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晚饭,尽兴而归。

本来韩义是打算安排他们住酒店的,结果都找好地方了。

他姐夫一家子以及韩梅住家里,韩智跟张胜回厂里住;

至于王家的亲戚,王良河把他们分别安排到大杨村跟明月湾。

等人全部走了,韩山把韩义叫到了房间里。

扔了一颗烟给他,自己点上了旱烟袋,说:“你是怎么打算的?跟我说一下,也好让我安安心。”

就在这时,他母亲张彩珍搀着外孙女进来了,一看爷儿俩抽烟,赶紧交给后面的韩巧,

“你带上楼去。”

可能是最近这两年姐弟两很少交流的原因,感情上有些生疏,韩巧有些怕韩义这个大老板弟弟。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就没说上两句话。

此时“哎”了一声,又朝床沿上的韩义笑了笑,拉着“饭饭”准备走。

韩义笑了笑说:“进来呗!”

张彩珍不满道:“进来吸你们二手烟啊?”

韩山嘬了口过滤嘴说:“就你一天到晚嘘。小义小时候没少吸二手烟,还不是考了大学。”

韩巧就进来说:“没事的阿妈。”

韩义就把烟掐了,韩山也只好跟着熄掉,走到房门口把门掩好。

韩义朝饭饭伸出手笑道:“来,给舅舅抱抱。”

已经假五岁的饭饭,长得粉雕玉琢,圆圆的小脸,大大的眼睛,一蹦一跳的走了过来,然后顺着韩义腿爬了上来。

“给舅舅亲一下。”

不等饭饭同意,韩义已经在她粉嫩的小脸蛋上“吧唧”了一口。

饭饭不满的擦擦脸,哼道:“舅舅,你胡子扎人。”

“哈哈哈……”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韩义乐不可支。

韩义拍拍床沿,朝靠在衣橱上的韩巧说:“坐啊,站那边干嘛。”

韩巧有些拘谨,但还是过来坐下了。

可能是以前常年在外打工的原因,今年才26岁的韩巧,看着比很多30出头的女人还显老。

脸上皮肤都翘皮了,黑色素沉淀严重;

双手也非常粗糙,摊开来,掌心厚厚的老茧,虎口位置还有断筋口。

这么多年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这么亲热拉过手的韩巧,被韩义这个弟弟拉着手翻来覆去的看,脸竟然红了。

坐在床头的张彩珍,看到这一幕,偷偷抹了把眼泪。

虽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但毕竟也是身上掉下来的肉。

一大家子在金陵享福,就留了个大闺女在老家吃苦,她心里一直有些于心不忍,好几次都想跟韩义张口说说。

可她又不敢说,怕儿子认为是范增群在背后挑唆的。

现在见到姐弟俩亲亲热热坐那里,她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

韩义笑问:“我听妈说,你怀孕啦?”

“嗯!再要一个给饭饭做伴。”韩巧腼腆的笑到。

“蛮好的。

教育这块让范增群多重视一点,不能忽视了。

至于饭饭择校问题,回头我帮你们看看去,重点还是你们自己要多上心。”

“嗯,我知道。”韩巧脆声应到。

可能是看出韩巧有些不自在,韩义便没有多说什么。

反正以后日子长呢,多接触接触,等熟悉后便好了。

见他们两姐弟说完了,韩山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韩巧也不是外人,小义你说说看,打算怎么安排的?”

韩义考虑了一下说:“刚好王甜甜走了,范增群回头到厂里锻炼锻炼,要是能力够的话,就让他当个副总经理。”

韩山抹了把老树皮似得脸,说:“就他那个高中没毕业的文化够用吗?

你可不要勉强啊。

不行就让他们还回老家去,反正够过日子的。”

张彩珍朝她大儿子看,韩巧也偷偷瞄他。

韩义说:“我把范增群叫过来就是看中他能吃苦耐劳。

至于文化是次要的,可以边学边做嘛。”

韩山又问:“那韩智跟大龙他们呢?”

韩义把饭饭交给韩巧,笑说:“他们先等两天,回头我会安排好的。”

韩山就提醒说:“你可不能光塞钱给他们,那样没得用;

张胜就是个现成的例子。

前两天又从你妈这里磨走2000块,说是交了女朋友。

狗屁呢!

一天到晚就在厂里磨洋打诨,什么女的眼瞎了看上他啊?”

张彩珍捣了韩山一下,朝韩义说:“你别听他嚼蛆;

小虎都说张胜比过去稳重多了,在厂里做事也一板一眼的呢。”

韩义哼哼了两声没说话。

又聊了会便起身离开了。

……

……

10号中午,轩武区前半山路上一栋精装修公寓里。

王甜甜正在收拾行李,王浩淼就在旁边哀求着。

“姐,你听我的,别走了好不好?

那个什么Reade我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东西;

你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跟过去很容易吃亏的,到时候想帮你也帮不上。

姐……”

王甜甜停了一下,转身看着他说:“出国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梦想……

你别说话,听姐把话说完。

我跟王小虎分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可能你们都觉得他好,但鞋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

另外你也别跟我说国外有多糟糕,我了解的比你多;

国外是没想象的那么美好,但也没你想的那么坏。

姐过了年就27岁了,不想把后半生的时间全部花在那个毫无情趣的男人身上;

我想找到自己的真爱,他可以不用太富裕,但一定要有情趣,要懂生活,而不仅仅是活着,你明白吗?”

王浩淼“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最终也没压抑住自己的情绪,“王甜甜你脑子是不是被人洗过了?

以前你总说我天真,到今天才发现,真正天真的人是你!

国外是好是坏不去讨论,但你说情趣、生活,不觉得可笑吗?

没钱有什么情趣?

没钱有什么生活?

恐怕连活着都是个问题!

还不用太富裕,你倒是找个富裕的给我看看?

王甜甜,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走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王甜甜转身合上行李箱盖子,说:“姐不想跟你去争辩这个问题。

我有我自己的梦想;

我有我自己的人生规划;

或许也会像你说的那样,将来我会后悔,

但请你尊重我的选择,起码让我走的了无牵挂,行吗?”

王浩淼急的都快哭了,拉住她手说:“姐啊,你就算不为我,不为王小虎,你也想想爸妈;

他们年纪都那么大了,你就这样走了,于心何忍啊?”

王甜甜没说话,在房间里看了看,确定没什么东西了,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放在柜台上。

转身,

义无反顾朝门口走去。

“姐——”

出门,

下楼,

楼宇前一辆大众甲壳虫正在等着。

驾驶位上坐着个帅气年轻人,额头上撑着副大大的墨镜。

看到王甜甜出来了,主动下车帮忙提箱子,还朝后面的王浩淼招呼道:“嗨~”

王浩淼怒骂道:“嗨你妈个-逼啊!”说着就要动手。

王甜甜黑着脸喊道:“够了!

王浩淼,你连走都不让我走得安心一点吗?都这个时候了,还要闹?”

不等王浩淼再反驳,王甜甜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王浩淼扒着车门不让走,但车子还是缓缓朝前开去。

然后边追边拿出了电话。

……

大杨村里,王小虎正陪家里亲戚吃饭呢;

接到王浩淼电话,当场脸色巨变,呼”的一下站了起来,

“什……什么,她要出国?

好……我知道了。”说完慌慌张张朝门外跑去。

王良河追了出来,“小虎,你回来……

你不要走……”

王小虎不听,还是发动车子离开了。

隔壁张彩珍听到动静过来了,等问清情况后赶紧又回家告诉了韩义。

韩义于是又开车追。

王小虎开的很快,就跟不要命一样,快到高速路口才追上他。

拦下时,王小虎已经泪流满面。

“哥……

你……你就让我过去看一眼,

看一眼就好!”

韩义本来有千言万语,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转身上车道:“我送你去。”

韩义原本想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让时间来冲淡一切。

现在既然他知道了,那就让他彻底的死心吧!

金陵国际机场,宝蓝色的奥迪A6L,从内部通道一直开到距离国际航班停机坪不足500米的地方。

而斜对面的候机大厅则更是一览无余。

下午1:20分,

背着肩包,穿着黑色长款呢子外套的王甜甜,

和一个穿着皮羊绒外套、戴着墨镜的男子一块出现在候机大厅里。

王小虎双目赤红,两只拳头紧紧握起,有数次想冲出去,都被韩义给拉住了。

1:20分,升降机通道缓缓开了过来;

1:30分,国泰航空,空客330开始对接升降通道;

1:40分,候机大厅里开始排队检票;

当检到王甜甜的时候,王小虎还是冲了出去。

地服人员上前阻止他靠近。

王小虎流着泪,声嘶力竭的呐喊着。

王甜甜没看到,检过票后走入了封闭式升降通道里。

1:55分,王小虎看到了坐在舷窗位置的王甜甜;

与此同时,王甜甜也看到了地面上的王小虎。

但也仅仅是一眼,随即便拉下了舷窗上的遮阳帘。

2:10分,升降机撤离,舱门关闭;

飞机传来巨大的轰鸣声,转向朝跑道滑行。

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随后机头猛的一抬,向着灰白色的天空穿插而去。

地面上,王小虎痴痴的看着,泪水已被寒冷的风吹干。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