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初四开始,韩义便奔波于全国各地。

先去的成督,那边大物联网正处于架构当中,投入的资金数以亿计,而且还是独立会计。

作为总经理,刘浩楠权限相当大。

韩义怕他在巨大利益面前守不住底线,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有些话不管好丑还是要点一下。

不过韩义做事风格就是用人要疑,疑人也要用。不能因噎废食,那样什么事也干不了。

离开成督之后直接北上燕京。

单十一还在结构调整当中,预计在19年第四季度重新挂牌上市。

相比较四大分仓中心,单十一燕京总部大楼反倒显得有些“寒酸”,办公场地还是租赁的呢!

不过选址倒是不错,在潮阳CBD商圈中心,整整占据两层楼的面积,四周围高楼大厦鳞次栉比。

在执行董事雷明带领下,韩义在各个部门转悠了圈。

内部装修还是延续前聚美格调,不过所有地方LOGO全部换成了美工字“单十一”;

企宣这一块也做的很到位,无论是墙壁上,还是各部门领导办公室,又或者办公文员便签上,随处可见“天义”这两个字。

之后雷明跟韩义汇报了这段时间以来工作成果。

陈殴在激愤之下抛售11%的聚美股份后,依然持有24%股份。

作为大股东、且没有主动请辞之前,是有权利对单十一重大决策做出肯定或否定意见的。

为了不让他捣乱,影响到公司战略决策;

趁着公司重组之机,经过私下协商,把除了主营业务之外的东西,像街电,颜值贷等一些分支业务剥离出去,成立专门公司,由陈殴控股经营;

陈殴则主动退出单十一董事会。

韩义仔细看过由陈殴亲笔签署的辞呈,点点头,对雷明工作成绩予以了肯定。

雷朋是苏城人,中海财大研究生毕业,后来考取了公务员,一路做到吴疆区财政局局长位置,时年34岁。

先不问业务水平怎么样,情商绝对超人一等。

至于为什么不干了,原因很简单:你懂的!

对于这件事,雷明一直讳莫如深,偶尔跟韩义说起,也是一脸唏嘘。

说实话,韩义是非常看重雷明的,甚至一度考虑过让他接替沈心,执掌天义。

雷明的业务水平可能不如沈心精湛,但一个凭自己本事,34岁爬到区财政局长位置上的人,其大局观绝对不是沈心能比的。

不过出于多方面考虑,最后还是作罢。

……

跟雷明谈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又跟前聚美几十位高管认识了下。

也见到了谷海口中的“郭子翊哥哥”郭子汐,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

郭子汐说话不卑不亢,条理分明,逻辑思维清晰;不以最大恶度去猜测的话,应该是个业务能力很强的人。

聊了大概5分钟,韩义便让他回去工作了。

至于他妹妹郭子翊,提也没提。

初八上午,韩义南下深城。

光传感器三期工程在山南区,挨着南科大,北面就是长岭皮水库。占地面积13500㎡,大约20亩左右。

至于拿地价格,非常非常昂贵,一亩地4400万,超过商品房的土地使用价格。

这也是没办法。

山南区是关内,商研双高端,很多大型高科技企业都在山南区。几乎不留低端制造业,深港合作区几十万家企业都是同一个201室办公。

好比达疆,去年在山南拿的那块工业用地,挂牌起拍价就高达5300万每亩。

不过他们在山南,而天义山北,所以价格上要便宜了那么一丢丢。

韩义是中午到的,手拿着个安全帽的王小虎,正跟着一帮建筑工人坐在工棚前水泥地上抽烟呢!

“哥你什么时候来得。”看到韩义,王小虎赶紧扔掉烟屁股,从地上站起来惊喜到。

韩义哈哈笑道:“下飞机就赶过来了。”

“吃饭了没,食堂那边应该还有剩菜。”王小虎关心到。

瞧瞧,这就是自家人跟外人的区别。

一般人只会关心老板过来的目的,脑海里说不定已经在考虑等下要怎么汇报工作了。

而自家人会从生活上关心他。

“走!正好肚子饿呢。”也不在乎王小虎肩膀上落得灰尘,搂住他肩膀笑呵呵到。

王小虎朝工人们招呼了声,带着韩义朝西面食堂走去。

工地才开工不久,路上坑坑洼洼,有些地方一脚踩上去灰尘蹦老高,韩义皮鞋裤腿很快便染成了灰白色。

到了食堂,打了两份饭菜,就着冷掉的紫菜蛋汤,边吃边聊。

主要还是项目进度还有资金用度上问题。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王小虎早就不是一年前看个项目计划书都吃力的初中毕业生了;

说起工程项目,口齿清晰流利,谈到相关数据也是毫不停顿,中间偶尔冒出一两句英语,发音很准确。

韩义就感慨。

他一直认为王小虎如果以前读书用功的话,上个好大学其实一点也不难。

说到底还是环境造就的。

周围认识不认识的都是初中毕业,然后早早出去打工赚钱、补贴家用,没有形成一个好的学习氛围。

当年他能考上大学,很大一部分原因依赖于他“早熟”;

他不想跟同龄人一样到沿海地区工厂里上班,而是想看看另外一条路上风景。

现在回头想想,大学带给他的除了知识,最主要还是拓宽了他的见世面,让他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观以及价值观。

……

达疆无人机总部也坐落在山南区,就在创维半导体设计大厦,属于山南。

王韬上午去工厂视察,中午刚回到达疆总部,达疆创新总裁洛震桦便找了过来。

敲敲门,随着一声“请进”,洛震桦推开写着“只带脑子不带情绪”的办公室门,走进来说:“天义那位到深城了。”

王韬抬起发际线后移的脑袋,露出一张小鼻子小眼,留着一抹八字胡的圆脸来;乍看上去,绝对与一家新消费级科技巨擘的形象代言人身份不符。

听到洛震桦的话,王韬没有惊喜,没有意外,好像早已料到一样。

左手手肘撑着办公桌,很平淡的问到:“他在长岭陂科技园是吧?”

“对!”

洛震桦点点头,走到左手边的艺术沙发上坐下,“你看要不要通知下去,接待一下?”

王韬眼睛微微眯起,问:“你认为呢?”

洛震桦沉吟了一下,说:“我认为还是保持一定距离为好;

这家公司已经被北美那边打上政府烙印了,达疆如果跟他们走的太近,后果难以预料。”

洛震桦说这话是有底气的。

虽然王韬在公开场合不止一次说过,他非常佩服韩义。

但佩服归佩服,洛震桦却很清楚王韬性格。

他是一个典型的商人,在商言商,一切以利益为出发点,没有任何私交可言。

一旦触犯到他利益,哪怕前一秒把酒言欢,后一秒绝对会毫不犹豫举起屠刀。

一将功成万骨枯!

达疆能在短短10年间便成为无人机领域霸主级存在,跟王韬这个性格是脱不开关系的。

而现在天义传感器既然有悖于达疆发展战略,这个面到底见不见,自然要慎重考虑。

毕竟光系列作为试水产品,只占达疆总销售额20%左右,而达疆现在正在全力开拓北美市场。

因小失大,哪怕只有1‰概率,王韬也不会去碰。

果然!

王韬稍微考虑一下说:低下头说:“我知道了!回头他要是过来,通知我一声。”

洛震桦笑了笑,起身离开了。

……

区北长岭陂科技园,在跟王小虎聊了个把小时后,这几天舟车劳顿的韩义,找了个地方小憩了会。

等醒来后天已经擦黑了。

没脱衣服睡觉,欣开被子后有些冷,伸手搓搓脸,抻抻胳膊,驱散正往身体里钻的寒气;

走出休息间,外面办公室里,王小虎正在用电磁炉热胡辣鱼,旁边还有老家风味的烤香肠、风味猪蹄。

“哥,你醒啦?”

韩义笑着走过来看看,伸手捏了块香肠放嘴里,咕哝着问:“有没有人过来找我啊?”

“没有。”王小虎以为他说的是公司里人,随口回到。

韩义疑惑了下,随后也没多想,跟王小虎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