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韩义都在小心翼翼保守着制造商应用的秘密。

他怕,怕秘密暴露后,自己会变成小白鼠。

但其实这种担心,更多的是一种出于对未知的恐惧,

或者换一种说法,就是自己吓自己。

世界上那么多像开了挂的人,谁又真得被抓去做小白鼠了?

而随着财富的日益增加,这种恐惧已经转变成另外一种担心。

就像一个孩童拿着一块金砖走在大马路上,自然会吸引无数贪婪的眼光,觊觎的手掌。

天义科技现在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

他象征着技术的源泉,

象征着滚滚而来的财富,

又像是一块美味而诱人的蛋糕,

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磨刀霍霍,想从天义身上切一块蛋糕下来。

如今一年多时间的隐忍,刚刚才小心翼翼走到台前,

没想到立刻便引起外界强力人物的怀疑,紧张自不用多说,

甚至在某一刻,产生了杀死对面女孩的冲动。

…………

镇定了一下心神,等再抬起头时,韩义恰到好处的皱起眉头,“你在说什么?”

墨璃,也就是女孩,在用话语试探之后,紧紧盯着韩义表情变化,看了好一会都没看出异样来。

女孩微微一笑,很妩媚的勾了一下入鬓处的秀发,空气中隐隐散发出迷离的糖果香;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给自己施加魔法失败的见习小女巫,想变得性感,却依旧难掩青涩的气质。

女孩很正式的对韩义伸出手,“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方墨璃,也可以叫我墨璃。”

“这么说,之前你都是在骗我喽?”韩义没接她伸过来的手。

“也算不上骗吧!”方墨璃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我确实是一个高中生,只不过辍学了;

另外我有两张身份证,一张随我爸姓,还有一张随我妈。”

韩义放下筷子站起来说:“我没工夫陪你在这里兜圈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等一下!”方墨璃跟着站起来,“你听我把话说完。”

既然站起来了,韩义也没坐下去,抬起手腕看了眼,“看在你今天确实帮我解围的份上,我给你1分钟时间平铺直叙。”

方墨璃毫不迟疑说:“你有没有发现,随着你的公司规模越大,来自外界的阻力增加的越多?

这是因为,每一个企业、集团、家族,都是经过长时间的沉淀积累,

就像竹子,用了4年的时间,仅仅长了3cm,

但从第五年开始,却以每天30cm的速度疯狂的生长,

只需要六周时间就可以长到15米。

因为,在这之前的四年里,竹子已经将根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米。

道理是一样的,只有通过长时间的人脉扩展,积累足够深厚的底蕴,公司才能厚积薄发。

就像温莎,尼赫鲁、摩根,洛克菲勒、杜邦等家族,哪一个不是通过百年历史的发展,才取得今天这样牢不可破的地位?”

顿了一下,方墨璃还待继续说,韩义却直接转身离开。

“喂,等一下……”方墨璃蛋疼无比,但还是追了上去。

“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们方家只用了短短30年时间,便超过了鼎盛时期的****和洛克菲勒家族……”

方墨璃跟在韩义身边,信誓旦旦说:“真得,我不骗你,我们家比那两家加起来还有钱……”

“……”饭店食客听到方墨璃的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个女孩看着是挺漂亮的,没想到脑子有问题,真是可惜了。

饭店外。

方墨璃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张支票,“喏,你看,我家是不是超有钱的?”

韩义余光瞄了眼,是花钱银行支票,底下是一长串的0。

当初为了“长见识”,他还特地研究过支票,

从断裂处纸张的材质,票据表面的印花色彩,还有左边图案标志的工整度来看,这是一张真正的支票。

不过支票是真得,不代表底下填的数字就是真得。

拿张真支票,填10个0也不是不行,问题是银行能不能兑现才是关键。

方墨璃跟在韩义身后边走边讲,“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一件事,

据我母亲讲,我父亲出生在中国一个贫寒的家庭,无权无势,

然后有一天他突然就发达了,之后去了南美洲,开启了他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彪悍人生。”

本来已经很不耐烦的韩义,忍不住惊疑了声,“噢?”

见终于引起了他的兴趣,方墨璃嘻嘻笑说:“我这么跟你说吧,

我父亲在南美那边就像是中国古时候的太上皇,一言九鼎,莫敢不从!

从最南边的火地群岛,到最北面的墨西哥,全部有我们家族的势力。”

韩义终于是变色了,“真有这么厉害?”

“厉害?”方墨璃得意一笑,自信得犹如神话里的水仙少女,“我父亲到所有国家都是国宾待遇,鸣礼炮21响!”

“嘶嘶——”韩义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感觉是在听玄幻故事。

这么一个小母牛倒立,牛逼冲天的大人物,以他今时今日的社会地位,怎么可能连听都没听说过?

韩义停下来问道:“你刚说你父亲出生贫寒……”

“对!”方墨璃点点头,“我父亲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那一年正值秋收、、、起-义。”

韩义算了算,惊讶道:“你父亲已经90多岁了?”

“对啊!”方墨璃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见韩义一脸古怪的看着她,自然也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

继续刺激他的神经,“我有37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28个姐姐,

20个弟弟妹妹,

另外,还有上千个侄儿侄孙,以及外侄女外侄孙,遍布全世界。”

“…………”韩义。

方墨璃嘻嘻笑问:“我侄女侄孙女里有皇室公主,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个?都是大美女噢。”

“谁啊?”韩义问到。

方墨璃说了个几个名字。

韩义愣愣到:“她们都是你方家的人?”

“对啊!只不过一般都随母姓。”方墨璃也没隐瞒,“到了我家这个地步,其实姓不姓方已经无所谓了。”

虽然明白她的意思,但韩义总感觉像是天方夜谭,让他根本不敢相信。

“我知道你不相信。”方墨璃踢了一脚地面上的碎石子,散落在裙摆上个个角落的那些花儿也跟着起舞,

“随着对家族了解的越多,有时候我也觉得很不真实;

仿佛这一切是个楚门的世界般,梦醒了,便什么也没有了。”

韩义点点头。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确实太恐怖了点。

手扶在车门上,转身问道:“昨天那位是你哥?”

“对?”

“你们为什么来找我?”

方墨璃用一种非常诚恳的语气说:“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来找你,就是……

我父亲曾经说过一句话,

我们从来都不会死亡,

星辰在此处陨落,

却在彼岸升起,

成为其余维度皇冠上得宝石,永恒闪耀!”

“其余维度皇冠上得宝石……”韩义呢喃了两遍,“你父亲还说什么了?”

“没有了。”方墨璃摇摇头,“事实上,从小到大,我跟我父亲见面的次数并不多;

我早早便跟我母亲离开南美,在加拿大生活了。”

韩义再次点点头,“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来找我呢!”

“呃……”韩义不走寻常路的风格,打乱了方墨璃原本的节奏,也导致她开始到现在,思维几乎在跟着韩义走。

组织了一下措词,方墨璃说:“我母亲曾跟我说过,早年我父亲一直在寻找什么人;

按照我母亲的意思,就是像我父亲一样,毫无逻辑可言,然后突然崛起的人。”

这下韩义懂了,“你觉得我跟你父亲一样,有共同之处,所以就来找我了?”

“对!”

韩义再次问:“还有什么没说的?”

“没了,该说我的都说了。”方墨璃摇摇头,然后问:“那你跟我去吗?”

“不去。”说完韩义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汽车一溜烟的开走了。

方墨璃:“%¥*@!……”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