了。”

“你慢慢吃,我先走了。”赵洪武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男人等赵洪武离开后,捏着蟹黄包往嘴里放,狼吞虎咽。

这个男人叫马佳亮,土生土长的深城人。

20岁的时候和人“开片”,捅死一人,捅伤两人。

坐了10来年牢出来,别人家早就发家致富,同辈人也靠着拆迁成了拆二代;

就他家当年为了捞他,把老房子给卖了,现在可以说一贫如洗。

两个月前,马佳亮准备豁出去到金三-角捞一票的时候,意外碰到了赵洪武。

马佳亮不知道赵洪武的身份,但他能看出来,这个老板来头一定非常大。

几次交代的任务,涉及的都是大人物,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马佳亮很清楚,跟着这种人,其实比去金三角还危险,因为不知道哪天就会因为什么事情被人给灭口;

到时候,有可能是这位老板亲自出手,也可能是调查对象,谁知道呢?

但同样的,富贵险中求,只要做好了,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能在深城买房买车。

不过这些马佳亮已经无所谓。

反正他烂命一条,要不是当年家里赔了一大笔钱,早就投胎转世了;

现在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在深城买套房子,给老爹老妈他们养老用,别无所求。

……

……

山南区内环高架上,韩义刚跟马华縢吃完饭,正在朝前海家里赶去。

路上接到了赵洪武电话,

韩义静静的听着,最后“嗯”了一声,便挂断电话。

韩义看着前挡风怔怔出神,车厢里只剩下轮胎摩擦路面发出的“莎莎”声。

就在这时,手中电话震动了一下,韩义低头看了眼,是微信消息,备注名—同学。

韩义眉头皱了皱,不予理会。

之前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过,说遇到“白虎”会倒霉,他当无稽之谈了;

可有些事最怕联想,

早上遇到林慧儿这个白虎,晚上就倒了血霉,不怪她怪谁?

藤讯员工单人宿舍里。

穿着睡衣的林慧儿,坐在马桶盖上等啊等,始终没等到回信;

而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林慧儿看了眼立马接起来问道:“怎么样?”

“找到了。在前海卓越壹号,东塔楼顶复。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就住在那里。”

林慧儿顿时兴奋不已,对着电话亲了一口,“谢啦!改天请你吃饭。”

电话里的声音笑嘻嘻道:“吃饭就不必了,要是哪天成了韩夫人,可千万别忘了我就行。”

“放心!谁忘了也不能把你忘了。”

挂断电话,林慧儿没忙着起来,而是打开搜索查看卓越壹号。

林慧儿知道前海房子均价在10万㎡以上,但顶复多少钱她并不清楚。

等看到售价后,惊得捂住了嘴巴。

往下翻了翻,果然,房源最新显示消息是“售罄”。

林慧儿顿时目光迷离。

她做梦都想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但她清楚,别说自己奋斗了,就算二次投胎都不大可能住进去,

这样的房子,根本就不是为她准备的,

童话里,灰姑娘和王子住进城堡,过起了幸福的生活。可不要忘记,她也是伯爵的女儿。

何况她一点也不觉得爱钱有什么问题。

坏女人爱男人的钱和权;

好女人爱男人因有钱和有权产生的自信、宽大、精力充沛、乐观进取;

两者本质上殊途同归!

……

没有再多想,林慧儿收起手机,开始描眉画唇。

换上一套性感的黑色抹胸连衣裙,带上一条细细的铂金项链,

之后拎着小包出了门……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