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宝岛省新竹市半导体工业园,台积电全球总部大楼。

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台积电董事长张仲缪,因为卫嘉泽传过来的一段视频,紧急从美国夏威夷的家里赶回了宝岛。

碳纳米晶体管的正式面世,不仅仅是台积电一家的事情,这是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大事件;

一旦消息传出去,不亚于在半导体领域点燃一颗氢弹,

所有与之相关的产业,都会人仰马翻。

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上午9点,

宽敞明亮,带着浓郁书香气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张仲缪跟台积电共同执行长、同时也是下一任董事长候选人之一的柳寅晟,正在紧急磋商。

“经过论证,他们的技术理论上是可以实现的;不过在没有拿到成品之前,还不能百分百确定。”落地窗前,柳寅晟指着面前厚厚一沓稿纸到。

张仲缪,这个被国际媒体称为是“一个让对手发抖的人”,今年已近九十,

但精神矍铄,目光敏锐,稀疏的银丝梳理的一丝不苟,坐在那里,强大的气场自然而然散发出来,不怒自威。

听到柳寅晟的话,这位宝岛半导体教父眉头紧了紧。

台积电(上一章有错误,TSMC就是台积电,第二名是UMC,然后立刻被书友指出。那位***同志请你坐下,旁边***的眼神很危险)几大主要都客户都来自美国,包括苹果、高通;

现在不是他们愿不愿意改造生产线的事情,

而是一旦改造生产线,必然会引起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极力反弹,

在碳纳米芯片完成封装之前,对台积电来说无异于灾难。

因为改造生产线,加上碳纳米材料准备,芯片构思、设计到成品,这个时间最快也要6个月。

另外董事会那边也会极力阻挠;

台积电最大的股东就是花旗跟摩跟大-通;

而他本人在台积电只占有不到1%的股份。

张仲缪考虑了近十分钟,还是拿不定注意。

这次是个机会,一旦站上去了,他为之奋斗了半生的台积电,就能摘掉“代工厂”的帽子,和高通、英特尔、联发科一样,接受全世界的顶礼膜拜;

他此生也算无憾了。

可问题是台积电内部矛盾重重,,一旦决议递交到董事会,台积电的命运将走向不可控的方向。

自85年离开德州仪器后,张仲缪第一次变得进退维谷。

当桌上的茶水彻底凉透后,张仲缪才说:“寅晟,你安排一下,我想见见那位小友。”

“好,我这就去通知。”

……

……

中国金陵,建业区天义科技总部。

董事长办公室里,韩义斜斜靠在沙发上,端着杯枸杞茶刷手机;

而办公桌后面,一位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丢进人堆里便找不着的中年男人,正在处理本该韩义做的工作。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办公桌后面的男人立刻放下笔站起来,态度恭敬的伫立在办公桌旁。

“进来~”

捧着文件夹的阮红妆进来了,探头朝窗户边的休息区看了眼,笑盈盈道:“老板,何女士过来了。”

“噢,人呢?”韩义放下茶杯站起来到。

阮红妆侧身把身后的何潇潇让了进来。

韩义笑着快步走过来,“你怎么来啦?”

穿着啡色背带裙的何潇潇,提了提手里的保温盒,“喏,我刚煲的骨头汤,大补哦~”

阮红妆掩嘴偷笑着离开了,顺手把门关好。

韩义走上来接过保温盒,牵着她的手朝休息区走去,边走边说:“不是说去逛街的嘛。”

“陶绥出差了,翁倩又睡懒觉,找不到人陪。”何潇潇小心的在沙发上坐下,手覆盖在隆起的小腹上,“你儿子真烦,都会踢我了。”

正在打开保温盖的韩义、顿了一下惊喜道:“是嘛,什么时候啊?”

“就今天早上你走后。”

“来,让我听听。”说着韩义就要趴过去。

“哎呀,不要……”何潇潇瞥了眼伫立在办公桌那边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推开韩义的脑袋。

“酆工,你先去忙吧。“韩义喊道。

这个男人就是二次重组出来的机器人。

一共三个,

酆大,

酆二,

酆三,

酆都的酆,意为“不是人”。

何潇潇等“酆大”出去后,才说:“刚刚你妈打电话给我,说……”

还没说呢,何潇潇就已经笑了起来。

“说什么?”韩义用汤勺舀着骨头汤边喝边问。

何潇潇笑了会才说:“你表哥张胜,前天跟人赌博被抓起来了。”

韩义楞了一下,“赌多大就被抓起来了,要关多久?”

“拘留15天。”何潇潇挪了挪丰腴的臀、、部,“现在身上加牌桌上超过1000块就算赌博,要拘留的。”

韩义天天埋首在实验室,还真不知道,“现在这么严格了?”

“早就实行了。”何潇潇拿起他的手机,找到相关条例往他面前一凑,“喏,你看。”

韩义顺手拿过手机看了看,这是公安部发布的进一步深化打击整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的通知。

按照其精神,以后没有什么“小赌怡情”一说,凡是聚赌,只要身上超过这个金额,就算是赌博,起步拘留。

韩义放下手机继续喝忘记放盐的骨头汤,

津津有味。

全部喝完,站起来说:“你是跟我一块去看看,还是回家?”

何潇潇跟着起身说:“一块去吧。”

……

大杨村村头的水果店里。

听说老婆给儿媳妇提张胜的事情,韩山气不打一处来。

“你那个脑子是怎么长的啊,这种事怎么能跟潇潇讲。

你想什么我知道,

告诉你,没用!

你别指望你儿子去捞张胜,不可能的。

我早就跟他说过了,让他跟小虎小范学学,没事别老整天到处乱窜,多看看书。

他就不听,闲下来不是桌球室就是棋牌室。

这回好了,被人逮住了吧!

要我说活该,谁也甭去理他;

等他出来了,让他趁早回老家去,该干嘛干嘛去。”

张彩珍心里也正自后悔呢。

见老伴在那里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没了,张彩珍也来气了,“他再有钱也是我儿子,我有什么不能说的?

有本事他不要认我这个娘!

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现在说个话还要通过媳妇转达,我图什么的?

大年初四到现在,一个多月了,一趟没回来过,

真正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一点不假。”

说着说着张彩珍抹起了眼泪。

韩山顿时头大如斗,到嗓子眼的埋怨又咽了回去,“行了行了,不说了。”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水果店门口,车里走下一位打扮很时尚的女孩。

飘逸的黑直发,牛仔背带裙,一双大长腿上套着肉丝袜,手上拿着最新款苹果手机,笑容满面的朝水果店走来。

还没进门就亲切的喊道:“二爷二妈。”

“招娣来啦。”正在整理货架上水果的韩山招呼到。

女孩原名叫韩招娣,后来改为韩江雪,是韩义大爷爷家孙女,跟韩义家关系又远了一层。

韩江雪今年24,原来一直在中海上班,很少回老家。

去年就听说韩义这个堂哥发财了,开起了大奔;还花钱修路,造福乡里。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当打工妹的韩江雪,以冷眼旁观的态度揣测:韩义可能真发了点小财,但没有老家人说的那么夸张;

而且乡下人眼皮浅,见谁开个大奔就以为是大老板,搞不好是司机呢?

所以她一直也没当回事。

结果每次打电话回去,家里人都说,韩义怎么怎么样,听得韩江雪耳朵都起老茧了。

正巧年前韩梅也来金陵了,有韩梅微信的韩江雪,闲暇之余也会看看她的朋友圈;

不过以前都是些心灵鸡汤,或者转发的一些搞笑视频,她也懒得回复。

三天前,韩江雪刷朋友圈时,无意间刷到韩梅的朋友圈;

里面韩义家这房的兄弟姐妹,比着剪刀手站在一栋厂房门口,配文道:新厂开工典礼!

韩江雪立刻意识到,事情恐怕没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然后她做了件想过但从没做过的事情——把“韩义”这两个字输入了百度……

结果出来后,韩江雪二话没说,当天就请了一个礼拜的长假,连夜赶到了金陵。

……

另一边,刚下内环高速的韩义,便接到了雷明电话。

“台积电的张董明天到金陵,想尽快跟你见面,你看……”

韩义稍一沉吟说:“安排一下,明晚在香格里拉宴请张董。”

“好的,我知道了。”

何潇潇好奇道:“谁啊?”

“一个年近90还在奋斗的老人家。”

“……o(╯□╰)o。”何潇潇。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