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芸香不是琼瑶阿姨笔下的女主角,儿女情长,你侬我侬这样的小儿女心态配不上她的绰约风姿。

但有些念头一旦生出来了,确实很难去扑灭。

就像小时候看过的那部电影,

里面玉树临风,白衣胜雪的少侠,骑着白马仗剑江湖,给她童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现在少侠梦破碎了,

本来坚不可摧的心灵壁垒出现了缝隙,

然后那个男人用强势的姿态了占据她的心扉,把她本来毫无波澜的心境搅的风波四起。

现在想想,也许就像某位大师对她说过的那样,“前世如若不相欠,今生又怎会相见!”

回到交流生宿舍,宋芸香在这异乡之地,第二次失眠了。

……

新竹市大学路1001号,这里是宝岛国立交通大学。

交通大学为中等规模的研究性大学,以理工著称,在电子、资通讯及光电领域居世界前列。

韩义过来是参加一场光子学术会议的。

昨天中午把华清大学的分类垃圾桶以及两块青石板打坏了,雷明找相关部门跟华清大学沟通过后,不了了之;

谁知晚上相关部门就打电话给雷明,请韩义过来参加学术讲座。

能怎么办?

人家刚给你擦了屁股,总不好晚上就翻脸不认人吧!

得,来吧!

宝岛这边的政治及两岸关系讲座与活动很多,而且百无禁忌,什么话都能拿到台面上来说。

他作为公众人物,且把自己定位为很纯粹的商人,显然是不适合发表意见的。

打定主意,只谈技术,不谈政治,韩义带着苏瑞尔及酆大过来了。

前来参加讲座的人很多,包括新竹市几个重点大学光子领域权威专家教授,以及众多师生听众。

没有再像深城南科大那次畅所欲言,会议上韩义只是简单讲了讲未来光子应用的发展前景,以及天义跟台积电关于碳纳米晶体管合作的进展情况。

整个讨论会议在一个轻松和谐但算不上高潮迭起的氛围下圆满结束。

但是现场受邀前来参加的媒体记者显然不满意了。

从头到尾,韩义讲话滴水不漏,甚至连两岸在光电领域的技术差距都不作横向对比,以免引起现场宝岛及内地留学生的激烈争辩,

平平淡淡,没有任何话题性。

这对于新闻工作者来说,显然是失败的。

就在韩义准备离开时,一个理着花苞头的女记者突然站起来,大声喊道:“韩总您好,我是自由时报的记者罗易菡,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唰——”

还没来得及离开的数百名师生以及专家学者,齐刷刷看过去,

那些一直开着摄像机,在等着爆点热闻的同行,立刻把相机对准自由时报那位女记者。

不等韩义拒绝,这位罗姓女记者已经问了,“去年4月份,你们公司开发出ATOLED技术,此项技术有没有解决NOR电学补偿问题且不谈;

但是据可靠消息了解,在你们正式公布ATOLED技术之前,已经有人大手笔买空宝岛旺宏及华邦两家公司股票,

请问韩总,是你在背后自导自演这一切的吗?

如果是的话,算不算是小人行径呢?

NOR闪存市场本来就不大,你们这样放空炮,已经导致很多工人下岗待业;

按照韩总你之前所说,天义是一个富有责任感的企业,你们这样做,何谈社会责任感?

又是否有违一个企业家的道德标准?”

女记者的话刚刚说完,现场立刻响起一阵嗡嗡的议论声。

台上刚要走的韩义,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他听说过《自由时报》,作为宝岛最大、且自诩为追求新闻真相的报纸,

其报道的中国大陆新闻全部是负面的,月月报,天天报,上到国家大事,下到鸡毛蒜皮的小事,每报必黑,语气基本以嘲讽为主。

就像ATOLED技术,国内都开始生产了,这个女人还在问技术能不能实现。

而且他知道,无论他现在说什么,对方都会选择性忽视,然后继续黑。

想到这里,韩义也不打算废那个口舌去解释了,抬腿朝大礼堂外走去。

然而那位女记者并不打算就此作罢,拿着话筒和其他记者一块追了出来。

“韩总,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好嘛。”

“韩总你为什么不敢回答,你是不是心虚了。”

“韩总你不说话,是否默认了ATOLED技术是你们自导自演出来的骗局……”

跟在韩义身后的酆大,张开双臂、阻拦住涌上来的记者,

“马克吐温曾说过,永远不要和脑残的人争论,因为他们会把你的智商拉到跟他们一个水平,然后用丰富的理论经验打败你。

马克吐温还说过,舆论是由一群无知的自鸣得意的傻瓜营造出来的……”

就在楼梯道口一片喧嚣之时,记者身后响起一道犀利的嘲讽声。

无冕之王被人骂脑残跟傻瓜?

谁?

是谁?

拿着话筒及录音笔的记者,纷纷转身,想看看是谁敢如此胆大包天的侮辱他们?

身后乱糟糟的人群中,走出一位身穿露肩连衣裙的女孩;

女孩身材娇小,但长得花容月貌,尤其是一双眼睛,璨若星辰;

面对众多记者愤怒的眼神,女孩不屑道:“别这么看着我。

我不是说在场的某一个人,而是说你们所有人通通都是……

垃圾!”

“……”

现场十几位记者,不敢置信的看着女孩,他们听到了什么?

不仅被人骂脑残,现在更是当面骂他们垃圾,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法律了?

“你谁啊?你有什么资格骂我们。”

“把话说清楚了,你凭什么侮辱我们。”

“……”

众多记者已经顾不得韩义了,团团围住女孩,吐沫星子横飞。

女孩很随意的推了把那位罗姓女记者,女记者“噔噔噔”,身体不受控制的连续退后好几步。

“你有口臭,别靠的那么近。”

“呵呵……”人群中发出一阵压抑的笑声。

“……”那位刚刚还伶牙俐齿的女记者,顿时羞愧难当。

“还有你,身上一股子狐臭味,死远一点。”说着女孩又把另外一位男记者推开。

那位男记者,身高一米八,体重150斤以上,但依然受不住女孩的轻轻一推,连续倒退好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走廊地砖上。

女孩的尖酸刻薄并没有引起周围学生的反感;

相反,她那沉鱼落雁般的容貌反倒给她加分无数。

围观的学生对着地上男记者嘘道:“嘁——这摔得也太假了吧。”

“对啊!人家都没力,你是想讹人吗?”

地上的男记者想大声喊一句“我他么真没假摔”,

然而看周围人脸上那副“我们早已看穿了”的表情,只能是哑巴吃黄连了。

忍着尾椎的剧痛,攀着墙壁艰难的站了起来。

这还没完。

就在另外一位女记者准备开口之前,女孩修长的食指猛然戳向她,“别说话,你嘴巴里一股子大蒜味。”

女记者到嘴边诘问的话语,一下子又咽回去了。

“你……”女孩手又指向另外一位女记者。

那位女记者菊花一紧,慌不择言说:“我……我没吃大蒜。”

“噗嗤——”

“啊哈哈哈……”

走廊里的学生,再也忍不住了,哄堂大笑开来。

宝岛记者向来言词犀利,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些无冕之王竟然会被一个女孩子怼的说不出话来,真是太羞耻了。

女孩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眼看韩义都已经离开了,丢下这帮记者追了过去。

…………

实验大楼前的地面停车场。

女孩拦在了车前面。

“你有什么事吗?”韩义降下车玻璃问到。

女孩嘟着嘴,作可怜兮兮状说:“人家帮了你,你怎么能连感谢都不说一声就走呢!”

“噢,谢谢了。”韩义说了句,“还有事吗?”

“……”女孩楞了一下,很快又换上一副萌萌哒的表情,“要不你请我吃饭好不好?”

见韩义犹豫,女孩上前一步,撒娇说:“哎呀,大哥哥~你看我这么可爱也知道不是什么坏人啊。”

说着如翩翩蝴蝶般转了圈。

裙摆飞扬,里面粉色安全裤更是若隐若现。

但也正是这样,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女孩身上没有能藏利器的地方。

等停下后,女孩再次扮可怜说:“其实是这样啦,我是高中部那边的学生;

前几天学生卡跟钱包都丢了,而我爸妈又凑巧去澳洲了,所以这几天一直在蹭吃蹭喝……”

一个很拙劣的借口。

“上车吧。”

女孩从另一边上车,坐到苏瑞尔旁边。

自从那个方明阳出现后,现在韩义对任何主动凑上来的人都抱有强烈的戒心。

他也不管这个女孩是不是跟对方一伙的,总之小心无大错。

反正有苏瑞尔在旁边镇压着,真要敢出幺蛾子,照打不误。

就在大学路上一家粤菜馆里吃的饭。

自称为“墨璃”的女孩,就跟个话痨似得,一直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

还把韩义在讲座上说的话引述出来。

然后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他,“大哥哥,我看过你的很多资料,

其实你……

并没有那么聪明,

对吧!”

低头吃饭的韩义,手中筷子顿了一下,双眸里闪过一道凶光……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