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脚扭下来了,这两天王小虎没上班;同时怕父母看出什么,他也没住在家里,而是坚持住到了刚买没多久的“明月湾”小区。

明月湾挨着宁江区政府,东面是万达广场,前面是宁江实验小学,地理位置非常优越。

当然了,价格也很漂亮。110㎡的房子,单价28600,加上装修什么的,总共下来花了近350万。

家里很漂亮,类似于酒店的装饰风格,很时尚,也很大气。

王小虎当然不懂,都是王甜甜一手操办的,他只管掏钱就好了。

此时王小虎倾倒在客厅简约风沙发上,猩红的双眼盯着拱顶浮凸边角线,胡子拉渣,脸色憔悴的吓人;

而沙发前面的木制方桌及地毯上,散落了一地啤酒瓶;不锈钢烟灰缸里更是塞满了烟蒂。

“咕咕—咕咕——”墙上的猫头鹰挂钟发出12点整的提示音。

也就在这个时候,防盗门上传来“叮”的一声指纹解锁声,随后空着手的王甜甜走了进来。

把门关上后,在玄关那里换了拖鞋,顺着大理石旋转台阶走进了屋里。

看到家里狼藉一片的样子,王甜甜眉头蹙了蹙,最后朝瘫坐在沙发上的王小虎说:“我们谈谈吧!”

王小虎双手撑着沙发坐了起来,拿出一根烟点燃,声音沙哑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呢!”

王甜甜咬咬牙,最后说:“我们分手吧!”

王小虎嘴巴动了动,夹着香烟的手也停顿在半空中。

过了几秒钟才放到嘴边狠狠抽了一口,朝身边的沙发拍了拍说:“你坐下。”

王甜甜依言坐下。

王小虎缓缓说:“这几天我一直在反思我自己的问题,我在想到底我哪里做的不好,导致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真得,我发现了很多问题。

比如我从来都没给你买过花,忘记你的生日,很少陪你去看电影,跟你一起吃烛光晚餐等等,很多很多。

我错了,我总以为时间还很多,以后有的是浪漫的机会,而忽略了你的感受。

另外就像你说的,我很笨,不会说话,总是惹你生气,还把你气到哭……”

王甜甜两手抓着沙发边沿,转头朝阳台看去,“你不要说了。

有些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

真正的原因其实是我们两个人根本性格不合。

但我原来以为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性格会慢慢磨合好。

可有句话不是说了嘛,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管是你,还是我,其实我们俩都不可能真的改变自己来适应对方。

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想法。这不是靠某一方的妥协迁就能改变的事实。”

王小虎红着眼睛看她,“怎么就不能改变呢?我一直都在改变,只是你没看到而已。

我报了商学院的公共管理课,我的英文已经过了A级,我还加了个金陵的口才锻炼沙龙,这些你都看到了吗?”

王小虎去抓她手,王甜甜任由他抓着。

“我以前没谈过恋爱,你是我第一个女朋友,我也一直把你当我老婆;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就原谅我一次好不好?再给我一次机会。

以后我一定改,我改的好好得,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我会记得你每一个生日,我会在情人节那天给你送上玫瑰,我会……”

王甜甜转回头,黯然的看着他:“小虎,咱们俩真得不合适。以后你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相信我——”

王小虎紧紧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胸口贴去,泪流满面道:“你问问它!

我爱你啊,甜甜——”

王甜甜伸手捂住嘴巴,使劲的摇着头。

……

……

“我走了。”许久之后,王甜甜红着眼睛站起来道。

王小虎忍着脚伤站下地,拖住她的手不让走,“甜甜——”

“你别这样。”

王甜甜掰开他的手,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放在沙发上,“回头我把房子过户给你”,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不要…我什么也不要……甜甜……甜甜……”

王小虎一瘸一拐的追了出去,同时撕心裂肺的喊着。

到了楼下,王甜甜已经上了出租车。

王小虎忘记带车钥匙,又乘电梯上楼拿,等下来后出租车早已杳无踪影,他就开着车满大街的找。

找不到又打电话,电话关机。

王小虎就打电话给王浩淼,那边关机,他就打电话给光义行政主管钱兴平。

钱兴平到车间找到王浩淼,王浩淼也不清楚。

然后又打给王甜甜爸妈,打给她的同学、朋友,毫无音讯。

王小虎就在车里使劲的捶着方向盘,声声泪下的痛哭着。

……

韩义离开实验室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何潇潇在实验楼下等他,后座上还坐着俞静瑶。

韩义上车后笑说:“你这天天住校外,学生会不找你麻烦啊?”

扎着个丸子头的俞静瑶得意道:“谁敢找我麻烦,也不看看我姐夫是谁?”

何潇潇起步后说:“别一天到晚没个正行,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儿。从今天开始,以后没特殊原因,不许过来住,听到没有?”

俞静瑶朝偷笑的韩义扮了个鬼脸,娇哼道:“知道了,姐~~”

路上到超市买了菜回翡翠园。

刚进家门,韩义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是王小虎打过来的。

他楞了一下接起来,听了两句后本来盈盈的笑脸迅速冷了下去,皱眉问道:“你现在在哪呢?

好,你等我,我马上就来……”

跟何潇潇交代了几句,开着她的兰博基尼风驰电挚朝轩武区赶去。

在明月湾前面的招商街大排档里找到了王小虎。

一个人已经喝了七八瓶啤酒,还在咕咚咕咚往下灌呢!

旁边几桌的客人不停朝他张望,然后捂着嘴窃窃的笑。

韩义走上去夺过了啤酒,“行了,别喝了,回家吧!”

王小虎拉着他的手醉醺醺说:“哥……你再让我喝点。”

“不行。回去我陪你慢慢喝。”

韩义用现金结了账,然后搀着一瘸一拐的王小虎朝街边的兰博基尼走去。

那些跟随的窃笑目光,在看到车标后立刻不笑了。

20分钟后,回到了明月湾的家里。

看着乱糟糟的客厅房间,韩义叹息了一声,然后给他脱衣服脱鞋。

王小虎就拉着他的手哀求道:“哥……你帮我找找甜甜好不好。她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

韩义说“好”,但却没打电话,而是去了卫生间给他拿毛巾敷脸。

女人一旦变心了,比男人还坚决一万倍,就算明知道前面是个坑,也会跳下去试试深浅,要不然她们绝不会甘心。

“呕……”王小虎吐的稀里哗啦,眼泪都出来了。

韩义拍拍他后背,然后帮他把嘴角的秽物擦掉。

“哥,我想喝酒。”王小虎红着眼睛看他。

韩义说:“今天不喝了,明天起来哥陪你喝。抽烟吧!”

说着拿出香烟帮他点上。

王小虎大口大口抽着,就好像谁要跟他抢似得。

“咳……咳咳……”

韩义伸手帮他把香烟拿掉,说:“睡觉吧,睡着了就会好受一点。”

王小虎双手捂着脸,呜呜哭着。

韩义看得鼻子酸酸的。王小虎从小到大没谈过恋爱,王甜甜就是他的初恋,这回是真的伤着了。

伸手搂着他肩膀说:“大丈夫何患无妻!”

王小虎还是闷哭着。

很久之后,从身体里往外发出一道声音,“哥,我疼啊!”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