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般无伤大雅的小事,韩义已经很少跟人去计较了。

但这种一点素质没有,还极度嚣张的人,韩义是不会掼着他的,脱下西服照样干。

这无关身份。

路见不平众人踩!而且毕竟他今年也才25岁,不是修炼了几十年的商界老狐狸,血管里流的血还热乎着呢!

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还是照样干、、他娘的!

……

片警都知道天义董事长住在清河嘉苑,接到报警后迅速赶了过来。

后面的事情自不用多说。

在现场询问过后,一帮人全是无业游民,然后被带往派出所接受进一步调查,韩义则连面都没露一下。

中午吃饭前韩义赶到了润州。

何潇潇马上怀胎三月了,这时候可不能让她来回奔波,万一孩子掉了,悔之晚矣。

进门后看到,何潇潇正抱着个暖宝宝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同时鼻腔里传来浓郁的火锅底料味。

“你来啦——”

“嗯!”

翁婿俩对了句毫无营养的话,那边何潇潇已经跻拉着拖鞋奔了过来。

一脸迷之笑容的拉着韩义进了闺房。

房间里,铺展开的天鹅绒被上放着很多小宝宝穿的衣服,看起来十分可爱。

“你看,这都是我买的,好看吗?”何潇潇拿起一个小小的、薄薄的贴身小亵衣问到。

“好看!”

“那这件呢?”何潇潇又拿起一件小棉裤问。

“你选的都好看。”韩义乐呵呵到。

何潇潇放下衣服,搂着韩义脖子,一脸母性光辉道:“我决定了,生宝宝。”

韩义咧着嘴,笑得特别开心。

何潇潇就不高兴了,噘嘴道:“我胖了。昨天称体重,已经115斤了。”

韩义就安慰道:“等生过宝宝,我帮你找塑形师矫正体型,保证让你恢复如初!”

“真得啊?”

何潇潇说了句,很快又开心了起来,放开手走到床头柜,拿出一张孕检单,背在身后道:“我妈昨天陪我去检查胎心,你猜发现了什么?”

“呃——”

韩义沉吟了一下。

四个月以上才可以看出是男是女,何潇潇才不到三个月;

另外她说检查的是胎心,而且脸上的笑容那么诡异,该不会是……

“不会是一箭双雕吧?”韩义不可思议到。

何潇潇两只手使劲捶他胸口,“啊……你怎么这么聪明、你怎么这么聪明……”

韩义抢过她手中的单子,朝最底下的超声提示看去:宫内双活胎(相当于12+112+2周大小)。

“呵呵……”韩义看着单子呵呵傻笑。

“开心吗?”何潇潇问。

韩义点点头,“开心!”

“你喜欢儿子还是喜欢女儿?”

“都喜欢。”

觉得有些不够真诚,韩义扶着何潇潇腰肢说:“要是儿子就像我这么聪明;女儿像你一样漂亮。”

何潇潇把头靠在韩义的身上,耳朵紧紧贴在胸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呢喃道:“你说会不会一觉睡醒后,现在的所有一切都变成镜花水月呢?”

韩义这正开心呢,一听这话立马训斥道:“尽乌鸦嘴!

还镜花水月呢,要不要我掐你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

哎呀——”

韩义话没说万,就被何潇潇狠狠掐了一下腰间软肉。

“哄我一句会死啊?”白了他一眼,何潇潇昂着头,傲娇的出去吃饭了。

……

吃过饭跟何爸爸下棋。

虽然很少下象棋,但韩义现在逻辑思维能力很强大,这一点不是何爸爸这种业余棋手能比的。

下五盘,韩义“一胜三负一平”,何爸爸笑得非常得意。

外面天气阴冷,下午就在家里看看电视,陪何潇潇腻歪。

吃过晚饭韩义本打算回金陵的,外面竟然飘起鱼鳞片一样的雪花。

何潇潇就以风大雪大,不放心他安全为由,把他留了下来。

到了晚上睡觉又成了问题。

虽然现在宝宝都有了,但两人毕竟还没扯证,就这么睡一块是不是不大好啊?

最后何妈妈就掩耳盗铃,把客房的被子铺好后拉着何爸爸进了房间。

至于韩义是睡客房,还是跟何潇潇睡一个房间,那就由得他们自己决定了。

第一次留宿的韩义,也是有些尴尬。

他不知道晚上会不会擦枪走火,?

何潇潇的床质量好不好?

房子隔不隔音?

经过慎重考虑,韩义还是住到了客房。

何潇潇气得差点没拿把刀把他捅了。

肚子都被他搞大了,现在却在这里假正经。

然后“嘭”的一声把门关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房门又悄悄拧开,一个身影蹑手蹑脚去了客房。

……

……

……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起,天地间被覆盖上皑皑白雪,一眼看去,白茫茫一片。

吃了早饭已经过九点了,在腻歪了大半个小时后,韩义回了金陵。

把何潇潇怀了双胞胎的消息告诉父母后,又是一头扎进研究室。

第二天;

第三天;

经过多番重组测试后,一台“次元挖矿机”终于新鲜出炉。

次元挖矿机每台算力只有不到50P,但它嵌入了苏瑞尔两人以穷举法开发出的、以“代克思托演算法”为基础的次元级方程式算法。

这种次元算法,以铰链的方式把计算机节点中形成的两个或者多个平行宇宙串并在一起;

然后再用类似虚拟货币中“哈希碰撞”算法、进行无限次推演;

但是同样的“猜编号”,别人碰撞一次就只是单纯的一次;

而次元算法不同,它可以打破节点里的次元壁,一次推演“挖掘”100个、1000个、10000个平行宇宙地下埋藏的比特币。

至于串并多少平行宇宙,完全由韩义掌控。

50P算力,在现在全网挖矿大军中只能算是沧海一粟。

而且除了BTC,另外ETHXRPBCHLTCDASH等虚拟货币,市场同样非常庞大。

只要小心一点,别泄露出去,以后几乎不会再碰到资金问题。

而现在到了实际验证的时候。

选择ETH“以太坊”作为对象。

在专业测算网上看着数据,等了足有半个小时,在一个相对平稳的切点把次元挖矿机连接了上去。

所幸,一切顺利,整个大数据链上没有任何波动。

随后开始调整数据,小心翼翼的串并了500个平行宇宙,点击开始!

次元挖矿机非常安静,如果不是看到机箱盖后面的绿灯闪烁,根本看不出机器正在运行。

此时显示器上白绿两种数字符号在交替刷屏。

切换到桌面,然后坐等收获。

5分钟后,第一个以太币到账;按照现在的市场价,大概1000美元左右;

9分钟后,第二个;

60分钟,13个;

韩义算了算,按照这个速度,一天就是312个,折合人民币就是187万。

一天187万,一年也才6亿8000万,这个赚钱速度太慢了。

毕竟不像BTC有2100万上限,以太币是没有上限的,也就是说理论上永远也挖不完;

就像钞票一样,无限印刷的风险有多高自然不用多说了。

不过这个问题交给设计团队去考虑,他只是进来捞金的。

重新调整数据,以六倍的数值进行运算。

这下果然不一样了,一个小时达到80个,24小时就是1920个,价值192万美元。

按照全网每天产生30000个以太币的量来计算,大概也就只占到6%左右。

什么也别说了,开挖吧!

……

由于大雪封路,韩义用来重组次元挖矿机的矿机都还在路上,只能一台次元机先挖着了。

从市区赶往西岭镇的工地。

路上开的很慢,30公里足足开了一小时,等到地方后,工程勘察队的正窝在牛皮帐篷里吃饭呢!

见到天义老板大雪天亲自来工地视察,一帮年轻人都挺感动。

“韩总好——”

“你们好!”

“韩老板,这里脏——”

“没事没事!”

其中一个大块头憨憨问:“您有没吃饭呢?”

韩义笑道:“没呢!”

“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一块吃点?”

“行啊!”

大块头一听,连忙拿了一盒米饭给韩义;

韩义笑着接过来,就着电磁炉上热的杂烩汤一起吃。

边吃边聊。

主要还是韩义问。比如今年多大,老家在哪里,有没有结婚等等,很快有说有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叫郑天利的眼睛男,八卦道:“韩总,您结婚了吗?”

“没呢!你结婚啦?”

郑天利推推鼻梁上的镜架,郁闷说:“我到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

那些漂亮的个个都高冷无比,每次都是热脸贴冷屁股。”

韩义笑了笑,说:“其实哪有什么真正高冷的人,只不过人家暖的不是你。”

“……”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