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虎过年没回金-陵。

忙工作是一方面,主要还是情伤难愈,留在深城独自舔-舐伤口。

韩义自那一晚之后,绝口不提王甜甜这个名字。

今天也是一样,兄弟俩就是喝喝酒,聊聊以前的事情,再畅想一番未来。

等酒酣耳热之际,办公室门被人敲响了。

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工地常见的那种活动房。

不等王小虎去开门,赵洪武已经推门进来了,“老板,鲁总过来了。”

“鲁总?”

端着酒杯的韩义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是哪个鲁总。

起身笑道:“他人呢!”

不等赵洪武说,门外老远传来了鲁山的哈哈大笑声;

随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张毫无特色可言的大长脸出现门口白炽灯下,不是藤讯技术群总裁鲁山又是谁?

“韩总,你不够意思啊,来深城居然不通知我,是不是想去打我突击啊?”进得门来的鲁山,笑容满面到。

韩义站起身笑道:“准备明天再过去拜访的,没成想还是惊动鲁总了!罪过罪过~”

两个人握着手朝屋里走去。

至于后面的随行人员,由赵洪武跟阮红玉去安排了。

“介绍一下,这位是藤讯技术群的鲁山鲁总;

这是我弟弟王小虎,负责这边工地建设。”

“鲁总您好!”

“你好你好!

山南区地界我比较熟悉,以后要是碰到什么麻烦事了,不妨打个电话给我试试。”

鲁山没敢端架子,很是热情的跟王小虎握手。

天义大老板不远千里跑到深城,哪都没去,却窝在一个工棚里跟人吃便餐,不管是不是弟弟,都要另眼相看。

一番寒暄过后,韩义邀请鲁山一块吃。

鲁山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

添了双筷子,加了个酒盅。

席间三人有说有笑。

到了7点多,一顿饭才尽欢而散。

鲁山临走前,韩义让王小虎从冰箱里拎了二斤熏腊肉出来。

“呐,给你尝个鲜。”

鲁山一脸惊喜,捧在鼻端闻了闻,笑道:“这是真正熏出来的老腊肉啊!好东西,有钱都不好买。”

王小虎笑说:“上次深二建的霍总留这吃饭,看到上面的熏灰,楞说我没洗干净,无论怎么解释都不肯吃。”

鲁山哈哈大笑,“那是他不懂!熏灰越厚说明越入味,这样才有嚼头啊。

就这二斤肉,老饕眼里5000块都值。”

韩义笑道:“你看,俗了吧!”

“是俗了。那就谢谢了~”鲁山拿着黄纸包好的腊肉笑到。

韩义跟王小虎一块把路上送到大门口,看着他上车后才转身进了工地。

……

金-陵,轩武区。

翁倩过年没回家。

不是不想回,而是过年到家里要债的太多。

那些动辄十几二十万的工程款,她想帮着分担都有心无力,只能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来排解那份孤独感。

不过有失落也有惊喜。

可能是过年吧,手里都有钱了,打赏的人明显比往日增多,这几天每天纯收入都过千。

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今天吃过晚饭后,跟家里打了个电话,听着妈妈在电话那头唉声叹气,翁倩一咬牙把银行卡里大半钱都汇了回去,只留了个饭钱。

看着卡里还剩的三位数,翁倩危机感立刻飙升。

刚打算开直播,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开门一看是陶绥回来了。

都快憋出病来的翁倩,抱着陶绥一阵猛亲,“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打110了。”

陶绥使劲掰着她的手,“小浪、、蹄子,我刚做的头发就被你弄乱了。”

翁倩搂着陶绥的脖子,右手往她胸口里塞,“说!打扮这么浪,是不是要去开房啊。”

已经从女生过度到女人的陶绥,捂着她的手咯咯笑道:“我脑子抽筋了才去开房,不要钱啊?

倒是你,要不要让我家李金华帮你疏通一下,

我看书上说,长时间不做,那层膜会…啊……”

“还说不说了?”翁倩抓着她的胸口威胁到。

“啊哈哈哈……”

两个人嬉闹了一会,翁倩在陶绥耳边小声问了句什么,陶绥撇嘴道:“大学里时,说起男欢-女爱就数你最凶,你告诉我你没性、、经验,鬼才信你。”

翁倩有些不好意思说:“不是没有,主要是第一次才十五六岁,光疼了,什么感觉都没有。”

“真的啊?”

“啊,骗你干嘛?”

跟男生一样,很多大学女生没谈过几个男朋友,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到了结婚时,反倒腼腆无比,洞房花烛夜还得娇-呼两声——疼!

盖因为,85%的男生都有******情结。

不过这种事就跟刮刮乐一样,谁刮谁知道。

陶绥在翁倩脸上瞄了瞄,确定她不是骗自己的,一脸回味无穷的表情,“这种事怎么说呢,看个人体质吧;

不过我家李金华很厉害,每次都弄得我很舒服。”

翁倩郁闷道:“我就是被那次弄出心理阴影了,拒绝了那么多优质资源。现在想想真是好后悔。”

陶绥以过来人的口吻说:“毛头小子懂什么!

上来就是一顿乱亲乱-摸,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事后也不晓得体贴关怀,甚至以此为炫耀资本呢!”

顿了一下,陶绥继续道:“给你说个真事。

我初三的时候,班上有个女生长得很漂亮,就是特水灵的那种,很多男生都喜欢她。

而那个女生则喜欢我们班上一个打篮球的男生,每次都去-操场看他打篮球;

大概一个月不到吧,两个人就谈恋爱了。”

说到这里,陶绥一脸惋惜道:“你知道他们两人第一次在哪里?

告诉你,在我们学校小河边的树林里!

那个女孩月事还在身上呢。

就这还不算什么。

没过半天,全班人都知道那个男生把那个女生上了。

所有人都嘲笑那个女生,还有的在放学路上去堵她,说着各种不堪入耳的话。

大概半个月吧,那个女生就转校走了。”

翁倩一脸后怕的样子。

陶绥说:“也就是那件事过后,我发誓,大学以前坚决不谈恋爱。”

翁倩点点头,深以为然,“以后我要是生了女儿,一定要把这事讲给她听。”

陶绥站起来道:“行了,我回去了,你慢慢构思未来吧!”

“别走啊!反正你家李金华还没下班呢。”

陶绥抛了个媚眼给她,“没下班怕什么,我回家洗白白,在床-上等他。”

“你家李金华工作那么累,你就不能让他歇歇啊!”翁倩怨念深深到。

“十个男人九个抠,累什么啊!”

“十个男人九个抠?什么意思?”

翁倩楞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时,陶绥已经嘿嘿笑着跑了,气得她在后面追喊道:“陶绥,你个色、、女……”

回到屋里,翁倩也无心直播了,拿着手机无聊的把-玩着。

无意间发现何潇潇刚给她发了条微信消息。

打开一看,是微信号码,后面加了句:王小虎的。

翁倩顿时如获至宝,复制后-进行了添加。

……

深城山南区。

第二天一早,韩义去了“立方”国际数字科技,位于华隆区深南大道的总部大楼。

该公司在建筑可视化表现、虚拟现实、三维动漫、影视后期等方面的技术储备,国内首屈一指。

光腾中海负责人岳敏才就是从立方挖过来的。

不过这个公司非常低调,低调到网上根本搜索不到多少该公司的信息。

老板陈晓波,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来不在媒体面前露面,也从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

当然了,那是别人,天义老板过来,陈晓波就算在外国也要赶回来,要不然他们公司高级工程师非被全挖跑不可。

陈晓波祖籍梅山,自幼跟随父母去了香江。

立方也是在香江注册的,本来叫魔方数码,来国内才改的名字。

本人是个大胖子,白白净净。

可能胖人不显老吧,快50岁了,看着就跟40岁的中年人没啥两样。

韩义才刚进公司大门,那边得到消息的陈晓波,已经笑容可掬的迎了出来。

到了跟前,一把抓-住韩义的手,“韩总大驾光临立方,真是蓬荜生辉啊……”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