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不想说。

何向荣倒是想介绍来着,可是没给他机会介绍。

后来一想,也罢!

女婿都到这个地步了,介不介绍又能怎样?

然后两家格外有默契,谁也没提韩义身份。

席间觥筹交错,你来我往。

耿斌也是酒场中人,气氛活络了后,放下当官的架子好好喝了两杯。

何伟就跟韩义讲述这段时间以来的工作情况,偶尔韩义说到什么,总是放下筷子作侧耳倾听状,非常谦虚。

机会不常有。

堂妹婿又能怎么样?

有了小孩又能怎么样?

外面多少旁亲不如近邻例子在那里,他一个亲戚要是态度不端正,分分钟请他有多远滚多远。

话说回来,你以为是个人就能听韩义讲话啊?

“你现在是秘书,秘书的核心思想就是“服务”;

想要服务好领导,你要贴近领导思路,超前做好决策服务。

要想领导之所想,谋领导之所虑,解领导之所疑。

这个所思所想所虑,不是要你去拍马屁,而是从工作上去理解;

要始终把握领导的工作思路和节奏、方向准则事半功倍,方向偏则南辕北辙。”

何伟点头。

看到韩义要夹菜,伸手摁住旋转中的圆桌。

韩义夹了筷子清蒸鲈鱼,边吃边说:“以上是工作要领,再来说说工作禁忌;

秘书跟司机都是领导身边人,能当领导半个家,有些东西你一定要记牢。

首先,要管好自己嘴。话多的秘书无论到哪里都不受欢迎;

第二,管好自己手。什么东西该拿,什么东西不该拿,心里要有谱,越线往往就是贪小便宜吃大亏。

第三,管好自己心。有多大的手端多大的碗,不要胡思乱想。这世上诱惑很多,人看不清本质就容易迷失自己。

一个志在有大成就的人,他必须如歌德所说,知道限制自己。

反之,什么事都想做的人,其实什么事都不能做,而终归于失败。”

韩义讲的这些,何伟都能明白;

但奇怪的是,由他口中说出来,却带给一种他振聋发聩的警醒,仿似刻进脑海里一般清晰。

“我知道了。”何伟认真的点头。

韩义拍拍他肩膀,笑道:“不要怕吃苦!

年轻人嘛,现在吃苦怕什么,反正以后吃苦的日子还长着呢!”

“……”何伟囧囧无语。

他发现这位妹婿打击人比鼓励人更在行。

一顿饭吃到两点钟,等出了酒店俞静瑶打来电话,说在KTV,问他们要不要过去。

何潇潇跃跃欲试,韩义夺过手机说:“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电话里能听到俞静瑶“咕咚”一声咽吐沫的声音,然后嘿嘿笑道:“姐夫——我是问你来不来,不是问我姐!”

“不去。”说完挂断电话。

耿凯琳就在旁边呢,见韩义这么“暴力”,阴阳怪气道:“真是好威风噢~”

不等韩义开口,何潇潇反呛道:“我乐意被管,你有意见吗?”

“嘁——”耿凯琳歪着嘴作不屑状,转身拉开BenZ车门坐了进去。

跟在后面的耿旭,穿得有些单薄,嘟囔了句“鬼地方真冷”,然后搓着胳膊往车上爬。

被韩义圈着胳膊朝前走的何潇潇,扭头怼了句:“瘦的跟麻杆似得你怪谁啊!”

耿旭一脚差点没踏空,想怼回去,何潇潇已经走远了。

……

一天晃晃悠悠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还是在饭店吃的,不过是大叔家请客。

初三上午,老两口要回去了。

韩义本打算跟着一块走,何潇潇大眼睛眨呀眨的,摸着肚子不说话。

韩义认输了,决定再留一天。

楼宇前,韩义叮嘱范增群,“过节路上车多,慢点开,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

范增群是那种面相上看着很老实的男人,但脑瓜却很聪明。王小虎手把手教了半个月,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嗳,我知道勒。”范增群扭头看看,确定老两口坐好了,便起步走人了。

韩义在后面目送他们离开。

中午俞静瑶过来了。

一件雪白过膝羽绒服,配黑色铅笔裤,加一双米色耐克运动鞋,看着跟小仙女儿样。

耿旭认识俞静瑶,打趣道:“鼻涕妹真是越长越漂亮,找着男朋友了没?”

俞静瑶反唇相讥说:“你找着男朋友没?”

耿旭当时脸就黑了,“我……嘴巴这么恶毒,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俞静瑶看他那样儿,一下就乐了,“哎,耿旭,你该不会真……弯了吧?”

“噗——”正喝茶的韩义,差点没一口喷出来。

不说不知道,经俞静瑶这一提醒,韩义发现耿旭是有那么点娘娘腔。

大男人喷香水、戴耳钉也就算了,紧身七分裤把麻杆似得身材勒得凹凸有致;

要是女人还能夸句性感,男人嘛……那个画面自行脑补!

耿旭有些生气了,“俞静瑶,差不多得了啊。”

俞静瑶就不说了,一脸蒙娜丽莎微笑朝韩义走去,“姐夫,你玩什么呢?”

韩义昨天卖了一批虚拟货币。

而价格从他开始进场之后,就出现大幅度跳水,已经从上个月20号9000美元,跌到现在6000美元,暴跌30%。

不过尽管如此,他依然选择大手笔出货,而不是等着价格回暖。

四天时间,3685万。

刚刚他就在看国际账户钱款到没到账呢?

非常巧,俞静瑶头刚伸过来,短信息来了。

“哇——”

看到短信里一长串的0,俞静瑶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一张小嘴更是张成了O型。

韩义关闭手机屏幕,装进了裤兜。

俞静瑶满眼小星星的拽韩义胳膊,“姐夫——”

“干嘛?”

俞静瑶笑得就跟个哈巴狗样,眼睛眉毛鼻子全皱一块了,娇嗔道:“姐夫~~你过年还没给人家压岁钱呢~~”

何潇潇端着杯枸杞红枣茶进来了。

听到俞静瑶的话,pia的一巴掌拍在她挺翘的屁股上,“250够不够?不够再给你加250!”

俞静瑶捂着屁股,可怜兮兮道:“姐,疼~”

“少装模作样的。那么厚的羽绒服,当我看不见啊!”说着把茶杯递给依在床头的韩义。

韩义连杯子带手一块抓住,“给我看看,手有没有拍红了。”

“嘶嘶——”俞静瑶抖了抖身上鸡皮疙瘩,“咦,好肉麻噢~”

何潇潇却一点也不觉得肉麻,喜笑颜开摊开掌心。

不常说情话的人,偶尔说一句,那也是致命毒药,能撩动内心最柔软的那片天地。

反正何潇潇被撩的脸都红了,左手在他掌心不停的画圈圈,一个6,一个9。

“咳咳咳——”

韩义有些心猿意马,眼看俞静瑶还在旁边眼巴巴等着呢,咳嗽了两下说:“来,给你个红包去玩吧!”

说着把昨天母亲给他的红包拿出来塞到她手里。

“哇,谢谢姐夫!”俞静瑶拿着作揖,“如果有钱是一种罪,祝姐夫罪无可赦!”

“哈哈哈……”

……

中午吃过饭,何向青一家要回中海了。

何潇潇一家加何伟一家全部过来相送。

何向青临上车前瞄了眼其貌不扬的侄女女婿,然后又看看侄女隆起的小腹,摇着头坐进了车里,心里有些可惜。

女人不同于男人,有两次投胎机会。

可惜,这位从小就不会“掐尖”的侄女,第二次“投胎”到底还是失败了。

以后她何家……大概也就大哥家的儿子还能指望一下吧!

不过这个心也轮不着她来操了。

“琳琳,快点走啊!”

走在最后面,正在整理卫衣兜帽里的耿凯琳,应声道:“来了!”

说着朝何潇潇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有机会去英国记得call我。”

何潇潇撇撇嘴,“阿三的咖喱味难闻死了,这辈子我都不要去。”

全英国都遍布着印度餐馆,印度菜已经完全融入了英国菜,就连三明治都有印度鸡肉口味,所以何潇潇才有此一说。

不过在耿凯琳看来,何潇潇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肯承认她羡慕嫉妒恨自己。

“舅舅舅妈,我走啦!”

何伟在心里催促着:快走吧快走吧,没人留你!

经过何向荣那辆珍珠白途观时,耿凯琳嫌弃道:“二舅,你这车破破烂烂的,能换部新车了。”

上个礼拜下雪,车上到处溅的斑斑点点,看着是有些脏,破倒不至于。

俞静瑶也在,她向来跟耿凯琳不对付,见她鼻孔朝天的样儿,心里来气,说:“你懂什么。这是我姑父去买菜的车,我姐开的是兰博基尼!”

“嗤嗤——”

耿凯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兰博基尼……你怕不是说的众泰吧。”

“我姐……”

眼看俞静瑶还要说,何伟赶紧拽住她,朝耿凯琳说:“别听她瞎说,没有的事。你赶快上车吧!”

耿凯琳能到英国留学,脑子也不笨,见何伟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扭头四处看了看,然后朝俞静瑶问道:“你说的兰博基尼在哪呢,给我看看。”

耿凯琳聪明,俞静瑶也不傻。

她只是看不惯耿凯琳趾高气昂的样子,现在何伟一拽她,她立马反应过来。

把她姐开兰博基尼的事告诉耿凯琳,不就是间接把姐夫身份暴露了嘛,回头说不定还多个人出来跟她“争宠”呢!

“骗你的!”

耿凯琳在她脸上观察了下,没看出什么东西,转身上车了。

“拜——”俞静瑶挥着手,一脸胜利的笑容。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