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魂七魄都快吓飞的何妈妈,等医生离开后把何潇潇好一顿数落,连韩义这个未来女婿都没放过。

“我说什么来着?让你当心当心,偏就不听,这个时候还一天天尽往外面跑,你是不是想吓死妈妈才甘心啊?

还有小义你也是!不是阿姨说你,工作忙归忙,但两口子过日子,还是要互相体贴关怀。

潇潇怀孕马上都快2个月了,你说你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她固然有责任,你难道就没有责任吗?

我跟她爸就这么一个闺女,不求你们大富大贵,但求你们和和睦睦,平平安安,难道这还过分吗?”

何潇潇用被子捂着头,一声不吭。

韩义则是低头认错,任由丈母娘数落。

王翰两口子看得憋笑不已。

基本上在家里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面对丈母娘的神威,总是本能的发怵。无关身份。

好在那位季院长及时把韩义从水深火热中救了出去。

“韩总,麻烦你跟我来一下。”60来岁的季院长推开门喊到。

何妈妈以为有什么事呢,惊问道:“怎么啦?”

季院长和蔼的笑道:“没事没事,就是交代他一点事情。”

何妈妈本身也是做医生的,大概猜到是什么了,便没说什么。

院长办公室。

季海清院长亲自帮韩义泡了杯茶,笑眯眯的端到他面前,“早有耳闻金陵出了位了不起的年轻俊杰,今天可算是见到了。”

韩义起身笑道:“季院长过誉了。还没谢谢您的援手之情呢!”

“都是分内之事,用不着客气。”

寒暄了两句,季海清院长在韩义旁边坐了下来,说:“这一次万幸,胎儿没有受到什么大的影响;

但今后一定要注意避免剧烈运动,后果是很难预料的。”

韩义虚心接受,点头表示知道了。

季院长顿了一下说:“另外有几个注意事项我要提醒你;

在怀孕前三个月以及后两个月,千万不能同-房,尤其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过后,胎膜已经受到了一定程度损伤;

至于三个月后,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看……

……

如果实在忍不住了,千万要记得戴避孕-套。

津-液含有大量前列-腺素,如果直接排到身体里,会软化宫-颈,诱发宫-缩,导致早产流产……

……”

季院长讲了很多孕期知识,都是关于夫妻-生活的,而且言辞犀利,听得韩义面红耳赤。

顿了一下,这位季院长继续说:“我知道你们小年轻思想前卫,有些话说了不一定会听,但作为医生,我还是得讲。

不是什么事情都是非好极坏,孕期性-生活无害,并没有说鼓励性-生活,只是说对健康孕妇并不限制性-生活;

如果你们想要这个宝宝,且不想承担见红的风险,哪怕概率只有1%也要谨慎。何况这个概率远大于1%。”

韩义忙不迭点头,“我知道了。”

“那行,有什么问题韩总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季院长站起来到。

“真得太谢谢您了。”

再次道谢之后,韩义抹了抹头上的冷汗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

观察室里,何潇潇的耳朵还在接受洗礼。

何妈妈是医生,正因为如此她才知道这次有多危险。

都耳提面命了那么多次,结果还是差点出了意外,你说她能不生气吗?

何潇潇受不了了,掀开被子哀嚎道:“妈——我错了,我向您保证,以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绣花,您就放我一马好不好?”

正在看手机的王翰,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而麦穗干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何妈妈瞪了何潇潇一眼,也知道今天不适合再说教了。

恰巧这个时候韩义进来了。

王翰站起来道:“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韩义上前道:“行。谢谢了。”

王翰拍拍他肩膀,“客气什么。”

韩义把两口子送到门口。

恰好四五个男人在各个房门口分别张望着、朝这边的单人观察室走过来,其中一个一眼就看到韩义了,定定的看了几秒后,伸手喊道:“他在那里。”

随后几个男人气势汹汹的朝着这边奔跑了过来。

王翰一看情况不对,赶紧把他老婆又推进了观察室,顺手关好门,然后跟韩义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堵在门口。

“你们想干嘛?”王翰厉喝到。

尽管王翰气势十足,但对方仗着人多,根本就不怕,对着王翰肚子一脚踹了过来。

别看王翰体形肥硕,但却是个灵活的胖子,何况还是军队里出来的?一把搂住对方的脚脖子,横着扫了出去。

“滚你妈的—”

另外几个避开后一拥而上。

此时此刻哪还在乎什么身份?自然是甩开了膀子开干。

“哎呀——”

“卧槽——”

“艹尼玛的~”

“……”

有王翰这个彪悍的胖子在,尽管二打五,还是他们占了上风。

很快撂倒三个,他们两人则挨了几拳,不过好在没什么大碍。

另外两个大汉一看形势不妙,竟然掏出了小攮子,比划道:“妈个比的,再动动试试。”

随着医闹事件不断增加,现在医院里大多都有保安队,甚至还设有联防联动机制;

就在他们掏出小攮子的时候,五六名保安到了,手持警棍厉喝道:“你们想干嘛,把刀放下。”

几个人一看讨不了便宜了,指着韩义威胁道:“你TM有本事今天就不要离开医院。”说完几个人匆匆跑掉了。

碍于他们身上有家伙,保安也没敢追的太近,一边打110,一边尾随着几个闹事的下了楼。

王胖子见没事了,拍拍外套上的脚印子,问:“没事吧?”

韩义揉揉肩膀说:“没事。”

眼看病区医生及病人家属都围了过来,他们转身进了观察室。

那边收到消息的季院长也赶了过来,在听说情况后,气愤道:“这些人简直无法无天,为了一点小事竟然跑到医院里打人。”

韩义没说什么,安慰了一番何潇潇她们,然后又跟王翰在那里嘀嘀咕咕了一阵,随后便等着。

……

晚9点40,赵洪武跟孟庆生带着十几名保镖紧急赶了过来。

韩义把王翰他们送出了门。

“对不住了麦姐,让王哥跟着受累了。”

“没事,他皮厚着呢!”麦穗不以为意到。

王翰哈哈大笑道:“那是。想当初在军队里,一段时间每天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要不然你嫂子才看不上我呢。”

韩义笑说:“是嘛,那回头可得好好跟我讲讲。”

说笑了两句,韩义喊过赵洪武交代了几句,目送他们离开后才又回了观察室。

另一边,德基广场大老板武铁骏,于21号晚6点50分,接到来自商场保安部打来的电话,说有客人在顶层餐饮部发生冲突;

其中被打一方是威斯特集团老板闫晓松亲妹妹、新东电子科技老板连世彰老婆闫蓉。

武铁骏一听,当即头就炸了。

作为“中国股市八大神秘操盘机构”之一的威斯特集团,其老板闫晓松,在金陵不说呼风唤雨,也是能量巨大。

虽然去年被有关部门约谈而“瘦身”,但其能量依然不可小觑。

至于连世彰他也听说过。这人就是个滚刀肉,利用政策漏洞,坑了不少人。

现在闫蓉在德基被打了,一个处理不好,说不定就会迁怒到他们德基身上。

而且他们也是德基的大客户,每年在商场消费上百万元,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都要给个交代。

在听说打人者已经“跑掉”后,武铁骏立刻交代下去,回头要是有人过去调录像,一定要配合。

至于报警就免了。

现在德基正在跟金陵几个大型高端商场争龙头的时候,这个时候要是爆出负面新闻,受影响的还是德基。

在挂断电话,武铁骏还是不放心,拿出手机给闫晓松去了个电话。

而被踹了一脚的闫蓉,等爬起来发现行凶者已经跑掉后,把赶过来的商场保安及经理骂的狗血淋头。

接下来自然打电话叫救兵。

有了武铁骏的默许,即便明知道打人者也是事出有因,保安部还是提供了全程影像资料。

随后又联系上出租车公司,在听说打人者去了妇幼保健院后,又立刻命人追了过去。

而闫蓉不清楚,她这回是捅了个天大的马蜂窝!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