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研发离不开理论支持;

同样,理论也要通过实际操作来论证。

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韩义空有制造商应用,如果不能实现产业化发展,那也等于是闭门造车,享受个自娱自乐了。

所以人才梯队这块,韩义向来非常重视。

当然,也不是所有东西都需要产业化发展。

比如,宿醉之后韩义就痛恨起酒精来了,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想,是不是能重组一颗千杯不醉的药物出来?

随着公司发展壮大,以后像昨晚那样的场面,多多少少总是难以避免的。

重组几颗出来,有备无患,就像生物电电警棍一样。

趴在床-上用手机找了半天,发现大多数都是些化学合成药物。

唯一一个纯天然的是叫什么“柚子蜂蜜茶”解酒方。

不过解酒方属于偏方,没有临床实验,纯粹是看个人体质。

就其经验来判断,也不怎么靠谱。

不过这倒是给韩义提供了点思路,如果用柚子加蜂蜜水进行重组实验,会不会有奇效呢?

“嗯,回头试试。”

恰巧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赤脚下地。

踩在松软的羊绒地摊上,长长的绒毛刚好没过脚踝,带来及其舒适的触感。

走到玄关处,透过可视液晶屏幕看到,阮红妆拿着电话站在门口,左手还提着酒店准备的便当盒。

伸手揿开保险,门自动打开。

“老板早!”阮红妆笑容可掬到。

“进来吧!”

“昨晚林小姐打电话过来,说想请你吃饭。”阮红妆边说边弯腰换鞋。及膝的纯黑色套裙,把臀-部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半圆形。

非礼勿视!

韩义挪开视线,不过脑的问了句“哪个林小姐”,随后便反应过来是林慧儿。

转身讪讪然的去了洗漱间。

等清理好个人卫生出来后,阮红妆已经把丰富的早餐摆好了。

都是深城一些特色美食;艇仔粥,虾饺,叉烧包等等。

“吃了没有?”韩义走到临窗的木质方桌旁坐下问到。

阮红妆把粥递到他面前,笑着说:“我等下吃。”

“坐吧,我一个人也吃不掉。”

阮红妆刚坐下,左手边那部对外办公电话就响了,来电显示是“粤省深城”。

韩义瞄了眼,还真就是林慧儿。

韩义小口喝着艇仔粥,丝毫没有接电话的意思。

电话响了一遍,过了三分钟,再次响起。

还是没接。

然后微信来消息了。

韩义把青花瓷碗里的粥全部喝完,接过阮红妆递过来的纸巾擦擦嘴,拿起手机往靠枕上一倚,就着窗外和煦的阳光看了起来。

昨天加今天,林慧儿一共发了11条信息过来,其中7条是诸如“吃了吗”、“在干嘛”、“睡觉了没”等等。

剩下的四条,第一条是个包脸惊恐的动图,后面跟了句:韩义你居然是天义董事长?

第二条:嬉笑动图+跟你一比,我好差劲噢!

第三条:可怜兮兮动图+你是不是很忙啊,都不回我信息的。

第四条就是刚刚才发的:早上刚接到通知,公司把我调到AD了,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去啊?

然后下面还跟了张自拍照片。

照片里的林慧儿,穿着黑色宽领小西服+打底白色衬衫;

鹅蛋儿脸上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鼻梁挺翘,嘴唇上抹着淡粉色唇膏,

再配上身后窗台绿意盎然的吊兰,塑造出一个完美的办公室OL形象。

如果单纯看照片的话,真得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不过加上上面的文字,林慧儿此时发来的这张照片就大有深意了。

是诱-惑?

是挑逗?

是天真?

还是单纯?

见仁见智。

坐在韩义对面的阮红妆,吃完后边收拾餐具边问:“老板,今天走吗?”

“嗯!”

“那我就去订机票了。”说完阮红妆拎着餐具离开了。

……

山南区,滨江大厦。

IEG,移动互娱部的分组茶歇室里,林慧儿拿着手机等啊等;

一直过了足足五分钟,那张精致脸蛋上无可避免的出现一丝晦暗。

人长得再漂亮,妆画的再美,人家不给你机会也白搭。

就算想投怀送抱,都不知道住在哪家宾馆酒店。

林慧儿很不甘心。

她想到夏威夷去晒晒太阳;

她想开着跑车掠过狂野的加勒比海海岸线;

她想站在宽敞的游艇甲板上、任由溅起的浪花拍打在脸上;

她还想漫步在科茨沃尔德如诗如画的乡间小道上,看那小桥流水,优雅整齐的村舍,油菜花开,牛羊满坡的田园风光。

可她知道,凭她自己的本事,这辈子都很难实现。

周泽楷?

算了吧!

眼界决定高度。

一个25岁就想着守成的男人,这辈子成就有限。

机会有且只有一次。

如果错过了,她一定会抱憾终身!

打开手机,里面赫然是《光学应用高峰论坛讲座》的相关新闻。

照片里的韩义,尽管不高不壮,但那种骨子里散发出的自信,从容,恬然,让林慧儿目眩神迷,两腮泛起一丝酡-红。

用手轻抚着手机屏幕,目光很快变得清澈起来。

在茶歇室里看了看;

走到椭圆形实木沙发边,摇了摇,动也不动;

来到台桌边,拎起咖啡机试试重量,感觉太轻了;

又朝南墙边的双门冰箱看了眼,很快便移开了目光;

最后林慧儿把目光锁定在茶歇室中间那些漏斗型实木圆桌上。

走过去晃了晃,非常稳重,但却不是固定死的。

来到茶歇室门口朝办公区看看,确定一时半会不会有人进来,林慧儿迅速转身走回来。

用手扶着上面的花瓶,然后掰着桌子的底座往面前倾斜;

到了35°角的时候,身体往后弓了弓,对准右脚脚面,咬紧牙关一撒手。

“砰——”

“啪嚓——”

桌子笔直的落在脚面上。

“啊……”林慧儿疼得整张俏脸都变形了。

外面办公室里的同事听到动静后,迅速赶了过来。

等看到茶歇室里的情形后,立刻惊呼了起来。

“小慧,你不要紧吧!”

“怎么样……有没有砸到哪里啊?”

侧坐在地上的林慧儿,泪水扑簌簌往下掉落着,抱着右腿哽咽道:“我……我脚不能动了。”

“小慧你先别动。快……通知医务室。”

IEG小组办公室里,一阵鸡飞狗跳。

医务室的人很快过来了,部门老大听说后也赶了过来。

“怎么样医生?”

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下说:“应该是骨折了,需要送到医院去。”

“那赶紧的啊——”

部门老大命人去医务室找来担架,把林慧儿抬上去,楼下那边已经有救护车等着了。

很快林慧儿受伤消息传到了鲁山耳中,鲁山亲自过来询问情况。

“怎么回事啊?”

分组组长也一头雾水呢,抓耳挠腮的把事情经过讲了遍。

“带我过去看看。”鲁山摆摆手到。

在分组组长带领下,一大票人来到茶歇室。

“呐!老大,就是那张桌子。”

鲁山走到桌子旁看了看,跟他们楼上办公室里的型号一模一样。

这种桌子在设计时就考虑到倾倒的可能性了,所以采用工学原理,正常情况下,除非大力碰撞才会倒下来。

不过凡是都有例外。

扭头朝四周围墙壁看了看。

茶歇室里没有安装摄像头,无从知道事发时具体经过。

沉吟了一下,鲁山指着桌子说:“通知下去,所有部门茶歇室桌子都固定死。”

“知道了老大。”

又朝那张桌子看了眼,鲁山转身回了楼上办公室。

大概一小时后鲁山接到通知,林慧儿脚骨断了四根。

鲁山揉揉太阳穴,斟酌一番后拿出了手机。

调林慧儿到AD正是他的意思。

虽然不确定那位跟她关系到底怎么样,但有一点是无可否认的。

人家确确实实是老同学关系。

另外,那位临走前来藤讯跟他道别,但当晚就爆出了新闻,说两人共进晚餐,实在是耐人寻味。

鲁山不是八卦记者,他不关心他们晚饭后有没有去开房,但事实摆在这里,他想忽视都做不到。

而AD权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却是个边缘部门,接触不到公司核心东西。

如今林慧儿在他这里出了意外,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都有必要通知一下。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