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隔壁大楼上。

一老一少正站在天台边沿,目视着下方发生的一切。

年纪轻的是一位二八佳人,长得花容月貌,上身穿着中性白色西服,咽喉处扎着黑色领结,修长的手指搭在不锈钢栏杆上,冰肌玉骨。

当看到酆大朝方明阳走去时,少女唇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问:“你猜,我二哥会不会再次遭遇不测?”

站在少女右侧,微微佝偻着脊背的老者,眉头微微蹙起,“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识抬举,我觉得……”

少女有些不满,“我只问你结果,没让你去评价对方的为人。”

已经不用猜了。

“砰——”少女嘟嘟嘴,自带BGM。

而楼下的方明阳,不出意外,再次被酆大打得满地找牙。

“嘶嘶,好惨噢——”少女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脸上却露出兴奋的表情,“让他平时总装逼,这下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

楼下,和上午的开场白一模一样,

尽管方明阳全神贯注,但酆大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已经到达非人的地步,在距离不到5米时,一个加速度,右腿带着音爆再次抽向方明阳。

不出意外,方明阳再次腾空而起,

然而左三拳、右三拳,脖子扭扭,屁股踹踹,

方明阳在酆大面前,就跟一个孩童面对一个大人般,毫无还手之力。

“砰砰—乓乓——”

被掼在地上的方明阳,此时心里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了。

那个从始至终不发一言的“怪物”,拳脚奇重,无论打在身上哪里,都跟散架似得疼;

要不是从小练习中国内家拳,就这么个打法,换普通高手,早就呕血身亡了。

而且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对方就像一部精确的机器般,不论他怎么躲避,都像是主动凑上去一样,非常诡异。

“吗得,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呢,根本就不符合科学……”教养非常好的方明阳,此时也忍不住咒骂了起来。

“韩……韩总……”被酆大高高举过头顶,即将再次掼向地面的方明阳,终于是喊道:“我……我认输了……”

“砰——”

“呃——”

背部重重掼在地面的方明阳,闷哼了一声,差点没闭过气去,捂着胸口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随后只感觉腹部一阵翻江倒海,嘴一张,中午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呕……呕……”

呕吐物里伴随着点点血丝。

“啪——”韩义点了支烟,吸了一口说:“我不认识你父亲,我也不想认识他;最后再警告你一遍,别再来骚扰我,要不然后果自负。”

“韩总……”方明阳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秽物,用颤抖的双手撑起身体站起来。

略微平息了一下气息,看着他有气无力说:“我……我真得没有恶意。”

“你有没有恶意不关我事。我说了,我不想认识你父亲。”说完韩义便转身离开。

让酆大出手,与其说是教训方明阳,倒不如说他想见识一下酆大的实力。

至于方明阳口中的父亲,关他什么事?

这个世界上想见他的人多了去,难道个个都要去见一遍?

韩义真得走了,走得毫不犹豫。

方明阳步履蹒跚的走到后门处花坛边,微微躬身坐了下去,

“嘶嘶——”也不知道碰到哪根神经了,方明阳疼得龇牙咧嘴。

抬起颤抖的右手,从西服内衬里摸出金属材质的扁形随身酒壶,拧开瓶盖,凑到嘴边喝了口。

“呃……”方明阳叹息了一声,表情似痛苦,似享受。

又喝了口,把瓶盖子盖上。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轻一重两道脚步声,很快,刚刚在大楼顶部的一老一少来到方明阳身旁站定。

“怎么样,够劲吧?”

方明阳脸部肌肉抽搐了下,“少在那里幸灾乐祸,换你上,指不定都躺地上去了。”

少女在他身旁蹲下,从胸前衬衫口袋里掏出支棒棒糖,解开外衣后轻轻舔舐了口,说:“你知道男人跟女人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我告诉你,

区别在,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

而女人只需要征服男人,就可以征服这个世界!”

“嘁……”方明阳撇撇嘴,一脸不屑的样子,“你以为每个男人都有恋童癖啊!”

少女不以为意,笑嘻嘻说:“有没有恋童癖不要紧,首先你得承认,我确实是个女人。”

方明阳实在是没有精力去跟她斗嘴,坐在那里休息了一会,便打算起来。

“刚刚南美那边传来消息,爸时间不多了。”

尽管酆大下手挺重,但好在没往脸上招呼,让方明阳刚毅英俊的长相得以保全;

此时少女的话,让方明阳刚刚平复下去的面孔,瞬间变色,变得铁青一片。

“大哥那边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少女伸出嫩滑的香舌,在棒棒糖上舔了口,拉出一道晶莹的丝线,“目前势力正在向巴西收缩,照这情形发展下去,你的机会真得很渺茫。”

方明阳解开脖颈的衬衫纽扣,有些烦躁的拧开酒壶盖灌了口,“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少女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你这算是求我喽?”

“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少女竖起两根白皙的手指,很市侩的捻捻,“好处费呢?”

方明阳伸手进怀里掏出支票簿,少女摸出一支很卡哇伊的钢笔递过去。

方明阳先是用英文填写了一遍,最后在最底下用阿拉伯画了个5,后面又画了6个0,500万美金。

“嗤啦——”把支票撕下来递过去。

少女棒棒糖也不吃了,立马伸手去拽;

然而方明阳紧紧捏着支票不撒手,“嗯?”

少女嘻嘻笑道:“老规矩。要是没办成,全额退款。”

方明阳这才松开手。

…………

新竹合兴车站。

宝岛三大铁路支线,两条是为了开采林木而兴建,一条是为开采煤矿而兴建;

合兴车站就坐落于新竹铁道内湾支线上的一个小站,被人称为“爱情小站”。

车站往山里走,便是内湾老街,再进去就是薰衣草森林;

继续往上走到达“司马库斯”与“镇西堡”两个原住民部落。

抛开城市里的喧嚣与灯红酒绿,于月色下徜徉漫步在爱情车站清幽的林荫小道间,远处朦胧的灯光透过间隙倾洒进来,别有一番韵味。

除了风景外,前面负手而行的宋芸香也算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一件及膝长款浅色风衣,配一双白色休闲运动鞋,一头黑瀑用彩色发带随意收拢在脑后,整个人清爽干净,又带着活泼俏皮;

偶尔间的露出的侧颜,总是那么的惊心动魄,让人心猿意马。

然而走在后面的韩义,丝毫没有良辰美景,佳人相伴的得意;

实际上,他现在有些后悔了,今晚不该答应宋芸香来这里。

爱情小站,

大晚上,孤男寡女来这里,这不是瓜田李下嘛。

虽然他曾经确实对宋芸香心动过,还付出过行动,包括现在,他也不敢拍着胸脯说,他绝对不喜欢她;

但有些事,还是想想就好了,一旦越过雷池,后果难以预料;

起码他无法面对何潇潇,以及她肚子里还未出生的宝宝。

宋芸香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

突然站在一株花树下,看着林间橘红色的灯盏,转头问道:“那次……是一见钟情吗?”

“呃……”韩义汗然道:“大抵是……见色起意吧。”

“那日久生情呢?”

韩义硬着头皮说:“大抵也是权衡利弊吧。”

宋芸香眼睛里有些小愠怒,“照你这么说,连白头到老,大抵也是习惯使然喽?”

“呃……”韩义,“大概、也许、可能、差不多吧……”

“……”宋芸香。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