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韩义问韩小宝怎么说的?

韩小宝就把跟莹莹妈妈的对话重述了一遍。

韩义:……

回到家天已经快黑了,想到上次让苏静文-做内部即时通讯的事情,于是打了个电话给他。

苏静文说还在做逻辑关系,韩义就奇怪不已,一个即时通讯im而已,有多少逻辑关系要做?

一个分组,一个好友关系,再加上花名册,有什么大不了的?

无非就是静态数据库稍微复杂了一些。但苏静文他们可是技术部的,里面有很多JAVA工程师,区区一个lib,还不是分分钟拿下?

苏静文可不知道韩义在想什么,把他们目前正在做的项目说了出来。

韩义大吃一惊,问:“什么,你们在做物联网?”

苏静文说:“对啊!老板你不是交代我们用mqtt做底层协议嘛。”

韩义哭笑不得说:“我是让你们用mqtt做底层协议,但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做物联网了?”

“……你上次……”苏静文无语的说不出话来。

做都做了,还能怎么办?

韩义问道:“你们有没有买数据平台啊?”

“还没买。智能家具数据平台都是开放的,目前还在做逻辑关系。”

韩义松了口气。

今天那位吴科长的话让他想到了物联网,之后一直在考虑这件事。

物联网的市场太庞大了,庞大到足以颠覆藤讯即时通讯霸主的地位。

所以在没有积累够一定量的数据平台之前,这件事还不能透露出去。

一旦打草惊蛇,以马华縢的性格绝对全力狙-击天义,到时候就是个不死不休的场面。

韩义道:“你现在在公司吧?”

“对!”

“先通知下去,暂停本部物联网开发;等下你到凤凰街的清心道茶馆去找我。”

苏静文应声道:“好!”

……

晚八点半,凤凰西街清心道茶馆。

一身黑色风衣,脖子上还挂了条轻奢Coach米色围巾的苏静文,脚步匆匆的上了楼,目光转动肩,很快看到了西面临窗位置的韩义。

带着一身清冷凉气的苏静文、走过来道:“老板。”

“嗯,坐。”韩义点点头到。

苏静文摘下围巾坐下来,说:“老板,这件事是我鲁莽了。”

来的路上苏静文也想明白了其中关节。

也许在他看来就是个附带物联功能的lm,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背后站着天义就不同了。

天义科技这一年来发展的速度有目共睹,让很多互联网企业感受到了压力;

这样的公司开发物联网,外界会怎么想?

物联网主要有四个技术点:第一,RFID,又称无线射频识别。

这是一种通信技术,可通过无线电讯号识别特定目标并读写相关数据,而无需识别系统与特定目标之间建立机械或光学接触。

第二,传感器网;

集成有传感器、数据处理单元和通信单元的微小节点,然后通过数据终端构成的无线网络。

借助设备内置传感器测量周边环境红外、声纳、雷达信号,从而探测包括温度、湿度、噪声、光强度、压力、移动物体的大小、速度和方向等物质现象。

第三,M2M;这种一种通讯协议。协议规定了人机和机器之间交互需要遵从的通信协议。

第四,两化融合。

这个包含的东西太多太多,是一种物联概念,但已经超出了物联网的范畴,就不去说它了。

四大技术里,主要还是传感器网的建设最为重要。

光传感器的解析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一旦启动物联网建设,天义靠着光传感器就能占据物联网的半壁江山。

但问题是这可不像卖给大疆的芯片,到时候物联网的数据可都在天义手里,你说谁愿意?

哪怕就是不建设物联网,别的大公司也不会坐看天义壮大。

蚁多咬死像。天义再强大,也架不住群狼撕咬,天义绝对会四面楚歌。

想清楚这一切,苏静文已经是一身冷汗了。

韩义摆摆手说:“你不用自责,虽然不能大张旗鼓的做,但也不能怕噎废食、不做物联网了。”

苏静文疑惑到:“韩总的意思是……”

韩义帮他杯子里的水斟满,说:“我的意思是,物联网部门独立出去,成立专门的公司;至于名字就不用挂天义了。”

苏静文听懂了,端起杯子抿了口,没说话。

独立出去,且不准挂天义名字,等于说是转入了地下。

前景未明,但却要忍受相当长时间的默默无闻。

作为现在风光无限的天义技术部老大,两者间地位不可同日而语。也难怪苏静文会犹豫。

韩义也没逼他。

“你不用有心理包袱。这只是我的一个设想,暂时还没打算去做。

今天找你来,主要是另外一件事。

宁江监狱的狱政科想请咱们做个物联系统,你们现在不是正好在做逻辑关系嘛,回头直接跟那边对接一下。”

回过神的苏静文问:“那边的数据系统应该是三胞集团做的吧,咱们接过来会不会不大好?”

韩义笑道:“没事,回头我跟他们张总沟通一下。”

接下来韩义又说了下内部即时通讯的事情。

lib早就做好了,既然韩义打算暂时搁浅物联网,内部通讯明天就能公司上线。

两个人又说笑了几句,苏静文便先一步离开了。

……

窗户口,韩义一直目送着BMW离开,脸上还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苏静文不想担此重任,他一时间还真找不到可靠的人来做。

物联网是大势所趋,是互联网的2.0版本。

他出生晚,没能赶上互联网风口浪尖;

如今好不容易迎来了技术革新,如果能抓-住此次机会,他有很大把握把藤讯掀翻在地。

现在只能从长计议了。

又坐了一会,之后回了清河嘉苑。

何潇潇回家了,他一个人实在怕住那么大个房子;而且床-上有她的味道,更令他孤枕难眠。

到家已经11点了。

拿出手机给何潇潇发了条微信,那边一直没回复,看样子是睡着了。

暂时不困的他,无聊之下看起了微信朋友圈。

他的微信好友不多,且大多都是公司员工。

往下面翻了翻,最新一条是代婉婷发的,发布时间是今晚10点10分。

点开看了眼,是几张足弓红肿照,配文说:555,搬砖一天累成狗,还被无良老板揩了油!

韩义看得忍不住笑了出来,评论到:这么惨?

评论发出去不到10秒钟,代婉婷就发消息来了:没想到韩大老板居然给小女子评论,真是荣幸之至。

韩义编辑了一段,然后删除,最后回:真去搬砖啦?

代婉婷发了张商业街“奥伦纳素”店内照过来,回:站了一天柜台,现在两个脚都是麻木的,无良老板非要我们穿高跟鞋,更过分的是还不让坐。

韩义还真不知道代婉婷家庭情况,问:上半年赚的钱不够用吗?干嘛这么拼?

先不说工资,单说重组手机提成就是一笔不菲的数字,据韩义估测,代婉婷、张敏她们五个人,每人起码赚了不下10万。

这才过去几个月?

代婉婷又发了张痛哭的动图过来,回:家门不幸,不说也罢!

韩义问:不行到俱乐部那边上班去?

代婉婷回:不去!好不容易关系平等了,再到你公司去上班,又变成你小兵了,我才不干呢!

韩义再问:单十一那边拿点化妆品给你卖卖?

代婉婷等了好长时间才回:干嘛对我这么好?

韩义发了个笑脸过去,说:咱们是朋友嘛!

聊天到此结束。

……

第二天早上,天不阴不阳。

起床洗漱的时候,腰间系着围裙的聂娟正在往饭桌上端稀饭。

洗漱过后,坐在餐桌边。

稀饭包子、油条豆浆,还有三碟小菜,丰盛的不要不要。

边吃边聊,很快两碗稀饭下肚。

本打算今天哪也不去,就在家里看看电视。

哪知道10点钟的时候接到沈心电话,阿哩吧吧董事长马耘造访天义科技。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