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六,小寒。

这两天韩义去了趟中海,光义传感器二期工程经过三次试制后,终于成功走下产线,标志着天义科技完全掌握了IC核心制备工艺。

其消息一经发布,立刻引起国内外诸多重量级媒体关注。

如果说之前光传感器受限于技术、设备、良品率等问题,一直没有对国外大集成IC巨头企业形成威胁的话;

这次二期工程的试制成功就不得不让人悚然动容了。

中国在光刻机,高端机床,操作系统,数据库,材料学、半导体,偏科的基础学科如天文学、环境科学等等,一直处于全球二,三梯队。

你就像天义传感器一期工程中所使用的制备产线,材料,数控程序,高端服务器,高端机器人,大多来自于国外。

现在天义脱离美国邦纳,独立完成制备产线研发,里面所折射出来的问题就非常严重了。

中国是个集权社会,这一点虽然一直被国外所诟病,但它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可以集中全国人力物力,进行大规模的工程建设;遇有自然灾害,可以调动全国人力和物力救灾、减灾等。

就拿OLED面板来举例。

中国政府察觉到OLED的巨大前景,立刻大笔一挥,投入数以千亿计的资金,大力发展OLED面板;

在10年以前国内还处于技术空白的情况下,仅仅过了7年,如今国内的维信诺,京东方,深天马,虹视等企业,已经与国外的巨头企业分庭抗礼了,其强大的执行力可见一斑。

如今天义掌握了IC制备工艺技术,也就相当于中国掌握了核心技术;以中国那么可怕的执行力,一旦大规模杀入半导体企业,其后果不堪设想。

……

不谈外国企业再次掀起*****,回到金陵的韩义,确实见到了来自中-央的相关部门领导。

陪同的有中科院院士,金陵大学光子物流研究所主任郑培生教授;

华清大学微电子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大塘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宝军;以及其他十几位半导体企业负责人。

其中就包括中国最大的芯片供应商,华为子公司海思半导体负责人。

在光义新总部大楼接待室里,领导对天义做出的成就予以了肯定及表彰;同时对韩义个人的成绩不吝褒奖。

现场气氛非常和谐。

华清大学微电子研究所所长杨宝军在跟韩义进行了一番探讨后,随后诚挚邀请他去华清大学进行讲座。

同时表示华清学子非常期待他的到来。

韩义客气的婉拒,表示自己沉醉于研究无法自拔。

中午韩义作陪,在天义吃了工作餐,下午中-央领导等一行人先行离开,留下了诸多国资背景的半导体企业负责人。

接下来便到了重头戏——关于制备工艺的授让。

这个问题当初在设计制版龙头的时候,韩义便考虑清楚了。

龙头制备工艺怎么说呢,你要说它不值钱,它非常值钱,就凭天义破解并重固加壳的核心算法,10亿不换;

可问题是,芯片工艺制备还涉及到晶圆处理,基本材料,光刻蚀,掺杂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工序。

而这些东西国内高端用IC,基本依赖于进口。

现在韩义帮他们把高速路铺好了,汽车还得他们自己去造。

而他的想法就是,天义收个过路费就得了,能不能造出汽车是他们的事情。

至于收多少“过路费”,这个问题交给双方谈判专家去协商。

……

今天已经是小寒了,刺骨的寒风从脖颈、衣袖的缝隙里不停的往身体里钻,从大楼里出来的韩义,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走下台阶,顺着钢丝网围墙下的林荫小道朝厂区那边走去,前面有一位保洁阿姨弯腰捡拾不知从何飞来的纸屑。

让他没想到的是,保洁阿姨竟然认识他,在经过她身旁的时候,恭敬道:“董事长好。”

韩义笑着:“嗯,辛苦你了。”

胖胖的保洁阿姨,拘谨道:“应该的。”

韩义笑着点点头,便打算离开。

“董事长——”

韩义扭头问:“怎么啦?”

“那个……我儿子也在天义上班。”本来有些紧张的保洁阿姨,在说到她儿子的时候,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

韩义便一翘大拇指道:“他很棒。”

保洁阿姨便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想来今天心情会一直很好。

韩义面带微笑的离开,走出没多远就拿出了手机。

大杨村,王小虎父母家。

张胜偷瞧了眼房间里的身影,对着电话小声说:“两天就喝了碗稀饭,还是他姆妈逼着他吃的。”

王幺妹过来了,问:“谁啊?”

张胜对着嘴唇“嘘”了一下,又说了几句后,等挂断电话才说:“小义打过来的。”

王幺妹就眼巴巴的问:“那小义哥什么时候过来啊?”

张胜说:“估计晚上吧。”

王幺妹扭头朝房间看了眼,红着眼说:“我阿哥对她多好啊,她怎么舍得这么伤害我阿哥呢!是不是她们城里女人都这么坏啊?”

张胜示意她小声点,走过去把房门关好才说:“以后不要在你哥面前提王甜甜这个名字,会刺激到他,懂吗?”

王幺妹伸手抹了把眼眶,放低声音说:“反正她就是坏。”

张胜撇撇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早干什么去了。

行了,大人的事情你小孩子少管。”

说着两人便一块下楼了。

隔壁韩义父母家,王良河正跟韩山喝酒呢。

见王良河一直唉声叹气的,韩山便宽慰道:“让他缓两天,等过了这个劲就好了。”

王良河伸出粗糙的大手挠挠鬓角的灰发,叹息说:“他们结婚的事情都通知过老家那边了,就等着喝喜酒呢,你现在让我怎么回人家?”

韩山理解的拍拍他肩膀。

在他们那里,给过见面礼就是一家人了,剩下无非就是挑个日子把事情办了;现在突然说不结婚了,性质等同于“离婚”。

“来,喝酒。”韩山端起酒杯到。

就在这时,一辆昂科威、一辆奔驰320,从大门外驶过,停在了王良河家门口。

“嘭嘭嘭——”随着开关门声,车里下来了三男一女。

端着酒杯的王良河,站起来伸头望了望,放下酒杯说:“是小虎朋友来看他了,我得回去招待一下。”

“去噢~”

……

晚上,韩义跟何潇潇一块来的,还有翁倩。

翁倩是何潇潇强行拉过来的,想着有个陌生人在,王小虎多少会振作一下精神。

他们到的时候,王小虎那几个朋友刚走,王幺妹正在收拾茶具呢!

何潇潇朝楼上指指,王幺妹摇摇头,他们几个人就一块上了楼。

房间里,王小虎背对着房门坐在窗口边,掌心的手机里,是王甜甜跟他的合影,笑的那么灿烂,天真无邪。

看着看着,王小虎眼眶又红了。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王小虎收起手机,使劲凝视着窗外点点亮光,然后转身看着进来的韩义,声音沙哑道:“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韩义看到了他泛红的眼眶,没有揭破,笑说:“上午回来的。”

何潇潇就帮忙介绍了一下翁倩。

翁倩也是在来的路上听说王小虎事情,此时看着王小虎故作轻松的样子,第一个念头居然不是同情,而是……长得挺俊俏的!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