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号到21号,用时18天,总行程接近3万公里。

身体上的疲累不去说它,心理压力却非常大,担心暴露身份后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

可有些事不去做又不行。

温水煮青蛙,一直利用电子产品来吸收能量,迟早有一天会暴露;与其那样,还不如冒一次奇险呢!

这一次的收获是巨大的。

目前总能量已经超过7000点,省着点用,两年内应该是足够了。

利用这段时间的缓冲,尽量寻找替代物品,实在不行,大不了再来一次。反正美国汽车多的是。

为了不留下蛛丝马迹,在苏瑞尔的掩护下,韩义潜形匿迹回到了苏省,之后假扮成他的艾瑞尔秘密出城与他汇合,之后再一块返回金陵。

回来后什么也没做,在实验室的临时休息室里倒头就睡。

到了下午一点钟,幽幽睁开眼。

上方是乳白色的穹顶,边缘的石膏线上挂着干涸的蜘蛛网;

转动眼球,脚趾方向有一台4K高清液晶电视,电视旁边放着个透明玻璃杯,里面有月初时喝剩下的半盏茶叶,上面咕嘟着两个气泡。

恍惚间,韩义终于回过神来、自己身在何方了。

下意识用手摸了下左手腕,绵软的触觉让他松了口气。

回来了,制造商应用还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苏瑞尔苏瑞尔——”韩义扯开嗓子喊。

清水漆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穿着无尘服的苏瑞尔、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韩义坐起身子笑眯眯道:“你过来。”

苏瑞尔走到床边。

韩义拍拍床沿道:“坐下。”

苏瑞尔非常听话的坐下,腰臀呈九十度。

“现在美国那边怎么样了?”

苏瑞尔一板一眼说:“根据大数据分析,昨天以报废车失窃案为主题的新闻,一共有1859篇,较昨天减少54%;

帖子一共有64560条,较昨天减少75%。”

韩义点点头,然后对着苏瑞尔仔细看了看。

如果光看脸的话,那种不胜娇羞的样子,真的很容易让人起犯罪念头;

脸型小巧可爱,皮肤白皙紧致,一头金黄色的云瀑束在脑后又凭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让人恨不得搂进怀里好好呵护一番。

但如果继续往下看就不是那么美好了。

哪怕宽大的无尘服都无法掩饰她粗壮的胳膊,尤其是搂了半个多月的腰肌,那叫一个结实;

韩义可以大胆的说一句,就算用破门锤撞击,也绝对不动如山。

“这些天辛苦你了。”

苏瑞尔说:“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那……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地方吗?”

说完韩义又跟了句,“除了授权解禁这件事。”

苏瑞尔“考虑”了一下说:“经过我的计算,如果我的身体能重新组合,整体性能会提高16%,不过会耗费45点能量,以及330万人民币。”

韩义毫不犹豫道:“好!我答应。需要什么材料你尽管用实验室的名义采购,到了你通知我。”

苏瑞尔站起来道:“那我出去工作了?”

“嗯!”

走到门口的苏瑞尔,回头道:“何潇潇小姐在10点55分打来电话,艾瑞尔告诉她你正在休息。”

“我知道了。”

韩义起身刷牙洗脸,打电话问清楚何潇潇的位置后便下楼吃饭。

……

实验室的独立餐饮部。

天义实验室工程师个个都是宝贝疙瘩,很多都是国内外顶尖人才,为了服务好这些人,让他们能安心的做实验,天义也算是费尽了心思。

光高级厨师就请了7位,一个月30天,菜式不带重样的;而且全天24小时随时来随时吃。

另外还有专门人员、负责盯着那些一忙起来就忘记吃饭的工作狂人;万一到点不下来,要么按呼叫机提醒,要么送上去。

简直体贴入微。

此时餐饮部里还有人在吃饭,而且边吃边讨论。

韩义也没过去,就在门口靠窗的位置坐下。

这里刚好可以晒到西斜的太阳,混合着天花板上中央空调吹下来的暖风,暖融融的。

舀了一勺子黄嫩嫩的蒸鸡蛋羹放进嘴里,根本不用咀嚼,直接融化了,味蕾顿时充斥一股咸淡适宜的爽快感。

好东西要慢慢品尝。

舀了一勺子,韩义便开始扒拉米饭。

吃了两口,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注视他,抬头一看,忍不住笑了起来。

放下筷子端着食盘朝东面靠廊柱的窗口走去。

“怎么到现在才吃饭啊?”韩义放下餐盘笑问到。

对面穿着大红色长款毛线衫、配酒侍翻领白衬衫的宋芸香,淡笑道:“你不也才吃吗?”

韩义朝她面前的食盘看了眼,三个盘子一碗汤,5寸米饭碗,全部清洁溜溜.

把鸡蛋羹往她面前一端,“再吃点。”

宋芸香摇摇头,“再吃该撑着了。”

韩义就低头吃饭,嘴里还含糊不清道:“你现在多重啊?”

宋芸香说:“两个月前秤98斤。”

“你168的身高98斤有些偏瘦了,再长个10斤就刚刚好。”韩义以一副专家的口吻到。

宋芸香有些苦恼道:“我也想胖点,可就是吃不胖。”

韩义笑说:“这个简单。回头让营养专家帮你重新制定膳食结构。”

宋芸香婉拒道:“不用那么麻烦了。

韩义舀了勺子猪腰花汤润润喉,说:“不麻烦。厨师长老秦就是半个专家,一句话的事情。”

宋芸香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谈,转而问:“你这些天一直在实验室啊?”

“啊,怎么啦?”韩义抬头问。

宋芸香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面容、因为嘴角沾了点油渍而跌落了凡尘,变得更真实了一点。

此时嘴角连着那一小块油渍跟着往上翘去,露出一丝意味难明的笑意。

韩义一眼就看出,她在说:你撒谎!

他也眯着眼笑了笑,没说话。

宋芸香就好像有读心术一样,知道他的意思是:我撒谎你又能怎么样?

韩义继续吃饭,宋芸香就看着他吃。

过了好久,终于还是宋芸香憋不住了,问:“那个苏工你从哪找来的啊?”

韩义问:“怎么啦?”

“她……她真得非常厉害。”宋芸香迟疑了一下由衷到。

让一个站在上帝肩膀上的骄傲女孩,亲口夸赞另外一个人,这需要莫大的勇气。

这就好像武道一样,一个拥有无敌道心的人,他相信自己能镇压当世,那就会一往无前,无人可挡;

可一旦那颗无敌道心破碎了,很可能从此蓦然众人。

韩义不知道宋芸香会不会因此而受挫,但他不希望她那颗骄傲的心为此出现裂痕。

“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一面。

就好像文科很好的人可能理科一塌糊涂,理科一塌糊涂的人却很擅长工科一样,这个是没法做横向比较的。”

宋芸香一双充满灵性的双眸直直看着他,“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你不觉得跟我问的问题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吗?”

韩义有种淡淡的忧伤。

可能是当初的那一丝刻骨的悸动吧,导致他对她没有太多的抵抗力。

也不在乎什么形象,端起碗唏哩呼噜把汤喝完,伸手跟她要纸。

宋芸香倾身抽了一张面纸给他,韩义接过后擦擦嘴说:“苏工亲口跟我说过,她擅长死记硬背及逻辑性思维,缺少创造性天赋,因为……”

“因为什么?”宋芸香看着他问到。

“因为……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你可别告诉别人啊?”韩义神秘兮兮的小声到。

宋芸香很认真的点点头,点星般的瞳孔里压抑着一丝急迫。

韩义头往前凑了凑,说:“苏工从小生活在极端恶劣环境下,那里常年饱受战争的摧残;

在苏工11岁那边,一颗炮弹在她身边不远处爆炸了,差点没因此而丧命;

不过也正是那颗炮弹,让苏工拥有了一些异于常人的地方,简单来说,她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

宋芸香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用那么吃惊。老天爷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那颗炸弹导致她精神受了很大的创伤,所以你看苏工……”韩义露出一副“你明白我什么意思”的表情。

宋芸香点点头,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负疚感让韩义没敢多待,说完赶紧走人。

……

邮电大学边上的咖啡吧里。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韩义终于姗姗来迟。

“对不起啊,这些天一直忙着重要课题,没脱开身。”韩义上来便道歉。

虽然一直有艾瑞尔帮着圆谎,但在韩义看来,他确实有十几天没顾上何潇潇了。

尽管对韩义到现在都没猜出自己怀孕的事情有些气恼,但毕竟有外人在场,总也不好给他脸色。

何潇潇很自然的接过他手里的外套说:“没事,你工作要紧。”

韩义笑着坐下来。

“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

对面翁倩有些尴尬,去年自己当着何潇潇的面,可是把韩义损的一钱不值。

说他是凤凰男,说穷是他的原罪,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总之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

一年后再次面对面,人家已经功成名就,成为自己需要仰视的存在。

不知道怎么的,翁倩想到了一首诗,跟此情此景非常相似;

自小刺头深草里,

而今渐觉出蓬蒿;

时人不识凌云木,

直待凌云始道高。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