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肖雅看来,吃空饷有什么大不了的?除了单十一之外,她还在好几个政府部门挂了空号呢,山高皇帝远,谁又能拿她怎么样?

但让肖雅不能接受的是,当时韩义话说的非常难听,一下把她给惹毛了。

要不是肖凌峰拼命拉着,她非当场发飙不可。

在肖凌峰那边没有得到支持后,她便跑来向她老公告状来了。

张海明正跟一帮子富二代朋友喝茶聊天呢,听完肖雅的话,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旁边一帮人也跟着咋咋呼呼了起来。

“槽,谁TM这么吊啊?”

“怕不是脑子有毛病吧!”

“就是!嫂子到他们公司挂名,那是看得起他们。不供着就算了,居然还往外赶,脑膜炎晚期吧!”

其中一位黑黑壮壮的男人问肖雅,“对方到底什么来头啊?”

抱着个iPhonex依偎在张海明身旁的肖雅,气哼哼道:“就是那个天义科技老总韩义喽,指着我的鼻子数落。

我跟你们说,要不是看在我哥的面子上,我非甩他一耳掴子不可。

他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居然跑到成督来装逼,真是瞎了他的狗眼。”

尽管肖凌峰把韩义说的很恐怖,但混超跑圈子时间长了,那些黑历史八卦听多了也见多了,导致肖雅对很多事情持有阴谋论的态度。

就像韩义,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小子,一夕之间崛起,这跟本就不符合常理。

在她想来,韩义十有八九只是个利益代言人,被推到前台来的白手套而已。这样的人有什么可怕的?

也是正是如此,肖雅骂起来毫不留情,把昨天在分仓中心受的委屈一股脑倒了出来。

黑壮男人是西南有色金属集团董事长孟正业的二儿子,孟璆。

本来满不在乎的表情,在听到肖雅的话后,端在手上的杯子一下凝滞在了半空中,一脸懵逼的样子。

不止是孟璆,装饰风格非常粗犷的茶厅里,十几个本来还在帮腔的男子,一脸惊悚的表情。

“噗——”有个刚刚正在喝茶的年轻人,一口全喷了出来。

“什……什么?你……你再说一遍,对方叫什么名字?”

见众人都像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肖雅下意识的感觉不妙,迟疑道:“韩……韩义啊!怎么啦?”

“槽!~”孟璆爆了句粗口,随后一脸哭笑不得的看同样处于懵逼状态的张海明。

他们是喜欢装逼,喜欢炫富,喜欢踩其他那些在他们面前装逼的富二代,甚至是踩汪撕葱。

但他们可不是傻子。

人家天义董事长那是真正的创一代,是跟他们父亲平起平坐的存在,双方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

何况圈子里谁不知道李康誉拉法被碾碎,还被韩义抽了一耳光的事情?

为了这么件破事去找他麻烦,那不是傻了,根本就是脑子有坑。

刚刚还叫嚣着要去找麻烦的一帮人,瞬间偃旗息鼓,而且众人看张海明的眼光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找这么一个不知深浅的老婆,也是TM“祖上积德”了。

她刚刚怎么骂来着?

甩韩义耳掴子?

韩义瞎了狗眼?

这话要是传出去了,肖雅会不会倒霉他们不知道,张家肯定要跟着受牵连。

而且吃空饷这种事好说不好听,传出去会不会引起什么连锁反应,那都是未可知的事情。

刚刚还要替老婆出头的张海明,黑着脸道:“你出门忘吃药了啊,说的什么屁话!”

“我……我怎么啦?”

“行了,你就闭嘴吧!”

张海明还是不放心。

虽然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但人心隔肚皮,有些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张海明考虑着要不要去拜访下那位韩总?

……

此时的韩义已经赶到大邑县了。

刘浩楠家就在这里。

一晃眼过去半年了,刘浩楠还是老样子,比过去胖了一点点,脸上的青涩也褪去了很多,但看到韩义时,脸上的笑容依然真诚。

两个人使劲抱了抱,等松开后刘浩楠笑道:“韩老板,我怎么感觉你瘦了啊。”

韩义在他胸口擂了一拳,抿嘴笑道:“一直都这样,怎么也吃不胖。”

刘浩楠就大笑不止,说:“好办。你留在成督半年,要是吃不胖算我招待不周。”

“温柔乡,英雄冢!我可不敢在成督多待。”

“嘿嘿,那就留在这边呗……”

两个人说笑了一会,之后刘浩楠带韩义几人去吃成督最大的特色菜-火锅。

就在大邑县最大的火锅城里,刘浩楠点了满满一桌配菜,等火锅汤底上来后,坐在韩义对面的阮红玉看得目瞪口呆。

她也经常吃火锅,但那个锅跟成督的锅相比,那真是小锅见大锅。

据她目测,有一怀抱那么大,中间的清汤锅就有她在苏城吃的鸳鸯火锅大小;

外面套的大锅红汤,上面飘了一层的朝天椒,光看着就让她小腿打颤。

“来,干杯~”

韩义跟刘浩楠喝啤酒,赵洪武和阮红玉喝饮料;四个人齐齐举杯。

“哈~”

等放下杯子,刘浩楠哈哈大笑道:“阮秘书,你以前没来过川省吧?”

阮红玉点点头,“嗯!去过粤省跟浙省,川省还是第一次来。”

“难怪呢!我们成督的火锅物美价廉,而且量大管饱;哪像金陵那边,抠抠索索的,一碟子牛肉片还要算计着片数,生怕亏本喽。”

阮红玉就笑着不说话。

韩义笑说:“这也是地域文化造成的!

成督这边吃火锅就跟下馆子一样稀疏平常;金陵那边谁没事天天去吃火锅啊!

物以稀为贵,自然价格就上去了。”

刘浩楠夹了一筷子羊肉片放红汤锅里,笑说:“反正说到底就是奸商!”

“哈哈~来,我这个奸商敬你一杯。”韩义哈哈大笑到。

刘浩楠端起杯子,咧嘴笑道:“虽然不想承认,但韩老板敬我酒,确实感觉挺自豪的。

来,干杯!”

韩义笑着摇摇头。

赵洪武跟阮红玉也是一脸古怪、想笑又不敢的样子。

等气氛上来后,众人边吃边聊。

刘浩楠回来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

半年时间,对于他而言基本没什么改变。

但韩义却变化甚大,从之前的韩老板变成了现在的韩总,著名科技公司董事长,身价巨亿,手下员工数以千计,连聚美都被他收购了。

抛开同学这层关系,双方现在的差距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知道骡子现在怎么样了吗?”

韩义刷着肉片说:“在中化石油上班。”

“掌门呢!”

“每天看店打游戏,跟陈以墨腻歪;沙子也还是老样子,上个月找了个对口公司实习,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说着韩义又跟道:“猴子还是五月份看到的,发过两条消息给他,一直没回。”

刘浩楠点点头,咧嘴笑道:“都蛮好。

我现在也想开了,有些事不是努力就可以改变的,五十块人民币设计的再好看,也没有一百块的招人喜欢。”

韩义笑着吃菜。

刘浩楠跟罗春不同,他这是想通后的豁达,罗春那根本就是懒。

之后两人喝酒,刷锅,谈天说地。

等微醺之后,刘浩楠就勾着韩义脖子问:“小时候父母老是喜欢问我们梦想是什么,我们说的梦想越大,他们就越开心。

可当我们长大了,真的为这个梦想奔波时,他们都说没用的,回来吧!找个稳定的工作,早点结婚生子!

韩老板,你说这是什么道理?”

韩义想了想说:“这是爱!”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